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 ……

「咦,兩大學院的人,好像沒有再繼續追擊我們了?」青木長老感知一下身後的情況后,頓時大吃一驚。

花香很是開心,說道:「是不是我們已經甩掉他們了?」

「應該不是。」蕭然的眉頭皺了起來,一點也沒有因此而高興,反而覺得事情有些不對勁。

「按照風魂學院的做事風格,他們不達目的是決不罷休的。這次他們佔據了絕對優勢,而且持續追擊我們,早晚我們會被他們追上的。但現在才追了一會兒,他們就中途停止了,這實在是太不正常了。」青木長老摸索著下巴,在思考這是為什麼。但思來想去,卻想不出來究竟是怎麼回事。

花香看到蕭然和青木長老一臉凝重的樣子,也笑不起來了。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鬼,但眼下還是繼續前進為好。只要遇到了我們火魂學院的人,一切都沒事了。到時候,地木大長老他們也就不用再苦戰了。」

「嗯!」青木長老點了點頭,然後飛出山林,這樣輕靈鳥的速度才能夠發揮到極限。

往前繼續瘋狂掠了好一段時間,只見正前方的空中,站著兩個人。

青木長老頓時擔憂了起來,立刻命令輕靈鳥減速。

雙方相距百米,能夠看得清楚對方面容。

是他?! 「韓沖!」蕭然的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他立刻想起了蕭猛慘死的情景,痛苦和仇恨如同火山般噴發出來,令得他極度暴躁。

對面,韓沖見到了蕭然之後,下巴揚起,態度極為傲慢,帶著輕蔑的語氣說道:「當年的喪家之犬,現在居然也成了點氣候了?哼,只不過,還是這樣令人生厭。」

「混蛋,還我二哥的命來!」蕭然猛地朝著韓沖爆沖了過去,他現在幾乎失去了理智。

「蕭然!」青木長老見到蕭然突然的舉動,著實被嚇壞了。他看見了韓沖身邊的老者,知道以他們三個人的實力,根本打不過韓沖他們兩個人。

然而,他的話音未落,蕭然就已經殺到了蕭然近前。隨機他猛地一拳朝著韓沖的面門轟擊了過去!

韓沖面色不改,輕描淡寫地抬起右手,隨意一擋。

蕭然的拳頭陡然轟擊在了一堵無形的牆壁上,頓時尺寸難進。

嘭!

巨響傳開,無形牆壁極為堅硬,令得蕭然手指生疼,無法攻破。

「看到你這個樣子,我就討厭!」韓沖目光一冷,右手往前一推。無形牆壁猛地一震,頓時爆發出可怕的力量,驟然間將蕭然震得倒飛而出。

蕭然落回了輕靈鳥的背上,體內氣血翻騰,心裡更是震驚不已。他發現,韓沖的實力強大得可怕,出乎了他的意料!

在此之前,蕭然還估計韓沖可能是鑄骨境的強者。可如今看來,韓沖的實力似乎遠不及與此。

難道他已經成為了神魂境的強者了?蕭然心中驚駭道。

「真不知道,伊若怎麼會看上你這種廢物!」韓沖的眼神里,充滿了氣憤和不甘。

「少爺,這就是那蕭然?」站在韓沖身邊的老者,輕聲問道。

「是他。」韓沖平淡地回答道。「只是,他很快就會成為死人了。」

聞言,青木長老悚然大驚。從韓沖剛剛爆發出來的實力看,青木長老自認不是他的對手。更何況,在韓沖身邊,還有一個通天境的強者。

「蕭然、花香,你們快走!」青木長老急忙喊道。

「走?青木,你覺得你們走得了嗎?」老者竊笑了幾聲。

話音未落,老者身影頓時消失了,下一剎那如同鬼魅般出現在了青木長老的面前。隨後,他探出右手,一把抓住了青木長老的喉嚨,令得蕭然他們悚然大驚。

這個老者的實力,好可怕!

「放了青木長老!」蕭然急忙喝道。

「小子,你放心,我不會殺他。」老者嘿嘿地笑了笑,說道。「我們少爺要和你較量一下。為了避免這老傢伙搗亂,我只能先把他控制起來了。」

「蕭然,你不是一直都想殺了我為你二哥報仇嗎?來啊,我給你一個殺我的機會。前提是,你能殺得了我。」韓沖冷笑了起來,他根本就沒有把蕭然放在眼裡。

花香很是擔憂蕭然,急忙抓住他的手臂。

蕭然回頭看著花香,眼神溫柔了幾分,拍了拍她的小手,說道:「放心吧,沒事的。」

聽到蕭然這麼說,花香的臉色稍微緩和了一些,但還是很擔憂。畢竟先前蕭然和韓沖已經交過一次手了,且蕭然沒有佔到半點優勢。但花香也沒有理由阻攔蕭然,她心裡知道,蕭然一直想手刃韓沖,為蕭猛報仇,這也是他來火魂學院的一個主要原因。如今仇人就在眼前,蕭然是絕對不會無動於衷的。

