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得先解決吧,時間越久,難保有變故,你對那些傀儡了解?」風千年防著她鞭子,無奈道。

Home - 未分類 - 「那也得先解決吧,時間越久,難保有變故,你對那些傀儡了解?」風千年防著她鞭子,無奈道。

「別以為就這樣算了,等這事解決了,本仙子非將你抓去喂我的寶貝不可!」

赤練仙子看了眼在陣法里的十個傀儡,狠瞪了眼風千年,便也收鞭飛身落地。

風千年無奈地搖搖頭,飛身落去鬼見愁身邊,無比幽怨地看向害他不淺的軒轅昊!

要找理由拖延時間,混亂視聽,像天宮門和魔決宮那樣隨便編一個理由不就得了,為何還要出賣他?

軒轅昊無視風千年的幽怨,而是盯著法陣里的人,清冷地下令:「殺!」

風千易十一把精巧飛刀瞬間脫手,瞬息便將法陣內的十個傀儡一劍封喉。

而早在法陣周圍準備的天宮門和魔決宮的人,瞬間將點燃的火箭射入法陣里,將十個傀儡燃燒。

血冥教的人則將準備好的柴火,丟進去,加大火力,燒去毒物。

而夏雨欣在迷魂陣內,還中了化功散,渾身使不上力氣,氣急敗壞卻也不忘記警惕。

敏銳地感覺到威脅,看著朝她飛來的飛刀,她瞳孔劇增,求生的本能讓她忙朝地上倒去。

但還是慢了一步,一把飛刀插入她左肩,卻不致命。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見她的飛刀居然失手了,風千易第二把飛刀立即出手,刺入夏雨欣胸口。

看著夏雨欣胸口的刀,還有她驚恐的眼神,熊熊燃燒的大火,夏可欣腦袋裡回蕩著往日的情景,心情很是複雜。

昔日的姐妹,如今的仇敵!

將隨著這場大火煙消雲散!

自此以後,她便不會再記起有夏雨欣這個人!

「夏可欣,夏雨欣裡面穿了件怪異的衣服,飛刀沒有刺入她身體內!」樂小米盯著大火中間的夏雨欣提醒。

「什麼?」夏可欣驚訝,隨後忙開口:「三姐,夏雨欣身上有可能穿的是我父親的金絲軟甲,飛刀沒傷到她。」

能刀劍不入的,在她記憶中,便是父親的金絲軟甲。

沒想到當年皇上賜給父親的金絲軟甲會出現在夏雨欣身上。

眾人驚訝,錯愕地看著倒在大火中間,中了化功散的夏雨欣,因為她身上的紫色衣服顏色有些深,不細看還真看不出有沒有流血,如今細看,確實沒有。

風千易一聽,眼裡閃爍絲惱怒,瞬間飛身,一把飛刀就朝火種射去。

這麼多年,還是第一個讓她浪費這麼多飛刀的,而且這個人還中了化功散,她都沒有一刀封喉。

還真是失敗啊!

下一瞬間,再次發生讓風千易氣惱的事,飛刀快射入夏雨欣頸脖間時,卻突然被擊飛了,沒有中標。

隨之,從武林大會擂台右方衝出個黑影,朝鬼域城眾人方向丟去幾顆煙霧彈。

軒轅昊第一反應便是伸手抓住夏可欣飛離煙霧區,鬼見愁抱著孩子緊隨其後。

「夏可欣,鬼見愁,我今日不死,下次見你們,定會讓你們嘗盡世間之苦!哈哈哈……」

空中傳來夏雨欣如厲鬼般的聲音,回蕩在整個武林大會廣場上,讓整個廣場都一下森冷了不少。

等眾人再看向夏雨欣方向,大火還在燃燒,但火中早沒了夏雨欣的人影,隨同夏雨欣消失。

「該死的,讓她給跑了!」宮冰夜氣惱。

「快封鎖列陽城!」白青松慌忙朝武林盟下令。

「不用追!」軒轅昊放開夏可欣,神情淡漠地盯著西南方向。

「你是故意讓那人將夏雨欣救走的?」鬼見愁蹙眉地盯著軒轅昊。

「說不一定她能幫我們提供一些線索。」軒轅昊沒有否認,以他的視野,定是早就發現了那個人的存在,因為需要夏雨欣提供線索,他便裝作不知。

「希望不是放虎歸山!」鬼見愁有些憂心,這次放過夏雨欣,日後,她定會成長成為一個大禍患。

「你擔心的,已經遲了,所以,如今殺不殺夏雨欣,都沒有多大的區別,還不如物盡其用!」軒轅昊瞥了眼一邊默不作聲的夏可欣。

「什麼?」鬼見愁大驚。

「冥糖果剛帶回來的消息!鬼焚天與洛皇后暗中合作時,早把該說的都說了,皇宮早知道了這件事。現在,在皇城,那件事已經不是秘密了。」軒轅昊盯著大火說道。

鬼見愁愣了會兒,隨後滔天怒意卷席而來,神情森冷得可怕。

鬼焚天!鬼九璇!

