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以後麗莎立即開始準備魔法,一個個的冰盾火盾的開始在麗莎的周圍形成,同時麗莎也開始準備第一次釋放自己從來沒用過的六階魔法。麗莎的在不斷的吟唱「空氣中的冰元素啊。。。。冰封三尺。」在此期間耶律紅楓沒有出手,因為學院有規定,如果是單人決鬥魔法師有十五秒的準備時間。當人在社會上這個規定是不存在的因為每一個魔法師都魔寵,要喚出魔寵保護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時間。

Home - 未分類 - 開始以後麗莎立即開始準備魔法,一個個的冰盾火盾的開始在麗莎的周圍形成,同時麗莎也開始準備第一次釋放自己從來沒用過的六階魔法。麗莎的在不斷的吟唱「空氣中的冰元素啊。。。。冰封三尺。」在此期間耶律紅楓沒有出手,因為學院有規定,如果是單人決鬥魔法師有十五秒的準備時間。當人在社會上這個規定是不存在的因為每一個魔法師都魔寵,要喚出魔寵保護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時間。

麗莎魔法杖往前一甩,整個練習場立刻結了一層厚冰,當然耶律紅楓也被冰封住了。當然麗莎知道就這樣根本不可能對耶律紅楓造成傷害,果不其然「轟」的一聲封住耶律紅楓的冰炸了開來,就連地面的冰層也炸裂開來,可見耶律紅楓的實力並不是一般的八階斗師可比的。 就在耶律紅楓準備出擊的時候,麗莎居然拿著魔法杖沖了上去,這點倒是讓耶律紅楓有些意外,儘管他已經知道了麗莎的一些事情,可是自己真的面對的時候,還是有些吃驚。不過他根本沒有蔣麗莎的攻擊放在心上,青色的鬥氣帶著青光組成了一條蟒蛇的樣子向著麗莎沖了過去。

麗莎還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攻擊呢?麗莎本想試圖躲開,可是蟒蛇像是有靈性一般,居然追著麗莎向他張開巨口撲了過來。麗莎立即釋放了一個三階火系魔法,可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蟒蛇受到麗莎的攻擊居然一點事情都沒有。

耶律紅楓再次期間沒有上來攻擊,只是站在原地邪笑著看著麗莎對戰蟒蛇似乎對自己的攻擊很有信心。事實也確實如此,面對蟒蛇的進攻麗莎只能是躲來躲去,幾次防禦和攻擊都沒有奏效,當然也不是麗莎沒有實力,只是釋放魔法是需要時間的,鬥氣呢?又不能用,當然如果小龍和小鳳能有一個參戰的或許情況就不一樣了。

「咆哮吧,火龍」麗莎釋放了一個單體六階火系魔法,這個魔法也是六階火系魔法里攻擊最強的,一條火龍咆哮著沖向蟒蛇。

「什麼?」耶律紅楓大吃一驚,沒想到麗莎居然可以默念六階魔法,從時間來看剛才麗莎所釋放的三階魔法難道都是瞬發。

不過令耶律紅楓吃驚的還不止這些,就在火龍快要與蟒蛇相撞之際,火龍居然拔高了五尺來高越過了蟒蛇直奔耶律紅楓而來,耶律紅楓本想躲開,可是就在他剛一動身體,突然「噗」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一直關注耶律紅楓的觀眾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不過全面關注戰鬥的確清楚的看到,就在火龍直奔耶律紅楓的時候,麗莎一躍而起,同時手裡多出一把巨劍,強大的力道狠狠地擊散了鬥氣形成的蟒蛇,這也就是耶律紅楓吐血的原因。

「你成功的激怒了我,但是不的不說我很佩服你。」耶律紅楓憤怒的說,不過狼狽的樣子,蒼白的臉色,叫人聯想是不是他還有攻擊力。不過,馬上耶律紅楓就證明了自己,強大的氣勢爆發出來,破舊的袍子無風自動,由於根本沒有蔣麗莎放在眼裡,所以根本沒有穿帶好的裝備。

