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人裡面,得到金屬牌最多的應該是師青陽,他已經解決了七個對手,因為其中一人已經從同伴那裡得來了一塊金屬牌,所以擁有八塊金屬牌,第二多的是丁一飛,熟悉野外環境的他手上至少有七塊,另外兩個,則是封林秋和一個黃河城的六級輻能戰士,這兩人手上都至少有五塊金屬牌。

Home - 未分類 - 這些人裡面,得到金屬牌最多的應該是師青陽,他已經解決了七個對手,因為其中一人已經從同伴那裡得來了一塊金屬牌,所以擁有八塊金屬牌,第二多的是丁一飛,熟悉野外環境的他手上至少有七塊,另外兩個,則是封林秋和一個黃河城的六級輻能戰士,這兩人手上都至少有五塊金屬牌。

在這場比賽開始之前,人們對封林秋的期待是最高的,畢竟他是被宣傳了很久的天才,不過在這場比賽開始之後,現在卻已經有很多人覺得他這次完全沒機會奪冠,要奪冠也要等下一屆——跟師青陽一比,他的表現實在平平。

這些消息,這樣的走向,封雲鴻全都知道。

「都安排的怎麼樣了?」眼看著時間越來越晚,封雲鴻看向了身邊的人。

「老太爺,已經安排好了,那裡是我們的地方,那個人再出馬,肯定能把師青陽捉住。」

「捉住就好,直接把他送去實驗室。」封雲鴻又道,他對師青陽稱得上志在必得,畢竟只要師青陽在他手上,那想要程然聽話也就不難了。

「老太爺,真的要讓那位去?」封雲鴻身邊的人又忍不住問道。

「這個師青陽的實力很強,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讓那位去比較好,換做七級的……他連丁家的那個六級都能贏,還有范嘉和程旭澤給準備東西……」封雲鴻沒有解釋下去,要是他猜得沒錯,程然就是程家那個神秘的藥劑師,那麼師青陽身上的好東西恐怕就多了。

而且在那個訓練場了,很可能會碰上不少人,要是師青陽身邊還有別的參賽選手……

他一向小心謹慎,自然不會讓自己的計劃出岔子,說起來,現在其實並不是對付師青陽最好的時機,可惜之前師青陽前去捕獵蝗蟲獸的時候他並不知道程然的情況,如今程然和范嘉的關係又日漸親密……

范嘉和溫卓義一向深居簡出,卻能對程然和師青陽如此看重,足可見這兩人的特殊,也讓他愈發急切。

封雲鴻遠遠地看著不遠處范嘉的移動小鎮,長吸了一口氣。

封雲鴻和范嘉兩人的移動小鎮上全都亮起了燈光的時候,師青陽剛剛將自己面前的火堆蓋滿了。

他如今就算是直接暴露在野外的食物,吃了也完全沒問題,所以他也就不曾使用自己帶來的食物,而是殺了一隻異獸,烤熟之後挑其中最好吃的。

從他進來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七八個小時,他並沒有遇到危險,卻也加倍小心,所以才會在天黑之後第一時間熄滅了火堆,同時悄悄地前進。

輻能大賽這樣的比賽,他上輩子不參加也是有原因的,從某些方面來說,這還真就是有錢人的遊戲,即便參賽者中也有平民,但是他們不到三十歲就有這樣的成就,怕是有不少人會爭著搶著供養他們……這些人在城裡跟同伴打很在行,在野外恐怕就一般般了,現在到了晚上,一些夜間出沒的昆蟲會異常活躍,說不定就有受不了的人會放棄。

師青陽時刻關注著那裡周圍的信號彈——之前,他就是看到附近有人發信號彈,飛快地趕去,才碰上了一個剛剛贏了別人正洋洋自得的參賽選手,最後漁翁得利。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師青陽突然看到自己右邊的天空一亮,一個信號彈瞬間升空。

想也不想,他就往那個方向而去,直到快靠近了,才小心翼翼地放慢速度。

附近救援隊的人已經來了,發出信號彈的人被帶走,但在周圍,卻有人潛伏著……

師青陽遠遠地看到了被帶走的那人,一條腿已經不能動了,毫無疑問在此之前剛剛經歷了一場惡戰,潛伏在旁邊的那人,多半就是這場惡戰的製造者,而對方現在潛伏在旁邊,估計就是為了等像他一樣想要撿便宜的人。

師青陽慢慢地後退,退出一段,在感覺不到對方之後,又憑藉自己的印象往旁邊跑去,打算繞道到那人身後將人抓住,卻不想他剛剛跑出一段,一股龐大的力量就朝他壓了過來。

八級!這是八級!

