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良好的變異十分的緩慢,尤其是這具骨骼蘊含的血脈源泉,裡面的種種血脈可謂是完美到了極致,即使時鐘想要從中誘導出更加優秀的血脈,也是千難萬難的!

Home - 未分類 - 當然,良好的變異十分的緩慢,尤其是這具骨骼蘊含的血脈源泉,裡面的種種血脈可謂是完美到了極致,即使時鐘想要從中誘導出更加優秀的血脈,也是千難萬難的!

「等結束了海族的問題,就可以去征服黑暗地底空間了,想必那裡擁有著更加強大的血脈,也不在少數!」

「而且,巫神,似乎已經在那片神秘的空間謀划萬年了啊!」

「還真是期待與這傢伙的碰撞!」

……(未完待續。) 「神秘的海族,黑暗的地下世界~北疆意志,禍亂之源,甚至還有最後的巫神!」

迪亞波羅妖異的臉上閃過一絲無奈~

貌似還有很多麻煩事等待著他啊!

「說道海族么……」迪亞波羅正準備細細的考慮一下,眼角一撇,卻發現伊莎貝拉還有虛幻著身體的小莉麗走了進來。.

小莉麗這個小傢伙還是純粹的外來者,所以不敢過多的真身露面,怕被北疆意志察覺到。

「迪亞波羅大人,已經到時間了,大家都已經準備好了等待您的演講!」

伊莎貝拉穿著一身充滿貴族高貴氣質的白色禮服,欠了欠身體,沖著迪亞波羅恭敬的說道。

「這樣子啊~那麼我們走吧!」

轉過了身體,迪亞波羅微微一笑,瞬間整個身體爆散成無盡的紅色閃電,夾裹著伊莎貝拉,向著聖城的廣場激射而去。

此刻~

廣場中的巫師一個個盡心凝神,他們知道,那位偉大的魔神陛下就快要到來了!

轟~

在等待片刻后,率先趕來的並不是迪亞波羅,而是以天魔王為首的天魔戰隊!

只見他們一個個渾身冒著漆黑繚繞的火焰,如同一位位小型魔神一般,以天魔王為首,一步步從虛空中蔓延而至。

充滿吞噬目光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眾位巫師,那種意味不言而喻。

在巫師的頭頂上,虛空中不知何時冒出了一把把巨大的椅子,其中一把尤為的巨大,上面雕刻著魔焰花紋,漆黑無比。

天魔王龍行虎步,好盪的氣勢從身體里噴涌而出,只見他一步步的向著巨大的座椅邁去,身姿中充滿了無盡的威嚴。

他的雷霆刀刃矗立在腰間,此刻的它雖然收斂了自己的氣勢,但是這把不起眼的長刀,卻讓每一位巫師從內心深處銘記!

一魔一刀,曾經屠戮了萬千的巫師!

天魔王的名字,從未有人得知,自從變為天魔后,這個傢伙已經把自己從前的名字捨棄掉了,自稱為天魔王,對迪亞波羅忠心耿耿,可以說是他手中最重要的一條忠犬!

掛在天魔王嘴邊的只有兩句話,那就是迪亞波羅大人聖壽無疆!

第二句話則是天魔軍團,兵鋒所指,萬物化魔!

這裡的化魔,卻是指的化為天魔的食物。

聽說這傢伙有個心愿,外界傳言他總是想和什麼毀滅戰隊的十名隊長一爭高下,也不知道是為何。

「雷火之刃,不要著急,本座會讓你的心愿完成的,我可也是很期待到底是隊長們的深度覺醒凝聚出的靈魂之刃,還是你強大呢!」

天魔王輕輕的**著腰間的長刀,整個刀刃在他的**下,劇烈的顫抖起來,似乎十分渴望一戰似得。

想起了曾經如同天神一般強大的希爾捷大人,還有那把業火焚天,他就止不住的興奮起來。

轟~

在天魔們剛剛落座之後,一大隊魔人緊隨而至。

奈瑟揮舞著巨大的紅色肉翅,眼神淡然的看了一樣坐在那裡的天魔,隨即伸手一招,無數的紅色椅子同樣出現在另一側的天空之中。

坐在自己的巨大座椅之上,奈瑟不再言語,反而閉目養神起來。

對面的天魔王冷冷一哼,懶得理會,同樣閉上了眼睛。

然而其他座位上的隊員,那可就不一樣了,一個個互相瞪著對方,浩蕩的氣勢噴涌而出,魔人這一邊的氣勢聯合成了一隻巨大的紅色虛幻翅膀,而魔人那一邊,則是凝聚成了一把古怪的兵器,似乎由無數的刀刃聯合而成。