「是嗎?那就來吧。」麗莎也不甘示弱,冰冷的殺氣加上超強的戰意其氣勢居然隱隱的壓過了耶律紅楓。

耶律紅楓鬥氣罩包裹著全身,提著劍沖了過來,麗莎釋放了幾個火球和幾隻冰箭試圖干擾耶律紅楓的攻擊,可是令麗莎沒有想到的是耶律紅楓直直的沖了過來,幾個眨眼間,耶律紅楓不知怎麼的就躲開了麗莎的攻擊,就連精神力超強的麗莎也只不過是剛剛能撲捉到他的一絲身影。

麗莎感覺情況不妙,立即釋放了一道火牆,和一道冰牆,麗莎冰牆和火牆幾乎是同事出現,觀眾再次的沸騰了。

領麗莎沒有想到的是,火牆和冰牆都沒有事,可是麗莎確確實實的挨了一下,鮮血從後背噴了出去。麗莎能清楚的感覺到一條有鬥氣形成的絲線穿過了自己的防禦後有穿透了自己的胸部,由於速度太快,麗莎想躲都沒來得及。

隨後耶律紅楓越過冰火牆,一劍刺向麗莎,密密麻麻的絲線全部刺向麗莎,如果麗莎不躲開很可能就被穿成蜂窩煤。

幾道身影掠過,屠狼身法運用到極致,麗莎終於躲過了致命的傷害,不過身上有好幾十處都流了血。

「好!」耶律紅楓大叫一聲,接著說「今天就是你敗了,我也不會找你的麻煩,或許以後我們還能做朋友,說實在的我很欣賞你。」

「廢話少說,來吧,我是不會認輸的。」說著麗莎挺直了腰桿,然後左手出現了一把劍,不過不是剛才的巨劍,只是一柄普通的劍罷了。

「你是魔武雙修?」耶律紅楓問道,麗莎使用劍戰鬥他只知道的,但是他不知道麗莎是不是魔武雙修,因為麗莎從沒使用過鬥氣。還有就是他根本看不出來麗莎的實力,他說他了解的資料麗莎只是剛剛突破六階的魔法師吧了,至於為什麼看不出來都歸功於麗莎有特殊裝備上了,別說他就是麗莎要好的朋友里也只有熊二知道罷了。

「誰說魔法師就不能用劍了啊?」說著麗莎還釋放了一個他經常用的五階魔法「冰爆」,不過在耶律紅楓的全力防禦下,他只是受了些衝擊罷了。耶律紅楓本來就是不一個大意的人,要不然他的幫會也不可能排在全學院的前十。至於剛開始為什麼大意,一切都是面子的問題,怎麼說自己也是堂堂的一幫之主八階巔峰的強者,如果對戰一個區區六階魔法師的話,儘管麗莎是一名雙系對立屬性的魔法師,可還是會被他人恥笑的。

決鬥已經持續了一段時間了,耶律紅楓已經幹道自己大丟面子了,所以他決定不再有所保留,大叫一聲「出來吧,我的夥伴。」整個練習場的人可以說是全都全神貫注的看著他,可是誰也沒有看到耶律紅楓的魔獸。

「我召喚出我的夥伴來了,你的呢,你不會是想用你肩膀上的火雞打敗我吧!」耶律紅楓說道,說到底他還是愛面子,以往的戰鬥中他從來都沒有大聲叫出夥伴,每次他的魔獸出來都四無聲無息。聽說耶律紅楓在新生的時候,參加了當時的學期班級賽的時候當時和他差不多實力的以為召喚出了一隻六階的狼鱷后依然派給了他,弄得當時那個學生無地自容,最後他卻說了句我已經喚出了我的夥伴了,那時候人們才知道他有一隻看不見的魔獸。

「那有怎麼樣,來吧,今天我就要看看你那神秘魔獸的真面目。」麗莎大聲說道,然後右手不停的是釋放低階魔法,左手掄起劍向著耶律紅楓沖了過去。

耶律紅楓並沒有躲閃,知道麗莎來到身前。還是一條條密密麻麻的絲線,麗莎並沒有慌亂,他相信這一次自己一定可以毫髮無傷的躲過去。可是就在麗莎剛剛躲過一半絲線的時候,麗莎感覺身體一陣酥麻,居然沒有行動的能力了。