猛的睜大了眼睛,師青陽瞬間做出反應,一個打滾朝旁邊飛去,同時按住了手上的信號彈——比賽時遇到八級輻能戰士,這可不是小事!

不過很顯然,那個八級輻能戰士的反應同樣快,幾道輻能朝著師青陽飛去,他手上的信號彈就已經失去了作用,不僅如此,一個渾圓的防護罩還籠罩在了他身上,隔絕了他身邊的輻能,也隔絕了他的聲音。

對方明顯有備而來,自己竟然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

到了這個時候,師青陽自然不會隱藏實力。雖然被防護罩隔絕了輻射能,但是他凝聚體內的輻能奮力一擊,卻也瞬間戳破了那個防護罩,只是就算這樣,看到外面的情況,師青陽也知道自己怕是麻煩了。

這塊區域,已經完全被一個巨大的罩子籠罩了起來,不僅如此,那個八級強者,現在就站在他的面前。

這個敢對他出手的八級強者,並不是他印象里的任何一個,不僅如此,她還是一個女人,一個瞎了眼睛的女人!

師青陽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就算是一般的八級強者想要靠近他,也不容易,但如果是一個瞎子呢?作為一個瞎子,她恐怕早就習慣了用輻能來觀察周圍的環境,他琢磨出來的查探周圍環境的戰技,絕對比不過對方琢磨出來的,不僅如此,作為八級輻能戰士,對方能飛,可以隱藏在幾十米高的樹尖,他要發現對方的蹤跡,也就更難了。

飛快地朝著對方發出一個七級戰技,師青陽就朝著那個巨大的罩子的邊緣跑去,不僅如此,他還沒忘給自己套上了防護罩。

「咦,七級……」那個八級輻能戰士發出了一個特別嘶啞的聲音,揮手一個戰技,師青陽身上的防護罩就已經被打破,與此同時,這個罩子里的輻能,也都被她瞬間抽空。

撐起巨大的罩子,還能抽空裡面的輻能,就算八級要做到也需要時間,師青陽要是佔了先機,絕對可以不讓自己陷入困境,但是現在……

在比賽的時候鄭高遠用過的輻爆術被師青陽用比鄭高遠更快的速度用了出來,雖然不能引動空氣中的輻射能,但他的全力一擊,卻也能讓對方不好受。

這也就罷了,作為一個要用輻能探測周圍環境的瞎子,輻爆術還能讓對方查探不到自己。

師青陽拿出一瓶藥劑一口喝盡,隨後一拳砸在了那個透明罩子的邊緣,他用的力氣很巧,這個罩子瞬間碎裂,而他整個人也飛快地竄了出去。

那個八級強者瞬間發出了攻擊,輻能組成的繩索纏向了師青陽。

到了這個時候,師青陽已經確定了,這個八級輻能戰士並不想殺自己,而是想要活捉,想也是,封雲鴻殺了他只會讓程然和他決裂,反倒是捉住他……

要是封雲鴻捉住了他,以他為要挾,完全可以讓程然聽話,至於被別人質疑……誰又能拿出證據來?

這,無疑就是自己的機會!師青陽握緊了拳頭,仗著對方不會殺自己,連防護罩都不撐,所有的輻能全都凝聚到了到了腳底,逃得飛快。

師青陽知道那人不會殺自己,卻不確定那人會不會殺別人,因此刻意繞過了那個隱藏在旁邊的人,但卻又開了自己身上的燈,大叫起來:「有人要謀殺!有人要謀殺!」

如今參加比賽的人,基本各個認識他,那人要是聰明,就該有所警覺藏起來,再幫忙報信!

