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千淼道:」你難道不餓嗎?「

Home - 未分類 - 凰千淼道:」你難道不餓嗎?「

一想想,打了這麼久,少年也感到餓了,於是跟凰千淼開始奪食了。

少年的名為零殺,是月域一個殺手組織的頭頭,最後不知道是被白給打敗了,就開始纏著白和鈺拜師。

不過拜了這麼久都沒有發現白和鈺其實是兩個人,凰千淼覺得他真的非常的失敗。

月白和月鈺兩個人,鮮少有人能夠分辨的出來的,凰千淼是一個異數。

月鈺開口道:」零殺,你來這客棧幹什麼?「

自己的行蹤應該沒有暴露才對啊!零殺怎麼會來這裡。

滿桌的狼藉被收了起來,零殺有些錯愕的道:」白鈺大人,難道你不知道嗎?「」什麼?「這些日子一顆心都放在他心愛的女子身上,對於一些沒有必要的消息,他可沒有空過問。

零殺回道:」最近我手頭有點緊張,聽說今天那空之界通緝榜的第九名狂龍會出現在這一家客棧,我來守株待兔的。「

月鈺冷聲道:」原來如此!「

他看向樓下,開口道:」可是有這個目的的,可不止是你一個人,這個獵物,也不知道你搶不搶得到?「

凰千淼問道:」空之界通緝榜是什麼東西?「

少年翻了翻白眼道:」你這個女人除了暴力一點,沒有一點長處,這就算了,還這麼的無知,連空之界最有名的通緝榜都不知道。「

月鈺再一次變得冰冷了起來,他道:」零殺,你的實力我還算是比較欣賞的,不過你要是再敢說小水兒的壞話,我不介意你會變成一具不完整的屍體滾出月域。「

無論是白虎,藍,還是月白月鈺,他們都是極為的護短的。

就算凰千淼的缺點多多,也不允許任何人詆毀。

零殺打了打寒戰,他很他也接觸過不少次了,知道他們絕對不是一個容易發怒的人。

卻沒有想到今天就直接威脅了他兩次,他撇了撇嘴道:」空之界的通緝榜一共有一百個人,都是窮凶極惡的兇殘之徒,對於我來說也只有前十名才有挑戰性,因為價錢高。「」前五名和第十名都是尊帝階的高手,至於前五名,簡直是臉一個影子都找不到,傳聞其中還有一個尊神界的高手。「」而第九名狂龍的實力一般般,作為我的目標合適?「」尊帝初階嗎?「凰千淼低聲道。」是啊!「」那麼他恐怕不是你的對手,而是我凰千淼的對手。「

零殺大驚,」小丫頭,你不要胡來!狂龍可沒有我那麼哈珀對付,我要殺他,也得選擇暗殺的手段,要是正面跟他斗,絕對是兩敗俱傷的結局。「

凰千淼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他那麼值錢已經成為了很多人的目標了,所以想要殺他,也不一定要硬拼不是嗎?「

零殺一愣,」不硬拼,你打算做什麼?「」轟——「就在他們說話的期間,樓下已經開戰了。」狂龍,你竟然敢出現在月華城,明天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哈哈哈!「一個狂妄的聲音傳了過來,」就憑你們這樣的螻蟻,連給我提鞋都不配,竟然還敢來殺我狂龍。「」轟——「一道恐怖的力量爆發之後,這個酒樓里已經布滿了血腥之氣,所有不是來狩獵的人齊齊的逃走,留下了一群高手。

這一群人,實力最低的也必須是尊帝界,尊帝一下,留在這裡也是送死。

地上倒下的那幾個屍體,就代表著這一切。

聞到了那濃濃的血腥味,白鈺的眼裡閃過了一絲殺意,他只是想帶著小水兒來用個餐而已,卻沒有想到竟然有人出來搗亂。

這個時候,有一個正義的聲音喝道:」狂龍,你上了通緝榜不好好的待著,竟然還敢出來放肆,簡直是找死!「」哈哈哈!找死的是你們,我的神功就需要你們這些道貌岸然的惹的血液來突破,所以你們受死吧!「

原來狂龍的是以自己為誘餌,為的就是殺戮!