往前走了幾步,蕭然看著不遠處的韓沖,深呼吸了幾下。他心裡很清楚,此刻只有全力一戰,至於結果如何,已經不重要了。

「蕭然,上次讓你僥倖逃脫,撿的一條狗命,沒想到你卻給我們學院帶來了這麼些麻煩。今天,我不會再讓你逃掉了,我要像殺你二哥一樣,乾淨利落地將你殺掉!」

聽到這話,蕭然的心緒猛地波動了一下。他沒有說話,只是快速結印,將炎神三變的第三變也施展出來。

轟!

剎那間,他的實力從准死門境,一路飆升,直至鑄骨境頂峰。強大的魂力威壓驟然席捲開來,立刻將四周空氣震得飛速逃逸。

「炎神三變?」韓沖一眼就看出了蕭然所施展的武學,隨後目光鋒利了起來。「看來,靠著藍伊若那臭娘們,你得到了不少好處啊!不過,在真正的實力面前,這些都只不過花拳繡腿而已。」

蕭然沒有理會韓沖的污言穢語,猛地朝他爆沖了過去。他要做的,就是狠揍韓沖一頓!

見到蕭然主動攻來,韓沖冷冷一笑,腳下生風,下一刻他已經與蕭然戰在了一起。

嘭!

兩人凌空對了一拳,蕭然頓時暴退十步,而韓沖也後退了五步左右。接著,韓沖往前一縱,右腿陡然掃來,直奔蕭然的腦袋而去。

蕭然急忙揮起左手,擋在左側。

嘭!

韓沖強力一擊落到了蕭然的左手上,頓時巨響傳開。只見蕭然的身體側飛出去,而韓沖的右腿也隱隱發顫,像是很疼痛似得。

這傢伙的肉身,怎麼那麼硬啊?雖然韓沖佔了一點上風,但卻發現蕭然的肉身力量極為強大,縱然他的實力比蕭然要強,但也難以佔據絕對優勢。

蕭然穩住身形之後,揉了揉疼痛的左手,吸了一口冷氣。他的肉身經歷神力鍛體,就算對手是鑄骨境強者,也奈何他不得。但眼下他在韓沖的打擊下,一再吃虧,足見韓沖的實力真得強得可怕。

不過,蕭然卻面無懼色,繼續朝著韓沖發動強力攻擊。

兩人在空中近身戰,打得有來有回,空氣爆炸聲此起彼伏,可謂是極為精彩。

蕭然仗著肉身力量強大,不斷與韓沖近身戰,而韓沖則憑藉神魂境的實力,強勢反擊。雙方出招狠辣,都是以奪取對方性命為目的。

「波風掌!」韓沖一掌印在了蕭然的胸口上,頓時將他的胸口打得陷下去一個掌印。

蕭然喉嚨一甜,鮮血從嘴角里溢出,但他沒有敗退,而是一下子抓住了韓沖的右手。接著,蕭然體內祖木武魂綻放青色光芒,雄渾的青色魂力如山洪般爆發開來。

「木神手印!」面對韓沖,蕭然只有仇恨,所以好不容易抓住這次反殺韓沖的機會,他當然要施展最強的武學了。

韓沖感受到了木神手印的可怕威力,大吃一驚,只見身前眨眼間出現了一道無形的牆壁。

嘭!

力量極為凝聚的木神手印,轟然拍擊在了無形牆壁之上。頓時一圈白色氣浪炸開,駭人的狂風自爆炸點爆發開來,將兩人的衣服輕易間撕裂開來。

咔擦!

無形牆壁突然碎裂了,驚得韓沖臉色大變。

咔擦咔擦!

裂縫越來越多,只見那道青色的木神手印還在爆發兇猛的力量,最後徹底將無形牆壁給打得爆碎,直直地落在了韓沖的胸口上。

嘭!

