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力淡漠的望了她一眼,臉上並沒有給她好看的表情,她再友好也不及鄭幻葉給他的一個淺笑。

Home - 未分類 - 楚力淡漠的望了她一眼,臉上並沒有給她好看的表情,她再友好也不及鄭幻葉給他的一個淺笑。

轉身,走了出去。

「楚力,等等我嘛。」張亘藍提著兩個袋子追著他,可他並沒有因為她的叫喚而停住腳步,反而,加快了步子。

他的心裡,眼裡,想的全是鄭幻葉,就算她說要結婚了,他還是忍不住的去想她,就是忍不住,管不住自己的心。

心裡有太多的壓抑,神情猶如行屍走肉。這樣的自己,他突然感覺好陌生。

想起曾經的點滴,時隔千秋,如今,一切都已變換。就連自己最深愛的女人即將成為他人的妻子。

他不禁自問,幻葉你嫁給他,真的是幸福的嗎?

沒有人給他答案,也沒有人告訴他,是不是真的就這樣放棄……

「遲駿,以後你還是不要進廚房了。」

「學一學也沒事。」

一個柔如溪水的聲音打破了他慌亂的心,楚力微微昂起頭,看到鄭幻葉手挽著方遲駿的手臂親密的走在一起,她的笑在月光的陪伴下格外的美,可在這一刻他卻覺得有點刺眼。

鄭幻葉彷彿感覺到某人投來的異樣目光,向前方望去,看到楚力,雙腳像是被某個東西拌住一般沉重的再也邁不出一個步伐,臉上的笑也低滄的僵硬了起來。

「怎麼了?」方遲駿看到她突然地停住腳步,溫柔的問著。看她臉上的表情微微的變得憂鬱,不禁疑惑。跟著她的視線望去,看到楚力,方遲駿也慢慢的變了臉色,沒有言語。

楚力動了下唇角,看到他們親密的走在一起,心,原來是如此的痛,痛得也忘記了該跟他們說些什麼。

三人站在那裡僵硬了許久,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直到……張亘藍追了上來,打破了那份沉靜,她像是沒有看到鄭幻葉他們一樣,帶著氣喘,說,「楚力,你等我下又不會怎樣?」

楚力仍然沒有給她一個回眸,臉上的表情更冷了,挪動腳步慢慢地走向他們,與鄭幻葉擦肩而過。而後,張亘藍才看到面前的兩人,先是一楞,再則,她顧不了那麼多就一個字也沒說的追向楚力。

鄭幻葉緊閉著雙眼,顫抖著薄唇,自問,他們真的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她臉上表情的變化,讓方遲駿蹙了下眉,不明白她為何會有憂鬱地神情,還是對楚力的……

「遲駿。」諾寒睜開眼,抬起頭望著他,他眸里流露出來的苦澀,她清楚可見,她的胸口不禁煩悶起來,雙眼也酸楚得想掉眼淚。可是,她告訴自己,不能,不能讓她知道!

不管是因為楚力,還是為了身邊這個男人,她都不能掉眼淚。

為了以後,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忘記楚力,忘記曾經跟他所有的過往……

方遲駿聽到她在叫他,低下眼眸,「嗯」了一聲。

鄭幻葉扯開薄唇,輕笑著,「我們去吃飯吧。」

方遲駿淡笑著,說,「好。」

兩人手挽著手,離開了。

楚力手捂著鼻子,靜靜地走著,眼淚終究還是滑落了下來。自己再怎麼掩飾,還是會被所看到的而變得心情低落。

以後,兩人真的就這樣形同陌路了嗎?

