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德里克點點頭道:「我認識艾米侯爵,我記得上次和我狼族的那一杖就是您領導的。」

Home - 未分類 - 「好。」德里克點點頭道:「我認識艾米侯爵,我記得上次和我狼族的那一杖就是您領導的。」

「……。」我明顯地可以看見艾米的咀嚼肌在抖動,她的手已經握成了拳頭,這時,坐在他身邊的傑米侯爵輕輕地按了一下她的手臂。

「非常榮幸您還能記得我。狼王先生。」艾米一口氣說完坐了下去。

我抬頭望向德里克,看清了他嘴角滿意的笑容,這難道就是他想要的嗎?他想要的就是把所有傷害過他的人踩在腳下……。

「這位是傑米侯爵,掌管北方吸血鬼。」布萊克繼續介紹著。

「您好,非常榮幸能見到您,狼王。」傑米忍氣吞聲非常的自然,他甚至伸出手來和德里克象徵性地握了握手。

「至於這位…。」沒等德里克介紹,最後的一位史蒂芬侯爵忽然站起身來,試圖離開桌子。

「史蒂芬?!」德里克強聲問道。

「……」史蒂芬沒有回頭,只是後背在上下起伏。

「看起來,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很歡迎我來到這裡啊。」德里克望著我,語氣有些奇怪。

「史蒂芬。」我輕聲叫了一聲他的名字。

「女王陛下,今天是我的締造者的忌日。」史蒂芬道。

「好,那就去吧。」我道了一聲。隨即漫不經心地喝著粥道:「還希望狼王你不要介意。對於一個吸血鬼來說,締造者有著非常重要的地位。」

「是嗎,我不太清楚。」德里克喝了一口粥道:「但我會慢慢適應的。」

「……。」聽德里克這麼說,其他三位侯爵都是低著頭沒有回應,但是他們的氣息非常的不順。

「那麼,德里克先生,您現在可以告訴我,西方碎片您帶了嗎?」我問道。

「哦,只顧品嘗如此有味道的早餐了,我差些忘記了重要的事情,西方碎片我會給您,但是也要在您兌現您的諾言的時候。」德里克道。

「現在是非常時期,當然得非常對待。」我道:「德里克先生,您看就今天晚上怎麼樣?」

「今天晚上?」驚訝的不僅僅只有德里克,還有我的那三位侯爵。

「沒錯。」我佯裝鎮定地小口眠了一下粥道。

「啊哈哈。」德里克誇張地笑著:「看起來,女王陛下很著急自己的婚事啊。」

「德里克先生,您還沒有成為國王,希望您現在說話尊重一點。」布萊克道。

「哦,好的,非常感謝你的提醒,布萊克公爵,我一定會記住你對女王的忠誠的。」德里克說著就站起身來,走到我的身邊。

德里克整個人彎腰半趴在我的椅背上,然後他伸出了他的手,優雅地拿起我的手,嘴緊緊地靠在我的耳朵邊,具有磁性的聲音道:「那麼,那麼,既然這麼著急,是不是允許我和美麗、高貴的西方女皇一起待一會兒,好討論一下下午的大事,畢竟,這對女王來說非常非常的重要,不是嗎?」

「……。也好。」我已經迫不及待要停止這場悶到極限的早餐會議了,我扶著德里克的手,隨著他一起走到大門外面的森林之中。

「你滿意了?」我道。

「應該是你滿意了吧,女王。」德里克道。

「你要報復他們傷害了你的家人可以,但是他們是我的侯爵,你不可以隨隨便便就殺死他們或者怎樣,我可以讓你的狼人不對享受最好的待遇。」我道。

「我怎麼會殺死他們呢?」德里克朝著天笑了笑道:「我是絕對不會殺死他們的,殺死他們的復仇是低級的復仇,我要讓他們感受到那種無法領略的精神上面的壓迫,和痛苦,你知道嗎,只有看到他們想要弄死我,又弄不死我的那種神情的時候,我心裏面的那種傷痛才會稍微被掩蓋下去。」

「德里克……你搞清楚,他們攻擊狼族的時候我還沒有覺醒,那並不是我指示的。」我嘗試著最後一次挽回我和他之間的關係。

「噓!」德里克的食指豎在我的雙唇之間,他把臉湊在我的面前道:「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你,你要為我的父母的死承擔責任,你並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樣一點都沒有責任,你知道嗎,從你成為西方女皇的那一分鐘開始,你就註定要承受太多太多的罪惡,即使你完全不知道。」

「……。」我已經沒有氣力去在解釋些什麼了嗎,我冰冷的臉望向四周的高樹,道:「那麼今天晚上,咱們就銀貨兩訖。」

「銀貨兩訖?」德里克忽然從我的身後抱住我,他的舌頭忽然遊走在我的半面臉頰上面,他道:「我們這輩子都不可能銀貨兩訖了。史雲謙。」

「……。」我無力地望著天空,什麼時候,身邊的所有曾經愛過我的人都開始背叛我了呢?我想不明白。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這將是我人生中最為正式的一場婚禮,有新郎、有婚紗、有夢幻和奢侈到不行了的場面以及場地,有香檳有僕人。但是,我的心情卻是非常的沉重,因為,這隻不過是一場交易而已,戰爭究竟奪走了什麼,答案就是我的所有。戰爭有給予了我什麼,答案是我全新的人生,