「啊。」麗莎慘叫一聲,密密麻麻的絲線同時穿透了麗莎的身體。 麗莎已經倒在了血泊里,觀眾齊聲呼喚著,這場比賽實在是太精彩了,當然耶律紅楓的名字也被觀眾們呼喊著,可是突然間整個練習場安靜了。

麗莎四肢勉強撐著地面,是的他想站起來,「啊~!」麗莎站了起來。渾身鮮血,但是那份戰意卻是盛氣凌人。

「你已經輸了。放棄吧。」耶律紅楓有些不忍的說道。

「我還沒有倒下。」說完麗莎又沖了上去,耶律紅楓搖了搖頭,劍指麗莎,密密麻麻的絲線再次的掠向麗莎,整個練習場特別的寂靜,有的只是人們的呼吸聲。

就在麗莎撞上這些絲線的一瞬間,整個練習場又換成了另一幅景象,有的人在流淚,有的人在瞪大眼盯著,還有些人已經回過頭去。

終於麗莎衝過了耶律紅楓的攻擊,麗莎再也也忍不住了,不過在麗莎倒下的一瞬間,耶律紅楓看見麗莎在對自己笑。

耶律紅楓察覺到有些不對勁,就在麗莎倒下之後,不知道人群里誰喊了一聲:「快看!那隻火雞的嘴裡叼的是什麼?」

包括耶律紅楓在內所有人都看向了麗莎的那隻火雞,火雞就站在麗莎以前倒下的地方,本來挺華麗的羽毛,已經破爛不堪,可是他的嘴裡確實叼著一條手指粗的小蛇,小蛇的身上一條一條細細的紋路,像極了耶魯紅楓的招式。

「那是青絲莽。」不知道是誰認出了火雞嘴裡的魔獸。青絲莽顧名思義他的身上的花紋是青色一絲絲的,個頭只有一般小蛇那麼大,但是可別小瞧它,成年的青絲莽能達到八階魔獸,雖然這個魔獸的防禦力不強但其攻擊力據說就連成年的金龍都可以穿透,而且青絲莽能吞噬精神力,收到他攻擊的人或獸都會短暫的麻痹。

耶律紅楓看見火雞嘴裡的青絲莽,就震驚的呆在那,不知道是他反映過來了,還是他的魔獸叫他,看著火雞嘴裡掙扎的青絲莽,他就又衝上去的衝動,可是理智告訴他只要他輕舉妄動,他的魔獸會立即喪命。

耶律紅楓就這樣看這火雞,一動不動,現在他終於知道哪裡不對了,他每次攻擊麗莎,只要是麗莎躲不過去或是沒把握的,那隻火雞都會飛起來,可是這次麗莎而是帶著肩膀上的火雞一起攻擊的。

現在耶律紅楓即著急又無奈,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因為青絲莽的防禦能力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不過還好,這時候菲菲老師和熊二等人已經衝到了麗莎這裡,菲菲老師檢查了麗莎一下,發現麗莎並沒有生命危險,不過沒個十天半月的是沒辦法恢復了,幾個光明魔法師立刻給麗莎釋放魔法,開始給麗莎治療。這時候也有光明魔法師也跑來給耶律紅楓治療,可是被耶律紅楓給罵了一頓「不用管我,先去給她,給她治療知道嗎?」

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麗莎勉強醒了過來,這時候遠處的火雞立刻叼著青絲莽跑了過來。「我們的比試結束了。」說完麗莎看見耶律紅楓點了點頭就再次暈了過去,是啊他失血太多了。

等到麗莎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三天中午了,麗莎睜開眼的時候,水柔正趴在他的床邊睡著了。麗莎試著動了動,渾身劇痛無比沒有一絲力氣,丹田和腦海里都空空的,看來不論是魔法力還是鬥氣都消耗光了,麗莎雖然沒用鬥氣攻擊和防禦,可是如果不是自己用鬥氣護住自己的心脈和要害,可能現在的麗莎已經是個死人了。

