程寶林這不這麼想,立刻說道:「女兒,你趕快將你知道的事情說一遍,不要遺漏的地方,為父要詳細知道清楚,此事關係重大!」

Home - 未分類 - 程寶林這不這麼想,立刻說道:「女兒,你趕快將你知道的事情說一遍,不要遺漏的地方,為父要詳細知道清楚,此事關係重大!」

程明珠無奈只得照實說了:「父親,那少女是女兒在海都城的時候遇到的,那時候他好像沒有震天虎。之後我玩膩了,就在回家的路上又遇到那少年與楚伯父已經他的一群手下。那少年叫李為民,那幾十人好像都是他手下,對他即為尊敬。後來又來了一虎一人,是他的未婚妻以及震天虎,之後我們就一起回了帝都。說來也奇怪,他們那一群人個個修為好像都比我強,也不知道是怎麼修練的。」

「嗯,女兒。你是說他有幾十人,個個修為都比你強?」程寶林這很了解自己的女兒,小小年紀修為已經氣功五層巔峰。

那麼也就是有幾十為氣功六層甚至更強的人已經進入了帝都,如今的帝都風雨飄搖然後又突然出現一大批高手,只怕會生出很多事端的。

程寶林心道:「看來必須得去拜訪一下自己的老友,以及那神秘的少年!」

楚府!

楚子明把眾人都迎進了府中,將李為民安排在了主位之上,連忙將自己的兩個兒子拉了過來,笑道:「忠兒,義兒趕快來拜見主人與主母。為父今日能夠回來,全仗主人之助,否者我們父子只怕今生難以見面。」

兩人雖然疑惑,搞不清狀況,但還是立刻跪下道:「見過主人,主母!多謝主人幫助家父!」

「主人,這兩個就是屬下的犬子,兄長叫楚仁忠、弟弟楚仁義。」楚子明開心的介紹到。

「好,仁忠、仁義果然好名字,子明你可真是用心良苦,希望你們日後真能如你們的名字一樣,做一個忠厚仁義之人,為帝國效力。好了,都起來吧!」李為民伸手示意道。

「為民哥哥,我始終覺得主人聽起非常的變扭啊!能不換個稱呼啊,叫主人、主母好像我們一家七老八十似的。」方琰笑道,她可不喜歡這個稱呼。

李為民想了想覺得也是,帝都暗流洶湧,這麼似乎太張揚了,況且楚子明的身份也非常的敏感。「好吧,以後你們日後就稱呼少爺與少夫人吧!」

「是,參見少爺,少夫人!」眾人立刻叫到。

「嘻嘻,這樣聽著舒服多了!」方琰滿意的道。

楚子明又將其餘眾人分別介紹給了自己的兩個兒子認識,接著道:「忠兒,日後少爺與少夫人還有眾位兄弟都要在這裡居住下來,你趕快去將一切準備妥當,在準備好晚宴為少爺一少夫人接風洗塵。」

楚仁忠有點為難了,確又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得站著不動,微微有點臉紅!

楚仁義可知道是怎麼回事,連忙道:「回父親,少爺!自從父親被驅逐之後,我們兩兄弟的月例都被家主剋扣了,甚至不讓我們出府門,只要我們一出去,家主立刻讓人將我們抓回來,家裡的開銷都是兩個僕人到處做工換取而來的。」

「什麼,豈有此理!如此對待我兒,不殺你誓不為人!」楚子明大怒,恨從心頭起,沒有想到因為自己,竟然讓兩個兒子生活得如此艱難!

李為民也覺得太過分,簡直是趕盡殺絕啊,好狠的心。立刻從懷裡取出了十萬兩的銀票交給了楚仁忠,說道:「仁忠,這些銀票你先拿去採購物品!」

然後對著林天道:「林天,你陪仁忠前去,若是有任何人要難為他,立刻殺了。」

「是,少爺,屬下遵命!」

「多謝少爺!」

兩人這才離開!