兩邊誰也不曾鬆懈,敵對之極。

這可苦了下方的巫師們,一個個在浩瀚的氣勢中被壓得趴在了地上,苦不堪言。

著真是城門失火殃及魚池啊!

所有人都在等待著~

直到~

轟隆~

天際間突然傳來了雷電的爆響,無盡的猩紅色詭異電光從聖城的各個方位激射而下。

一束束,一片片,幾乎化為了雷電的光幕。

嗡~

一種扭曲到了極致的氣息傳遞到了廣場之中,緊隨而至的便是無盡的不詳。

閃電從四面八方凝聚而來,在所有人的高空中,凝聚崩散~在凝聚,在崩散~

最後一個碩大的紅色雷霆王座出現在所有人的面前。

這一個無數的人站了起來,向著王座低下了頭顱。

嗖~

在一道巨大的閃電滑落王座后,迪亞波羅妖異的身子顯露其上,伸手一揮,伊莎貝拉便矗立在他的旁邊,一個小小的座位被安排在了那裡。

沉默片刻后~

「眾位~起來吧!」

迪亞波羅的聲音在每個人的心中響起,這個時候,他們這些傢伙才敢抬頭觀看,用熱切的目光注視著那位高高在上的偉大時空魔神。

有些巫師,可是第一次真實的見到迪亞波羅的樣子。

滴答~滴答~

輕輕的時鐘跳動聲響起,迪亞波羅掃射著在場的每一個人。

無論是天魔還是魔人,亦或是巫師們,每一個人似乎都感覺迪亞波羅與他們對視了一眼。

瞬間那種五感被剝奪,陷入時空禁忌裡面的感覺蔓延心頭。

每一個人都想放聲大叫,但是沒有絲毫的用處,換來的只是時鐘的滴答聲。

「諸君能夠前來,本座十分的高興,那麼現在,就開始吧!」迪亞波羅的聲音把眾人從那種時空禁斷的狀態拯救了出來。

每個人都大口大口的呼吸著,似乎剛剛那一瞬間,經歷了生死危機一般。

「太恐怖了,簡直太恐怖了!」桑卡斯特再次感受到了那種讓他痛苦萬分的狀態,差點糾結死。

「這就是魔神的威嚴?只是一個眼神,只是一個眼神啊!」就連奈瑟也深深的一驚,渾身的汗毛此刻仍舊沒有落下,後背的羽翼中,濕漉漉的全是冷汗。

有些巫師更是不堪,一脫離了那種狀態后,便狼狽不堪的癱坐在地上,眼神有些渙散。

那種生不如死,卻怎麼也也死不了的扭曲感,簡直太讓人痛苦了。

「伊莎貝拉她沒有事情嗎?還真是幸福~」愛瑪藏在了老師的身後,並沒有收到過多的來自迪亞波羅的威懾,所以她此刻更加關注靜立在迪亞波羅一邊的伊莎貝拉。

望著曾經的姐妹,那種高貴的姿態,那種藐視一切的霸氣,這個小丫頭,就產生了一種深深的自卑。

「你們已經不是一路人了啊~」

似乎感受到了她的心情,一旁剛剛恢復過來的巴頓摸了摸愛瑪的小腦袋,如是說道。

而這一句話,又何嘗不是對巫師學院的其他人說的呢。

從迪亞波羅君臨北疆之後,作為魔神身前的第一紅人,伊莎貝拉的身份也水漲船高,就連天魔王和奈瑟也忌憚不已。

他們可是知道,伊莎貝拉身後站的可不是迪亞波羅一個魔神,還有一個更加恐怖的毀滅魔神為她撐腰呢!