零殺大驚道:」這傢伙比傳說之中的還要厲害,下面的那一群人死定了。「」哈哈哈!你們全部都去死吧!死吧!「狂龍在下面狂笑道,所有的生命在他的眼中都不值一提。

月鈺道:」零殺,既然那是你的獵物,你解決就好了。這個地方空氣不好,我帶小水兒出去呼吸清新空氣。「

零殺糾結不已,此時狂龍的狀態,就算是他出手,恐怕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

如此狂化得變成殺戮機器得狂龍太可怕了,空之界通緝榜的前十名果然哪一個都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這錢不好賺啊!他是有些缺錢,要是放棄的話,那麼會後悔的。

干他們這一行的,可不是鋌而走險嗎?拼了!

這個時候凰千淼道:」這兒的空氣是有點不好,可是那個獵物我看上了所以……「」小水兒!「月鈺眉頭緊緊的皺著,他也看到了狂龍的實力非常的可怕,所以並不贊同凰千淼去冒險。

凰千淼笑道:」鈺,你就放心吧!我可沒有打算我一個人上,我決定跟零殺一起上,我們剛才也戰鬥了一回,兩個人還是有點兒默契的,一起動手應該可以拿下那一個狂龍。「

聽到凰千淼的話,零殺的臉上閃過了一絲喜色,道:」真的嗎?「

他可是見識過這個小丫頭層出不窮的手段和可怕的戰鬥力,如果他們兩個人聯手,那麼獲勝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凰千淼道:」當然是真的,至於懸賞金。「

零殺接話道:」我七你三!「

凰千淼怒了。」什麼?你七我三!不行,必須是我七你三!「」你這個小丫頭能不能這麼黑心啊!我六你四!「」我七你三!這沒得商量,你要是不答應,那麼我回去睡覺了。「凰千淼拉著月鈺準備離開。

看著凰千淼要走,零殺急了,要是這個小丫頭不幫忙,他不但會失敗,恐怕會喪命。

最終拖鞋道:」還,就依你!「

他問道:」接下來準備怎麼做?「

凰千淼懶洋洋的道:」先讓他們打過癮,我們再上不是更好,能夠消耗那一個狂龍的力量就多消耗一點,反正我們不吃虧。「

零殺道:」你這個小丫頭的心是墨水做的,絕對!:「

下面那些人,既然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來,那麼已經做好了身死的準備了。他零殺不是一個好人,現在也是自身難保啊!

就在這個時候,狂龍突然間笑道:」樓上的,也給我滾下來,偷看的也夠久的了吧!「

狂龍能夠登上通緝榜前十名而活得好好的,腦子也不差。

顯然已經猜到了樓上的人的想法,準備把他們一網打盡。

竟然敢這樣挑釁他們,月鈺真的想直接出手解決狂龍,」鈺——「凰千淼拉住了鈺,如果是鈺的一擊必殺,那麼狂龍絕對死定了。

直接的獵物,當然要自己去收割才有意思!

她現在,急著想要突破尊皇中階呢!龍之界拍下來的人太不給力了,宰了那麼多個她的實力依舊沒有突破。

而零殺也一樣不給力,要是等他們一個月特訓出來了實力超過了她這個老大了,可不好。

星域學院的學習時間為三個月,放假一個月,一年一共有三個學期,九個月的上學時期和三個月的放假。」那麼小水兒小心!「月鈺到。

他的身形化為了虛無,他沒有消失,只是隱藏在暗中而已。

凰千淼道:」小子,你好好準備,姐姐我去試試他的底!「

一道藍色的劍光從樓上沖了下去,如雨點一般的柔和,可是卻冰冷無比。

就在那劍光要穿透了狂龍的心臟的時候,狂龍的雙眼爆紅了起來,」咻——「的一聲躲開了。

凰千淼微微的皺著眉頭,」這個狂龍的實力不錯,竟然能夠看清楚我劍光的軌跡。「」下來!「被人攻擊,狂龍也徹底的怒了,龐大無比的力量把整個酒樓的主子都給震碎了。」轟隆隆——「整個酒樓倒塌了下來,在一瞬間變成了一個廢墟。