程寶林笑道:「哈哈,老哥我們多年不見,弟自然想念得緊,這不立刻就過來了。當年之事兄弟沒有幫上忙,第實在過意不去,如今哥哥回來了,弟自當前來拜見。」

程明珠也上前道:「見過楚伯父,仁義哥哥!哦,李壞人、方小姐也在啊,你的老虎坐騎呢,怎麼沒看到呀!」

… 三日後!

帝都點將台之上,李為民身穿銀白色盔甲,身披白袍,腰間佩戴一把龍泉寶劍威風凜凜的站在點將台之上看著台下的三軍將士,自己麾下眾人都站在台下,就連方琰、程明珠也在非要跟上來,想了想若讓方琰一個人呆在帝都,只怕會受楚家的暗算,也同樣帶上她們。

銀白盔甲,龍泉寶劍都是皇帝御賜的,非凡品,李為民也非常喜歡,而且龍泉寶劍還有先斬後奏之權,見官大一級的權利實打實的尚方寶劍!

帝都點將台是專為三軍將士出征而設置的,寬廣無邊,足可容納幾十萬人!

「參見元帥!」三軍將士大喝道!

「眾位將士免禮,此次本帥奉陛下之命為帥,陛下賜予本帥三軍將士任命之權,先斬後奏之權。望眾將士眾志成城,傾力合作掃平西域,揚我國威!」李為民在點將台上大吼道。

「掃平西域,揚我國威!」

「掃平西域,揚我國威!」

「掃平西域,揚我國威!」

三軍將士聽到李為民的話頓時軍心振奮,士氣大振,氣勢如虹!

李為民雙手高高舉起,頓時全場鴉雀無聲,一片寂靜。大聲道:「現在本帥命楚子明為副元帥,協助本帥處理軍務!」李為民始終年齡太小,怎麼也難以掌控好幾萬軍隊,麾下也只有他最合適幫助自己了。

「末將領命!」

「命衛陽為先鋒將軍,段正華為副將率領六萬先鋒大軍,遇山開路遇水搭橋保證大軍能順利抵達邊關。」

「末將領命!」

「命六大御總,方傑,方軍,方虎,方宏,方嚴,方天分別統領二十四萬大軍,坐鎮中軍!」

「末將領命!」

「命楚仁忠糧草官,楚仁義,秦小金,圖洛三人為副,負責大軍一切糧草,軍械等一切大軍後勤之事。四位,後勤乃是我軍生存所在,辦好此事本帥必定稟奏陛下,為你們請功!」李為民見幾人不太願意,連忙讓他吃定心丸。

「末將等領命!」

「命程小林,程小魏,黃敘,徐虎,霍東城,陳歡,華鐵牛,方琰,程明珠九人為中軍將軍,隨時聽候本帥調遣!」李為民對主動來投的公子哥,還是委以重用的,甚至兩女都封了將軍。

「末將等領命!」

麾下眾人都已經任命完畢,眾人都非常的高興,心裡的希望早日與敵軍大站一場,也好早日將功立業,揚名立萬!

任命完畢,李為民走到一邊看著程寶林道:「岳父大人,還有一事需要岳父幫忙解決一下!」

程寶林笑道:「陛下有令,賢侄有任何請求都照準,賢婿說吧!」

李為民感覺自己這個老爹對自己還是不錯的嘛,笑道:「不是什麼難事,需要驚動陛下,就是海都城原來的城主乃是子明,如今子明跟隨在我身邊,海都城城主我讓另外一位岳父方天威暫代,希望岳父幫扶將之扶正罷了,對岳父來說只是小事一樁!」

「哈哈,你這小子!」程寶林笑道。「好,方天威就是你六哥哥的父親吧!這事情就交給我了,我會讓陛下親自下旨的,陛下看在你們兄弟的份上也許還會另有封賞!」

李為民也不在意,笑道:「多謝岳父,我這就率領大軍出發了!」

「去吧,好好照顧明珠!」程寶林神秘笑道。

李為民腦袋都大了,只怕今後這兩女有的鬥了。無奈道:「是,告辭!」

哐當!

