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少瑾狠狠瞪了陸羿辰的背影一眼,很不高興地掏錢包將錢給了服務員。明明陸羿辰吃的最多,還要他來給他買單!

Home - 未分類 - 祁少瑾狠狠瞪了陸羿辰的背影一眼,很不高興地掏錢包將錢給了服務員。明明陸羿辰吃的最多,還要他來給他買單!

走出門,上了車。

陸羿辰的車子就停在一旁,他坐在車裡,等著祁少瑾先走,鐵定一副會跟到底的樣子。

祁少瑾不悅地啟動車子,發現前面還有幾秒就要紅燈,故意別了陸羿辰跟在後面的車子一下,然後祁少瑾衝出去,成功過了十字路口,將陸羿辰的車子留在了紅燈的後面。

祁少瑾舒坦了,一路開著車子,繞了好幾圈,發現陸羿辰的車子早被甩沒了蹤影,他選了一家肯德基,帶著小王子下車。

「不是去吃披薩?」小王子歪著頭。

「這叫聲東擊西。」

顧若熙跟在後面,很無語。忽然有種穿越到了三國鼎立的時代,到處都是善謀的兵法家。

小王子吃了蛋塔,吃了薯條,還是沒有給他吃肉。小王子很不滿,但也妥協的認了,誰讓他的肚子不爭氣,吃了沒幾口薯條,就又不舒服了。

回到醫院的時候,沒想到陸羿辰竟然坐在走廊的排椅上,一副被遺棄的樣子,靜靜地坐在那裡。

顧若熙深吸一口氣,再慢慢地吐出來,然後再深吸一口氣,吐不出來,她就衝過去。

「你夠了沒有?」

「什麼夠了?」陸羿辰抬起他高貴的眸子,目光淡淡地籠罩在顧若熙的身上,然後看了一眼抱著小王子的祁少瑾,他忽然站起來,被顧若熙攔住,祁少瑾送小王子入了病房。

陸羿辰眸光寒了下來,「我只是想見我的兒子。」

「別逗了!你的兒子?在哪裡?在哪裡?」顧若熙冷笑一聲。

「顧若熙,別當人是傻子。」陸羿辰的聲音很冷。哪怕即便是傻子,都能看得出來,小王子跟他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般,不用親子鑒定,都能一眼認出,那就是他的兒子。

他還拿出自己小時候的照片對比過,不是為了基於求證什麼,只是覺得有個自己的縮小版,比他奪得天下的所有財富,還要值得高興自豪。

「你也別當我是傻子,陸羿辰!現在跑來說是你的兒子,不覺得很可笑?很可恥?」顧若熙氣得抓緊拳頭,眼睛里都是火氣。

有個護士從值班室里探出頭來,對他們做個噤聲的動作,「有個剛兩個月的小患者,剛剛睡著,最好小聲點。」

陸羿辰一把拽著顧若熙去樓梯間,那裡空無一人,關上安全出口的鐵門,也不用擔心即將爆發的戰爭,會吵到任何人。

「放開我!」顧若熙一把甩開陸羿辰鐵鉗般的大手。

「顧若熙,你沒有權利阻止我和我兒子相認,你也沒有權利阻止孩子知道他的父親!」

顧若熙放大聲音冷笑一聲,接著又冷笑一聲,「真是太好笑了!好笑死了!」

「我不會讓你帶著我的兒子,跟別的男人進進出出!」陸羿辰也很生氣,這個女人,怎麼一回來不是祁少瑾,就是喬沐風,她怎麼就這麼不知道檢點。

「這是我的事,你沒有資格干涉!別忘了,我們早就什麼關係都沒有了!」顧若熙氣得胸口起伏。陸羿辰怎麼變得這麼無賴!