所有的人急忙的躲閃著。這個時候一個清脆的聲音傳了過來。」狂龍,你這樣破壞,可是很不好。讓本小姐連一個坐的凳子都沒有了。「

眾人抬頭望去,便看到空中一個少女凌空而立,一張小臉平凡無奇,可是那一雙水藍色的眸子卻攝人心魂。」靈者七階!「」有沒有搞錯!「」剛才那一劍是她發出來的吧!可是靈者七階,可能嗎?「

可是,當眾人看到了凰千淼手中那一把美的能夠讓人著魔的混沌弒天劍的時候,一劍忽視了她的實力了。」天啊!好美的劍!「」這把劍的存在,就是一個奇迹!「」要是我能夠得到……「

一瞬間,凰千淼那慵懶的氣息瞬間變了,變得比堅韌還要鋒利!

無數道劍影從空中落下,接著凰千淼喝道:」水之封印,水龍降臨!「

凰千淼覺得,等藍醒過來之後,她要跟他打一個商量,把他的外貌稍微變得普通一點,免得每一次拿出他來,就引得一群蒼蠅覬覦。

可是她不能沒有得到藍的答應,而他漂漂亮亮的他變醜。所以只能等他醒來,可是為何她感覺藍不但沒有一點醒來的預兆,反而越睡越沉了!

莫非懶惰,也是一種帶有很強傳染性的病毒,結果藍一直被她帶在身邊,結果被傳染了。

劍光和水龍交織在一起轟了下來,讓本來變成廢墟的客棧,此時變成了粉末。

眾人倒抽了一口涼氣,這破壞力實在是太強悍了吧!

零殺也是一身的狼狽再一次隱藏著自己,無奈的道:」這個黑心的小丫頭又無緣無故的發火,她是不是吃了炸藥了。「

恐怕也只有月白和月鈺,明白凰千淼為何會發怒。

美人和所珍視的夥伴。絕對不允許任何人覬覦。

眾人看向了凰千淼,可是去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尊皇初階,竟然有這等實力,還讓不讓我們這些尊帝級別的人活啊!「」這破壞力太可怕了!她的實力怎麼可能只有尊皇初階啊!「

混沌弒天劍加上封印術,已經能夠讓凰千淼本身的力量,提高好幾個檔次!再加上是一怒之下的攻擊,所以更加的恐怖。

狂龍此時貪婪的看著那一把劍,道:」沒有想到,這一次出現除了能夠殺不少蠢貨,還有不少別的收穫啊!「

凰千淼道:」我覺得你最好的收穫,就是能夠碰到一個能夠讓你下地獄的人。「」水之封印,水龍降臨!「藍色的水龍呼嘯而出,如流星一般的落下,冰冷的殺氣,好像要把周圍的一切凍結!」喝——「這一刻,狂龍不但沒有躲開,反而是直接接下了凰千淼的攻擊。」轟轟轟——「恐怖的爆炸聲響起,就連周圍的幾棟樓都被殃及了。

無數道可怕的颶風撞擊,那一些想要獵殺狂龍的人在也不敢在這戰鬥的漩渦之中待了!想要活命!那麼必須離開。

狂龍不是他們能夠對付得了的,那一個尊皇初階的小丫頭也不是一般的厲害。

等到一切灰塵散開,所有的人都跑路了,最後只留下了一個褐色魁梧的男人和一個藍衣少女對峙著。

狂龍猙獰的看向凰千淼道:」小丫頭,你的實力,你的底牌,真的很不錯,不過還是太嫩了一點。「」所以你去死吧!你的東西,我會很樂意的接收下來的!恐怖的威壓散發出來,好似能夠把空氣給凝結住。

他散發則會如此恐怖的威壓,猶如猛虎一般沖向了凰千淼,想要把凰千淼這個小丫頭給捏死。 就在此時,暗中飛出來幾枚毒針,目標正是狂龍。

零殺已經出手了。

這個時候狂龍青筋暴跳了起來,那一些毒針腐蝕了他的肌膚可是卻無法重傷他。

「滾出來,指揮偷襲的鼠輩!」

零殺可是一個暗殺者,會出來就奇怪了!

