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嗤!!噗嗤!!」兩條金色線條,幾乎是在快的幾乎是同一時間,同時插入兩名聯盟分隊長頭顱,又是兩名分隊長從空中跌落。

Home - 未分類 - 「噗嗤!!噗嗤!!」兩條金色線條,幾乎是在快的幾乎是同一時間,同時插入兩名聯盟分隊長頭顱,又是兩名分隊長從空中跌落。

一名身著白色戰袍的雲月家族子弟,倉皇逃串,因為剛才那一瞬間,他也感覺到了空間波動,一條金色線條,直接插向自己,好在他對空間的敏感,第一時間逃走,額頭一條長長的血色線條,顯示出剛才那一瞬間,他已經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

「大家小心,他會我家傳步法,能夠連續瞬移隱身!!!」這名受傷的雲月家族子弟,突然間明白過來怎麼回事,連連大聲吼叫,身體不斷變換方位,不讓對手找出他下一個準確落點。

聽見這名少年的吼叫,所有人都不是弱者,立即明白過來怎麼回事,紛紛照著這名少年的方法,身體不斷變換位置,開始注意空間的波動。

「噗嗤!!」一聲輕響,一名金族少年,剛感覺到身後一陣細微的空間波動,怎奈速度太慢,一條金色線條,直接從他後背,穿透而過,生機在他體內迅速流失。

「噗嗤!!!噗嗤!!!」連續兩聲,兩名倒霉的分隊長,再次喪命在這條金色線條之下。

「啊!!!!!這混蛋藏在連續瞬移,大家朝著周圍的空氣攻擊,將這小子逼出來!!!!!」剛才那名雲月家族子弟,驚恐的吼道。

包括鐵木在內,面對這種詭異的攻擊,也拿不出任何計謀,聽見這名少年的吼叫,他也連同剩餘的六名分隊長,一齊朝著身體周圍,一陣狂轟亂炸,體內元氣彷彿不要本錢,瘋狂的從他們身體內湧出來,不斷對著前後左右攻擊。

「啊呀!!!混賬,誰打我!!!」剛才那名雲月家族子弟,發出一聲慘叫,沒想到自己出的計謀,這群人立即變成了瘋子,不斷亂轟炸,一個不小心,不知誰的一記攻擊,直接轟在自己的後背,脊椎骨竟然被對方轟的寸寸斷裂。

就在他被撞飛的同時,在他正前方,突然一條金色線條,從空間中穿透而出,直接來到自己的腦門。

「他在這裡啊!!!!」這名少年發出絕望的尖叫,因為他已經感受到這股金色線條上,湧出的驚人寒氣,身體瞬間涼透半截。

「別讓他跑了!!!」眾人聽見他的尖叫,同時調 轉攻擊方向,全部將自己的攻擊,轉身朝著這名少年方向轟來。

五道狂猛的元氣攻擊,一時間彷彿五顆小型光彈,帶著呼嘯聲,瞬間追上這名少年。

「不是我啊!!!!!」這名倒霉的雲月家族子弟,嚇得瘋狂尖叫,這幫傻子,竟然全部將攻擊對準了自己,都瘋了嗎。、

是的,剩下的五名高手,全部幾乎抓狂,碰到如此詭異的攻擊,誰還能夠保持淡定,一聽見他的尖叫,大家都胡亂對準,一陣亂轟,因為他們看不見對手,只能夠看到這名雲月家族的分隊長,在找不到目標的情況下,所有人都胡亂攻擊而來,不管那麼多了。

「啊!!!!」一聲尖銳的慘叫,這名雲月家族分隊長,眼睜睜的看著五道恐怖的攻擊,直接轟炸在自己身上,不是他不打算躲避,而是剛才脊椎骨被打斷,根本無法扭動身體,要不他也不會呼救了。

五道恐怖的攻擊,結結實實的轟在這名少年身上,這名倒霉的雲月家族分隊長,被這五道恐怖的攻擊,頓時轟成粉末,連渣都不剩。

「謝謝,嘿嘿嘿。」一道冰冷的聲音,在空氣中回蕩,彷彿死神的勾魂曲,讓五名高手,寒毛直豎。

「混賬,有本事露出來一戰,東躲西藏,算什麼好漢!!!」鐵木徹底怒了,身為七丹境巔峰修為的高手,在整個天級營內,

「哦,你們十三人聯手對我老子一個人,算是好漢嗎??」胡星的聲音,仍舊在空氣中回蕩,根本無法捕捉到他的準確位置。

「有種出來單挑,老子和你一對一!!!」鐵木再次暴喝道。

「好,單挑就單挑,嘿嘿嘿。」胡星說完這句話,不再發出聲音。

五人四處張望,等待他的出現。

突然一名金族少年身邊,一條金色線條,再次朝他刺殺而來。

「怎麼回事!!!」一聲驚叫。

「啊!!!」土族少年被金色線條穿透,發出絕望的慘叫,身體墜落向地面。

「小子,你出爾反爾!!!」鐵木憤怒的說道。

「嘿嘿嘿,你不是要單挑嗎??那我就將多餘的傢伙解決罷,嘿嘿嘿。」胡星的聲音,在空氣中回蕩,讓所有人聽后,都渾身一震,感情這小子是要殺光所有人,只剩下自己和鐵木單挑啊!!!