「麗莎姐你醒了啊。我去告訴大夥。」水柔高興地說了句然後跑了出去。麗莎笑了笑,還是先恢復些實力和精神力吧?就算是實力恢復不了,至少要能先起床啊。

麗莎稍稍恢復了一下頭不那麼痛了,自己也勉強可以做起來了。就在這時候菲菲老師走了進來後面還跟著班上的同學。

「麗莎,沒事了吧,老師和同學們來看你了。怎麼起來了啊快躺下。」菲菲老師關切的說道。

「老師我沒事。」麗莎說。

「沒事就好了,老師以你為榮。你看你的同學們多崇拜你啊。」

「是啊,老大,你太厲害了。」阿幸插嘴說道。

「好了都看過了,大家都回去上課吧吧!讓麗莎好好休息。」沒有讓同學沒多說話,菲菲老師就全給擋下了。

老師和同學們走後,沒一會兒,水柔領著熊二和啊影還有杜飛等人就來了。不過麗莎沒有看到媚兒於是就問道「媚兒呢?」

水柔回答道「媚兒去給你買飯了,剛才我光顧著找人了把這茬都要忘了.」

「莎莎,你真是擔心死我了。」杜飛上來一把拉住麗莎的手說。

「哦,是嗎?我沒事了。」麗莎裝作含情脈脈的說。

聽見麗莎這樣說杜飛可高興了,他真想大聲喊叫「啊,屬於我杜飛的時代終於要到了。」可是他還沒來的及高興一下「噗」,杜飛的臉被熏成了黑色,眾人哈哈大笑起來。原來在杜飛高興的想湊過去的時候,麗莎的火雞站在床頭柜上噴出一股黑煙。

「讚美幸運女神,老大你能沒事太好了,老大你現在可是出名了呢?」

「對對老大,當時你是怎麼真的那個耶律紅楓的攻擊里有魔獸的存在呢?」啊影也湊到了跟前,順便把黑炭頭的杜飛往旁邊一推。

「怎麼想打架啊?」杜飛很大聲的對啊影說,不過在他叫喚完以後沒等啊影反駁,熊二一隻手就見他提了起來,有更大的聲音對杜飛說「你吵到俺姐了。」不過就在他提著杜飛走到門口的時候門開了,媚兒提著飯菜走了進來。

「美女,你好啊。」杜飛被人提著最還不老實。媚兒沒有說話,不過只是用劍搭在了杜飛的脖子上。這下杜飛立即蔫了下來,不敢在說話了,因為她知道這個冰美人真的敢動手的,他清楚地記得就在前幾天她還砍下下過一個調戲她的人的胳膊。

「好了,大家別鬧了,和我說說,我暈倒以後發生了什麼。」麗莎笑著說。

「什麼?你自己不知道嗎?那你怎麼把那條蛇還給他的啊。」杜飛聲音很大,不過在眾人冰冷的眼神下,又閉上了嘴巴。

「什麼蛇?我不知道啊?」麗莎很無辜的說道。 麗莎從夥伴那裡知道,原來在自己第二次衝過耶律紅楓的攻擊以後,自己的火雞居然抓住了耶律紅楓的魔獸,這讓麗莎意外不已,本來大家還以為是麗莎發現的呢?沒想到啊,沒想到。所有人全部用火辣辣的眼神看著麗莎的火雞,火雞似乎明白了大家的意思,居然昂頭挺胸啼鳴一聲。

「吆喝,看不出了來你這個傢伙還挺有靈性呢?不過剛才的仇我還沒報呢。」說著杜飛一把抱住了麗莎的火雞,火雞就啄他,他就躲,一人一獸就玩耍起來。

「幼稚!」這時候啊影看了看杜飛說了句。

「怎麼你真想打啊?」杜飛放開了火雞,和啊影來了個臉對臉。

「哼,怕你啊?」啊影也不示弱,兩個人就吵了起來,可是誰也沒有動手的意思。

「麗莎姐,你看我們不如個這隻火雞起個名字吧。」水柔提議道,儘管杜飛那裡吵的很熱鬧可是水柔和麗莎他們好像沒有看到一樣。自從剛認識在飯桌上那時候,兩個人就很不投機見了面就吵,真不知道他們倆上輩子是不是仇人。

「叫雄三,怎麼樣啊,這名字響亮又有意義。」熊二對自己氣的名字很有信心,得意洋洋的說了出來。

「一邊去。」麗莎說道,可是好奇的水柔卻追著熊二問這名字的意義,在三追問下熊二告訴了他,水柔沒有說話。再次來到麗莎的身邊對著麗莎說:「麗莎姐,原來熊二愛將冷笑話啊。」

