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下來的只有小琳和夏亦凡、我。 第366章魔爪,恨她

Home - 未分類 - 留下來的只有小琳和夏亦凡、我。 第366章魔爪,恨她

「過了今晚,整個a市唯我獨大。」

祁遠治赤條條的目光在蘇雅身上徘徊流轉,渾濁的氣息落在她的耳畔,蕩漾著貪婪的蠱惑。

「你也不想著嫁給陸羿辰來穩固你們蘇家在商場上的地位,那些我就能給……」祁遠治拖著長音,笑得猥瑣,混著酒氣的嗆人口氣,熏得蘇雅噁心,她卻不敢表漏出來,唇角依舊勉力維持發顫的笑容。

「伯父這麼篤定,難不成有什麼好計劃了?」

她更想問祁遠治,要將陸羿辰怎麼樣,但這話她不敢問。

她沒想到祁遠治這麼可怕,又這麼骯髒,生怕自己稍有差池,就將他激怒,對自己做出過份的事情。

祁遠治才不會將心底的真正意思,告知蘇雅。

「我是祁家的掌舵人,所有的權勢都在我手中,將來我想將遺產分給誰,都是我說了算。蘇小姐是聰明人,懂得審時度勢,而且你的手段和聰明智慧我很欣賞,不知蘇小姐怎麼考慮?」

祁遠治的意思再明確不過了,他是在用祁家的家產來誘惑蘇雅委身相許。

蘇雅唇角僵硬的顫抖,身子不住后傾,試圖躲開祁遠治噁心的口氣,但沙發就那麼大,她沒有太多的空間閃躲。

祁遠治棲身靠近,一隻手很輕易地攀來,像蘇雅伸出他的魔爪。

蘇雅低呼一聲,心底一陣發毛,臉色煞白,想要掙扎,祁遠治老當益壯,手臂一緊,就痛得蘇雅額上冷汗涔涔,再沒勇氣抵抗。

「蘇小姐別不識時務!」祁遠治獰哼一聲,口氣里陰戾慎人,帶著濃郁的威脅。

蘇雅觸及到祁遠治眼中的陰狠,她害怕了。早就從爺爺那裡聽說,祁遠治手段陰狠毒辣,當年陸家和安家相繼出事,就很蹊蹺,雖然沒有證據證明是祁遠治做的,但很多人心知肚明,和祁遠治脫不了干係。

這些年,祁遠治雖然在外面名聲還不錯,可私底下做出那些猥瑣齷齪的事,還是略有耳聞。其中就聽說,祁遠治相中一個電影明星,想要潛規則,對方不從,直接讓自己的保鏢將對方……

這個傳聞很多人都聽說了,也經常有人說,他身邊的保鏢不僅僅是保護他,也是處理那些不聽話女人的工具。雖然沒有人證實是真的,可僅僅是聽說,就讓很多女人毛骨悚然。

當初爺爺眼紅祁家給出的優厚條件,讓她和祁少瑾訂婚,她在心裡厭惡極了祁遠治的傳言,但有爺爺的命令,又想刺激一下陸羿辰,還是和祁少瑾訂了婚。

可沒想到,本來還存在些尊敬的老者,竟然真的向自己伸出他那骯髒的手。

就在蘇雅晃神的時候,祁遠治已經扯開她的衣領,她趕緊雙手環胸掙扎。

「伯父!我到底是您的晚輩,您和我爺爺又是忘年之交……你不能……」

蘇雅的話還沒說完,頓覺側臉火辣刺痛,祁遠治一巴掌扇過來,打的蘇雅眼冒金星。

「蘇小姐,我不喜歡強迫,但我的保鏢們很喜歡。」祁遠治當即就鬆開了蘇雅,目光看向屋裡守著的那幾個體形膘膀的保鏢,「他們跟我多年,又都年紀輕輕,總要給他們個女人慰勞慰勞。」