「什麼?」丁一飛剛剛對付了一個人,在那人用了信號彈之後,就在原地等著看有沒有人過來……他等了很久什麼都沒等到,本打算找個地方好好休息,卻沒想到竟會聽到師青陽的聲音,當下朝著師青陽跑了過去:「師青陽,是你!今天我們來好好分個勝負!」

「笨蛋!」師青陽完全沒想到那人竟然是丁一飛,只覺得倒霉。

丁一飛這時候卻是朝著師青陽跑了過去,打算攔住師青陽的去路。

不過,他剛有這樣的打算,就立刻頓住了,師青陽現在已經盡了全力,身上的氣勢自然完全展露了出來。

七級!媽|的那竟然是七級!丁一飛確定當初在比賽台上師青陽只用了五級輻能的輸出,五級就能贏了他的人,原來還不是五級,是七級!

一時間,丁一飛除了破口大罵以外完全想不到別的事情,很可惜,隨後的一股力量,卻讓他徹底清醒過來——八級!

師青陽見鬼的是個七級也就罷了,竟然還真有人要殺他,那人還是八級!一個輻能狂暴到讓他覺得恐怖的八級。

丁一飛的第一反應就是用信號彈,只可惜他跟一隻警覺著的師青陽不一樣,他從一開始就決定自己絕不用信號彈,因此直接把信號彈放在了背著的背包最裡面……

那個瞎眼的八級強者可不會給丁一飛拿出信號彈的時間,她的攻擊飛快地打在丁一飛的身上,六級的丁一飛都沒來得及有所反應,就直接暈了過去。

師青陽借著這個機會,又跑出了一段,這個八級強者顯然非常憤怒,她的攻擊更是不管不顧地對著師青陽而去,似乎已經不打算再管師青陽的死活。

師青陽在一級的時候,完全可以憑藉自己的經驗贏過二級輻能戰士,面對三級輻能戰士的攻擊也能躲開,這是因為他有八級的眼光,但現在不同,跟他對戰的,是一個八級輻能戰士。

他就算是七級又如何,七級和八級的差距可不是一點兩點,而且,他的輻能穩定,這是好事卻讓他的攻擊力不會太高,反倒是這個瞎眼的女人,輻能異常狂暴,攻擊力高的可怕。

不僅如此,她的戰鬥手法還有些不合常理!

就她現在的輻能的這個狂暴法,倒是跟自己記憶里會在兩年後突破到八級,最後四處找人約戰的商宇航有些相似,這樣的人,攻擊力非常強,卻也要忍受遠超常人的輻能暴動。

師青陽在身前豎起一道道盾牌,但依然被對方的攻擊打的倒飛出去,但他卻也沒吃虧,一瓶可以刺激輻能戰士,引發輻能暴動的藥劑被他扔了出去。

這種藥劑是溫卓義無意中研究出來的,以前從未用過,當初輻能穩定的溫卓義不小心碰到了都會輻能暴動,眼前的這人……

原本狂暴的輻能,果然更狂暴了,只是讓師青陽震驚的是,那人竟然沒有因為輻能暴動失去行動力,反而開始凝聚周圍的輻射能,瘋狂地攻擊,似乎打算將體內暴動的輻能揮霍一空,而主要接受攻擊的,就是師青陽。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扔地雷的親們~╭(╯3╰)╮

六界之外扔了一個地雷

-道-扔了一個地雷

-道-扔了一個地雷

暮傾塵扔了一個地雷

暮傾塵扔了一個地雷

暮傾塵扔了一個地雷

瀾零離殤扔了一個地雷 一般的輻能戰士,在修鍊的時候都會避免讓自己吸收太過狂暴的輻能,因為輻能過於狂暴,輻能暴動的概率也會大大增加,對一個輻能戰士來說,這簡直就是致命的。

不管是范嘉還是程旭澤,他們之前都飽受輻能暴動的困擾,但事實上,他們的輻能並不是特別狂暴,之所以會輻能暴動,主要還是身體原因——范嘉身體太差,程旭澤則年紀太大。

可是眼前的這個人不一樣,這個人的輻能比常人狂暴了太多,而她應對輻能暴動的方法,也跟常人完全不同。

師青陽飛快地後退,也依然不能擺脫對方的攻擊,只能抵擋那些雜亂無章的戰技。

在過於狂暴的輻能之中,師青陽撐起的防護罩很快就會被擠破,根本擋不住多少攻擊,不僅如此,周圍的輻射能他幾乎控制不了,全靠一般吃藥劑一邊壓榨自己體內的能量。

沒過多久,他的輻能就已經用的一乾二淨,身上傳來抽痛,頭上滿是汗水,似乎隨時都會倒下,偏偏對面的女人的攻擊卻還在繼續。

「你很強……」那個女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她吐出來一口血,笑了笑,然後甩出一道輻能……

