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方野就感覺到玄黃空間之中快速地堆積起一堆又一堆的兵器,有一少半都是天階靈器,看來這座大殿應該是一座兵器大殿。

Home - 未分類 - 然後,方野就感覺到玄黃空間之中快速地堆積起一堆又一堆的兵器,有一少半都是天階靈器,看來這座大殿應該是一座兵器大殿。

可惜,卻並未見到聖兵,就連殘缺的聖兵都沒有,讓方野深感遺憾。

別人如果知道方野所想,估計會氣得發瘋,都將人家明月天庭的一座大殿給搬空了。還挑三揀四的。還讓不讓人活了?

「嗖!」

一道金光從下方衝天而起。落在方野的肩頭,露出幻靈那金絲靈猴的身體,金潢色的毛髮熠熠發光,顯得靈動異常。

「幻靈。幹得不錯!」方野大笑著誇讚。

剛剛幻靈將那座大殿都給搬空了,得到近百件天階靈器,以及數百件地階寶器,其中,天階高級靈器都有十幾件,都能夠趕得上一個小型勢力的兵器庫了。

「那是自然,也不看我是誰!」幻靈蹬鼻子上臉,站著說話不腰疼,一副牛氣哄哄的樣子。

方野想到當初在封魔殿開啟的時候。所有人都無法飛行,唯有幻靈不受影響,就連神靈的威壓都對他沒有太大的影響,只是會讓消耗變大。

如今的情況跟當初差不多,任何陣法都困不住這小子。而且,在以前並未有太大的用處,在現在這種情況下,這種堪稱逆天的能力,簡直就是無價之寶!

雪芊芊絕美的容顏上浮現出一絲微笑,以一種溫柔的眸光望著方野,柔情似水。

墨承影嫉妒的咧了咧嘴,哼哼道:「方野這小子在誘騙孩童犯罪,你竟然還一副非常支持的樣子,真是太沒天理了!難怪曾有人說,墜入愛河的少女,智商都無限下降,古人誠不我欺啊!」

方野為雪芊芊攏了攏額前秀髮,沖著墨承影擠了擠眉毛,洋洋得意的道:「你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本來還打算讓幻靈分你點好處的,現在看來,哼哼……」

墨承影臉上浮現出一種剛正不阿的神情,大義凜然的道:「幻靈做的簡直太對了!明月天庭既然已經成為過往雲煙,那我們就應該繼承明月天庭的遺志,域外戰天魔!當然,要想做到這一切,必須要準備充足,明月天庭的遺寶就是為了斬殺魔族用的,對我們來說,非常合適。」

梵塵的嘴角都不受控制的微微抽搐了下,詫異的望著臉皮比城牆還厚的墨承影,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

方野舒暢的點了點頭,淡笑道:「幻靈,告訴他我們都得到了什麼東西。」

幻靈臉上露出一絲幸災樂禍的神色,得意非凡的道:「得到地階寶器數百件,得到天階靈器近百件,其中的天階高級靈器也有十六件,不知道墨承影墨大人,到底想要哪一樣?」

墨承影臉上的神色當場僵了下來,露出一種被欺騙了的哀怨,怒聲道:「小東西,你敢刷我?小心我剝了你的皮!」

方野大手一揮,道:「墨兄,別客氣,想要什麼就直接說!就算這些兵器還算是珍貴,既然墨兄開口,那自然要關照一二。」

墨承影臉色耷拉了下來,臉上露出憤恨的神色,大聲怒吼道:「你們兩個騙子!明明知道我不需要其他的兵器了,還專門弄了一堆武器回來,簡直太混賬了!」

墨承影像是吃了死孩子似的,臉色哀怨,聲音歇斯底里。

方野戲謔的笑了笑,忽然低頭向著幻靈道:「幻靈,那死胖子好像不怎麼待見你啊,等會兒如果在裡面發現了神靈遺寶,千萬別讓這死胖子再來分了,免得再刺激到他!」

幻靈很配合的道:「嗯,是啊,遠處那座閣樓好像就是這處宮殿群落的藏經閣,裡面或許會有神靈的手札啊,或許會有聖賢的心得書啊,或許會有什麼秘密功法武技啊。本來還想與那死胖子一起分的,可惜啊,死胖子根本就看不上,那我可不敢在給胖爺添堵。」

墨承影哭喪著臉道:「哥,我錯了,真的得到神靈手札或者聖賢心得書什麼的,就讓我看一眼吧。」

武器神兵對他來說作用不大,前人悟道的心得書和神靈的手札,對人的啟發極大,可以印證自己的道法,對於墨承影來說,簡直就是無價之寶啊!