祁遠治森然低笑,一副迫不及待要看一場激情好戲的樣子。「我老了,到底沒他們對女人熱情。」

那四五個保鏢,當即向蘇雅圍上來。他們沒什麼表情,一個個都是早就習以為常的樣子,而且又熟練拿手,顯然不止一次做過這種事。連蘇雅無助蜷縮在沙發上,嬌弱的身體不住瑟瑟發抖,一副我見猶憐的樣子,他們也絲毫沒有同情心。

「不,不要……不要……」蘇雅不住搖頭。

祁遠治鄙夷地悶哼一聲,眼底都是猩紅的光芒。他這個人,有個毛病,喝了酒就容易失控,一旦失控就沒有理智,喜歡任意妄為玩點刺激的東西。所以,也顧不上蘇雅是蘇家的千金,名門之女,蘇老爺子的親孫女。

年輕貌美的姑娘,是男人都喜歡。何況又和他沒有血緣輩分上的關係,只要想上,就沒有上不了的。

「兩條路,想伺候誰,自己選。」祁遠治點燃一根雪茄,慵懶的靠在沙發上,等待蘇雅最後的回答。

蘇雅不住搖頭,她哪條路都不想選,大眼睛里水霧氤氳,布滿凄惶。她心有所屬,她只愛陸羿辰,只想將自己留給陸羿辰,不要別人碰自己一下。

可是……

那幾個保鏢已經開始解褲帶了,蘇雅徹底崩潰,趕緊一把抱住祁遠治。

如果無路可選,她寧可選擇祁遠治,至少有權有勢,最起碼不會太虧。但跟幾個一文無有身份低微的保鏢,那麼她今後也沒臉做人了。

祁遠治笑起來,丟了手裡的雪茄,撲向蘇雅,直接在沙發上,當著那幾個保鏢的面,就將蘇雅……

屈辱。

恥辱。

絕望。

她多想有個人來幫幫她,救救她,可那些保鏢都冷漠地轉身背對,就當在他們身後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空氣里是噁心的喘息,還有臭的汗味。

她好想吐,好想哭,卻只能默默地承受。

掙扎對她來說,會遭到更殘暴的待遇,她不敢,她害怕,而她現在能做的自保,就是默不作聲。

在這個看似平和的社會,有權有勢的人依舊玩著不平等的刺激遊戲,他們為所欲為,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在他們這個圈子裡,這樣老牛吃嫩草的事比比皆是,更骯髒的交易都有,大家只要保守彼此的秘密,站在大眾面前,他們還都是光鮮亮麗受人矚目的高貴豪門。

蘇雅勉強穿好衣服,忍受住鼻端還縈繞著祁遠治渾濁不堪的噁心口氣,只要當作什麼都沒發生,她也還是那個明珠般的千金名媛,蘇家大小姐,未來陸羿辰的老婆。

她還是可以去追求陸羿辰,還是可以有資格站在陸羿辰的身邊,成為他的女人。但前提只要自己忘記,當作什麼都沒發生。

她穿好衣服站起來,祁遠治倦怠地靠在沙發上,又點燃一根煙開始吸起來,來緩解事後的疲憊。

「滋味不錯,我不會虧待你。」祁遠治抬手,拽著蘇雅坐到身邊,「想要什麼儘管開口,我都滿足你,趁著我現在心情好。」

蘇雅勉強的彎著唇角,心底恨不得將祁遠治身上戳幾個血窟窿。但最後,還是只淡淡地笑著。

「我給你一座大廈,就我旗下的安達,明天就給你移交手續。」

蘇雅驚得張大眼睛,不敢置信祁遠治開口這麼闊綽,給他戳幾個窟窿的念頭也蕩然無存了。

「以後呢,我們就保持這樣的關係。 撿個嬌妻來戀愛 我不說出去,不會毀了你的名節。」祁遠治抓起蘇雅細嫩的小手,放在他蒼老的粗糙掌心中,笑得格外淫靡。

這樣年輕的新鮮身體,他很喜歡。

蘇雅心口咯噔咯噔的難受,但還是笑著,之後硬生生地點點頭。

「等過了今天晚上,我吞併了辰光集團,我把股權的一半都分給你,讓你掌控辰光集團。」祁遠治吸了一口煙,濃郁的煙霧噴洒在蘇雅臉上,看她嗆的嬌容通紅,他大笑起來。

「吞併辰光?」蘇雅低呼一聲,祁遠治未免口氣太大了!