李為民將龍泉寶劍瞬間就拔了出來,高舉指向前方大吼道:「三軍將士聽我命令,全軍出發,掃平西域!」

大軍在帝都百姓的祝福之下,浩浩蕩蕩,延綿不絕的開出了帝都城,朝邊關西火州『天火城』開去。

「西火州」乃是與西域諸國接壤的天封帝國九大州之一,而「天火城」更是抵擋西域諸國的最大的一座城池,駐紮了二十萬大軍時刻防備西域諸國,西域諸國想要攻進天封帝國,就必須攻破「天火城」的防禦,此事大戰的主要戰場就是在「天火城」前進行!

皇宮中!

皇帝陛下坐在御書房中,遙遙的看著大軍出發的方向,心中暗暗祈禱:「希望這些少年英雄真能抵擋住西域諸國的進攻,帝國的生死存亡就全靠你們了,李為民你可千萬不能讓朕失望啊!否者國將不國,家不成家,整個個帝國的未來全繫於你一人之手!」

這時候程寶林也急忙跑了進來,也沒有讓太監通報,一進來立刻跪下道:「啟稟陛下,李元帥已經率領大軍出發了。」

「好!」皇帝看著程寶林道:「愛卿,你說李元帥真能力挽狂瀾,挽救帝國為危難之間嗎?朕實在有些放心不下啊,畢竟愛卿的年齡太小,只怕只有十五歲左右,雖然實力高強但,畢竟年齡太小啊!」

「這····」一時之間程寶林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好奇的問道:「陛下真是慧眼,李元帥的確只有十五歲之齡,比小女還要小一歲。陛下既然都看出了李元帥的真實年齡,為何還要將帥印交給他?」

皇帝頗為無奈的道:「朕也是無奈啊,實在無人可派啊!似乎朕一見這少年就覺得非常的親切,毫不懷疑的相信他,還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若非如此朕也不敢把帥印交給他。」

皇帝突然有些發怒起來,喝道:「程寶林,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欺騙於朕!」

程寶林嚇了一跳,立刻跪下急忙道:「啟稟陛下,微臣哪裡敢欺騙陛下,借微臣三國膽子也不欺騙陛下呀,望陛下明察!」

程寶林根本搞不明白,怎麼陛下好好的突然就發怒了。

「哼,你還敢瞞朕,朕已經派人調查過了。你女兒程明珠根本沒有未婚夫婿,你程之人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女婿。李為民與他麾下眾人都是與楚家被貶之人楚子明一起進城的,他是海都城之人,怎麼又是你女婿?」

程寶林額頭汗水都落下來了,欺君之罪啊,這麼快就被陛下發現了,而且陛下還專門派人調查過了。也是元帥之位,若不調查清楚,怎麼能草率任命呢?

「回陛下,微臣也是沒有辦法,李元帥乃是孤兒不是世家之人,無法進入演武場。微臣為了我帝國未來,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望陛下恕罪啊!」程寶林跪著,心裡祈求皇帝不要怪罪於他。

「哈哈!」皇帝突然笑了起來,走了下來將他扶了起來笑道:「愛卿的忠心朕豈能不知,剛才也只是試探一下朕的消息是否屬實。愛卿無罪,而且還有大功,若不是愛卿,朕有這麼能得到如此年輕的帥才呢?」

程寶林這才擦了擦額頭的汗水,笑道:「微臣不敢居功,必要不要怪罪就好了。」程寶林突然想到了什麼大驚失色,大叫道:「等等,陛下剛才說李元帥乃是海都城人,而且陛下還覺得與李元帥非常親切,還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皇帝也被他弄糊塗了,笑道:「是啊,朕是說過這話,而且這李元帥相貌朕好像在哪裡見過似的,可就是想不起來。」