方野淡笑道:「既然死胖子都主動承認錯誤了,那我們就給他個機會吧,有了神靈手札和聖賢心得書,給他看看又何妨?再說了,那些東西那麼珍貴,在這裡也不一定會有!」

墨承影張了張嘴巴,最終還是將想說的話都咽進了肚子中,不敢再多說什麼,免得再說出什麼其他的事情來。

方野望著幻靈,語重心長的說道:「幻靈,既然這裡對你的消耗極大,那就不需要每一座大殿都進入,只進入那些價值高的大殿就行了,比如材料閣,比如藏經閣,比如武技閣,等等,就從高端的開始收,把價值高的都收起來!別客氣!」

「好嘞!」幻靈興奮的應了一聲。

梵塵望著下方的宮殿格局,遙指左前方五六十丈之外的一座古拙大殿,淡笑道:「那裡就是藏經閣,小傢伙若是有能力,不妨去看看。」

幻靈轉頭望了望方野,見到方野點頭之後,才向著梵塵所指引的方向趕了過去,如金光破空。

對於梵塵,幻靈並未有百分百的信任,還是要看方野的意見。

幻靈來到梵塵指引的那地方,一頭扎了下去。

緊接著,方野就感受到玄黃空間中的變化,一個又一個的書架出現在玄黃空間之中,上面擺滿了竹簡、獸皮、玉簡等物,各自散發著一股蒙蒙的氣息,看來也都並非是凡品。

方野心裡樂開了花,這樣下去的話,他就可以將明月天庭的大部分寶物都搬空,變成他們方家的底蘊。

方家算是得到了明月天庭的部分遺澤,日後,或許會有趕得上明月天庭的一天!

等到幻靈將藏經閣中的東西收取完畢,方野就發現,這些功法武技之中大部分都是天階和地階的,並未發現任何有關聖階的功法武技,更沒有看到任何神靈手札,讓方野心中微微有些遺憾。

他遺憾,墨承影更遺憾,百無聊賴的站在旁邊,唉聲嘆氣不已。

想到剛剛的兵器就沒有見到聖級法器,方野心中隱隱有些猜測,或許,真正至強的底蘊,被明月真神重新收藏在了別處,不使落入他人之手。

只是,明月真神還留著那些至寶幹嘛?

難道,她真的並未死亡嗎?依然在準備今後的復出?還要域外戰天魔嗎?

明月真神的生死是一個謎,就連那些魔族中的大能者,也都無法推算出明月真神的生死與方位,生存的機會,真的不大。

梵塵對於風水之道還有極其深刻的研究,有他指引,幻靈樂此不疲的搜刮著附近最有價值的宮殿,每次入殿,必搜干刮凈,徒徒留下四壁。

在幻靈的拚命努力之下,玄黃空間中的寶物越來越多,功法武技,神兵利器,符篆陣法,煉器材料,靈藥種子,等等,堆積的跟小山似的,比一些霸主級勢力的庫存還要更豐富!

ps:

第二章到!更新的遲了,抱歉!昨天欠的一更,今天補不上了,以後補!明天要去參加個朋友的訂婚宴會,恐怕也沒時間補,後天開補!還有加更的,也會儘快更了!求月票!求推薦票!秀才拜謝! 梵塵對風水和大陣都有極其深刻的研究,在他的指引下,幻靈不斷的出入一座座價值高昂的大殿,將各大宮殿中的寶物都掠奪進了玄黃空間之中。