韓沖被打得倒飛而出,樣子很是狼狽。同時,蕭然胸口劇烈疼痛,嘴裡吐出一大口鮮血。他膝蓋一軟,當場單膝跪了下來。

剛才韓沖那一掌的威力,也是很可怕的。若非蕭然經歷了神力鍛體,肉身力量大幅度提升的話,恐怕早就因為傷勢過重而失去戰力了。

不遠處,老者眉頭一皺,表情不大好看了。他沒有想到,蕭然居然以硬接韓沖一掌為代價,從而換得給予韓沖沉重一擊的機會。

這個小子真是夠狠啊!老者在心中暗暗吃驚。那小子的肉身力量強大的離譜,而且好像有點神力的味道。

被打飛的韓沖,猛地臉色一白,嘴角溢出一抹血絲。他擦了嘴角一下,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居然被蕭然打地吐血了。

這個該死的東西!韓沖站了起來,眼神極為怨毒地盯著蕭然。

「沒想到你為了傷到我,居然用這種方式。不過,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憑你的實力,想要把我殺了,真是白日做夢!」韓沖大笑了起來,中氣十足,由此可見,蕭然那一掌其實並沒有給韓沖帶來較重的傷勢。

「韓沖怎麼可能沒受傷?」青木長老悚然大驚。木神手印乃中品魂法,蕭然傾盡全力一擊,就算韓沖是神魂境強者,也不可能才只是受了一點輕傷啊!

「蕭然那小子的確很機智,知道自己的實力不如少爺,所以才用了一掌還一掌的方式來殺傷少爺。但是,他不知道,我家少爺在風魂學院的地位。憑副院長送給他的聖器風帝神甲,就算是徹地境強者的一擊,也難以讓少爺重傷,更別提蕭然那小子了。」老者陰森森地笑了起來,笑聲當中充滿了得意和嘲諷。

「風帝神甲?!」青木長老的瞳孔劇烈一縮,臉色劇變。

這時候,蕭然也站了起來,他的臉色蒼白了幾分,而且體內氣息浮動比較劇烈。祖木武魂全力幫他恢復,但也需要時間。

「聖器嗎?防禦力果然驚人啊!」蕭然確實沒有想到,韓沖居然身穿防禦力極強的風帝神甲。

「蕭然,你奈何不了我的!今天你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韓沖說完,奔若驚雷,殺氣騰騰地朝著蕭然掠了過去。

花香本想上去幫蕭然的,但她的身體剛剛一動,老者的手便鎖住了她的喉嚨,令她動彈不得。

「小丫頭,你最好還是繼續好好看著。」老者提醒道。

「花香,沒事。」蕭然喊了一聲,左手食指碰了右手魂戒一下。雖然韓沖身穿風帝神甲,防禦力極為強大,但蕭然也並非沒有辦法了。要知道,他的魂戒當中,還有一件威力極為恐怖的東西。一旦動用,可比木神手印的威力更為強大。因為,在此之前,那件東西曾經鎮壓過尊王境實力的九嬰。 蕭然伸出右手,金焱從掌心升騰而起,眨眼間變成了金焱杖。

「哼,蕭然,就算你拿出了魂兵,也無濟於事。」韓沖看到蕭然動用了最後的手段,不禁冷笑了起來。在他看來%2C蕭然今天不論使出什麼手段,都改變不了結局。

蕭然沒有在意韓沖的狂妄,自顧自地從魂戒當中拿出了那神秘鐵塊,也就是火祖神杖的尖端部分。他記得,上次藍百川就是用這個東西重創了九嬰,從而將其鎮壓的。

蕭然立即將鐵塊裝到了金焱杖的前端,頓時金焱杖光芒大作,雄渾的力量轟然爆發開來,它整個看上去神異非常,給人一種極為強大的感覺。

「那是什麼東西?」老者眉頭一皺,眼神變化了一下。他感覺得到,蕭然的金焱杖在與神秘鐵塊結合在一起之後,威力增強了很多。

「你別看我,因為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不過,既然蕭然把它拿出來對付韓沖,想來應該不是尋常之物。而且,從其擴散出來的魂力衝擊波可以感覺得到,那東西的威力絕對不凡。哼,韓沖這次,恐怕要吃大虧了。」青木長老對蕭然充滿了信心,依然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蕭然總是會讓他看不透,總會給他帶來意外的驚喜。

老者聽完青木長老的話,表情微微凝重了起來。他不像風玄那般狂傲和目中無人,他的性格沉穩冷靜得多。

同時,韓沖也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單他對自己身穿的風帝神甲充滿了信心,他覺得以蕭然的背景,根本拿不出什麼驚世的東西,所以也就根本不可能打破風帝神甲的防護。

「我要像殺了你二哥一樣,殺了你!」韓沖伸手一握,一桿風槍頓時出現。隨機他舞動起來,瘋狂地朝著蕭然刺殺了過去。

鐺!