看來之前想過不要他們的命,是太過仁慈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風千易等人能聽懂兩人的話,但不知情的,卻聽得糊裡糊塗的,不知道她倆在說什麼。

「冥糖果回來了?」

「那大哥和九哥呢?都回來了?」

夏可欣問,風千易也很關心她家『被綁架』的男人完好無損回來沒有。

「追去了!」軒轅昊盯著燃燒的大火簡。

眾人瞬間就明了這追是追誰了,看來是大將軍是放走夏雨欣,然後讓冥糖果暗中跟去。

「傲兒!傲兒,你在哪兒?」

突然想起焦急的聲音,大家轉頭看去,就見秦素音吃力地在環視周圍尋找司徒傲的身影。

大家同時看向起先司徒傲所站的位置,果真沒人影了。

看來,剛才的煙霧彈,夏雨欣也帶走了司徒傲。

夏可欣微微蹙了一下眉頭,司徒傲雖然落到夏雨欣手裡,日子可能不好過,但都是他們夫妻的事了,她再也不會關心。

整個武林各大門派站在樹上、房頂上,看著廣場中間的大火,對鬼域城殺人滅口的做法唏噓不已。

而次毒女,那毒太詭異,如今讓她跑了,定是武林後患。

雖然血冥教也是以毒行走江湖,卻也沒有如此驚駭刺骨的毒。

看著大火燒盡一切毒物,魔決宮的三父子,赤練仙子,風千易都盯著軒轅昊佩服不已。

那些柴和火箭是軒轅昊去找來的,這計謀也是軒轅昊出的。

軒轅昊暗中先與赤練仙子商定,讓她在夏雨欣要說出真相時,故意找鬼域城的麻煩,拖延時間,到時候用腐葉吸血飛鼠嚇退周圍的人離開廣場,又不引起夏雨欣的懷疑。

他又讓宮東洪三父子,趁腐葉吸血飛鼠隔絕夏雨欣等人視線時,讓魔決宮在擂台右方設定個迷魂陣,到時候由赤練仙子引人去右方,魔決宮啟動迷魂陣,囚困夏雨欣十一人。

因為傀儡已經沒有心智,不會被迷魂陣所迷惑,所以,迷魂陣內又放了赤練仙子的化功散,讓夏雨欣和那些傀儡都沒有內力釋放出大量的毒。

而風千易飛刀則先殺人,隨之柴火射去消滅,迷魂陣破了,也不會讓其有機會逃跑和釋放毒,蔓延整個廣場。

十個傀儡只要不釋放出體內的毒,那麼他們身上的毒蔓延四周就有限,而四周的人都被起先嚇退氣外圍了,而鬼域城的人在魔決宮啟動迷魂陣的時候,便瞬間飛離了廣場,根本不會讓人中毒。

隱藏在人群中的落華生看著廣場上的大火,惶恐地看著軒轅昊,這個男人心計之深,手段之狠辣,讓他不由地害怕。

如果不是拿著他的軟肋,如果他不願臣服,沒人能與之相抗衡!

一直看著大火燃盡,黃昏來臨,白醉天才朝四周抱拳,讓武林盟的人清理現場,安頓各大門派,便帶著鬼見愁等人去了白府。

整個大廳里,鬼見愁的幾個徒弟,白醉天三兄弟,白安然兄妹,軒轅昊,二愣,副盟主,還有被封了武功的秦素音。

夏可欣坐在鬼見愁的下方,臉色平靜了一點,再等著白醉天的一個解釋。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白家兄妹也神色擔憂地看著白醉天和夏可欣,這份血仇來得太突然,讓他們都無法接受。

白醉天內疚地看著夏可欣,然後走去在夏可欣面前單膝跪下,抱拳,「依米小姐,對不起,當年你母親確實是死在白某的劍下!」

夏可欣慌亂失措地站起身,想朝後腿,可後面是椅子。

「你……你為什麼要殺我母親?」夏可欣臉色發白地盯著單膝跪地的男人。

白醉天看向夏可欣,沉默了一下后,解釋。

原來,十七年前,宸昕王朝還只是叫宸昕國的一個很小的國,依附蒼南國而生。

蒼南國是當時的第二大國,蒼南國對依附國是欺壓搶辱,讓依附的小國都苦不堪言。

當年的蒼南國太子是個好色之徒,強搶民女,只要看上的,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都要搶去。

