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九月了,冰藍也快開學了。也寫的快兩個月了。感謝書友們的支持。九月開學季,冰藍會加油為大家送上精彩的內容。主角白依殤的校園生活將會十分精彩!歡迎繼續支持冰藍,你們的支持就是冰藍的動力! 上午十一點左右,所謂的新生大賽正式開始。本以為白依殤還會呆在煉藥學院的參加那裡的比賽,卻不曾想他竟然出現在魔法學院。

Home - 未分類 - 轉眼九月了,冰藍也快開學了。也寫的快兩個月了。感謝書友們的支持。九月開學季,冰藍會加油為大家送上精彩的內容。主角白依殤的校園生活將會十分精彩!歡迎繼續支持冰藍,你們的支持就是冰藍的動力! 上午十一點左右,所謂的新生大賽正式開始。本以為白依殤還會呆在煉藥學院的參加那裡的比賽,卻不曾想他竟然出現在魔法學院。

既然看到,自然不能再站在原地。米菲一路小跑的來到白依殤的跟前問道:「公主,你怎麼來了?」

白依殤苦著一張臉,用摺扇輕打著自己的肩膀道:「我也不想來的,呆在煉藥學院當老師多清閑。可是那邊的壓力太大。」

令狐玉也是一襲白衣,戴著面紗。不知道從何處走出,和端木凌、盧仁佳兩人一起來到白依殤的身旁打趣道:「那等會兒可要公主你多讓著點兒我們了。」

白依殤輕嘆了一口氣,展開摺扇遮住自己的嘴搖著頭道:「你啊…呵呵,明明知道我現在的情況。」

「哼!」冷冰冰冷哼一聲踢了盧仁佳一腳道:「真是會給我們找麻煩。」

「喂!踢我做什麼!?」盧仁佳莫名其妙的被踢了一腳,很是不滿。

「因為你不是公主。」冷冰冰說完轉身就走。

就在盧仁佳想跟上去理論的時候,米菲和令狐玉拉住他道:「嘛嘛!不要和冰冰計較。她本來就是這個樣子。」

白依殤看著眾人「歡鬧」一團,笑著先行離開。「大家都努力好了。」

「嘿嘿!一定努力!」米菲笑著跟在白依殤的身後。

……

沒有多久便聽到負責老師用擴音魔法喊著:「魔法學院第一場個人賽是六班的段冷雨和三班的杜敏。請到一號比試場就位。第二場個人賽是四班的岳肖林和十三班的冷冰冰,請做好準備。」

「冰冰是第二場啊!米菲,我們找個好地方準備看冰冰的比賽。」白依殤說著拉起米菲的手向比試場走去,找到兩個不錯的位置坐了下來。

「嗯。」

參賽的人不少,來看熱鬧的也不少。但是秩序還不錯,第一場個人賽很快便開始了。

「那個杜敏是我們在第一天的考試遇到的那個哎!」米菲指著走上台的一個女生。

「嗯?是嗎?」白依殤用摺扇抵著下巴仔細看著台上站著的兩個人,皺眉想了想后道:「沒印象。」

「哎…嗯?開始了。」

「火系魔法士中段對空間系魔導師前段。沒有可比性啊!」白依殤說完,仰起頭用摺扇遮住自己的臉道:「米菲,我賭五分鐘。」

米菲嘴角抽搐著看了白依殤一眼道:「不賭。公主你從來不打沒有把握的賭。」

白依殤不回話,也不看比賽。而正如他所說的一樣,這場沒有可比性的比賽真的在五分鐘中內由杜敏取得了勝利。緊接著冷冰冰和岳肖林兩人走上了比試場庶妃有毒,暴君掀榻來接招。同時負責的老師又道:「十班林慶鈴和五班的米菲做準備!」。

「公主…我們要預測這一場嗎?我賭冰冰贏。」

「沒興緻賭了。啊啊!好無聊!米菲,等到我的時候再叫醒我。」白依殤說完便閉上眼睛,也不管周圍多吵鬧。

「喂喂!下一場就是我哎!」

「你會輸嗎?」

……

不知道睡了多久后,米菲才叫醒白依殤道:「上午的結束了。公主你是下午的第一場的比賽。」

「嗯?嗯…」白依殤揉了揉眼睛看向米菲:「結束了!?好睏…米菲…我回去睡覺了。下午的比賽我棄權。」說完就站起身,迷迷糊糊的跟著離開的人去走了。獨留下米菲愣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麼,做什麼。