「啊?恩。」麗莎捂著嘴樂。

「好了,你們不用去上課嗎?別鬧了。我決定了它叫小三」過了一會麗莎說道,他沒有看到火雞高昂的頭一下子低了下來。

「麗莎姐,我下午沒課我照顧你吧!」水柔說道。

「那我留下吧我給老大你向幸運女神禱告。」啊幸一臉真誠的說。

「啊幸。你不是跟菲菲老師說一會就回去上課嗎?」

「這你也聽到了,那好吧,我去上課。」啊行搖了搖頭只好答應了。最後麗莎讓他們都走了,只留下了水柔,媚兒在將麗莎的飯菜準備好后給麗莎端到床邊后也去上課了。

「麗莎姐你吃飯吧,我幫你收拾收拾屋子。」他們走後,水柔對麗莎說道。

「那謝謝了。」麗莎真心的說道。

當斗羅大陸回到八千年前 「些什麼啊,還和我客氣,真是的,我們不是好姐妹嗎?」水柔裝作生氣說完說道。

「恩,那是我錯了,你忙吧。」麗莎很不好意思的說道,同時二人的友誼更加深厚了。

可是就在麗莎把飯剛剛放到嘴裡時候,魔法門鈴響了。水柔跑到了宿舍門前問道:「誰啊?」

「你好請問這是麗莎同學的宿舍嗎?」宿舍外傳來了很客氣很好聽的聲音。

「是啊,請問你有什麼事嗎?麗莎姐正在休息。」麗莎很疑惑麗莎好像除了同班同學和他們幾個以外並沒有別的朋友啊?當然他的兩個哥哥和未來的嫂子他是知道的,對於這個陌生的聲音所以也沒有開門。

「我的確有些事,可以讓我進來說嗎?」話說到這份上了,水柔也不好拒絕,畢竟也算是同學了,只好把門打開了。

進來的是一個很漂亮的少女,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少女明顯的比麗莎大許多,水柔客氣了幾句領著少女來到了麗莎的房間,當然麗莎已經准許了。

少女名叫郭汝瑰,比麗莎大幾歲,當然也比她早入學,算起來還是麗莎的學姐呢?郭汝瑰問候了麗莎幾句,就開始說出來這裡的目的。

原來她到麗莎這裡來是代表他所在的幫會來的,目的是邀請麗莎加入他們。別說麗莎沒有加入幫會的打算,就是有也不可能就不認不識的隨便就加入了。所以麗莎很委婉的拒絕了,儘管少女說的很有誘惑力,可是麗莎根本沒有那個心。

隨後的幾天里,麗莎的宿舍可熱鬧了,每天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人來,不是邀請她進什麼幫,就是進什麼會,還有什麼隊,總之麗莎好像成了人人爭搶的寶貝。還有就是來的人幾乎什麼方法都用什麼軟的,硬的。軟的麗莎還廢些力氣,委婉的拒絕,至於硬的那就更好辦了,直接動手,麗莎可是正愁沒有任務對象呢?

當然,麗莎為此也得罪了許多幫會,許多幫會揚言要讓麗莎好看,當然也有幫會揚言麗莎是他們幫會的朋友,至於哪裡的朋友就是麗莎也不知道,或許根部就不認識吧!自己在學院里實力吧!也沒什麼也不過是六階魔法師而已,身份是個貴族小姐,可是這個好像和這些事情沒什麼關係吧!學院里實力高的不說就是八階的強者沒有幾百,可百十多號還是有的,至於什麼王公貴族子弟啊,那就更多了,聽說就是王子和公主都有好多呢?怎麼想也不明白,也就算了,其實說到底都是為了名氣,雖然麗莎知道自己又些名氣,可是他低估了一個勢力對名氣的需求,對於勢力來說有時候名氣的增長就相對勢力的也就跟著增長。

對於麗莎來說夠煩的了,可是耶律紅楓也不好受,受到幫里人的質疑不說,許多的幫派也趁機打壓他們,就這幾天里幫眾流失了不少不說,有的一些實力還算可以的幫會甚至公開叫板,不過在踢到鐵板后,就都老實了不少,全學院排名前十的勢力可不是吹出來的。不過情況依然不是很好,排名第十的幫會經常在背地裡使壞。

