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住要起身的白瑟,毅和珩很是熟練的抱起各自的娃。哄了起來。

Home - 未分類 - 按住要起身的白瑟,毅和珩很是熟練的抱起各自的娃。哄了起來。

白遠原本是嚇了一跳。小弟弟們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就哭了膩。

看著盤子里的餃子,白遠覺得自己真相了。原來小弟弟們和他一樣是個吃貨啊。

於是白遠偷偷一手一個餃子跑出屋去找饅頭去了。

饅頭一口一個。啥味沒吃出來,就拿著大頭蹭著白遠,「所以,趕快給小爺再拿來幾個。」

可惜,白遠聽不懂饅頭的碎碎念,只當白遠在和他撒嬌。咯咯的笑了起來,「一一和二二也喜歡吃。咱們以後就是好朋友了。」

饅頭聳拉下腦袋,沒吃的誰和你玩?

毅和珩早就有了哄娃心得。兩個小傢伙平常也不是能哭鬧的。所以一會就好了。只是兩隻哭過的,水汪汪的大眼睛還是眼饞的看著盤子里的餃子。白瑟心一軟。「阿姆,一一和二二嘛時候能吃點肉餡啊?」

於是,一個屋子,十隻眼睛齊刷刷的看著白玩。白玩不自在的咳嗽了兩聲。

「長牙了就成了吧。」他們獸哪有那麼嬌氣。可是事情輪到自己的愛孫身上。白玩就只能往後脫了。

於是一一和二二天天期盼,自己的小牙什麼時候長起來啊。

等一一和二二終於長出小白牙的時候,白瑟把肉剁的碎碎的。然後加在米糊里。

兩個小傢伙就圓滿了,一口一勺,吃的是噴香。白瑟就樂了,「看把你倆饞的。不過第一次吃,可不能吃多了啊。要不然肚肚該難受了。」

飯後。依舊是帶著兩個小娃進了空間。話說空間絕對是哄娃利器啊。在空間里發生的事情。白瑟都能察覺到。空間里暖和的緊,把兩個小娃放在地上,鋪著獸皮,白瑟還可以去收菜種地。以換取屬性值。

等白瑟忙完。兩個小傢伙已經睡著了。白瑟到也很想和兩個小傢伙在空間里美美的睡一覺。可還是擔心白玩突襲。自打白玩退了首領之位。她能進空間的次數又少了起來。而且白天很少進來的。

一手一個娃。白瑟不禁感嘆,自己的臂力還真不是普通的大。出了空間。就把兩個小娃放在熱炕上。上面早就鋪了獸皮,兩個小傢伙皺著眉頭翻個身。又沉沉睡去。

白瑟這才出屋,喂喂兔小聰。看著眼前都快趕上饅頭的兔小聰,白瑟無語了。

「小聰吶,你說你這體質,吃點菜葉子也能胖。我覺得吧,就是你不鍛煉的事。沒事起來蹦躂兩下。也比你這吃完就睡的好啊。」

嘮嘮叨叨一大堆,總結一句話就是,「兔小聰,你該減肥了。」結果兔小聰吃完菜葉子,也沒搭理白瑟,又睡去了。

白瑟眉頭一跳,親,乃已經成了大肥兔子了,乃知道嗎?

正要起身的白瑟,突然發現兔小聰身上閃了一下。莫不是自己眼花了?揉了揉眼睛,白瑟又看向兔小聰,正好看到兔小聰身上又閃了起來。這亮光!