程寶林閉上眼睛,喃喃道:「海都城,海都城·····!」

突然程寶林似乎想起了什麼,立刻跪了下去道:「微臣有要事向陛下稟報,陛下聽了之後千萬不要激動!」

皇帝也很疑惑,連忙道:「好,愛卿起來回話,愛卿有話直說,都要國破家亡了,還有什麼不能接受的!」

程寶林站了起來道:「回陛下,陛下可否記得十五年前榮妃娘娘的事情?」

「你···!」皇帝似乎想要發火,可也壓制住了說道:「這是朕心裡的痛,可憐朕的愛妃已經十八皇子,這件事情滿朝上下均不敢提起,你今日為何提起?」

「回陛下,十五年前微臣聽到傳聞,說十八皇子被皇宮中太監所救沒有死,並且在眾多護衛的保護下成功的逃離了皇宮。微臣一直都在派人查探消息是否屬實,多年前終於查探到皇後娘娘一直都在迷茫怕人追殺著什麼人?幾年前微臣得到消息,被皇後娘娘追殺之人在海都城出現過,只是後來就沒有消息了。」程寶林將自己心裡的疑惑說了出來。

皇帝這是似乎也察覺了什麼,急不可耐的道「愛卿,繼續說下去!」

程寶林整理了一下思緒,繼續道:「前日微臣與楚子明談笑之間,似乎楚子明也不知道李元帥的父母是誰,只知道他有一個爺爺,前不久去世了,也並不是海都城土生土長之人,而是多年前才來到海都城定居的,而且他竟然也姓李····!」

程寶林仔細的打量著皇帝,緩緩道:「聽了剛才陛下的話,微臣仔細觀看陛下的龍顏,似乎那李元帥也與陛下有幾分相似,更與榮妃年年的相貌更為相似,不多不少也是十五歲而且也同樣姓李,微臣懷疑····!」

「對,朕想起來了,李為民的相貌的確與朕的愛妃榮妃非常相似,難怪朕一見他就覺得非常的親切,只有血脈相連才會有這樣的感覺,從種種跡象來看,李為民是朕的十八皇子的可能性非常之大。如此他真是朕的孩兒,為何不與朕相認呢?」皇帝的愁容終於展開了一絲笑容。

程寶林也覺得李為民是是十八皇子無疑,不讓身邊怎麼能聚集如此多的高手?

… 野澤倬齊聽到聲音的時候,只覺得自己的噩夢也是快要來臨。

「你還待著做什麼?混好了?」

野澤倬齊:「……」

最善變的人莫過於社長。

不是他一會要他這樣,一會要那樣的嗎。

免不了就是需要暫停工作的。

回到錄音室去,就繼續混音。

混音師不敢當,他以後會對他好一點的。

混音師:「……」

對他好一點是什麼意思?

到清晨,才是言之給的工作做完。

但是這會功夫,兩人都睡著了。

他工作效率太低了,兩人又是通宵一晚在研究一個角色,所以耗不起就睡了。

野澤倬齊:「……」

早晚有一天,他會辭職的!

體貼地把紀辭牧給挪到休息室去。

只有言之……

野澤倬齊不敢去,他有過一次同言之加班,發現他睡著了?就想給他蓋下毯子,結果言之立馬醒來。

猶如一隻時時刻刻都防備著的老虎。

眼神犀利地鎖定住目標。

之後,野澤倬齊雖然當著他的助理,但是做到助理的職責還挺少的。

收拾下,就自己點了份早飯,他現在沒法離開工作室,所以只能先這樣。

大清早就要工作,誰跟他一樣這麼命苦的。

其實他應該慶幸自己有接這份工作,不然怎麼能找到一個線索。

真相即將來臨。

證明他清白的時間就快要到來。

心情越來越亢奮,面色都有些掩蓋不住,對於工作效率反而提高了些。

外賣到了的時候,他都差點因為工作不記得有點過外賣,還以為是推銷電話。

把電話掛了才想起來,連忙拍了拍腦袋,就跑出去。

跟送餐員致歉,他真的就是不記得了。

……

姚之樂起來捏了捏發酸的脖頸,拿手機看了下,發現消息挺多。

就盤腿坐著,逐一回過去。

看到紀辭牧的菜譜,黑下臉,都是有量勺為什麼不跟她說。

抬頭看了看病床的人,小心爬起來去廚房開始做飯。

食材只能給伊能靜做一份營養粥,所以姚之樂只能最後去外頭吃。

姚之樂等著伊能靜醒來,還有護士過來,就陪著伊能靜吃完早飯,就離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