來到宸昕國,更是色膽包天,搜刮宸昕國長得漂亮的女人,不管是未出閣的女子還是婦人,只要看上的,都被帶走。

白安然的母親安曉玲也是出了名的美人,被蒼南國太子看上被強行帶走,安曉玲不願被欺辱,咬舌自盡。

白醉天在外地,接到消息趕回來,看著愛妻屍首,悲痛欲絕,然後便是找這蒼南國太子報仇。

白醉天找到蒼南國太子下榻之處,闖進去,房間內還有四五個女子婦人,都是宸昕國一些大臣的妻女,卻都被下了軟骨散,各個恐懼不已,卻連自殺都不能。

白醉天大怒,想殺蒼南國太子,救這些女子,他殺紅眼地一路斬殺四周的護衛,朝蒼南國太子逼近。

蒼南國太子看著劍朝他刺來,躲閃不及,便隨手一拉,拉了一個女人當在了前面。

白醉天見狀,可全力刺出的劍已經收不回來了,即便強行刺偏,還是刺進了那個女人的胸口,那個女人便是夏可欣的母親白雪雲。

殺了無辜的人,白醉天也很震驚,也就是這一瞬間,蒼南太子逃走了。

而鬼見愁聽聞白雪雲被蒼南國太子帶走,就急忙趕來救人,可遲了一步,白醉天的劍已經刺在了景雪雲胸口。

當時白雪雲人還有一口氣,只對鬼見愁說了句『照顧好我們的孩子』便再也沒睜開過眼。

鬼見愁悲痛欲絕,憤怒不已,下令誅殺蒼南國皇宮,太子被千刀萬剮虐死在寢宮裡。

當時鬼見愁悲憤,但也不是仇敵不分,蠻不講理,白醉天要求參與對蒼南國誅殺的事,鬼見愁也同意了。

白醉天殺了白雪雲而內疚,而鬼見愁的心上人確實是死在了白醉天劍下,所以白醉天就主動提出,讓鬼見愁給他十五年的時間,讓他把兩個孩子養大成人,再讓鬼見愁報仇,兩人便達成了十五年的君子之戰。

夏可欣聽完,心情很複雜,很沉重,卻又莫名地鬆了口氣,至少白醉天不是故意殺她母親的,罪該萬死的是那個蒼南國的太子。

雖然蒼南國現在也不在了,而那個蒼南國的太子聽白醉天的描述,也死得很慘,但卻不解夏可欣現在的憤怒和仇恨。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有鬼來襲:戰神的頑劣樂妻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白盟主,你讓我冷靜一下,我知道這怪不得你,可這消息對我來說太震驚,我想先冷靜一下。「夏可欣有些心亂地將白醉天扶起來,神情有些疲倦和恍惚。

「好!」白醉天點頭,這打擊對她來說卻是是太大了。

夏可欣起身回房去,把自己重重地倒在床鋪上,讓自己冷靜一下。

看著神情疲倦的人,二愣抱著孩子沒有去打擾她。

夏可欣需要冷靜,而樂小米卻冷靜不下來,無比激動,「夏可欣夏可欣,還有個天大的秘密啊,天大的秘密?」

「還有什麼秘密能大得過原來白盟主算是我的殺母仇人?」夏可欣無力地說。

「秘密大著去了!!」

「你還記不記得,在虞城,白安然說,白盟主殺了你師父的心上人,也害他的女兒早早就沒了母親,當時我們還震驚你師父有親生女兒的事呢!

夏可欣,白盟主殺的是你母親,殺的是你師父的心上人,殺的是你師父女兒的母親……親生女兒啊!」樂小米說得無比激動。

夏可欣瞬間翹坐起來,震驚無比,「你是說我還有個姐姐或者妹妹?」

「什麼姐姐妹妹的?你母親應該就你一個女兒!」樂小米激動道。

夏可欣驚呆了,下一瞬間,人已經猛跑出去了。

來到大廳,大家都還在,原封不動地坐的坐,站的站,趟的趟,看到門口出現氣喘吁吁的人,大廳里的人都很詫異。

「依米,怎麼了?」二愣關切地問。

夏可欣沒聽見,而是把目光定格在端著茶杯喝茶的人身上。

鬼見愁強裝淡定地鎚頭喝茶,端著茶杯的手卻有些僵硬。

夏可欣緩緩地走近,一步步地朝鬼見愁走去,盯著帶著面具的臉,不知道該是什麼心情,五味俱全!

鬼見愁依舊裝淡定地喝茶,餘光卻盯著她的腳,隨著她一步步地走近,他的緊張也一點點地增加。

夏可欣停在鬼見愁前方兩步遠,盯著他好一會兒,才有些費力地開口:「師……師父,你為什麼……沒臉見……我?」

噗!

鬼見愁憋著一口氣,結果一聽,一口茶給噴了!

這句話,當初樂小米也問過,但是她只是嘻哈地問,並沒有過多的含義,而且樂小米眼睛能透視,能看得見鬼見愁面具下的臉,就沒有多在意。

大廳里的人,各個臉都緊繃著,憋的!

特別是知道夏可欣就是鬼見愁女兒的幾個徒弟,被他們小師妹的問話差點也給噴了出來。

她這句話,貌似風千樺也問過,當時鬼見愁還惱羞成怒呢。

鬼見愁本以為她一會兒半會兒反應不過來這件事呢,結果才一瞬間,她又匆匆回來了,他就心裡叫苦,貌似是瞞不住了。

或許她反應慢了點,但她身體里還住著個鬼精靈丫頭呢。

她能反應這麼快,一定是那個鬼精靈丫頭點醒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