「女王陛下,宣誓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宣誓之後,西方就徹底統一了。狼族會俯首稱臣。」布萊克在我的身邊說著,但是語氣之中絲毫聽不出半點喜悅。

「幫我把婚紗的拉鏈拉上。」我道。

「是。」布萊克頓了頓走到我的身後,輕輕地為我拉上拉鏈。

「我不想讓你嫁給他的。」他輕聲說道。

「你說什麼?」對於布萊克的這段話,我感到非常非常的意外,我回過身去,布萊克沒有看我,而是走向門邊,拉開了門道:「女王陛下,差不多,您也該出場了。」

言畢也不管我略顯詫異的神情,關門離開。

布萊克的失常反應讓我感到非常的奇怪,因為,那一瞬間,我好想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影子。

「我得趕緊了。」我搖了搖頭,不去想這些,只顧自己往前走著,走向那個金碧輝煌的大廳,西方統一就在眼前,我的力量恢復也就在眼前,我心中毀掉東方的那種自從覺醒那天就產生的**即將得到滿足。我還要猶豫些什麼呢?我加快了步子,推開了金碧輝煌的大門。

無數黃色調的燈光閃爍著,德里克站在大廳最那頭的檯子上面,四下坐滿了人,有吸血鬼、有狼人也有精靈或者變形蟲,這場儀式對於西方而言是極其重要的,幾乎每一個種族都派出代表前來參加。

我微微挺了兩秒鐘的樣子,隨即繼續向德里克走去,我每走過一排,就有一排人站起身來,當我走到德里克的身邊的時候,所有的人都已經站好,等待這場儀式了。

德里克伸出自己的手將我優雅地拉到了檯子上面,我帶著屬於西方女皇的王冠,而在這場婚禮儀式之上,我要做的就在宣誓完畢之後,為德里克戴上屬於國王的帽子。

我和德里克互相面對而站,屬於西方的儀式之書緩緩展開,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了出來。

「狼族德里克,你願意幾生幾世都陪伴在女王身邊,守護女王,幫助女王,成為女王合格的丈夫,成為西方合格的國王嗎?」

「我願意。」德里克道。

「好。儀式生效。」蒼老的聲音道:「現在有請女王陛下為德里克戴上王冠。」

我拿起在一側托盤之中的王冠,抬起手來,戴在了德里克的頭上,但是,在我即將鬆手的時候,德里克忽然有力地扯住了我的手。然後拿著我的手狠狠地穿透了他的腹部。

鮮血涌了出來。

「你幹什麼?」我一驚道。

「你要的在這裡。」他道。

我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後就覺得手已經碰觸到了一個東西,我握住那個東西從德里克的腹中抽出了手,沾染著血的手上拿著的是那塊碎片,是西方碎片。

「我信守承諾。」德里克說著就靠在牆上。鮮血還是在向下流淌著。

「……。好。」我點點頭,拿起西方碎片。

此時此刻,台下的所有族人全部都跪了下來,因為他們知道,得到了西方碎片的我,下一秒說不準就會變的多麼強大,多麼地未知。

「西方碎片。」我緊緊地握著那一片碎片,一股奇異的力量開始淡淡地揮發起來。

「西方碎片,我以你的主人,西方女皇之名,命令你,回到我的力量之中!」我大喊一聲,西方碎片閃爍起了淡淡的光。

「加大馬力!」卡洛琳大喊一聲,鑽先生幾乎死去一般地慘叫之後,整個月亮就完全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西方碎片在我的手上的光越來越弱,過了片刻,甚至就沒有了。