幻葉……

縱使他有千萬個不舍,為了不讓她為難,他能做的就是離開,但是,他想親眼看到她穿上婚紗,儘管不是為他穿上。

張亘藍跟在他的身後,看他一個回眸都沒有給她,她不失落那絕對是騙人的。可是,她就是喜歡他,喜歡她對自己的冷漠,喜歡他的……只要是他的她都喜歡。

她大步追了上去,終於可以跟他肩並肩的走著,看他又加快步子她索性跑了起來,一個轉臉看著他,「楚力,你……」

口中的話在看到他臉上流著晶瑩的眼淚時,卡在了喉嚨里一個字再也說不出來。

他,流淚了……

張亘藍倏爾頓住了腳步,雙手無力地貪婪起來,手中的袋子「咣當」一聲響地掉在地上。 說著他就要朝著厲念念湊過來,「哥哥,救我,哥哥。」

厲念念嚇得眼淚都流了下來,他們身邊也有別的同學經過,不過他們都是離的遠遠的,李晨雨是他們這裡的小霸王,他的爸爸是副市長,很快可能就是市長了,他們這裡沒人敢惹他,也被家裡的人告誡,不要惹他。

所以即便是見到這樣的情況,他們也是能走多遠就走多遠,畢竟厲念念和厲封碩是新轉來的,平常也是低調得很,估計是沒什麼背景。

眼看著就要親到自己喜歡的人了,李晨雨心裡一陣的竊喜,這裡所有的漂亮女孩都是她的女朋友,結果就這個厲念念不聽話,他一定得好好的教訓教訓她,讓她知道厲害。

只是還沒等靠近厲念念,他的胳膊就是一陣刺痛,他條件反射的鬆開了厲念念。

厲封碩一把就把她給拉了過去,然後護在自己的身後,「我警告你,現在給我讓開。」

他的手裡拿著一個黑色的長條的東西,剛才就是這個東西傷害到了他,厲封碩滿臉的狠意,他跟厲震霆長得很像,這會兒的神色學厲震霆也學了個七七八八,倒是真的把李晨雨給唬住了。

不過到底是平日里作威作福慣了,他只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回過神來,「剛才就是你打的我。」

「是我,讓我們離開,不然我敢保證,你的下場一定會很慘。」厲封碩聲音里都透露這凜冽的寒意。

不過李晨光像是沒聽到一樣,他朝著他們走過來,「我就欺負你們了,怎麼著,今天你們想走,沒那麼簡單,給我圍住他們。」

他喊了一聲,他身邊圍著的那些人都聽話的賭住了他們的所有的路,「得罪了李少還想離開,簡直是做夢。」

「哥哥,怎麼辦。」厲念念攥著他的衣服,雖然是在哭,但是聲音還算是鎮定。

厲封碩一手拉著妹妹,另外一隻手拿著防身的武器,他小聲的說到,「念念,待會跟在我的身邊,我說跑就跑。」

「恩。」厲念念小聲的應了一聲,雖然平常她在家裡習慣搞怪胡鬧,但是從來沒有經歷過這樣的場面。

「李晨光,我最後說一遍,給我讓開。」厲封碩繃緊了小臉,氣勢十足,完全沒有懼怕的意思。

李晨光這會兒也滿是怒意,「讓開,我今天要打死你們兩個,居然敢打我,你們給我等著。」

說著他朝著厲封碩衝過來,他就是想要直接的打他的,並且以他的身板絕對會打贏的。

厲封碩不動聲色的按了一下按鈕,然後本來是棍子的東西陡然間冒出寒光,這是一把鋒利無比的刀。

李晨光衝過來的時候,並沒有看到,厲封碩本來也沒想著要擋住他,他錯身,被他狠狠的錘了一下肩膀,但是他手裡的刀卻是直接的劃過他的胳膊。

他下手很重,厲封碩往後退了好幾步,李晨光卻是大叫一聲,然後他們便看到他的胳膊血流如注。

「我說了,你會後悔的,給念念道歉,不然我今天殺了你。」厲封碩忍著疼說到。

「我的胳膊,我的胳膊。」李晨光捂著自己的胳膊大叫到。

這裡的人到底都是一些孩子,看到這樣的場面,他們早就嚇到了,有的甚至是已經跑了。

「你們給我攔住他們,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他們。」李晨光見他們兩個要走,大喊道,「等我爸爸來了,我要讓我爸爸打死你們。」