「快跑啊!!」除開鐵木,此刻只剩下三名分隊長,瞬間反應過來,一名雲月家族子弟,驚恐的大吼一聲,帶頭朝著遠處飛奔。

另外兩名少年,一名木族分隊長,一名金族分隊長,二人連忙朝著兩個方向,飛奔逃竄。

就在這時,第一個逃走的雲月家族子弟,瞬間停住自己的腳步。

「來啊!!!!!」他一聲大吼,一柄雪白色的長劍,瞬間出現在手中,對準他身體右側,一劍刺了過去。

「死罷。」仿若死神般的聲音,再度響起,這名雲月家族分隊長,清楚的聽見聲音在自己的耳邊響起,彷彿勾魂之音,在他聽見著聲音的同時,一條金色線條,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直接穿透自己頭顱,他甚至連回手的機會都來不及,對方的攻擊,簡直快的迅若閃電。

另外兩名少年飛速狂奔,生怕自己被對手盯上,因為他們已經看到那名雲月家族的下場。

但是任憑他們逃的再快,也無法擋住對手的追擊。

胡星突然顯出身形,以一種超級恐怖的速度,電閃雷鳴般沖了出去。

打鬥半天,鐵木終於發現這名少年的身影,一個彷彿出弓之箭的身體,直接射向前方兩名奔逃的少年,速度簡直難以想象。

鐵木也動了,他筆直的沖向前方奔逃的木族分隊長,他可以不管金族分隊長的死活,但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手下,在自己眼前被人擊殺。

鐵木的速度,當然比這名木族分隊長快,幾個瞬間,他便衝到了這名手下的身後。

「不要殺我啊!!!」這名木族分隊長聽見身後的風聲,發出慘烈的嚎叫。

「停下,是我!!」鐵木恨鐵不成鋼的吼道,一把抓了過去。

木族分隊長頓時醒悟,連忙停下身體,轉身看著衝來的首領。

鐵木一把將他抓到自己身後,自己轉過身,看著胡星的方向。

「啊!!!!」最後一名金族分隊長,發出絕望的慘叫,胡星手中金色長槍,筆直的插入了他的胸膛,將他高高拋起,直接甩的老遠,不可能再活下來。

「小子,來吧!!!」鐵木怒視著胡星,發出憤怒的吼叫。

「嘿嘿嘿,來就來!!」胡星閃過一絲殺意,冷冷的笑道。

「啊!!!啊!!!!快逃啊,這是什麼東西啊!!!!」

廣闊的大地上,一群聯盟子弟,足足有二三十名,正瘋狂的奔逃,他們身後,一團巨大的血紅色煞氣,正不緊不慢的跟在他們身後,時而突然加速,驚的這群少年尖叫不已,一會放慢速度,在後面遠遠跟隨,卻有甩之不掉。

此時這群少年,已經奔逃了幾個時辰,渾身元氣差不多用盡,但身後那恐怖的煞氣,仍舊跟在他們身後。

誰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但所有人都親眼見到這團煞氣的恐怖,每當它吞噬一名聯盟子弟后,煞氣內便會發出這名子弟的驚叫,隨即莫名的被擊殺。

在這群聯盟少年的眼中,這團煞氣,簡直就是一團催命符,一旦被其裹入其中,必定有死無生,面對如此恐怖的煞氣,他們除了不斷發出求救訊號之外,只能全力奔逃,希望援兵能夠及時趕到。

江宇得意的站在煞氣當中,這是他手中戰刀,所發出的煞氣,也是他所能擁有的最強殺著,也是最省力的殺著,只要對手的修為,不是太過強大,一旦進入這團煞氣之內,那就只有任自己揉捏。