白瑟掩住即將要出口的驚叫。當下忙叫出系統大人。

「系系,你快幫我看看,兔小聰是怎麼了?我剛才看到它閃了一下。」

系統大人嘿嘿一笑,「放心吧,吃了倫家的藥丸,能沒有功效嗎?不閃才不正常呢。這可是倫家給你準備的大禮,小瑟瑟不要太激動哦。」

白瑟:「……」

從系統那裡得知兔小聰沒什麼大事,而且有可能是個造化。白瑟就放心了。

身後跟著饅頭,一主一狼出了屋子,見著滿世界的白,伸了伸懶腰。

「饅頭,等明年春暖花開了。我就領你出去玩。咱們還去那片花田。」恍然想起當初的日子。白瑟嘴角泛起甜蜜的笑。

饅頭一抖毛,留下個特不屑的小眼神,轉頭進屋去了。

白瑟:「……」

小樣的饅頭,看她不剋扣你糧食的。

北風呼呼的吹,白瑟打了個冷顫,也進屋去了。

還是屋裡暖和啊。

煅來的消息到底沒瞞住。還是讓白圓知道了。

知道煅來過,白圓心裡是下意識的歡喜了下,可隨即聽完經過。心就冷了。面無表情的摸了摸肚子,就不再言語。

白玩知道沒瞞住白圓,就跑來看白圓,生怕白圓想不開。

白圓見了,就笑著環著白玩的胳膊,「阿姆,我不在意的。」

只是說完這話,鼻子就是一酸。

白玩摸了摸白圓的頭,「乖,阿姆知道你能放得下的。好好生活下去。」

白圓點頭。

嘆了口氣,白玩心裡知道,白圓是在意的。眼裡暗光一閃,白玩心裡便有了主意。

索和白玩走了個碰頭。

索恭敬的拱了拱手,習慣性的叫了一聲首領。隨即反應過來,又叫了一聲老首領。

白玩笑笑,「不用這麼叫。不過是一個稱呼罷了。你和圓兒結成典禮,理應叫我一聲阿姆。以後就叫我阿姆吧。」

索點點頭,頗有些不好意思的叫了一聲阿姆。

白玩就想起了毅和珩、仞幾個,叫她的時候,那副尷尬的樣子。就忍不住笑了出來。

「行了,快進去吧。圓兒這幾天也快生了。你們都注意著點。」

索點頭稱是。

白玩這才走了。

索進了屋,就見到白圓垂頭抹淚的樣子。眉頭一皺,就去了西屋。

他心裡知道,白圓是因為誰掉眼淚。想來是那個叫煅的傢伙。

煅來鬧事的時候,他也曾遠遠的看過一眼。見過了那個曾經傷過白圓的雄性。他只覺得白圓不值得。如今還因為那樣一個雄性哭泣,他只覺得心裡悶的很。(未完待續。。)

… 想到什麼,年依蘭目光閃了閃,忙的從木板床上下來,激動的抓住南宮葉的手,竟是跪在了南宮葉的面前。

「蘭表姐,你這是做什麼?」南宮葉皺眉,任憑自己的手被年依蘭抓著。

見她跪著,雖是微微吃了一驚,但很快恢復如常,也沒有拉她起來的意思。

年依蘭望著南宮葉,眼裡熱切驟升。

曾經,就算南宮葉是南宮家最正牌的小姐,在她看來,也不過是個飛揚跋扈,成不了氣候的丫頭,而她,頗受外祖母器重,本該為以重用,可兜兜轉轉,最後成了這般模樣。

此刻,二人的身份……

她是驪王妃,而她年依蘭……如今在這驪王府,甚至連一個確切的身份都沒有。

她心裡不甘,可這個時候,她的處境,卻讓她不得不對南宮葉來這一跪,因為,現在對來說,南宮葉是她在這驪王府里,唯一可以依仗的人!

「葉兒,我錯了,我和驪王殿下,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沒有勾引驪王殿下,也和他沒有任何私情,我們是被人設計的,就是那年玉,你知道的,那年玉一直嫉妒我,是她害我,讓我落得現在這個處境。」

年依蘭的眼神里,滿是熱切,目光閃爍著,似為了讓眼前的南宮葉信服,迫不及待的表明自己的態度,「葉兒,你是驪王妃,這一點我最是清楚,我們是姐妹,任何東西,我都不會和你搶,也不會做任何威脅到你的事情,只求你能夠讓我在這裡……不……不要在這裡……」

年依蘭話說到此,突然想到昨日年玉說的那些話,加上昨夜那時不時傳來的哭聲,以及那個讓人心驚肉跳的夢,眼裡恐懼瞬間瀰漫,她不能在這裡繼續住下去,可她能住哪裡?