功法,武技,兵器,藥材,符篆,陣法,等等,一堆堆的寶物在玄黃空間中堆積如山,讓方野有一種眼花繚亂的感覺。

幻靈連續光顧了數十座殿堂,收取了大量的寶物,他自己也累的有些虛幻,還要再繼續拚命,被方野制止了。

就算這裡所有的寶物都加起來,價值也趕不上萬象玄黃鼎的價值。

而且,在方野的眼中,並未將幻靈當成是一件神兵,而是將他當成了兄弟來看待,見到幻靈此時的狀態,果斷不讓幻靈繼續下去了。

梵塵的目光從幻靈稍顯虛幻的形體上掃過,深邃的眸子中露出一絲思索的神色,也不知道是否發現了什麼。

方野對於梵塵的目光並未放在心上,幻靈本體乃是萬象玄黃鼎,意外開啟了靈智,亘古以來都未曾有過這種狀況發生,方野可不會相信梵塵真的能夠發現什麼。

萬象玄黃鼎乃是神域成型之時就已經存在的玄靈神器,修復己身都是靠的天地靈氣,此時幻靈虛弱,方野拿出個玉瓶裝滿了先天靈泉,朝著幻靈遞了過去。

幻靈咕咚咕咚的喝了幾口,精神明顯變好了許多。

這種滴入了玄黃神液的先天靈泉,能夠更加直接的補充體內消耗,這一瓶兒的功效都能夠趕得上一顆六品丹藥的效果了,幻靈服下去,立竿見影。

梵塵目露奇光的望著幻靈爪子中的先天靈泉,鼻翼輕輕扇動。輕輕點了點頭,品鑒道:「好濃郁的先天靈泉!似乎在先天靈泉之中還加入了其他的東西,遠比一般的先天靈泉的功效要強大的多。方兄的氣運,果然深厚的難以想象。」

「梵兄也沒必要這麼抬舉我,雖說我無法看出氣運,但也能夠感覺得到。你的氣運絲毫不會比我差。」方野臉上神色不變,心中暗自咂舌,這梵塵的智慧還真是強悍,僅僅憑藉著一點蛛絲馬跡,就可以猜得差不多。

不僅僅如此,梵塵的見識也很不凡,一眼就認出了先天靈泉,還能瞬間辨別出先天靈泉中的加了其他的東西,這就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

梵塵的這一雙眼睛簡直就可以洞察一切。比葉蒼生的萬象神眼還要令人忌憚,世上好像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瞞過這一雙眼睛。

梵塵輕笑,並未接話。

由於此處的所有地方都對於幻靈沒有任何的作用,方野也不急著尋找通向那一輪明月的通道了,反而就在整片海底世界中逛遊了起來。

每當幻靈累了,給他補充先天靈泉,僅僅用了三天的時間,就將大半個海底世界都逛遊了一遍。得到寶物無數。

梵塵倒也像是不怎麼急的樣子,就跟隨在方野一行人的身邊。也不急著找通道,就像是已經忘了那件事情一般。

有這麼個人物在身邊,墨承影渾身都感到不自在,忍不住提醒梵塵道:「我說梵兄,你還是先把通道找出來吧,如果往那一輪明月中去的太遲的話。好東西或許就要被別人搶走了。」

梵塵臉色平淡,嘴角噙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雲淡風輕的道:「那一輪明月,才是明月天庭核心中的核心,明月真神肯定留下了更加厲害的後手。先到的,未必就佔優勢。」

方野面色不善的盯著墨承影,哼道:「死胖子,你是不是看我發財,眼紅了?」

好不容易碰到這麼個機會,方野自然不會放過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他並不急著向著那一輪明月之中趕去,反正有好幾件不朽神器在,他去了也難以得到什麼好處,還不如搜刮這片海底世界來得划算。

墨承影哭喪著臉,長長地嘆了口氣,道:「哎,幻靈那小子尋了三天寶,卻沒有任何一件達到聖階的,連聖賢心得和神靈手札都沒有看到一卷,煉器材料中也沒有聖兵材料,我對這些東西,還真不感興趣。」

