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他為何抱著顧青弱?他們何時變敵為友了?為友也不能摟摟抱抱啊?

Home - 未分類 - 他……他為何抱著顧青弱?他們何時變敵為友了?為友也不能摟摟抱抱啊?

還有,生死關頭,顧青弱為何讓他去找墨御白而非別人?他未找到人急急返回,為何墨御白卻已經到了這裡,難道另有人通知了他不成?

喬如塵心思糾結,百轉千回之時,韓英帶著徐世義也趕了回來,見他杵在門口,便毫不客氣的將其揮開,拉著徐世義走進暖閣。

「世子。」徐世義和韓英行禮。

「鬼醫可有找到,七煞的解藥配好了沒有。」墨御白黑沉無光的瞳眸看過去。

徐世義呼吸一窒,來不及心驚墨御白詭異森冷的威壓,忙躬身回道,「鬼醫雖然不在,但徐某在他的煉藥房翻出了之前剩餘的解藥。」

墨御白心底緊繃的弦倏然一松,「拿來。」

—題外話—明天更8千,敬請期待,么么噠。 徐世義從寬大的袍袖裡拿出一個紫色瓷瓶,遞了過去,蔓林也從地上爬起來,端了一碗水走到床前。

可顧青弱已經不會吞咽,喂到她口中的藥丸和水皆從嘴角流了出來。

眾人大急,隨即——

「世子!」最先驚呼出聲的是韓英旎。

「墨御白!」接著,呆傻中的喬如塵也回過神來,卻又被眼前的一幕衝擊的不知如何反應。

只見墨御白倒出幾粒藥丸,放到口中,然後俯身,覆上顧青弱的黑唇。

他小心翼翼的用力撬開她的唇瓣,齒關,將葯推送到她的咽喉,隨即,起身,含下一口水,再次低頭,重複動作,最後用內力將水和藥丸一起壓入她的胸腹。

冷玉長指順出她纖細的手腕,那凝脂般的皓腕光潔不復,變得乾枯如柴,青紫斑駁,心口不禁又是一陣悶痛,墨御白閉眸,壓下心頭震動,斂神為她切脈鞅。

「怎麼樣?」喬如塵湊了過來,不去管他抱住她時那異常刺眼的動作,心急如焚的問。

「禍害遺千年,死不了!」墨御白冷冷甩他幾個字,隨即便嗓音如冬的趕人,「她需要靜心休養,你們都下去吧。」

「我不走。」喬如塵瞪眼,憑什麼只有他能留下,這可是他的小表妹,親著呢!

「你不去查這毒到底是如何制出,又是何人對她動手,呆在這裡做什麼?」

「那你為何不去?」

「我會派人去查,不需要本世子親力親為。」

「你……」這是在笑他沒人嗎?哼!他名劍山莊的人可是遍布天下!

墨御白當然知道他心中轉著何種心思,精緻的唇微微勾起,雅緻的嗓音輕飄飄的說道,「既然有人,還不去找,難道他們還會自動找上門來不成?」

…☆…

「唔……好疼……」迷迷糊糊中,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酸麻痛澀之意衝撞著周身每一個細胞,顧青弱搖著頭嘶啞著嗓音喊出了聲。

坐在床對面軟凳上的墨御白,黑眸倏的睜開,漆黑的瞳眸如夜幕上的黑濯石一般一瞬間燦亮至極。

「小姐!」蔓菁和蔓林同時驚呼,蔓菁小臉被淚水洇的粉紅,兩隻眼睛像是兩個大核桃,蔓林臉色稍好,但眼底那抹深深的驚喜卻真實清晰。

不知眾人如何心憂,顧青弱仍蠕動著嘴唇低低弱弱的絮叨,「賤人……不給我解毒還不承認……疼啊……還我的銀子金子人民幣……還我……墨……」

細細碎碎的聲音似蟲子低鳴,蔓菁和蔓林聽得不甚清晰,可一身功力的墨御白卻聽得清清楚楚。

有一瞬間,男人玉色天成的俊臉顏色極為好看!