「我想要我的兒子。」陸羿辰的目光,死死盯著顧若熙,一雙眼睛里的寒芒似要將顧若熙所有的倔強和抵觸,都一併臣服在他霸氣凜然的目光之下。

可顧若熙顯然對他眼睛中的寒厲不為所動,甚至連半點退縮,半點畏色都沒有,「想都別想!那不是你的兒子,死了這條心吧!」

陸羿辰又逼近一步,直接將顧若熙逼近在牆角處,一手撐住牆壁,將顧若熙整個圈在他高大的身影下。

樓道的燈光是聲控燈,忽然就滅了,四下昏黑,只有窗口倒影出來的昏黃路燈,反而將陸羿辰的身影拉得更長,猶如一片黑幕,將顧若熙嬌小的身體,徹底罩在他的氣息之下。

她嗅到了他身上專有的味道,即便都是古龍水和煙草味,也混合不出他身上特有那股子味道。

顧若熙承認這些年,他身上的味道也會時不時在鼻端浮現,但也只是存在記憶中的記憶,有時候回味一下罷了,再與還未忘懷毫無關係。

但不知為何,竟然還會讓她沉寂的心房,輕輕波動了一下。

「你給我讓開!」顧若熙喝了一聲,樓道的燈就又亮了,心裡微妙的感覺也隨之散開。

陸羿辰非但不讓開,還更靠近過來,滾熱的氣息噴洒在顧若熙的臉頰上,頸窩間,隨著他的聲音,氣息吞吐,忽冷忽熱。

「我說過,你不該剽竊屬於我的東西。屬於我的,我都會重新奪回來!」他霸氣的口氣,那麼的堅決,是任誰都不能動搖的決心。

「你還要不要臉!」顧若熙氣急。

「我現在什麼都要,就不要臉!」他忽然低下頭,直接銜住那嬌嫩嫩的紅唇,直接裹入他的唇齒之中。 她的心裡開始出現怨恨,為什麼他們要把奶奶一個人留在這裡,以前她無能為力,她連自己都養不活,但是她發誓她工作后,一定會把奶奶接到自己那兒去住。

何淼藉由這場哭泣,狠狠的發泄出這些年隱藏起來的所有哀傷,還有濃濃的無奈感。

……

何家。

徐玉蘭看見趙奕晟跟何柔回來,臉上堆滿了笑容,態度異常的熱烈,「奕晟,謝謝你送何柔回來」

「應該的」趙奕晟不淺不淡的回答,神色鎮定。

「玉蘭,奕晟來了就快請人家進來坐,有什麼話坐著聊,站在那兒幹什麼」何良招呼著趙奕晟,一臉的親切感,對趙奕晟甚是喜歡。

何柔挽著趙奕晟的手走進去,一家人看起來相處和睦,趙奕晟掃視了一圈,家裡沒有其他的人,坐下后,何柔幫徐玉蘭去廚房倒茶水。

「媽,姐姐呢?」

一聽到何淼,徐玉蘭的臉色就變得有些不高興了,「誰知道啊,早上出去的時候也沒說去那兒「隨即像是想起了什麼,對何柔叮囑,」何柔啊,等下不要在奕晟的面前提那丫頭,竟然在結婚前鬧出那樣的笑話,我都差點沒臉見趙家的人了,幸好你爭氣,給媽媽掙回了一些顏面「

何柔咬了一下唇瓣說,「媽,她是姐姐是媽的女兒,你就不能對她好點嗎?「

「她不值得別人對她好,行了,出去就不準再說了「徐玉蘭端著托盤出去,何柔站在廚房思索徐玉蘭的話,百思不得其解,媽的話是什麼意思?

「奕晟,你叔叔不愛喝其他的東西,家裡有點茶,所以給你泡了一杯竹葉青,希望你別介意「

趙奕晟接過徐玉蘭遞過來的茶杯,「沒事,喝茶好「

喝了一口茶,銳利的眸子掃視了一圈,家裡沒有其他的人,何柔那個作風不檢點的姐姐應該不在家裡,不過趙奕晟也不是一個喜歡窺探別人的家事,所以思緒就此打住。

坐了一會兒,趙奕晟站了起來,「叔叔阿姨,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來看你們「

「別走啊,再坐一會兒吧「徐玉蘭誠心想留,想多促進一下兩家的感情,隨即還朝何柔使了一個顏色,暗示她挽留一下。

何柔當然也不希望他這麼快離開,「奕晟,你就再坐一會兒吧,就當陪陪我好不好」略微撒嬌的聲音,拉著他的手無一都現實出她對他的愛意。

趙奕晟雖然性格冷冽了一些,但是該有的修養卻一分也不少,優雅中透著高貴,「那就打擾了」

「不打擾不打擾…」徐玉蘭掩飾不住的高興,「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何柔這丫頭從小就沒吃過什麼苦,難免嬌慣了一些,還請你多擔待,不要跟她計較,不過何柔的心眼絕對是好的「

「媽…」何柔笑得羞澀,面頰上不由的泛起了紅暈,看著這個原本差點成為姐夫的人以後將會變成自己的丈夫,何柔的心裡就有些飄飄然,竟然還有些慶幸當初姐姐退了這門婚事,不然那兒有自己什麼事啊。