「等我爸爸來了,李晨光,我一定讓我爸爸教訓你。」看到血之後,厲念念反而是止住了眼淚,她鎮定下來。

「難道你們也想像他一樣,我的刀子很鋒利。」厲封碩舉了一下手裡的刀,這些孩子們都是害怕的。

他們雖然是平常胡作非為,不過見血還有刀子,他們是不敢碰的,厲封碩劃了李晨雨,眼睛都沒有眨一下,他們是很害怕的。

「你們誰要敢讓開,我就告訴我爸爸。」李晨雨威脅他們到。

「你現在大可把你爸爸叫過來。」一道稚嫩的聲音響起來,厲念念看過去,是陸熠天,「我看他今天能不能把你給帶走,我已經報警了。」

陸熠天出現在門口,「天天哥哥。」厲念念叫了一句,天天比他們大一歲,所以年紀也比他們高一級。

厲封碩握著刀的手也鬆了幾分的力氣,「把念念帶走。」

「陸熠天,你怎麼會在這裡。」旁邊有人說到。

陸熠天一個眼神看過去,那人連忙說到,「陸少。」

他的身份不是秘密,這裡的人都知道他是陸臻的兒子,知道他是陸氏的太子爺,所以對他尊敬的很。

「陸熠天你出來的很好,你認識他們,這兩個兔崽子傷了我。」李晨雨本來就是看陸熠天不順眼的,「正好今天我連你們三個一起教訓了。」

「你真是好大的膽子。」陸熠天把書包扔在一邊,他是從小就被陸臻拉著鍛煉的,所以現在伸手還不錯。

他朝著李晨雨直接一腳踹過去,李晨雨龐大的身軀就倒了下去,嘭的一聲,李晨雨壓到了自己的傷口,更是大叫一聲。

「陸熠天,我今天殺了你們。」李晨雨從地上爬起來,然後朝著他們衝過來,這次似乎是真的發了狠。

厲封碩手裡的刀子又舉起來了,「不要動刀子,我可以教訓他,你保護好念念。」

「天天哥哥,小心。」厲念念擔心的說到。

陸熠天雖然是可以跟李晨雨打個不相上下,但是兩個人到底是有體型上的差距。

「念念,拿好,誰敢靠近你不要手軟。」厲封碩把刀子遞給妹妹。

厲念念接了過來,雖然接的時候手抖了一下,不過她很快的握緊,「哥哥,沒事吧。」

「沒事,我去幫天哥。」厲封碩說著就加入了戰場。

旁邊的這些人是徹底的不敢動了,一是因為厲念念手裡的刀,還有一個是因為陸熠天,他們不敢輕易的動陸熠天護著的人,畢竟陸熠天是陸氏的太子爺,而剛才好像聽他說了一句妹妹。 眼淚,就這樣被他淚水刺激了出來。

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心是那樣的空蕩,想去追尋卻怎麼也捕捉不到。

楚力,你到底有多愛她?

這話像是在問她,彷彿又像是在問自己,自己又有多愛眼前這個男人。

如果,在這個世上沒有叫鄭幻葉的女人,他的心絕對會安在她身上。就算他對自己冷漠又如何,就算他現在不喜歡自己又如何,時間會改變一切的不是嗎?

可是,這個世上卻有鄭幻葉的存在,就算她再怎麼努力也沒辦法讓他愛上她。

好在……鄭幻葉馬上要結婚了。

對,她要結婚了,她的結婚就意味著她和楚力是有可能的。

張亘藍這樣安慰著自己,這樣的安慰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樣,抬手,堅強地擦拭著眼淚。然後快速地跑向他,走在他面前,面向著他,雙手張開不讓他再走一步。