雖然祁遠治的手段很陰毒,但要對付陸羿辰,只怕沒那麼容易。

「雖然很難,但要是辰光集團沒了掌舵人,就是失了將軍的隊伍,猶如一盤散沙,想要吞併,輕而易舉。」祁遠治笑得更大聲,今日真是個好日子,比二十年前的那一天還要開心。

「你要對陸羿辰……」蘇雅的聲音哽住了,祁遠治要做什麼?

她的心,跳得極快極快,一種強烈不好的預感,充斥她全身每一條神經。

「不做什麼!哈哈哈……」祁遠治才不會傻到和蘇雅說實話,一把將蘇雅從懷裡推開,心情愉悅地去洗澡。

蘇雅渾身都顫抖起來,惶惶地來回打轉,看了一眼樓上被保鏢守住的房間。心裡亂亂的,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強烈,難道祁遠治抓了陸羿辰?

如果陸羿辰真的被他抓了,該怎麼辦?

她偷偷打探過這裡,祁遠治的別墅外,有一條密道,她在今天早上,趴在窗口,看到有人去送過飯,也猜測可馨就被藏匿在那裡。

她一直猶豫,如果可馨一直被祁遠治關押,萬一陸羿辰救出安可馨,知道安可馨的失蹤和自己有關,她此生都和陸羿辰無緣了。

她也盼望著安可馨再也回不去,但更害怕陸羿辰身陷危險,那是她此生最愛的男人,絕對不能讓陸羿辰有任何的閃失。

可是……

她現在能做什麼?

她勢單力薄,哪裡有能力對付祁遠治!

她怎麼會將自己置身到這樣艱難的境地?退一步是祁遠治的骯髒不堪,進一步又面臨陸羿辰的此生不能原諒。她該如何抉擇?

抬頭看向顧若熙被關押的房間,眼底都是濃郁的恨意。

顧若熙,都是你!若不是你,我也不會落得這種地步!是你一步,一步,將我逼成今天這個境地!

若不然,她還是那個優雅端莊的蘇家大小姐,還是眾人仰慕的豪門名媛,有事業,有美貌,有家境,有陸羿辰,簡直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可就是顧若熙,毀了她擁有的一切。 「謝謝你們。」我說。

夏亦凡和小琳顯然笑了笑。

「可是,對不起,剛剛那個人是我的朋友。」我低下頭說。

「怎麼可能啊,他剛剛還要打你呢!」小琳說,她嘟嘟嘴顯出了她的可愛,q版人物啊。

「你們誤會了,我要去找他。」我說。

「你肯定是剛剛嚇壞腦子了,別怕,有我和凡哥哥吶!」小琳說。

可我,已經跑好遠了。為什麼學校會知道我和他在那裡呢?

我偷偷躲在校長室偷聽。

「現在的學生啊,真是的。還好我在那裡裝了攝像頭,不然又要打架了。」學長說。

「老師,我沒有打架。」是歐浩然的聲音。

「沒有?你當我瞎子啊,每一個打架的人都說自己沒有打架。」校長說。

「校長,他沒有打我。」我衝擊校長室說。

校長看著我只是尷尬的笑了笑,說:「呵呵,真不好意思。」

我和他走出了校長室。

我還有好多事情不明白。

「樂樂,」小鳳跑了過來,「聽說你被打了,傷到哪裡了啊,哇,你旁邊的帥哥好帥氣哦,你什麼時候認識的啊,給我介紹一個好拉!」

無語,這傢伙真會轉移話題。

「你這傢伙,這幾天一直跑那裡去了啊!」我看著她說。

「你記得夏亦凡吧,我要了他的簽名照了啊!!」她花痴的說,「男神氣質就是不一樣啊!感覺自己萌萌噠!」

這傢伙太會說話了。⊙﹏⊙‖i⊙﹏⊙‖i⊙﹏⊙‖i-_-。sorry!我不認識她。真的。你們相信嗎?