師青陽終於還是失去了意識。

如今已經是深夜,但卻依然有不少人關注著這場比賽。

范嘉已經睡了,程然卻還是醒著,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有些心悸,最後乾脆就到了防護罩旁邊,遠遠地看著那片鬱鬱蔥蔥的樹林,又去看旁邊的另一個移動小鎮。

封雲鴻就在上面,也不知道他到底打的是什麼主意……

程然正想著這事,突然卻看到有人朝著移動小鎮跑了過來,拍打著移動小鎮的防護罩……

出事了,那個據說非常安全的訓練場竟然出事了!

程旭澤和范嘉第一時間從床上起來,立刻就感覺到了蕩漾開來,雖然已經所剩無幾但依然狂暴的輻能,同時,等在外面的其他人也都已經紛紛起來。

程旭澤臉色一變,想也不想就飛了出去,丁贏鑫緩了緩,隨即暴跳如雷:「八級,見鬼了,這是八級!」

丁贏鑫的兒子就在裡面,感受到這股氣息,他跟著程旭澤就沖了出去,而其他會等在這裡的八級或者七級高手,哪個不是有子侄孫輩在裡面的?同樣跑的飛快。

范嘉等在原地,皺著眉頭看著已經出來的封雲鴻:「封大師好氣魄,竟然一點不擔心您的孫子?」

「當然擔心,只是這氣息都已經這麼淡了,該發生的怕是早就發生了……」封雲鴻嘆了口氣,臉上似乎滿是遺憾:「我們去看看?」

范嘉沒有說話,一把撈起已經穿戴好了防輻射服的程然,就往傳來異動的地方而去。

程然乖乖地一動不動,只是透過面罩觀察周圍的情況,遠遠地,他就看到這個訓練場的中間,有很大一塊區域已經寸草不生,本來生長在這裡的植物,現在完全消失不見。

程旭澤是第一個來這裡的,但是他什麼都沒有發現,如今已經開始搜索起周圍來,另外的八級強者,也跟他一樣開始搜索起來,不時還有人因為找到了自己完好的子侄孫輩而鬆了一口氣。

「一個八級強者,到底是誰?」范嘉感受著這裡的情況,眉頭越皺越緊。

「爺爺!」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聲音響起,封林秋隨即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爺爺,發生了什麼事?」

「小秋你沒事很好,不過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沒人知道,」封雲鴻道,「你暫時跟在我身邊,一定要小心。」

「是,爺爺!」封林秋立刻就道。

這裡的動靜不小,除了封林秋以外,很快又吸引來了不少參賽者,只是在這些人里,卻沒有之前表現的最好的師青陽和丁一飛。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天邊微微犯了白,程旭澤已經和丁贏鑫一起搜尋完了整個比賽場地,還用輻能將找人的聲音遠遠地傳了出去,但卻根本沒找到師青陽和丁一飛。

兩人臉色難看地再次回到那個寸草不生的地方,就看到已經有人仔仔細細地檢測了這裡所有的一切,幾乎掘地三尺。

「有沒有找到什麼?」程旭澤立刻問道,一邊問,一邊看了封雲鴻一眼。

「我們在這裡找到了一些血液,但是不屬於師青陽也不輸於丁一飛,應該屬於一個女性,而她體內輻能的量很不正常……」已經有一個移動小鎮來了這裡,上面就有各種醫療器械,現在說話的,就是上面的一個醫生。

「繼續找!」程旭澤立刻就道,師青陽是七級,實力還遠超常人,他能用五級的力量打敗六級的輻能戰士,難道還不能在一個八級手裡逃命?