讓她意外的是,他臉上的表情已經回到原來的專屬於他個人的冷漠,臉上沒有留下一絲眼淚的痕迹,就像他根本就沒有流淚一樣,找不出任何的蛛絲馬跡。

她站在那裡,卻忘記了自己要跟他說的話。

楚力瞥了她一眼,對她提不上有多大的好感,可看她一直都不放棄的跟在他的身後,他蹙了下眉,好像對她很不耐煩一樣,「你一直跟著我,有事?」

張亘藍收回了手,向他邁向了一步,認真地眸盯向他,「她要結婚了,你知道么?」

楚力把頭側向一邊,在他眼裡,她還沒資格到可以跟他談有關鄭幻葉的話題,「這個,不需要你過問。」

話落,越過她。

張亘藍再次追了上去,可他腳步太快,她若是不帶跑根本就追不上他,「楚力,你的態度為什麼就不能對我好點呢?」

楚力依舊走自己的,扯了下唇角,冷笑著,「你以為你是誰?你又有哪些資格讓我對你好點呢?」

張亘藍被他的話刺激到了,心也被傷的有點痛,很是不服氣的說,「那鄭幻葉又有什麼資格讓你這麼對她?」

她不提鄭幻葉還好,這麼一提就把楚力給激怒了,他臉一拉,整個表情都被拉黑了下來,暴戾的眸掃了她一眼,一字一句地告訴她,「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家人就只有鄭幻葉能入我的眼,在我眼裡,你什麼都不是!」

「鄭幻葉,鄭幻葉,鄭幻葉,這個世界上的女人都死了嗎?為什麼你就不能睜大眼睛看看到底是誰才是真正愛著你的。鄭幻葉都要結婚了,你怎麼還是執迷不悟……」

一個犀利如獵虎的眼神殺進她的身上,讓張亘藍不敢再發出一個聲音,看到這樣他,他真的害怕了,怕他真的會忍不住的掐著她的喉嚨捏斷。

「告訴你,其他女人在我的眼裡就是死了!!!」話落,轉身,看她還在跟著,回過頭,嚴重地警告她,「你若在跟著我,我會打斷你的腿!」

張亘藍真的很「聽話」的收住腳步,沒在走進一步,她知道,他一向說到做到。 而陸熠天跟李晨雨向來是不對付的,多數是李晨雨找事兒,陸熠天懶得搭理他,李晨雨也不敢太過分。

這次是陸熠天第一次對李晨雨動手,結果就是因為這兩個小鬼,這怎麼能讓他不生氣。

厲鋒碩加入戰場之後,形勢很快的就發生了改變,並且他下手絲毫不手軟,一拳一拳的打在李晨雨的傷口上。

兩個人雖然是體型比李晨雨小了很少,但是人數上是有優勢的,更何況他們兩個人都是發了狠的,這下手就更加的重起來。

「你們以多欺少,陸熠天,你們到底是什麼關係。」李晨雨覺得自己有些堅持不住了。

陸熠天沒有說話,只是手上的動作沒停,他們兩個全都是拼了的打他,像是兩隻兇狠的小獸。

厲念念的手裡則是一直握著刀,她的眼淚一直都在眼眶裡打轉,不過愣是忍著沒有流下來。

「厲念念。」周圍有人看不下去了。

「你幹什麼。」厲念念手裡的刀馬上對準了說話的人,「給我退過去,我的刀很鋒利。」

這麼一威脅,說話的孩子果然是站住了,「我就是跟你說,讓他們別打了,到時候老師來了,我們都得挨罰。」

「他該打。」厲念念吸了吸自己的鼻子,「老師來了更好。」

「你不怕老師。」孩子對老師總是有敬畏的心的,儘管他們這些人平常里都是胡作非為。

厲念念白了他一眼,直接冷呵到,「閉嘴。」她緊張的看著打在一起的三個人,心中很是忐忑。

同時她也希望司機叔叔看到他們遲遲沒有回去,這會兒已經意識到不對勁了,趕緊過來找他們。

厲震霆和宋相思確實是在路上,「厲震霆,你走快一些。」宋相思催促道,這會兒她心裡越發的擔心。

「他們兩個可能是貪玩了,所以才留的久了些。」厲震霆跟著宋相思的腳步,也是不斷地加快。

雖然嘴上是這樣說,但是宋相思還是走的快了一些,從下車之後不知道怎麼了,她的心裡就一直發慌。

好在是厲震霆方向感好,他們沒有在找地方上浪費時間,看到他們的班級之後,宋相思的臉色有些變了,「厲震霆,怎麼那麼多人。」

厲震霆比宋相思高一些,所以看的也更遠,他清楚地看到裡面有孩子在打架,並且其中一個的衣服跟厲鋒碩今早出去的時候穿的一樣。

「阿碩在打架。」厲震霆寒著臉說到,他的手放在宋相思的腰后,走的更快了一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