趙奕晟勾了勾唇,「何柔的確是個好女孩,我會好好對她的「說著,倪了旁邊的何柔一眼,有著寵溺,但是卻不太濃厚。

何柔聽完,難掩她的喜悅之情。

而何良在旁邊也滿意的點點頭,大家坐在客廳里氣氛和諧,特別是徐玉蘭,笑得嘴巴都有些何不攏。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一聲不和諧的聲音打破這氣氛。

「阿嚏…。「突然,門口傳來連續打噴嚏的聲音,何淼揉了揉鼻子,有點花粉過敏,最討厭這個季節了,到處都開滿了鮮花,弄得她的鼻子難受極了。

「我回來了「儘管可能得不到什麼回應,但是在踏進家門的時候,何淼還是打了招呼。

她的出現瞬間成為了焦點,何淼換了鞋子,瞥見何柔身邊坐著一個男的,知道家裡來了客人,但是也沒細看,然後轉身往樓上走去。

「姐姐」何柔喊住了她,「奕晟來了,你們應該還沒見過面吧」

奕晟?好熟悉的名字,噢對了,那天何柔打電話里叫著的名字,是她的男朋友。

「何柔」徐玉蘭顯然不喜歡這個提議,「你姐姐累了,讓她上去休息吧」

這個女人就是他的前未婚妻。

趙奕晟的眼眸頃刻之間沉了下來,仔細的注視著,她背對著這邊,看不清她的樣子,但是背影卻給他一股熟悉的感覺,呵,難道他以前見過這個以私生活不檢點而著稱的女人。

何淼聽到徐玉蘭的話,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收緊,媽就那麼覺得她見不得人嗎?心裡竄出一股無名的大火,因為賭氣,就是不想如媽的意,她驀地轉身,大步的走過去。

她到是想見見到底是個什麼重要的客人,大老遠的就聽到家裡傳來了笑聲,媽可從來沒對她那麼笑過,一想到這兒,何淼的心裡就更加不是滋味了,她竟然還比不上一個外人。 第428章不能,分開

「唔唔……」顧若熙用力掙扎,他卻將她整個摟入懷中,吻得更加用力。

陸羿辰也很心驚,這些年,他都厭惡極了她,每每想到她都是滿腔滿腔的怒火,不僅僅在氣她的遠走高飛,也在氣她當年的不忠。

他也時常自我安慰,她好像對他還是有幾分真心的,她會給他定製時間表,會努力學廚藝給他做飯,會給他吸煙後端一杯水,會記錄下來他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一一陳列,項項齊全,那個記錄的小本子,至今還放在她住過的房間的抽屜里。

有的時候,細數一下,她為他做的似乎還真不少,雖然都是小事,卻讓人覺得暖心。

但有的時候,他更多都在生氣,氣她不告而別,氣她最後一句徵求他挽留的話都沒有,就那樣直接從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在他失去她全部消息的時候,他就有一種被這個小女人給耍了的自嘲感。

當初她非要走入他的世界,他從不能接受到後來的慢慢接受。可她卻又無影無蹤地從他的世界消失了,甚至都沒有經過他的允許!

他告訴自己,他只是生氣被人欺騙了信任,僅此而已!當年肯對她敞開心扉,肯願意跟她一輩子就那樣走下去,只是覺得她很暖心,對可馨又好,再難找到這麼合適的人選,僅此而已,絕無其他!

絕無其他!

陸羿辰吻得更加用力,讓顧若熙的唇瓣一陣刺痛。

她惱了,用力的一腳狠狠踹在陸羿辰的小腿上,他吃痛,終於放開了她的唇,但雙手還猶自緊緊摟著她的腰身。

這幾年,她居然比之前更瘦了。

「陸羿辰,你趕緊給我放開你的臟手!」顧若熙氣得喊起來,唇上一片麻木,早沒了當年不飲自醉的甜意。

「你居然說我臟!」陸羿辰忍著小腿的疼痛,雖然震怒,俊臉綳得好像要斷開的一根弦,隨後壓底頭就又要吻下來。

「別用你的臟嘴再親我!」顧若熙趕緊扭頭掙扎,他卻直接捧住她的臉頰,讓她無法逃脫,只能對上他那雙好似有一團熊熊火焰燃燒的眸子。

她居然說他臟!