墨承影說的沒錯,方野此次所得的東西雖然數量龐大,但是卻沒有任何一種達到聖階的,就連煉器材料都沒有,的確是令人很無語。

雪芊芊眸子中波光流轉,輕語道:「或許那些東西都被明月真神藏在了另外一處地方,或許就隱藏在這顆星球上的某個角落中,找下去的話,總還有機會。」

方野可不理會墨承影的吐槽,依然在海底世界之中遊盪著,搜刮著海底宮殿中的寶物。

一路行來,方野等人不斷的看到有不少人影,也有一些人曾經破開的一兩處小宮殿,得到一些大殿中的尋常寶物,跟幻靈一比,就是小巫見大巫了,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

他們也都看到了方野一行人,不管是梵塵還是雪芊芊,都給他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神器的威勢驚天動地,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倒是沒有人敢打他們的主意。

方野一行人在整個海底世界中又呆了兩三天,基本上將所有的重要宮殿都給光顧了個遍兒,庫藏之豐富,難以想象!

可以說,除了聖階以上的寶物,整顆星球上那些好的修行資源都被幻靈搜颳了過來!至少有九成之多!

方野志得意滿,這才不緊不慢的道:「我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是不是也該去尋找那處通道所在了?梵兄,以你的能力,想必早就知道了通道所在,直接帶來吧。」

梵塵淡笑,道:「不錯,我是已經知曉了通道所在。既然你都開口了,那我們就走吧。」

梵塵當先領路,一行人在宮殿群上空快速地穿梭著,過不多時來到了一座看起來古樸的道院前,梵塵向著下方示意道:「據我推算,下面那座道院。應該就是通向那一輪明月的地方。」

「你怎麼推算的?」幻靈冷哼。

梵塵不急不緩的道:「我親眼看見有人從這裡進入到了裡面,感受到一股奇特的能量波動。」

「親眼看到的,也能算你推算的?」幻靈翻著白眼,毫不客氣的吐槽。

「什麼?你說已經有人進去了?那你怎麼不早說!」墨承影驚呼了出來,瞪大了眼睛,恨不得將梵塵生吞活剝了。

方野也微微皺了皺眉頭。旋即又舒展開來了,就算是有人進入到了那一輪明月所在,也不一定就有所收穫。

方野所擔心的,是這顆星球中的那些真正至寶,是否是藏在此處?又是否被人取走了?

雪芊芊輕盈地落在那處道院上空,伸出玉足,輕輕試了試腳下的符文,訝然的看到自己的小腳沒入到了那片片符文之中。

「此地可以進入!只是,對修為的消耗。非常厲害!」雪芊芊的話語中微微帶著一絲驚訝。

「既然是通道,那就下去看看吧,大家都小心點兒!」方野叮囑一聲,當下向著下方的那個道院中落了下去。

緊跟在方野身邊,雪芊芊、墨承影、梵塵等人也都出現在那處院落之中。

整座道院異常的簡陋,一口古井佔據院落正中央,幾點修竹點綴在院落中,竹下石桌石椅擺放的古樸自然。

在一處閣樓之中。門戶大開,裡面空無一物。不知是被人取走了還是本來就如此。

唯有在正對著門戶的牆壁上,掛著一輪似真似幻的明月,明月上寫著一個大大的『道』字,流轉著一種空靈的意境,令人心神清明。

梵塵在四周觀察了一圈,遙望牆壁上那個巨大的『道』字。淡然道:「我感應到了一種神秘的力量,那面牆壁,就是通向那一輪明月的通道。不過……」

「不過什麼?」墨承影不耐煩的詢問了出來,他早就想進入那一輪明月上面看看了,此時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覺。

梵塵也不賣關子。直接指向院落正中央的那一口古井,平靜的道:「不過此處還有一物,也算是一件至寶,就在古井之中,應該是鎮守這顆星球的至寶,只是不知道你們是否有能力取出了。」