「封雲鴻,是不是你?我兒子呢!」丁贏鑫已經怒不可遏了,甚至對上了封雲鴻。

封雲鴻身上氣勢一漲,直接就把丁贏鑫逼退了幾步,臉上也有了怒意:「這是栽贓嫁禍,分明就是有人專門抓走師青陽和丁一飛,想要嫁禍給封家!你給我冷靜點!」

「嫁禍?」程旭澤看到丁贏鑫退開了,低聲道。他眼睛都紅了,卻也無可奈何,跟封家有關的八級輻能戰士他們都監視著,所有人都有不在場證據,更沒人知道出現在這裡的這個八級輻能戰士是誰……他們又有什麼證據指證封家?

「我們大家一定要冷靜,我相信,只要我們這麼多人團結在一起,一定可以將人找回來!」封雲鴻又道。

「義母,我們多調用一些人手,來進行地毯式搜索……那個八級輻能戰士不可能突然消失,訓練場周圍又都有人看守,會不會是地底哪個地方有地洞?」程然看向了范嘉,他和師青陽就曾經在螻蛄的洞里躲過,現在師青陽不在地面上,說不定就被人抓到了地底下。

「我馬上去找人!」范嘉立刻就道。

「程哥……我們怎麼辦?」鄭高遠也已經來了這裡,他對野外的環境很熟悉,剛剛趁著夜色幹掉了幾個人,得到了四塊貼牌,沒想到竟然就遇上了這樣的事情,幾乎六神無主。

「找人要緊。」程然道,這時候,找到師青陽才是最重要的!

輻能大賽的參賽隊員,還是極有可能奪冠的參賽隊員突然失蹤,比賽自然被迫暫時終止,而范嘉在按照程然說的開始找人,並且挖了好些異獸的洞穴之後,竟然還真的被他們找到了一個可以通往比賽場外部的洞穴。洞穴離戰場三公里遠,在這個洞穴裡面,還有人找到了一些血液,同樣是一開始的那個女人的,不過可惜的是,通道里根本就沒人。

城市之外的世界實在太大,根本沒人知道師青陽和丁一飛到底被帶到了哪裡。

這天在網上,都沒人再刷「烏龜胖子」了,很多人都在疑惑——他們去了哪裡?

「他們去了哪裡?」封雲鴻翻著自己手上關於那些血液的檢測報告,問道。

「老太爺,我們沒有任何消息。」封雲鴻身邊年紀不小的老人臉上滿是擔憂。

「不是跟那個女人說好了,讓她帶人去研究院通向城外的通道? 絕色謀國 她怎麼沒去?」封雲鴻緊緊地皺起了眉頭。

「傳話的人傳的很清楚,給她帶路的人也表示她確實抓了師青陽和丁一飛,但是她從地道里出來的時候整個人似乎不太對勁,還有些輻能暴動,然後就失蹤了。」

「真是個廢物!」封雲鴻道,他這次找的這個女人,是出生在移動小鎮上的罪犯的孩子。

程旭澤六年前曾經查獲了一個上面存在違法犯罪行為的私人移動小鎮,讓很多人驚呼這世上原來還有這樣的地方,卻沒人知道,程旭澤查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只是殷家的小打小鬧。

封家不會像歷榮一樣,去做那麼不入流的事情,但封家在城外,也有那麼點隱秘勢力,而這隱秘勢力,就是從流放到城外的罪犯裡面找人培養的。

那些罪犯裡面常常有很多強者,封家招攬的就是這些人,在招攬了這些強者之後,他們甚至還會給這些人安排女人,讓他們有機會生下天賦好的孩子。

靠著這些,封家培養了很多忠心耿耿遊走在黑暗中的人,這些人會幫他們解決一些城外的事情,其中某些人,還會在他們的幫助下得到新的身份回到城裡……

當然,封家對於強者的待遇是這樣,對於那些沒什麼本事的人就不怎麼樣了……沒有價值的人就只會成為封家實驗室里的實驗材料,比如二十四年前,封家就找了近百個女人來孕育實驗品。

「老太爺,現在我們要怎麼辦?」封雲鴻身邊的人問道。

「找人去找,一定要把那個女人找到。」封雲鴻道,那個女人是他城外的勢力裡面最強的一個,其他人再厲害也最多七級……就算那人快死了,也不能輕易放棄:「另外,你再去好好查查師青陽和丁一飛,那個女人的實力很強,雖然活不久了,但提前喝了那麼多輻能舒緩劑應該也不會有事,她最後會吐血,是不是有別的原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