年依蘭腦中思索著,僅是片刻,靈光一閃,心中片刻猶豫,卻終究還是做了決定,「葉兒,不,王妃,你讓我跟著你好不好?讓我做你的丫鬟,讓我伺候你,可好?我會聽話,聽憑你的差遣。」

南宮葉看著年依蘭的模樣,她這是在哀求她嗎?

做她的丫鬟,伺候她?

她雖然跋扈,但對於這個表姐,卻是有幾分了解。

她素來心高氣傲,哪裡是能夠屈居於人下的主?

看來,蘭表姐當真是害怕,可害怕什麼?

南宮葉猜不透,不過……

「蘭表姐,你這是說的什麼話?你如此的大禮,葉兒受不起,再說,這驪王府是驪王的地盤,一切都是他說了算,我雖是王妃,可你也知道,我剛進府,一切都不熟悉,也沒有那個能力做主安置你,表姐住在這裡不是挺好嗎?若是表姐嫌這裡太過簡陋,過些時日,我想辦法讓人將這個院子歸置歸置,布置得好一些,或者,想法再給你安置一個好一點的院子,但這些,都得需要時間。」

南宮葉說著,分明瞧見年依蘭的眼裡的神情越發的急切了,抓著她的手也在不斷的收緊。

「王妃,我求你,幫幫我。」年依蘭此刻最迫切想要的,就是離開這裡。

可是……

南宮葉重重的嘆了口氣,想將手從她的手中抽出來,可那年依蘭卻不知是哪裡來的力氣,她竟是絲毫也無法撼動,心中生出一絲不悅,南宮葉給身旁的丫鬟使了個眼色,那丫鬟意會,立即上前抓住年依蘭的手,用力掰開。

「啊……」

那丫鬟微微推了一下年依蘭,年依蘭一個踉蹌,坐在了地上。

南宮葉看了年依蘭一眼,「蘭表姐,我不是說了嗎?我需要些時間,你放心,你是我的表姐,你我身體里都流著南宮家的血,我自然不會不管你,在這驪王府,我能幫著你的地方,一定會竭盡全力。」

南宮葉說著,那堅定的語氣,讓年依蘭微愣,竟是讓人禁不住想要相信她說的每一句話。

就是在這微愣的當口,南宮葉後退了好幾步,保持了一定的距離,才對年依蘭道,「蘭表姐,我下次再來看你。」

話落,便沒有再理會年依蘭,轉身朝著門外走去,年依蘭回過神來,看著南宮葉的背影,下意識的想追上去,可許是經歷了昨日的那一番折騰,剛起身,一陣眩暈襲來,年依蘭差點兒穩不住自己的身體,再次摔在地上。

不消片刻,南宮葉就已經出了院子。

剛離開院子不過幾十米的距離,南宮葉卻是停下了腳步,轉身,看著那偏僻破敗的院子入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半響,南宮葉才緩緩開口,對身旁的丫鬟吩咐道,「以後多留意這院子里的動靜,有什麼事情,一定要第一時間稟報給我知道。」

丟下這一句話,南宮葉收回目光,轉身繼續朝著芳雅閣的方向而去,那丫鬟想說什麼,可看南宮葉離開,終究還是什麼也沒說,立即追了上去。

……

二月的春寒過後,天氣逐漸轉暖,伴隨著驪王娶妃,之後傳出的許多事情,依舊是坊間百姓們茶餘飯後竟相談論的話題。

朝堂上,自沐王趙逸的傷情好轉之後,元德帝就將曾經驪王趙焱手上的事務,全數交由他來處理,許是因著驪王這件事所受的打擊,一月之間,趙逸整日忙碌,在朝中奔走,完成好幾件大事,都讓元德帝分外滿意。