「騙我的銀子……逼我吃苦藥,逼我鑽狗窩,逼我給你下跪,別人嫁人都嬌貴萬分,到我這裡怎麼就那麼坑爹,又是要我的錢又是逼我將美男拒之門外……我的美男啊……你們別走別……走……賤人……」

顧青弱渾渾噩噩,被夢靨著,墨御白如玉雕琢的容顏卻因她喊的那聲美男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她躺在床上越來越不安分,小嘴更是嘰歪個不停,「不,還有一個美男……喬如塵……呵呵……表哥……」

墨御白黑目森冷,魅惑的唇角越發涼薄的勾起。

晚婚 「好痛……墨御白……我疼……」

低啞的嗓音逐漸變成貓咪般細碎的抽泣,可能是真的疼慘了,淚珠沿著逐漸恢復正常顏色的小臉成串滑下。

一顆一顆如染著劇毒的清泉般悉數低落到某人的心湖,染黑了本純的色彩。

但,那人也似乎因她最後的輕喚而消散了滔天.怒火。

挺拔清貴的身影站起,步伐帶著難以察覺的急切走到床邊,高大的身軀俯下,修長的玉指探上她的額頭,滾燙!

黑瞳中微光波動,「端盆冷水來。」

「是。」蔓菁抹著淚一溜煙跑了出去。

待蔓菁端著水回來后,蔓林洗了乾淨的錦帕為顧青弱搭在額頭上。

「疼……」顧青弱小臉皺著,眉心沁出冷汗,眼皮下的眼珠不住轉動,睡得極不安穩,嗚嗚咽咽的哭聲哽在咽喉中,令人心殤。

「乖,忍一忍,馬上就不疼了。」墨御白修長的指拭去她小臉上的汗濕,一貫冷漠的嗓音帶上了几絲輕微的暖意。

錦帕換了一個又一個,冷汗出了一層又一層……雖然她身上的熱度褪了下去,但她臉上的痛苦之色卻未曾減去半分,嘴唇仍囁嚅著喊疼。

「你們都出去,候在門外。」墨御白將她額頭的錦帕除去,精緻的眉宇微蹙,沉聲吩咐。

蔓菁臉色憂慮不願離去,蔓林側頭看向她,眼神示意她不要違抗墨御白,蔓菁只好低著頭跟著她一起退下。

蔓林合上門的剎那,看到一襲寬大質地華美的白色錦袍落了地,墨御白頎長瘦削的身軀只著月白色長衫躺到床上,將被褥下的小女人抱到了懷裡……

蔓林目光一顫,隨即恢復淡然,將門關緊,拉著蔓菁退到平日里伺候的地方。

寬大厚實的懷抱里,顧青弱緊緊貼到他的身上,身體相觸的剎那,似乎靈肉都完成了一次修行,墨御白雙臂忍不住又收緊,將她更深的擁入懷裡,緊至骨血。

混沌中,顧青弱鼻端被一股清冽乾爽的梅香縈繞包裹,隨即周身也似墜入其中,渾身的劇痛彷彿在那清冷的梅香中漸漸遠去,只剩下天地間純正的雪色,偶爾一瞥間,有怒放的梅花露出嬌俏一點。

這樣透骨的冰雪之色帶著至純至粹的冷意浸泡過她每一處細胞,將深入骨髓的毒污清除,帶走鑽心的痛楚,只余芬芳溫暖。

小臉不斷深入追尋著那抹梅香之源,將整個身體都埋到他的懷裡,雙手緊緊抓握著他的前襟,死死的,攥緊。

似乎這是她此生唯一的溫暖所在,令她眷戀的不想稍離半分。

她整個人都壓在他的身上,此刻方知,這個一向倔強不認輸的小霸王竟輕的可憐,纖細的手臂,纖細的腰肢,纖細的身軀,彷彿他手臂再用力一點就能將她勒斷在自己懷裡。

「以後得長點肉。」薄唇喃喃道。

散開她的發,長指插進她濃密的黑髮間,輕輕揉按,替她緩解痛楚,讓她更好眠,她幽幽咽咽的出了一口長氣,好似真的舒服了許多,墨御白動作一頓,隨即更加仔細的替她按捏了起來。