自從麗莎醒來已經過了七天了,麗莎的傷居然全好了,就是實力也恢復到了全盛時期,甚至還有些提升。就在今天麗莎準備去上課,於是麗莎和水柔媚兒一起出了宿舍。這些天以來麗莎都呆在宿舍里,每天除了有許多人來煩他,其餘的時間都在屋裡的修鍊恢復自己的實力,而且還都是在沒人的時候修鍊,因為她要將靈戒和外界連通,那時候靈戒里聚靈草聚集的各種魔法元素就會爆發出來,為此麗莎還要在自己的卧室裡布置上隔絕魔法陣。

現在麗莎已經很熟練的運用靈戒了,可能是精神力提升的緣故,以前沒突破六階魔法師的時候,麗莎根本不敢過度的修鍊,他還不能將靈戒里的魔法元素收放自如,現在則完全可以。

作者的話:

請假抱歉了各位 「麗莎姐,我看你的實力又增長了不少吧?」水柔說道。

「那裡啊?只是略有些進步罷了。」麗莎喜悅的心情無法掩蓋。

「我看你可是增長了不少呢?」水柔開玩笑道。

「你取笑我,你這小丫頭。」麗莎說著和水柔鬧了起來,不斷的撓水柔的痒痒肉,水柔一個勁的躲閃還笑著說「我那裡小了,你才是個小丫頭呢?呵呵。」媚兒也開心的笑著,三個各色的少女湊成了一副別樣的美景。

不知不覺三人已經出來宿舍樓,向著女生宿舍區外走去。玩笑間時間總是過的很快,只是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想只整個女生宿舍區界外已經站滿了人。

「站住!」麗莎三人無視這群人,可是為首的那位攔住了他們三個。

「請問有什麼事嗎?我還要去上課,所以請不要阻攔我。」儘管來找茬的人不少,足足有上千人,可是麗莎依然很鎮定的說,媚兒也沒事,只是水柔顯得有些緊張,可是她也沒有退縮的意思。

「想走?哪那麼容易,實話告訴你我們今天來就是和你算賬的。」領頭的少年帶著狠樣,同樣的表情更是囂張。

一股冰冷的殺氣蔓延開來,同時麗莎也拿出武器。所有人感覺自己像是掉入了冰窖,所有人的感覺都一樣那就是麗莎真的會殺人,有些人已經開始有些害怕了,這也包括領頭的少年,不過在看了看身後的人群后,挺了挺胸,不過樣子沒那麼囂張了。

麗莎釋放出自己的殺意,這一次麗莎真的動了殺心,本來心情挺好的,都讓這群人攪和了。麗莎再次的無視眾人,領著水柔二人直接穿過人群。就在這時候一個聲音打破了寂靜。「不能讓他走,我就不信了她真敢殺人,這可是玄雀魔武學院,不能就這麼讓他走了,我們要為受傷的幫眾討回公道。」聽到叫嚷聲人們似乎又重回了來時的信心。

「站住,再走我們可要動手了。」領頭的少年回過頭來沖著麗莎叫道,麗莎依然無視他。不過麗莎的殺意更盛了,可是這依然不能再震懾住人群。

領頭的少年,一躍而起劍指,直直的沖了上來。令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麗莎居然沒有用魔法,直接一個迴旋劍,一顆頭顱帶著血柱飛了落下來,鮮血濺在了許多人的臉上,在這之後,人群在一次的寂靜了,只是這次人們的臉上表情卻豐富的多,有震驚,又害怕,還有恐懼,更甚的有幾個人已經暈了過去。

麗莎依然平靜如初,好像殺人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腳步很慢但是不一會兒麗莎他們三個就走出了人群,只不過媚兒和水柔臉色比較蒼白。

「麗..麗莎姐你殺人啦,而..而且還是在學院里殺的。」水柔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沒事的。」麗莎很肯定的說,同時臉上還帶著笑容。