方野和雪芊芊、墨承影等人都匯聚到了古井旁邊,低頭向下看去,愕然的發現,井水之中唯有一輪明月存在,完全看不到他們自己的倒影,著實古怪。

井水微瀾,月華搖晃,並無倒影,看不到梵塵所謂的至寶在何方。

方野默運玄黃道印,眸子中浮現出兩團玄潢色光澤,漸漸地,井水消失,月色無影,一面古樸晶瑩的天碑立於井中,光澤流轉,彷彿與整顆星球都緊密聯繫在一起似的。

方野想到了二十四橋明月夜的那面石碑,就跟面前這面石碑差不多。想要取出石碑,就必須要溝通石碑內的那股神秘力量。

方野望著那面天碑,腦海中浮現出一道道玄潢色絲線,沿著大道軌跡運轉。

恍惚間,一輪明月高懸碧空,灑落下陣陣迷離的月華,蒼穹上開出無數大道之花,流轉著晶瑩的光澤。不管是蒼穹的明月,還是虛空中的大道之花,都有一種似真而幻的感覺,明明知道這是幻境,卻讓人難以逃脫。

場景消失,再次化為幾道玄潢色絲線,片刻就消失不見。

「鏡花水月!」方野緩緩吐出幾個字來,眸子中閃爍著興奮的光彩,感覺自己與那面天碑之間隱約多了一絲莫名的聯繫。

天碑中記載的是一種特殊的武技,與二十四橋明月夜差不多,但卻比之更強!

就算是聖階武技之中,也算是非常高明的了,不愧是可以鎮守一整顆星球的至寶!(未完待續。。)

ps:第一更到!求推薦票!求月票! 鏡花水月,常人連那塊天碑都看不到,若是方野不藉助萬象玄黃鼎的話,他也不知道古井中有一塊天碑鎮守著整個星球、

雪芊芊和墨承影都並未發現這面天碑,方野心念一動,那面天碑沖了上來,砰地一聲落在了地面上。

梵塵不知道何時來到了眾人身邊,眸光訝異的望著方野,淡笑道:「原來,萬象玄黃鼎在你身上。天地玄靈榜上卻並未露出任何異常,我真好奇你是怎麼掩飾得住萬象玄黃鼎的氣息的。」

方野心神大震,剛剛他僅僅是動用了一下玄黃道印,梵塵就推測出萬象玄黃鼎在他身上,讓方野心中泛起強烈的警惕心。

旋即,方野又想到,梵塵也知曉了鎮魔宮在他身上,並未起什麼壞心思,這才讓方野的心裡多少放鬆了一些。

方野臉上露出一絲苦笑,搖頭嘆息道:「梵兄,還真是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的法眼,不錯,萬象玄黃鼎確實是在我身上!這就是我最大的秘密了,在你面前,卻根本無所遁形,真是失敗啊!難道你拋出天碑來誘惑,就是為了試探我的嗎?你下的血本也太大了吧?」

梵塵淡笑道:「放心吧,我說過不會對你不利的,依舊說話算話。至於下血本,你都將天碑取出來了,對待朋友,你還好意思不讓看?」

方野拍了拍那面古老的石碑,撇嘴道:「看吧,隨便你怎麼看。」

梵塵臉色淡然,平靜的道:「這是武技傳承碑,只要資質夠高,又有機緣的話,每個人都可以從古碑中得到這種武技傳承。我只是想看看裡面記載了什麼武技,來印證自己的道法,不會貪圖你的傳承碑的。」

方野聳了聳肩,並未多言。

這種古碑,跟二十四橋明月夜的古碑一樣。都是武技傳承碑,就算梵塵想要,他也不會給。

雪芊芊、墨承影和梵塵三人站在古碑前靜看,過了沒多久,雪芊芊、梵塵、墨承影三人分別將心神從古碑中轉移了出來,也都得到了鏡花水月這項特殊的武技。

至於那兩個小傢伙,也都看了半天,只是他們兩個都弔兒郎當的,不知道他們到底領悟了沒有。

方野將古碑收入到玄黃空間之中,大手一揮。當先朝著院落的房間中走去。沉聲道:「走吧。進入到那一輪明月中去看看。」

方野靜靜的在那個道字前方站了片刻,將手掌探入到面前的一輪明月上,感覺落手處就像是一片虛無,可以直接探入進去。感受到一種古老滄桑的歲月氣息。

方野讓小黑祭出乾坤圖將眾人包裹住,一同投入到了牆壁上的那一輪明月之中,瞬息消失不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