正午的太陽曬醒了白依殤的困勁,但是這時人已經回到了宿舍門口。打開門走進去並沒有人回來,看來是都去吃午飯了。白依殤徑直上了二樓回自己的卧室。

「好累啊!」白依殤進房間便撲到床上抱著枕頭打滾。「真是要命,藍爺爺竟然一直盯著我,生怕我跑了似的。新生大賽?誰愛去誰去!勞資不去!」

好不容易才又進入夢鄉的白依殤卻突然被人驚醒。有人提起自己,並且十分粗魯的丟到地上。白依殤吃痛的睜開眼睛,看到的卻是唐棠。吃驚地同時趕緊站起來,好奇的問道:「糖糖哥你怎麼換校服穿了?」眯著眼睛,笑著撲向唐棠正想裝傻沾沾他便宜的時候,一個綠色的身影擋在了自己身前,並且牢牢地抱著唐棠,十分堅定的捍衛著自己的領土。

白依殤嘟嘟嘴,撇過臉道:「我說是誰吶?原來是小跟屁蟲唐逸。快向師兄問好!」

「哼!」唐逸哼了一聲,吐吐舌頭道:「你才是該叫我一聲嫂子!」

「嫂子!?開什麼玩笑!?」

唐棠見兩人一見面就弩拔張弛的樣子,無奈地搖頭嘆氣。白依殤喜歡自己,他早就知道。只是可惜了……雖說這些年他和唐逸相處的還可以。但總是一見面便吵鬧個沒完。「你們兩個都安靜一會兒不行嗎?」說著揉了揉太陽穴將自己面前的這兩個難纏的人哄好后才進入真題。看著白依殤沉默了大約五分鐘,才開口道:「依殤你知道現在幾點了嗎?」

白依殤搖搖頭。自己一直在睡覺,怎麼會知道。

「現在是下午五點三十六分。」

「哦。」白依殤點點頭,「哦」了一聲問道:「然後吶?」

「你還問然後?下午的比賽你沒有來。可苦了仁佳他們為你周全。」

聽到這裡,白依殤便不能在繼續裝傻了,趕緊問道:「為我周全?怎麼做的?」

唐棠一邊敲著白依殤的腦袋一邊說著:「你知道了又有什麼用。明天的學院戰說什麼都要把第一拿回來。這是藍院長的提的條件。」

「是替魔法學院出戰?」

「是。」唐棠點點頭。

「其他的九人都是誰?」白依殤饒有興緻的問著,想知道和要自己一起出戰的九個倒霉孩子都是誰。

唐棠沒有回答而是將自己的弟弟兼對象唐逸推了出去道:「問他。我是內院生,有很多不方便。先走了。」說完也不管之後白依殤和唐逸會不會再吵起來,甚至打起來就離開了。

房間里就剩下了白依殤和唐逸邪性警司,強抱你。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也不說話。直到令狐玉來敲門,並且還帶進來七位認識和不認識的人。想來便是要一同出戰學院戰的人了。細細一看竟然以自己宿舍的人為主。令狐玉,米菲,冷冰冰,盧仁佳,端木凌,再加上自己的話正好六個席位,當真佔了半數多。若再算上唐逸,便是七人。還有三個,白依殤看著眼熟卻也陌生。

「人都聚集在我這裡幹什麼?又不是沒有客廳!」白依殤嘟囔著起身離開自己的房間。這多人聚集在自己的卧室里,說什麼都覺得不習慣。趕緊找個理由將人都帶出去。

眾人坐到客廳里后,白依殤才覺得不太對勁,少人了。「米菲,容怎麼不見了?還有倪曦、溫蒂他們人吶?」

令狐玉坐到白依殤的對面大道:「避嫌去了。」

「避嫌?避什麼嫌?」白依殤很是不解。看來自己這覺睡的還真不是時候。錯過了不少事。

「明天,我們魔法學院的出戰人員就是我們十人了。」一個白依殤不認識的女子說道。

「嗯。」白依殤點點頭看向令狐玉,但是最後還是將臉轉向別人道:「這事怎麼沒人幫我回絕?算了,出戰便出戰。簡單的商量一下位置吧。」

「還是先相互認識一下吧。段磊,雷系高級魔法師。請諸位多多關照了。」

聽著這人說自己是高級魔法師,白依殤的好奇心立即被吸引了,心中做著自己的定義:「高級魔法師…段磊…能進十強。有點兒能耐。」

「火狐依殤。叫我公主更好。」

「火系魔導師中段雷月瑤。」

「空間系魔導師前段杜敏。」

「風系魔導師前段米菲。」

「冰系魔導師後段冷冰冰。」

「光系魔導士後段貞德。」

「冰火雙系魔劍士盧仁佳。」

「火系魔劍士端木凌。」

「半精靈唐逸。」

相互認識了之後,白依殤莫名其妙的被選為了隊長。說著因為自己沒有參加個人賽,便當個隊長,動動腦子也好。既然如此,白依殤自然不會推脫,而且自己可以當這麼多年的團長,自然有能耐。況且還只是個學院的新生大賽,定然比不上傭兵排位戰。