「唰唰唰——」攻擊正在繼續進行之中,而這個時候凰千淼喝道:「水之封印,水龍降臨。」

又是「轟隆——」一聲,狂龍憤怒無比的道:「原來你們兩個,竟然是一夥的。」

他雙腳踏地,爆發出來了恐怖的力量,地面裂開,如雷光一般沖向凰千淼。

他知道暗中的那個人是一個暗殺高手,想要揪出來絕對是浪費時間,所以先殺了這個小丫頭再說。

凰千淼笑道:「想要殺我,做夢!」

「水之封印,火之封印,龍鳳雙殺!」藍色的光芒和紅色的光芒龍早而下,冰冷和炙熱交接,讓人防不勝防。

狂龍臉色大變,道:「封印師,封印師竟然也想著拿著我的首級去幻懸賞,看來我的首級的價位還是不錯的。」

剎那間,凰千淼的劍也動了,對付狂龍這樣的危險人物,不得不全力以赴。

無數藍色的劍光編製出來了一張密密麻麻的大網,把狂龍給籠罩住了。

「哈哈哈!你殺不死我的!」狂龍突然間哈哈的狂笑道,硬生生的就接下來凰千淼的幾道連續的攻擊。

凰千淼眼中露出了錯愕之色,這個狂龍的身體還是人類的身體嗎?

突然間,狂龍的身體化為了一個旋風,沖向了凰千淼。「小丫頭,玩夠了!」

「空間封印!」凰千淼急忙的用空間封印給自己爭取時間躲過這致命的一擊!

狂龍怒罵道:「封印師真的非常的麻煩。」

「小丫頭,你別躲試試!」

「風之封印!」凰千淼跑的更快,速度被各種封印術輔助增強,狂龍根本就趕不上狂千淼的蘇丟,即使他的實力比凰千淼的實力牆上不少。

狂龍就納悶了,這個小丫頭是個封印師那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可是她的靈魂力用不完嗎?

怎麼會這樣,不是說使用封印術是非常消耗靈魂力的事情嗎?消耗個鬼啊!要是下一次他碰到說這話的人,一定撕了他。

暗中潛伏的零殺也嘆息不已,這樣揮霍自己的精神力,那個死丫頭還好嗎?

一找到時機,零殺也出手了。「刷刷刷——」毒針已經出手。

狂龍翻身躲了起來,他真的覺得這兩個人極為的棘手!

暗中的那個人神出鬼沒,而在明處的那個小丫頭像是泥鰍一般,沒怎麼抓都抓不住。

整個戰局就這樣僵持住了,結果不能很快的定下來,只能這樣不停的糾纏。

「小丫頭,你給我去死!給我去死!」狂龍的耐心,都被磨的差不多了!

「噗嗤!」零殺的毒針,絕對毫不客氣。

「啊啊啊!我要殺了你們!」狂龍徹底的憤怒了,眼睛紅得相似滴血一般得殺向了凰千淼。

這一刻,凰千淼身上的靈力在飛速的運轉著,終於,她的臉上路出了欣喜之色。

尊凰中階,終於到達尊王中階了!

凰千淼揮動著劍,在空中緩緩的滑下,開口道:「水之封印,誰水龍降臨!」

一道恐怖的力量沖向了狂龍,狂龍瞳孔猛的一縮,看向凰千淼道:「你晉級了!」

「可是一晉級,你的實力怎麼提升了這麼多!」

他有些惶恐,急忙的躲閃開來,「噗——」可是最終因承受這一招,吐出了一口鮮血。

狂龍眼底閃過了一絲堅決,這兩個人實在是越來越棘手了,在這樣打下去,也許死的人就是她。

就在這個時候,一層黑霧把他給包裹了起來,天空都瀰漫著一沉邪惡的黑霧!

「吼——」一聲吼叫聲響起,那狂龍光潔的額頭上竟然出現了一堆就叫。

暗處的月白臉色一沉。這兒狂龍真的不是一般的瘋狂,竟然融合了上古龍牛的血脈,讓自己變成這般狂暴的模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