這群聯盟子弟他已經玩夠了,一路追殺,江宇突然加速,煞氣始終以他為中心,無論他速度多快,這團煞氣都緊緊跟隨,自從修為提升之後,速度當然也提升很多。

幾次加速,江宇便追至這群少年的身後。

「來了來了!!!」

「媽呀!!!」

煞氣突然將這群少年,盡數捲入,天空中頓時詭異的只剩下這團煞氣。

「木滿!!!你在哪裡!!!我怎麼什麼也看不見啊!!!」

「金游!!我也看不到你啊!!!」

「怎麼回事啊!!我連神海之力都無法探視出去了!!」

煞氣當中,頓時響起了這群少年的呼喊聲,大家互相呼喊著同伴,希望能夠迅速集結道一起,以抵抗即將出現的殺機。

看著這二十幾名聯盟子弟,在自己的煞氣領域內,頓時變成了無頭蒼蠅,不斷的四處叫喊,就算同伴就站在他們身邊,也無法察覺,因為這團煞氣,掩蓋了他們的所有感官,出了看到血紅色一片,其他什麼也看不見。

「啊!!!」一聲慘叫響起。一具屍體從煞氣當中墜落下來。

「誰!!誰遭毒手了!!大家小心,對方發起攻擊了!!!」

眾人紛紛亂叫,除了叫喊,他們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只有迅速拿出自己的天兵,打起十二分精神,全神貫注,隨時準備出手。

「啊!!啊!!」又是兩聲慘叫響起。

「混蛋,有種站出來啊!!」

眾人被這種莫名的慘叫聲,嚇的不知怎麼辦好,瘋狂的舉起自己的天兵,胡亂砍殺起來,朝著身邊無數血紅色的煞氣,使出自己全力,一陣亂砍。

「啊!啊!啊!啊!啊!」緊接著數聲慘叫聲響起。

江宇只是站在遠處,靜靜的看著這群傢伙,因為此刻這群傢伙,已經開始了自相殘殺,其實他們每人相距並不願,只是看不到,感受不到對方而已,但是此刻全部突然將自己的攻擊,朝著身體周圍爆發出來,倒霉的當然都是自己的同伴。

無數人死在了同伴的手下,致死都不知是誰殺的自己。

「我剛才砍到一個人!!這神秘人是不是被我殺了啊!!」

「我剛才也砍中了一個身體,他還慘叫了一聲,不知是不是擊傷了他!!」

「大家別殺了,你們殺的都是自己人,媽的!!」

終於有一個明白的,一聲厲喝,讓所有人都清醒過來,剛才發出了數聲慘叫,怎麼會這麼容易殺中對方,難道自己真的擊殺了自己的同伴。

所有人都陷入了恐懼當中,這種恐懼,是無形的存在,現在的情況,不但要提防神秘人的擊殺,還要提防自己人胡亂出手,不小心擊殺了自己,這種感覺,讓他們陷入了極度的恐懼。

「啊!啊!啊!啊!啊!」一聲聲慘叫再次響起,眾人再度恐慌,每一聲慘叫,都彷彿在撥動,他們那已經極度緊張的心弦。

「我受不了啦,殺啊!!!」一名少年再也受不了這高度的緊張,提起手中天兵,對準身體周圍,一陣胡亂砍殺起來,瘋狂的元氣波動,將周圍的 血紅色煞氣,破開一道道血痕。

所有人都不再淡定,全部提起自己的天兵,也跟著胡亂砍殺起來,不想自己被別人誤殺,唯一的辦法,就是寧可自己誤殺別人,在生死關頭,誰都是自私的。

江宇再次退出來,剛才他出手擊殺幾名少年,任其發出恐怖的慘叫,目的當然就是讓這群剛剛消停的少年,再度自相殘殺。

片刻功夫,血色煞氣當中的慘叫聲越來越少,煞氣不再波動,漸漸恢復到平靜。

胡星沖了進去,因為他的煞氣領域內,此刻只剩下一名金族少年,之所以慘叫聲停止,那是因為這名金族少年,成功的擊殺了最後一名自己的同伴,至少他不用再擔心自己被誤殺。

突然間,煞氣消失,天空中只剩下這名金族少年,面對一名身材矯健的少年。

「很不錯,你成功的擊殺了你所有同伴,呵呵呵呵呵。」江宇拍著手掌,誇讚道。

「就是你!!!老子殺了你!!」此刻的金族少年,也是渾身是血,身上好幾個巨大的傷口,不斷有鮮血湧出,這些都是被同伴誤中的傷勢,好在金族號稱遠古家族當中,最為強悍的種族,無論是戰鬥力,身體的體質,都是無比優秀,才能夠承受幾次重擊不死。