「……。怎麼會這樣?」我皺著眉頭。

「德里克,你居然用假的西方碎片?」下面的族人開始起鬨了。

「都閉嘴。」我喊了一聲道:「這碎片是真的沒有錯,但是……但是……」

「女王陛下!」一個聲音喊道。

我望過去,艾米侯爵著急地跑了過來。

「怎麼了?」我淡淡地問道。

「月亮不見了!」艾米道。

「什麼?月亮不見了?」我萬萬沒想到這一點,我連忙跑到外面,抬頭望去,的確,這樣一個晴朗的夜空,居然沒有月亮的半點蹤影。

「西方碎片是月亮的產物,沒有月亮,你自然完不成對力量的繼承。」德里克走到我的身邊說道。

「是你乾的嗎?」我冷冷問道:「你已經安排好了,所以才願意把碎片交給我?」

「不是我乾的。」德里克淡淡地回答道:「我還沒有強大到這種地步。」

「……。」我閉上眼睛思索了片刻道:「罷了,今天就先到這裡,我要回去休息了。」

「是。」布萊克應下聲但是沒有上來扶住我,因為這一次我的身邊已經有人扶了。

德里克一手環在我的腰上,另外一隻手扶著我的手,和我一起走進了有著青銅花紋的大門的房間裡面。

「看起來,今天不是很順利啊。」德里克望著我說道。

「……。」我沒有說話,當我回過身子的時候,德里克已經脫掉了上衣,精壯的上半身露在我的面前,他的每一塊肌肉都是那樣稜角分明。

「我要睡了。」我淡淡地說了一句,就要走向床,卻被他一把拉住。

「你該不會要穿著婚紗睡吧?」德里克問道。

「……。」我無語,但是還是開始動手結開婚紗前面的扣子。

「我來吧。」他輕聲說了一句,轉到我的身後,幫我拉開後背的拉鏈。

他拉的動作非常慢,過了好久,整件婚紗才滑下了我的身體,落在地面上。

我穿著裡面的白色短衣走向床邊,我能感受到,他就在我的後面。

我坐在了床上,他就跟著我,坐在了我的旁邊。

我就這樣和他對視了一眼。

「我們現在是夫妻。」他用略帶疑問的語氣問道。

「沒錯,你現在是西方國王了,你滿意了?」我不帶感情地說道。

「不滿意。」

「你還有什麼不滿意……」沒等我說完,他就把我按倒在了床上。

「你要幹什麼?」我沒好氣地問道。

「做夫妻之間該做的事情。」他壓在我的身體上說道。

「哼……」我冷冷地哼了一聲。

「史雲謙。」他叫道我的名字,我望向他,他的眼神之中帶著一些痛苦:「你知道嗎?我對你,很複雜。」

「……。怎麼複雜?」我道。

「我最親近的親人因為你的手下死了,我恨你,恨到也想殺死你。」他道。

「那就動手啊。」我道。

「但是,我又非常……非常地喜歡你。」他道。

「……。」聽他提到喜歡兩個字,我就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去回應了。

「你曾經的一舉一動都讓我著迷,我甘願把自己的心臟給你,你應該知道,我究竟對你是什麼樣子的情感。」德里克道:「你離開之後,我就沒有再有過那種感受,非常舒服和動心的感受,所以,我現在,很糾結,你知道嗎?我既希望好好地吻你,又希望掐死你。」

「那你現在想做什麼。」我問他。

「至少讓我知道,我現在在做什麼,好嗎?」他說著就一把掀起了我的上衣。他的碩大的溫暖手掌撫摸著我的每一片觸手可及的肌膚,我沉淪了,沉淪在這種無限的朦朧的愛意之中。

德里克嘴唇緊緊地貼著我,感受著我的溫度,他的愛是帶著恨和痛苦的,我著實受不了這樣的碰觸,滿臉通紅。德里克帶給我的感覺讓我深深地陷在他給予我的愛之中,讓我無法自拔,也讓我欲罷不能。

「雲謙,你說我愛你是對的嗎?」德里克抬起頭來皺著眉頭陷入深思一般問著我,他的眼神十分複雜,有著含情脈脈,也有一種迷離的痛苦,他的嘴唇再次貼上我的兩片嬌艷的粉唇,德里克吻上了我。

「德里克……」我輕聲喚著他的名字,望著他,只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正陷進了一片迷召之中。

「我愛過你,德里克。」我望著他迷人的眼睛說道。

「你真的,愛過我?」德里克道:「現在呢?嗯?」

「現在,我不知道。」我如實回答道:「就像你也不知道你的答案一樣。」

「……。該死的。」德里克一邊罵著一邊深情地望著我,再次陷進了無邊無際的愛裡面。

「該死的!該死的!」德里克一邊前行著,一邊大罵著。

這一瞬間,我也想要破口大罵,罵這個世界。

第229章形成了一道光軌,這道光軌正好覆蓋在月亮的正前方,導致月亮被覆蓋。」布萊克解釋道。

「被覆蓋。」我重複道:「沒有月亮,西方碎片我就沒有辦法使用。你們調查清楚是誰做的嗎?」我接著問道。

「根本不用調查,12塔的核心只有一個人擁有同時控制它們的權利。」布萊克道:「是東方靈獸界的秩序統治者鑽先生。」

「哦?這樣啊。」我點點頭道:「把這件事情交給傑米侯爵去處理,想辦法讓月亮顯現出來。」

「女王陛下,這……。這估計有些難度,畢竟鑽先生身邊也有很多很厲害的人物,一時半會,硬碰硬估計還是不行。」布萊克道。

「是嗎?」我道著繼續走著。

「對了。」我忽然停下來問道:「你的意思是,他們通過改變核心光束的位置來遮蓋月亮的光芒是嗎?」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這將是我人生中最為正式的一場婚禮,有新郎、有婚紗、有夢幻和奢侈到不行了的場面以及場地,有香檳有僕人。但是,我的心情卻是非常的沉重,因為,這隻不過是一場交易而已,戰爭究竟奪走了什麼,答案就是我的所有。戰爭有給予了我什麼,答案是我全新的人生,

「女王陛下,宣誓儀式馬上就要開始了,宣誓之後,西方就徹底統一了。狼族會俯首稱臣。」布萊克在我的身邊說著,但是語氣之中絲毫聽不出半點喜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