所以,在伊莎貝拉身份提高后,巫師學院也沾了一點榮光,最起碼來此聽講的位置就不錯,而且在征服戰爭中,巫師學院幾乎沒有被天魔們搔擾過。

至於其中的原因,這誰都明白。

一人得道,雞犬**!

「現在,我們來講講最近的問題!」迪亞波羅的聲音緩緩的響起,四周隨之一靜。

「有些事,我不想多說,但是有些事我卻不得不說!」

「你們巫師真的令本座很失望!」

一瞬間嘩然聲四起,經久不覺。

……

「無論是海族,亦或是地底世界,你們這些傢伙都是畏縮不前,僵持了近乎數萬年,真是令本座感到恥辱!」

迪亞波羅冷冷一笑,語氣充滿不屑。

他確實認為這些傢伙純屬是一個軟蛋,居然與敵對的勢力僵持了數萬年,一直沒有打敗過,甚至無數次被欺凌,簡直不可思議。

這要是放在惡魔的身上,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你干趴下再說!

「所以,本座在這裡給你們一個機會!」

轟~

迪亞波羅伸手一揮,無數的黑色絲線向著所有人蔓延而去。

「這是……」

眾人駭然,不知所措,想要躲避,卻發現身體移動不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黑色思想沒入了腦海之中。

「這是魔網,一個可以提升你們自身實力的強悍物品!」

迪亞波羅的聲音剛剛落下,瞬間所有人的身上冒出了熊熊的火焰,黑色的紋路蔓延,氣勢大漲。

「當然有舍必有得,想要得到魔網的承認,你們必須奪取足夠的血脈,甚至天才地寶,而現在~魔網最迫切需要的就是海族的血脈!」

「所以,本座不管你們是組隊去海岸線廝殺,還是獨自去獵取,你們這些垃圾,想要脫變為毀滅者,甚至是天魔與魔人,那麼就拿出最大的貢獻來吧!」

「其中的種種規則,魔網中自會有記載,想要進步,想要突破自身的限制,那就拿出你們誠心,如果一年之後,海族還安穩度曰的話~」

迪亞波羅妖異的臉上閃過一絲殘忍~

「你們這些巫師也就沒有必要存在下去了!」

「你們說呢?」迪亞波羅把目光轉向了天魔王還有奈瑟身上。

「到時候屬下自會讓他們一個不剩的在人間蒸發!」這是天魔王的原話~

「不用,天魔大人費心,那些垃圾貨色還是由在下幫忙處理吧!」奈瑟冷冷一哼,回頭望了一眼寒顫若驚的巫師們,眼中儘是瘋狂之色!

狼吃羊,羊吃草的遊戲,開始了!

作為牧狼的養狼人,迪亞波羅的收穫又會如何呢?

…….(未完待續。) 一年之後~

高地南邊的巨大海岸線上,無數的海族不要命的衝擊著,然而卻徒勞的留下了一具又一具妖獸屍體。

整個海岸線上,幾乎被血水染紅了大半。

嗷~

一頭半人半妖狀的妖獸嘶吼著,聲音透露著一絲興奮。

他剛剛撕裂了一位強大的巫師身體,并吞了下去,感受著滾滾的能量在身體內流動,這一刻他只想放聲大嘯。

然而~

轟隆~

黑色的火焰從他的身體里陡然冒出,瞬間把他吞噬了乾淨,龐大的妖獸屍體,無論是血肉還是內在的血脈,盡數隨著火焰消失一空。

「哼~敢吞噬我們巫師的身體,簡直活的不耐煩了,自找死路!」

一個準備過來救援的巫師,看到此幕後,冷冷一笑。

不過……

「還真是可惜了!」這個巫師眼中閃過了一絲痛心的神色。

他只是對被黑色火焰吞噬掉的妖獸屍體感到痛心,這可是一大筆的貢獻點啊!

在現在的巫師觀念中,貢獻點就等於實力,有了貢獻點,即使一是一頭豬,魔網同樣可以把你改造成一頭豬魔獸!

所以這個貢獻點,已經成了巫師們最重要的東西,衡量一個巫師的潛力以及實力,不再是單純的身後勢力和自身的實力資質,更多的是他擁有的貢獻點!

貢獻點多的人,被所有的巫師尊稱為『晉級者』,代表著隨時可以晉級的存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