可趙逸的心中,依舊有傷痛。

幾次喝酒,年玉都感受得到趙逸的消沉,可便是如此,她和楚傾也只能是看著,他們都知道,這是趙逸必然要經歷的,若是不經歷,那下場只會更慘。

沐王府的湖心島上。

趙逸整個人靠在船上,有一口沒一口的喝著酒。

島上的樹下,年玉遠遠的看著那男人,想著前世趙逸的死,年玉的眉怎麼也無法舒展開來,更是沒有察覺,自己竟無意識的嘆了口氣。

這一聲嘆氣,傳入身旁那黑衣男人的耳里,當下,男人轉眼看向年玉,面具之下的眉,也跟著皺了起來,伸手將年玉的手握在掌心,那溫熱的觸感,讓年玉回神,下意識的抬眼,正是對上一雙關切的雙眸…… 白圓生下一個雄性小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想明白了。這一次的白圓,整個人身上都善發著一種母愛的氣息。

白敏更喜歡黏在白圓身邊了。每每這個時候,白遠都是眼巴巴的看幾眼,見叫不來小妹妹了。這才落寞的走了。

白圓生下小獸后,白瑟去看過一次。那小獸瘦小的很。但好在生命力旺盛。巫醫暗地裡和白瑟說,白圓傷了身子,以後不能再有小獸了。白瑟抿唇,好半晌才跟巫醫大人說,「我阿姆和她那裡就不要說了。」

巫醫大人點頭。他心裡就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會來告訴白瑟。

白瑟見到白圓的時候,白圓整個人虛弱的很。但是看見白瑟進來,眼睛亮了起來。卻不說話。白瑟也滿尷尬的。以白圓曾經的作為,她做不來一副姐妹情深的樣子。白圓若真心改過,那就把一切交給時間,順其自然。若不是,那她這一次也不會心軟。

白圓雖然變了,卻依舊對白遠不聞不問。

白玩嘆氣,仞嘆氣,箜嘆氣。可最後都沒有強求白圓。

白遠長大了。雖然在大家眼裡還是那個小屁孩。可是不得不說,很多事,白遠都懂了。

就比如說煅。

部落里從來不少嘴碎的人。白遠雖然沒聽過完整版的。可是東一句西一句的,也大致知道了自己的阿爹是什麼樣的人。所以,他一點期待和想念都沒有。反正自打他出生就沒見過這個人。以後也不會去見這個人。這個人和他除了流著一樣的血,他壓根就沒有和他有交集的地方。

可哪知道,偏偏那個人找來了。

剛知道那人是想來帶走他的時候,他心裡有那麼一瞬的動容。想著那人是不是有什麼苦衷。

可他躲在角落裡,看盡那人的醜態。他心裡什麼感覺都沒有。

一個人悄悄的去,又一個人悄悄的回來。

白遠的臉上依舊是笑容,圍著白玩、白瑟轉。逗弄自己的小妹妹白敏。

和饅頭一起奔跑。

看似沒心沒肺,可他知道。自己的心早就沒有了。

白敏黏著白圓不走。白遠就開始常駐白瑟家。

每天幫著白瑟照顧白一一和白二二。白遠的生活也充實了許多。

「小姨,中午吃什麼呀。」

白瑟揉了揉白遠的頭,「怎麼遠兒餓了呀。小姨先給你拿點肉乾。你別多吃啊。中午咱做好吃的。」

一聽有好吃的。白遠就笑的看不見眼睛了。

「好。」

說完,就抓了把肉乾吃,然後跑去和饅頭玩了。

之前的宴請還是有成效的。白瑟飯還沒來得及在做。就被人叫走了。

有部落上門了!

白瑟想過會有部落來。但是沒想過是在這寒冬的時候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