麗莎這一笑水柔的心裡就打鼓了,自己真的了解麗莎嗎?本來還以為他是個善良的人呢?難怪父親總是說人心險惡呢?願來自己還不相信。

就在水柔胡思亂想的時候麗莎說道「好了我們去上課吧!等中午飯後我給你們看樣東西。」不的不說水柔還真是個單純的少女,聽麗莎這麼一說,她的心態又變了,他想麗莎殺的一定的個大惡人。想到這她這才抬起頭來沖麗莎點了點頭,麗莎也沒說話同樣的點了點頭回自己的班級去了。

不過自始至終媚兒都帶有一絲疑惑的表情,聽到麗莎這樣說,他更加的疑惑了,只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可有察覺不到哪裡不對。不過臨走的時候他還是應了一聲,表示相信麗莎,當然心裡也想著麗莎到底讓自己看什麼?

麗莎他們走後,整個人群慌亂起來,人群一頓亂竄,對於這些長期在學院里的學員來說殺人似乎還早了點,儘管學院經常組織學院集體出去歷練,但那都是有學院老師看護著,而且去的都是一些危險係數低的地方,當然這些指的是大多數學的學員,還有一些是真正經歷過是生與死的考驗的。

午飯的時候,麗莎他們照舊在食堂平時大家吃飯的位置,不過在他們周圍的位置上都是空空的,要知道每次麗莎他們來,周圍可都是做滿了人呢?畢竟麗莎他們幾個也算是俊男靚女了當然還有型男。

「老大,聽說你殺人了?」啊影問道。

「我的幸運女神啊,還毀屍滅跡了呢?」啊幸插上了一句。

「殺人算什麼?又不是沒殺過,是吧,姐。俺娘說,人就得要有血性。」熊二倒是沒有什麼震驚的,畢竟和麗莎剛認識的時候,那時候麗莎就殺了不少人呢?只是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姐姐不用鬥氣了,對於這點神經大致的熊二倒是覺得沒什麼。

「二兄弟說的對,人就要有血性嗎?有血性的女人我喜歡。」杜飛剛把話說完,一道冰冷的眼神射向了他,他立馬閉上了嘴。不過啊影一句話他就復活過來,兩人立馬少鬧起來。啊影只說了兩個字「垃圾」。

「好了,你們別鬧了,聽麗莎姐說啊。」水柔有些生氣的說道,不過生氣的樣子還是那麼可愛。

「我們快吃飯吧,一會兒去熊二他們那,我再告訴你們?」麗莎說完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水柔小可愛,來你和哥哥說說,今天早上發生率什麼?」杜飛猥瑣的樣子,有一種叫人衝動的感覺,那就是上去揍他一頓。

水柔並沒有生氣,倒是有些害羞,只是大家都沒有注意到,唯一有注意到的就是正在吃飯的麗莎了。大家看來對於今天早上的事都很好奇,即便是啊影也沒有和杜飛吵。

水柔和大家說完,大家都表示支持麗莎,只是後來老師去的時候並沒有屍體,最後還吧叫他去的學員罵了一頓,可是這並沒影響事情的傳播反而是整個事情更加的撲朔迷離,因為當時可是有一千人在場都見到了麗莎殺人的場面。 「這是什麼地方,這就是地獄嗎?」只見一個混身黑漆漆的人,從一堆臭烘烘的小山裡鑽了出來,緊接著一聲慘叫這人就暈了過去。

於此同時,杜飛的宿舍里,杜飛正和啊影爭吵著什麼?而麗莎和水柔幾人則坐在沙發上閑聊,熊二在一邊狂吃,真不知道晚飯的時候他到底吃沒吃飽。

「你們兩個別吵了好不好啊?真不知道有什麼好吵的一見面就吵,還吵個不停,現在聽麗莎姐說好不好。」水柔忍受不了吵鬧聲,兩隻白皙的小手捂著耳朵對杜飛二人說道。

水柔說完,二人停止了爭吵可是接下來,杜飛一句話,二人又吵了起來,差點沒把水柔氣哭了。

「聽見沒有,臭屁影別和我吵了。」杜飛對著啊影挑了挑眼眉說道,怎麼看都是那種想挑事的模樣。

啊影一聽就急眼了,不過沒有動手的意思,只是大聲叫了了聲「垃圾飛,是你和我吵吧,想找事就明說,來,要不出去咱倆練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