懷中女子臉色恢復凝白細膩,眉宇間的青色也消去大半,往日里慧黠多變,靈氣逼人的一顰一笑似乎就掩在好夢之下,呼之欲出。

她也許不是最美最善良的女子,甚或是狠毒善於偽裝之人,但那靈動的晶瞳卻是世上無雙,獨一無二的珍寶。

他深知,從看到她第一眼開始就知道,她的狠毒不善只是針對那些殘忍虛偽之徒,她的偽裝只是一種保護色,掩在心湖最深處的是一顆柔軟而又潔凈純粹的靈魂。

一霎,墨御白猛的收緊雙臂,瀲灧薄唇抵上她的眉心,這個美好而又靈性的女人是他的,只是他的,誰也不能奪去。

傷她一分一毫之人,他必定打開地獄之門迎接。

「墨一。」墨御白黑瞳凝起冰晶,側頭淡淡看向紗帳外,房間里寂靜無聲,更無人影,他彷彿對著虛空說話一般。

只是,一道低沉模糊,彷彿夜色下浮動的幽靈般的聲音淡淡響起,「世子。」

「派人去信告訴喬莊主,他若再不召回自己的兒子,一年內定會抱上十個孫子。」

「是。」幽靈般的嗓音淡淡褪去。

房間恢復靜謐。

墨御白回頭,在顧青弱唇角落下一吻,邪魅的唇角一抹淡淡絹狂和霸道。

…☆…

東方,夜幕漸漸化成一片白色的濃霧,晨風拂過,花木間露珠搖曳。

門外,一身濕氣的韓英被蔓菁和蔓林擋住,韓英挑眉,也發現不宜直接闖入,黑著臉對著門內的孤男寡女道,「世子,屬下已查清楚了。」

「進來。」聲音無溫無緒。

韓英伸手推門,隨即頓住,墨御白難道絲毫也不避諱,畢竟他們二人連婚約都還未達成。不過,他也不敢再多遲疑,垂著頭,推門進了屋。

「說。」比屋外晨風還要涼薄的音色在紗帳內淡淡響起。

韓英頭垂的更低,咽了咽嗓子,道,「是顧府的四夫人田玉蓉,她因女兒顧青凌前幾日被趕去靜安寺,記恨上了二小姐,所以才藉機下毒。」

他家世子竟然懷裡抱著美人聽他稟報,簡直……匪夷所思,令人慾哭無淚!

「毒從何而來?」七煞這樣的毒不是尋常人能懂,更不是尋常人能配製得出。

「田家曾出過一位有名的大夫,善醫也善毒,田玉蓉正是從那人手裡知道的毒方。」

「此人可還活著?」

「活著。」

「誅殺。」簡短,低沉,森冷。

「是。那田玉蓉應當如何處置?」

「喂她一瓶七煞,順便也給靜安寺里那個女人一瓶。」他唇邊逸出一聲冷笑,如凝冰雪,狠戾的氣息似從地獄傳來,淡淡散開。

「不……不要……」

突然,懷裡的女人動了,沙啞的嗓音從緊貼著他胸前的小嘴裡擠出,那微微的熱氣帶著處子極純極凈的馥郁香氣,如春風吹過荒原,青青春色在他心底滋長,蔓延,荼蘼。

她醒了!墨御白黑瞳倏的閃過一抹亮色后,轉瞬歸於平靜。

「為什麼?」嗓音里也帶了一抹難以察覺的喑啞。

顧青弱想掙扎著起身,卻全身酸軟,有心無力,只能繼續將嘴唇貼著他的胸口,「將田玉蓉抓……抓起來,訛她五千兩黃金,再殺不遲。」

墨御白冰玉雪雕般的平靜容顏不由得裂開一條縫隙,他可否收回剛才一時糊塗心底流過的話?!