「忍著——」他低吼一聲,再度侵犯而來,帶著懲罰掠奪,還有他壓制已久的,再度燃燒起來的血液噴張的熱火,要將顧若熙滿身的利刺都揉碎在他的霸氣之下。

他很詫異,那沉寂了多年想要霸佔一個女人的感覺,居然都復甦了,而且還很強烈,直接就想就地發泄,像個失控飢餓了多年的猛獸。

他將她整個都壓在冰涼的牆壁上,她清晰感覺到了他的反應,臉色一白,用力推搡他,卻推不開他的大力氣。

顧若熙用力一咬,唇齒間漫開猩紅的血液,鹹鹹的甜甜的,味道詭異。

陸羿辰吃痛地悶哼一聲,終於將她放開,眼底的一團紅霧卻依舊沒有散去,將她小小的倒影,都包裹在他深不見底的瞳孔之中,似要將她生吞入腹。

「我是有老公的人,別做這麼噁心道德淪喪的事!」顧若熙怒聲呵斥,全然不顧他眼底漸漸殞落的光芒。

陸羿辰高頎的身軀憾然一晃,就有些站立不穩了。

顧若熙將他一把推開,頭也不回地跑掉。

陸羿辰又晃了兩步。她是有老公的人了!她說她很幸福,老公很疼愛她……

他一個人站在走廊里,還是方才的姿勢,可面前的那個人所在的位置,卻已經空了,連帶他心房裡方才漲得滿滿的血液,也一下子都流干散去。火熱的溫度盡數消弭,身體一點一點變冷。

他這是怎麼了?

明明厭惡死了那個女人,明明恨透了那個女人!

為什麼她還能這麼輕易地燃起他男人本能的火焰?他明明覺得自己六根清凈到可以遁入空門的程度,為何還會有那樣的反應?

這些年,即便身邊女人不斷,可他從來再沒有踏出過界限一步,只是覺得身邊的位置很空,總想找個人填補一下。將那個空缺填上,不管是誰,填上就好。

可馨的離世,那個女人的遠走,一下子世界就像變成他一個人般孤單難熬,他痛苦,他痛苦得發狂,無數個日日夜夜,都在那種痛苦想要殺人的癲狂中度過。

那一刻他明白了一件事,孤獨就是一把雙刃劍,在傷了他自己的時候,也想去傷害別人。

他黯然轉身,一步一步沿著樓梯下樓,皮鞋走在走廊里,帶著迴音的踏踏聲,伴著那聲音的只有隨著腳步一層一層亮起的燈光……

顧若熙匆匆逃回去,站在走廊里,不住地擦著嘴唇。

祁少瑾見她遲遲沒有回來,就出來尋她,看到她靠在走廊里,不住擦嘴唇,一臉的憤怒,就明白髮生了什麼。他緩步走過去,看到她紅腫的唇瓣,心頭掠過刺刺的疼,但他輕輕笑了笑。

「小王子喊著不舒服,這裡的醫生又下班了,不如給他換一家醫院。」

顧若熙低下頭,咬住麻木的嘴唇。不管換哪裡,陸羿辰照樣能找到。等小王子出院,她就回英國,再也不回來!

祁少瑾默默地站在她面前,一言不發,眸底似在醞釀一場陰雨,卻又淡淡的,不動聲色。忽然,他緩緩抬起手,想要將顧若熙脆弱又帶著點畏怯的樣子,摟入懷中,給她屬於他的安慰,最後手又緩緩放下。

「他想奪回小王子?」祁少瑾道。否則顧若熙的表情,不會這麼慌。

「我不會讓他得逞的!小王子就是我的命,誰都不能將他從我身邊奪走!」她現在所有的動力都是小王子,如果小王子離開自己,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

「別怕,誰都不能將你們分開。」他也不會允許陸羿辰那麼做。

當年顧若熙消失后,他和陸羿辰見過一面,而且大打出手,震驚全市。

他去找陸羿辰,想問他為何不去找顧若熙,留住她。她可是懷著他的孩子,他居然還跟她離婚!當時陸羿辰在酒吧包廂里一個人喝酒,喝得爛醉如泥。他揪起陸羿辰,問他為什麼,他卻說那個女人不值得留在他身邊,他的身邊容不下骯髒的女人。

當時祁少瑾將全部都跟他說了,那時候沉浸在安可馨離世痛苦中的陸羿辰,根本一句話都聽不進去,完全不相信他的話。

安可馨的離開,當時祁少瑾也很心痛,可他和安可馨之間畢竟只有兒時短暫的記憶,不會如陸羿辰那般好似失去了生命的支撐那樣,難以承受。

他們打了起來,那是頭破血流到處是酒瓶碎片的一戰。

再後來,他們的關係比之前更僵,再沒有過任何往來。就是在生意場和偶然遇見,也都是陌生的擦肩而過,連個眼神的交流也無。

小王子喊著不舒服,看來是真的水土不服,主意飲食也不能解決問題。

「乖,等你再恢復兩天,媽咪就帶你回去。」他們已經習慣了外地的生活,這裡的一切,都不習慣了,包括那些過去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