就算滿身是傷,他仍舊拚命的殺向江宇,金族子弟,百分之九十九,都屬於性格剛強,桀驁不馴的性子,輕易不會服軟,當如要除開鐵牛抓住的那個,的確屬於異數。

江宇也對著他沖了過去,手中的戰刀,沒有再湧出煞氣,一刀砍出,一刀擎天巨刀,突然從天空中砍下。

金族少年身後也跟著湧出一柄巨大的金色長劍,對準這柄巨刀斬去。

『鐺……。』一聲巨響,巨大的金色長劍,在接觸到巨大戰刀的同時,頓時土崩瓦解,化為無數金色碎片。

巨大戰刀去勢不減,順勢從這名金族少年的頭頂砍落。

江宇走了,他沒有再回頭,因為他知道,這名少年,至少得變成兩半,或許更多。

「高手終於上場了!!!!」江宇看著天際,哪裡已經出現了十三個身影,速度很快,正飛速的朝他這個方向趕來。

一股股元氣,滿滿從江宇體內湧出來,順著手臂,一直湧入手中的血紅色戰刀當中。

一團團血色煞氣,從戰刀中湧出來,無數的小團,匯聚在一起,形成一大團血色煞氣,足足覆蓋三四十米範圍,把江宇整個人都包裹在這團煞氣當中。

「哪裡是什麼!!!!」

「好詭異!!煞氣能夠凝結成一團,久久不散!!」

頑土帶著十二名分隊長,匆匆趕到,在很遠的距離,他們就已經感受到這裡有戰鬥的波動,方向正確的情況下,他們很快就判斷出,自己要找的人,就在這個方向。

一股股濃濃的血腥氣息,在空氣中瀰漫。

「首領,前方好多屍體!!!」

「全部都是我們子弟!!」

隨著空氣中的血腥氣息,大家發現了前方地上,躺滿了屍體,個個死狀慘烈。

「大家小心,這團煞氣有點古怪!!不要大意!!」頑土突然說道。

他凝視這團煞氣半響,憑他眼力,就算在濃厚的霧氣,他也能看清楚當中的情況,可是這團煞氣,他卻無法讓視力深入,只停留在煞氣的外圍。

他嘗試用神海之力蔓延過去,讓他震驚的是,神海之力,竟然如同泥牛入海,瞬間化為虛無,竟然探視不到任何物體,任何方法都無法看到煞氣當中的一切。

眾人凝神聚氣,慢慢的靠近這團煞氣,打起十二分精神。

「在『鏡像球』的記錄當中,以及傳遞迴來的訊息當中,那名叫做江宇的小子,好像很擅長使用這種血紅色的煞氣。」頑土凝重的說道。

「第五分隊,你們嘗試進去試試,其他人,隨時接應他們四人!!」頑土發出一道命令。

跟著頑土出來的這三個小分隊,也都是由分隊長所組成,每一個小分隊,都有四大家族各一名七丹境中期高手,四名七丹境中期高手,同時出擊,就算頑土自己碰上,也要小心應付,他對這小分隊的戰鬥力,有足夠的信心。

第五小分隊的四名少年,互相看了一眼,這種莫名的煞氣,雖然讓人恐懼,但身為強大的七丹境中期高手,他們當然不會輕易而恐懼。

四人同時拔出自己的天兵,元氣湧入天兵當中,金光萬丈,綠光瑩瑩,赤色光華奔騰,月光無瑕,四種特殊的元素光華,在四人的天兵中湧出來。

四人很快接近煞氣邊緣,互相看了一眼,深呼吸一口,同時邁步踏入煞氣當中。

當他們踏入煞氣的瞬間,突然感到整個兒來到了另一片空間一般,瞬間所有感官和神識完全斷絕,就連剛才一同進入的同伴都無法感受到,四人這才突然緊張起來。

「月華兄!!!你在哪裡???」金族少年警惕的大聲問道。

「我聽見你的聲音了,我們相距不遠!」月華大聲回答道。

「大家小心,這片煞氣,能夠屏蔽所有感官,千萬別被人偷襲!!」金族少年提醒道。

四人此刻都感到從未有過的緊張,手中天兵的光華,也不再那麼耀眼,彷彿這團煞氣,將光華硬生生壓縮了一般。

一柄詭異的戰刀,悄悄的出現在了這名金族少年的身後,無聲無息,彷彿鬼魅一般,就在快要接近他的瞬間,突然加速,閃電般砍向他頸項。

「什麼人???」金族少年反應迅速,手中早已蓄勢待發的金色長劍,瞬間朝著身後刺去,速度極快,精準而又凌厲的長劍,彷彿一條毒蛇。

戰刀在這一瞬間,突然消失不見,彷彿從未出現過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混賬!!!!」月華突然發出一生暴吼,一直蓄勢的雪白色長劍,對準身後,一劍刺了出去,因為他感覺到身後突然爆發一股凌厲的攻擊,來不及細想,奮力還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