我發誓,我認識她,我今年桃花運翻滾沸騰。

斜外音:你這裡超明顯的,編劇姐姐-司徒曦,的讀者都要跑完了。

哈哈,我也不是故意的啊。⊙﹏⊙‖i⊙﹏⊙‖i⊙﹏⊙‖i再說,你們給我安排的好朋友太能說了吧,嗚嗚,成績都比我好。

司徒曦斜外音:劇情需要,別抱怨了,原本小曦還想寫你沒有朋友的。

好吧。。

「哦哦。」我笑了笑。

「你生日不是要來了嘛,特意給你的生日禮物,這可是我最珍貴的東西,你要好好保存哦,不然,別怪我不客氣哦。」她看著我說。

「這不是陽韻樂和小鳳嘛,誒喲,旁邊怎麼有一個帥哥啊,不會吧,你們耍什麼手段了啊。」孫媛不知道從那裡來的,就說了這一句話。

「閉嘴。」歐浩然看著孫媛說。

「口氣挺大的嘛。」孫媛挑逗的說。

歐浩然微笑的說:「我想你這麼高雅的人應該不會這麼沒有禮貌吧,這樣怎麼和你的身份呢?」

果然孫媛沒有再那麼大膽了。而是靦腆的笑了笑。

「如果你不記得,沒有關係,我會重新認識你,還有我會改過自新的。」他微笑對我笑著,然後就是背影,和夏亦天一樣帥氣的背影。(^o^)/(^o^)/

司徒曦斜外音:明明是你花痴吧。

「小鳳,我們走!」我拉這小風看了一眼孫媛,走了。

以前孫媛不是這樣的,可是她現在徹徹底底地變了。以前她和我和小風是最要好的朋友,我們三個人時常在一起瘋,一起鬧,可是她現在變得會諷刺人了,會欺負我們了。我們不敢相信她現在會是這樣的。 第367章選擇,這就是顧若熙的份量

蘇雅又衝上顧若熙的房間,她不會放過顧若熙,那個始作俑者!

顧若熙正不安地在房間里來回徘徊,擔心祁少瑾能不能成功,也擔心時間繼續消耗下去,可馨的處境會不會更危險。

還有陸羿辰,到底什麼時候來救她們?

發現蘇雅又衝進來,顧若熙瞪向蘇雅,「你又進來做什麼!」

蘇雅瞥了一眼床上,被子下面依舊是鼓鼓,和她上次進來沒有什麼差別,心下疑雲頓生。

顧若熙趕緊擋住蘇雅的視線,「祁少瑾剛剛發過火,還說不讓人打擾他!」

蘇雅顯然已經不相信顧若熙的話,上前一把將顧若熙推開,直接掀開被子,裡邊居然是兩個枕頭。

「顧若熙!你居然放走祁少瑾!」

「別說的那麼難聽,我可沒有本事放走他!」

「你還想狡辯!我會告訴祁伯父,祁少瑾被你放走了!」蘇雅說著就往外沖,顧若熙放走祁少瑾,一定會激怒祁遠治,到時候她就等著祁遠治怎麼收拾顧若熙。

「祁少瑾是他兒子,這裡的大少爺!來去自如誰攔得住!你現在要跟祁少瑾為敵嗎?」顧若熙趕緊攔住蘇雅,不讓蘇雅出去。

「顧若熙,你和祁少瑾要刷什麼把戲?去救安可馨?呵!你以為祁遠治那隻老狐狸,會給祁少瑾機會?你現在還在這裡,自身都難保了,先考慮考慮你自己吧!」蘇雅都推開顧若熙,顧若熙卻死死堵住門口。

「蘇雅,回頭吧,你繼續下去就是自掘墳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