「十個人啊……嗯…誰知道我們明天第一個對戰的是那個學院?」

「這種事沒人知道。全是隨機。」

「這樣啊…」白依殤想了想后道:「強攻戰略好了。我喜歡,這樣利索。」但是不熟悉白依殤的段磊、雷月瑤、杜敏、端木凌四人卻不知道白依殤這話的意思。白依殤只能再做細解。

「冰冰、路人甲、端木凌和段磊,你們四人站最前面。「雷月瑤,杜敏,米菲,還有貞德,你們四人站在第三排。唐逸你和我站在他們兩排之間。大家只管狂攻就好。沒什麼好顧忌的。」

說完之後白依殤本想就此離開的,但是又想到不可能事事都如了自己的意。便補充道:「若是遇到隊形被迫打斷。端木凌,段磊,雷月瑤,杜敏,還有唐逸你們五人立即脫離戰場,切勿戀戰。但是你們不要說我不信任你們,而是因為我們五人是一個傭兵團的,相互間的配合時間比較長,也熟悉對方的節奏。當然,要是我們都不能敵的對手,只怕…呵呵!他們還沒出生!」 「公主…你有些…說過了。」令狐玉無奈的撫著額,聽著白依殤的「胡言亂語」。

「傭兵團!?什麼傭兵團?」杜敏一頭霧水的看著白依殤,眼神中還帶著一絲的怒氣。

「華夏(迷)…佣…」白依殤和端木凌同時開的口,說卻不一樣。但是端木凌沒有再說一遍,而白依殤頓了頓后又道:「是華夏傭兵團。雖然你們外人喜歡叫我們『迷』。但是自己人還都習慣叫華夏。不過…現在大都來這學校上學了。也不怎麼接任務了。」

「這當真是…個好八卦料子!也是好情報!」雷月瑤突然冒出這麼一句不著邊的話,讓其他人一時間沒有緩過勁來。但是白依殤卻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只是這一笑反倒是讓雷月瑤一頭霧水的不知所措。

「怎麼了?這是開大會嗎?」令狐容恰好在這時回來了。看著這莫名其妙的一幕開口問道:「不會是公主又做了什麼不得了的事情了吧?」

白依殤瞪了一眼令狐容道:「你到是看得起我啊,容!本公主是惹事精嗎?」

「聖女殿下的守護騎士,令狐容閣下。」雷月瑤見到令狐容,話匣子居然立即打開了,但是一張口卻說了一大堆讓人匪夷所思的內容。從令狐容的來歷,身份,出生日期,能力,修為等等,凡是能說的都說了出來,就差把令狐容的祖宗十八輩也都翻出來了。

「你到是稀奇!居然知道這麼多?」白依殤眉頭上揚,像是見到了一個寶的樣子。而令狐容卻是黑著一張臉站在門口不知道是進還是不進。

端木凌指著雷月瑤笑道:「雷月瑤,在中級學院的時候就已經有些名氣了。人稱八卦小妹。」

「這…稱呼…」白依殤無奈地搖搖頭道:「誰起的?這麼俗氣!」

「這不是重點吧!」令狐容甩了甩頭,走到白依殤的面前問道:「公主你在煉藥學院做了什麼?」

「怎麼了?」白依殤不理解他的問題。

「代表煉藥學院出戰的十人中又八人是公主你帶的高1-2班的。」

「哦,這樣啊!看來他們表現的不錯。」

「是很不錯。」令狐容撓了撓自己的後腦勺道:「煉藥學院的事情都在下午的個人賽剛結束后就傳遍了。」

「嗯?是什麼事?」

令狐容想了想后道:「還是倪曦來說比較合適貧尼已戒愛,大師請自重!。」然後擺擺手要離開。「我先去休息了。明天…我們可能會是對手哦!公主!」

「嗯!」白依殤點點頭后,扔了兩個瓷瓶給令狐容。「一個每隔三個小時塗一次,一個每隔六個小時吃一次。」

「謝了,公主。」令狐容笑著接過瓷瓶走上樓。

令狐玉見白依殤扔了兩個瓷瓶給令狐容,多半可以肯定令狐容是受傷了。看向白依殤想先行離去,在得到白依殤的眼神示意后,令狐玉起身找了個理由先行脫身,去照顧自己的哥哥令狐容了。