一槍一杖凌空交鋒起來,頓時火花迸射,精鐵之聲驟然響起,尖銳刺耳,讓人感覺到耳膜劇痛不已。

蕭然發動反擊,輪番揮起金焱杖瘋狂朝著韓沖攻殺而去。韓沖也是一個精於槍術的人,抵擋起來,遊刃有餘。而且,一旦抓住機會還能以刁鑽的角度發動反擊,由被動防禦進而轉為主動進攻,讓得蕭然也感到有些棘手。

兩人你來我往,輪番攻擊對手,而且招招都瞄準了對方的要害,打算以最快速度擊殺對手。只是很可惜,雙方都不是等閑之輩,所以一時半會根本難分勝負。

就在這時,蕭然猛地用金焱杖的底端,也就是火祖神杖那一端刺向了韓沖。

看到這般情況,韓沖急忙將風槍橫在胸前,試圖阻擋蕭然的攻擊。

叮!

火祖神杖尖端陡然擊中了風槍的中部位置,如同刀子划豆腐似得,輕而易舉地將風槍給攔腰截斷。隨後,火祖神杖尖端帶著不可阻擋之勢,進逼韓沖的胸口。

韓沖沒想到蕭然的金焱杖如此厲害,輕描淡寫地就把他的風槍給毀了,而且還直接朝他的胸口刺來。但是他並沒有慌張,因為他身穿風帝神甲,防禦力驚人。他絕對不相信以蕭然的實力,能夠破掉了風帝神甲的防禦。

鏗!

尖銳的聲音傳開,蕭然的火祖神杖尖端陡然刺中了韓沖身上的風帝神甲上。一股強大的勁力傳開,陡然震得韓沖悶哼一聲。

「哼,憑你也想破了風帝神甲?做夢!」韓沖冷笑了一聲。

「是嗎?」蕭然戲謔一笑,火祖神杖尖端陡然刺入了風帝神甲當中。

什麼?!韓沖臉色巨變,他看到風帝神甲居然破開了。

刺啦!

先前防禦力極強,讓蕭然的中品魂法木神手印都無可奈何的風帝神甲,此刻居然破裂開來了。火祖神杖尖端彷彿真得不可阻擋一般,刺穿了風帝神甲。

韓沖嚇得魂不附體,隨機火速撤退。但蕭然豈會給他逃走的機會?

「你不是要殺了我嗎?幹嘛跑啊!來殺我啊!」蕭然大肆嘲諷了起來,他想激怒韓沖,讓對方露出破綻,然後再一擊殺之。

韓沖不斷後撤,聽到蕭然的嘲諷之後,心裡非常惱怒。但他也不敢輕易往前了,他想再看一下,自己的風帝神甲是不是被破了。

「混賬!」韓沖見蕭然緊追不捨,頓時大怒不已,隨後雙手猛地一翻。天地間頓時狂風大作,兩條風龍面容猙獰,憤怒地朝著蕭然咆哮了起來。隨後,兩條風龍交纏在一起,化作一條更為巨大的風龍,兇猛異常地朝著蕭然撕咬了過去。

蕭然握緊金焱杖,用火祖神杖尖端陡然刺中了風龍的額頭,隨後尖端爆射出一股金光,陡然將風龍徹底貫穿,隨後轟然爆碎開來。

此時,韓沖已經檢查完畢了,自己的風帝神甲,確實破了一個口子。他實在是不敢相信,大名鼎鼎的風帝神甲,為什麼一下子就被蕭然擊破了?難道,是那神秘鐵塊的原因?

雖然韓沖猜到了,但他卻顯得惶恐了起來。如果真是如此,那就不能再與蕭然近身戰了,否則一旦被那神秘鐵塊刺中,那就危險了。

既然不能近身戰,那就遠攻吧!

「風波掌!」韓沖陡然一掌朝著蕭然拍了過去。雄渾的魂力剎那間在空中凝聚成為一道巨大的淡青色掌印,同時,四周狂風大作,嗚嗚作響,令人不禁膽戰心驚。

蕭然面無懼色,面對之前打得他吐血的風波掌,他猛地刺出了金焱杖,一下子擊中了風波掌。

風波掌被火祖神杖尖端擊中,攻勢驟停,定在了空中。只見它被刺中的部位,頓時崩裂開來,一道道裂縫迅速蔓延整個掌印。

蕭然輕輕一震金焱杖,可怕的力量陡然爆發開來,瞬間將風波掌給破掉。隨後,他衝過了風波掌爆射而產生的魂力風暴,速度極快地朝著韓衝殺了過去。

此時,不遠處觀戰的青木長老,面帶笑容,說道:「看來,韓沖那傢伙的優勢不復存在了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