韓英當即黑臉,這是什麼樣一個女子,從鬼門關轉了一圈

,睜開眼第一句話竟然還不忘斂財!

墨御白揉亂她的發,「好好睡覺。」

「不……我要掙錢還債。」顧青弱嘟起嘴。

墨御白恨不能將懷裡的女人狠狠蹂-躪一番,不過來日方長,欺負病弱中的女人,他還是有些做不出的。

「你放心,即便將田玉蓉抓起來,鐵證擺到她面前,她也願意拿錢換命,這金子也不可能有半分是你的。」

「為什麼?」顧青弱心口一疼,牙齒髮酸。

丫丫個呸的!這個賤人又想打什麼壞主意!

「人力物力都是本世子所出,你想躺在床上數錢,天下間哪有這麼好的事?!」

墨御白修長玉指穿行在她的發間,兩人身體緊密相擁,單從韓英的角度看去,床上兩人分明是甜蜜至極的戀人,可是墨御白出口的話卻諷刺又冷厲。

當然,顧青弱更像一頭恢復了一點體力就張開血盆大口的母獅。

「賤人,我要咬死你!」

主意是她出的,錢當然得歸她,這個男人竟然厚顏如此,往日里那些個坑她錢的理由她勉強便認了,可是今日之事絕對不行。

割地賠款只會養白眼狼!

墨御白不理會她那點聊勝於無的勁道,渾當撓癢,與他溫柔動作極度不符的聲音冷冰冰,「你的命是我救的,本世子尚未和你要錢,那五千兩黃金你怎好厚臉皮和我討要?」

「嚇——?!」顧青弱捂著被咯的生疼的牙,淚珠滾滾而下。

唔!她的金子,五千兩啊!

……

「你是誰?」田玉蓉一臉防備的看著背對著她的黑衣人影。

她昨日命人偷偷將七煞的毒藥放到大廚房給顧青弱分送的燕窩裡,擔憂了一夜,天才亮,她正想差人去查看清暉苑的動靜,不料一個陌生的黑衣人直接闖了進來,然後將她兩個丫鬟打暈在地。

驚變只在一瞬之間,她尚未來得及看清來人的容貌,那人便背過身去,將高大的身軀掩在門后陽光照不到的黑暗角落。

「這個你可認識?」黑衣人嗓音低沉機械,無波無緒,卻令人齒骨發冷。

田玉蓉看向他手中的紫色瓷瓶,心頭狂跳,但她畢竟不是天真幼女,壓下心頭震驚,冷聲道,「一個瓶子而已,我為什麼會認識?」

「瓷瓶上的圖案上是你們田家獨有的標記,還用我提醒田夫人嗎?」

「你要幹什麼?」田玉蓉是聰明人,當然知道面前之人不簡單,不是想糊弄便能糊弄過去,他此時前來定有目的,不如先看看他到底為了什麼,再想應對之策。

「夫人不會以為昨日對清暉苑的顧青弱下手,能瞞得了所有人的耳目吧?」

田玉蓉心底猛的一沉,抬頭,目光變得陰毒狠戾,「你是誰?到底要做什麼?」

「我是誰不重要,夫人不必在意。」黑衣人毫無溫度的聲音在安靜奢豪的房間里響起,「見夫人只一個小小的暖閣便金碧輝煌,那在下問夫人要五千兩黃金打打牙祭也不算過分了。」

五千兩黃金打牙祭?還不算過分?!

「閣下還真是獅子大開口!顧府雖是富貴名聲在外,但我只不過是一個妾室,哪裡去給閣下湊齊這麼多黃金。」田玉蓉方才的驚懼被憤怒代替。

「看來,四夫人還是不知我手中的籌碼,只是不知這一瓶葯夠不夠夫人和三個女兒顧青凌,顧青瓊以及顧青瑩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