但是雷月瑤卻在這時突然看著令狐兄妹離開的樓梯道:「看來我又得到了一個不錯的八卦。」

「哈哈!真是有趣的小姑娘!」白依殤大笑著合上一直在把玩的摺扇,看著雷月瑤的眼睛道:「你的名字叫雷月瑤!有沒有興趣成為我們華夏的一員?先加入華炎。」

「什麼!?」溫蒂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白依殤的面前吼道:「公主!你都沒有邀請過我!為什麼邀請月瑤?而且還叫她小姑娘!?是什麼意思!?」

白依殤笑著拍了拍溫蒂的頭道:「嘛嘛!溫蒂醬。我也就是那麼一說。而且我說的是加入華炎而已。」

「華炎?」溫蒂抬頭看著白依殤問道:「華夏的附屬傭兵團?」

「嗯。」白依殤笑著輕撫著溫蒂的頭頂,看著其他人道:「已經不早了,大家都去休息吧!也算是為了明天的比賽養精蓄銳好了。」

……

第二日,新生大賽學院戰開始之前的十分鐘,白依殤一行十人一出才晃晃悠悠的拿著自己的魔法杖出現在比賽用的比試場。

「今年魔法學院的人是很有自信還是沒有自信?」

「聽說這次魔法學院出戰的人中有一個奇葩!」

「而且據說還是煉藥學院的老師…」

「聽說是狐族的人…」

聽著周圍人的議論聲,白依殤不禁有些頭疼。搖搖頭,躲在眾人的之間,走到準備區拉住一個老師問到了自己出戰的時間。是第一場,而且是對戰騎士學院。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白依殤用摺扇抵著下巴看著令狐容那邊道:「看來我們的強攻陣形要再變一變。魔法師和騎士…嗯…貞德,要勞煩你一個人站在第一排了。」

令狐玉呵呵一笑,彈了一下白依殤的眉心道:「公主你真壞!但是沒有問題。」然後米菲和冷冰冰紛紛各抱住白依殤的一個手臂問道:「那我們的位置在那裡?」

「嗯…讓我想想。」白依殤並沒有推開她們。笑道:「唐逸你一個人站在第二排。剩下的男生們成半弧形站在第三排。而女生們站在最後。等到對方進攻的時候,男生們全體衝到前面抵擋攻擊。沒有問題嗎?」

唐逸不懷好意的問道:「那公主你站在那裡?」

「呵呵,為什麼這麼問?師弟!我自然是沒有固定的位置了。至於原因…嘻嘻!保——密!」

唐逸哼了一聲,轉過臉不看白依殤。

「那麼就這樣說定了,當然,要是有意外的話…就按照我們昨天說好的做好了。沒有異議吧?」於是新的陣形就被定了下來。令狐玉站在第一排,唐逸站在第二排,白依殤、盧仁佳、端木凌、杜敏和段磊站在第三排,米菲、冷冰冰、雷月瑤三人站在最後一排一夜索歡。

比賽開始,十人走上比試場。這是白依殤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比試。而站在對面的十個人,除了令狐容,白依殤一個都不認識。

對面的令狐容一見自己的妹妹令狐玉打頭陣,瞬間也知道了白依殤的想法。不禁黑著一張臉,盯著躲在眾人之後的白依殤,而白依殤在感受到人的視線後用摺扇遮住自己的臉。

「雙方拉開二十米的距離。魔法學院對騎士學院!行禮!——開始!」

伴隨著擔當評委的老師宣布比賽開始后,雙方保持了二十米的距離,並且相互行禮,但是一邊行的是騎士禮節,而另一邊行的是魔法師的禮節。

任何魔法的吟唱都是需要時間的,尤其是精靈魔法,是其中最耗時間的。而對面的十人卻全是穿著鎧甲的騎士。至於由誰去爭取這個時間,答案不明。

對面的明顯不想給白依殤這邊吟唱魔法時間,一字排開全體衝鋒。而這時原本站在第三排的白依殤一時間不見了身影。

「一個小時!」柯瑞隆·拉瑞斯安的身影突然出現在白依殤的腦海中。

「一個小時啊!」白依殤自語著衝進了敵陣。因為一個小時是白依殤能夠戰鬥的時間,不管是全力還是有所保留的。都只有一個小時的時間。這便是白依殤一直強調通過強攻來達到速戰速決的目的。儘管身體修養好了後會沒事的,但是有些事…不!應該說是不可能事事都如自己所願。

能夠讓眾多人才聚集在自己身邊的人,怎麼會沒有一些能耐。面對穿著鎧甲的十名騎士,白依殤率先選中了令狐容,也許因為了解對方吧。

摺扇就是白依殤的隨身攜帶的魔法杖。但是外人卻不知道,只當是一個不拿魔法杖就衝進敵方陣形的傻瓜魔法師。直到令狐容在開始沒有一分鐘的時候就被白依殤踹出比試場后,才改變了看法。

「發生了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