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是嗎?」葉嫵冷笑兩聲,「表面上看上去你好像真的被顧子臣玩得很慘。但是顧子臣的一舉一動卻都是向著你,我不知道顧子臣隱藏了什麼,我只知道顧子臣肯定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會離開你,而他愛著的那個女人,一直都是你!」

Home - 未分類 - 「呵、呵。是嗎?」葉嫵冷笑兩聲,「表面上看上去你好像真的被顧子臣玩得很慘。但是顧子臣的一舉一動卻都是向著你,我不知道顧子臣隱藏了什麼,我只知道顧子臣肯定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會離開你,而他愛著的那個女人,一直都是你!」

「不管如何,我也不可能再和顧子臣在一起了,不管他是什麼原因,他終究是一次又一次的把我推開。葉嫵,我們三個人,我你還有顧子臣都是分道揚鑣的三條線,為什麼就不能彼此放開彼此?!」

「到了今天的地步,我為什麼還要放過你!」葉嫵冷然,不為所動。

「你可以離開上海,去一個Z國無法管轄到的他國生活,至少你還能夠好好的活著,人這一輩子,沒有什麼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活下來,很多事情都可以慢慢解決。」

「喬汐莞,我一直都知道你很能說。你不去當談判專家真是可惜了。」葉嫵無動於衷的看著她,「可惜對我起不了任何作用,任何人對我說話我或許都能夠左右聽聽,但是你的話……我只會覺得可笑。」

「……」喬汐莞看著葉嫵,「那你現在準備做什麼?!」

「殺了你!」葉嫵說,說著的時候,嘴角還惡毒的笑了一下,「讓顧子臣後悔一輩子。」

「顧子臣不會後悔一輩子!」喬汐莞怒吼。

「我說會就會!」葉嫵一字一句。

「葉嫵!」喬汐莞隱忍著身體都在發抖。

「顧子臣不會後悔一輩子,他沒有一輩子來後悔了。」武大突然開口。

還在爭執中的兩個女人都將視線放在了武大的身上。

武大的話,總覺得話中有話。

「本來,老大不讓我們告訴你們任何一個人的。本來我也不知道,是高嵩告訴我的。」武大說,一字一句,有些低沉。

兩個人女人依然只是淡淡的看著她。

「顧子臣或許還能夠活2個月,也有可能1個月,也或許就是明天。」武大說。

喬汐莞看著武大,看著她平靜的臉,似乎並非在開玩笑。

武大這妞,是不是總喜歡用顧子臣死的事情來說笑。

昨天也告訴她說,顧子臣死了。

今天又沒死。

現在告訴她,顧子臣又要死了。

不是每次用這個借口,都可以讓人難受的。

小的時候大家都聽過一篇童話故事叫做「狼來了」,說謊說多了,就不會有人再相信了。

很顯然,葉嫵就是這麼一臉不相信的表情看著武大,捏著手槍的手指都在微微顫抖。

「當時老大從拘留所裡面出來,滿身是血的倒在地上。高嵩以為老大死了,哭得撕心裂肺的帶著他離開,才發現他的血漬是老大胸口裡面的一袋醫用血液。是那個人給老大設的一個局,造成了假死的情況,掩人耳目。高嵩哭笑不得,老大卻對他說,就當他死了吧,反正也活不長久了。」武大的聲音,哽咽不清。

緩了緩,又說道,「高嵩就問老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段時間的舉動也特別的奇怪。如果是真的愛喬汐莞,也不會在喬汐莞需要的時候離開,如果不愛,也用不著拿自己的命去拼搏,那天他的舉動,分明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如果不是那個人的一點隱忍,老大現在就埋在了地底下。」

「老大那個時候笑著對高嵩說,因為他本來就活不長了,所以也不在乎自己是早死還是晚死。他說,他當時一直以為自己飛機失事後腦袋裡面有一塊淤血沒有散盡,所以才會導致他經常會頭痛,偶爾會有嘔吐的傾向,甚至眼前經常模糊不清,也讓他完全失憶。後來他才知道,那不是一塊淤血,是一顆腫瘤。腫瘤長在了他的血管上,並且有了長大的趨勢,如果真的長大到一定程度就會擠壓腦內血管,血管擠破,老大的生命就結束了。」

「據說,上次老大突然離開上海去法國,就是因為腫瘤的長勢已經不同往常,而醫生也告訴他,按照這樣的趨勢下去,好的情況2—3個月,不好的情況,隨時結束生命。」武大說,說著,眼淚已經流了下來,「老大說本來不想給高嵩說這麼多,後來覺得,如果自己一個人被埋在法國那個地方,也或許哪一天他們執行任務的時候,也或許哪一天他們去法國旅遊的時候,還能夠去看看他。人真的到了要死的邊境,就會特別的害怕孤單!」

特別的害怕孤單?!

特別的害怕孤單,為什麼到這一刻要離開上海!

為什麼要走?!

喬汐莞咬著唇。

很好。

她控制著內心的情緒。

如果這只是一個故事,她不得不承認,這個故事真的讓她感動了。

多麼催人淚下的愛情故事。

顧子臣多麼偉大?!

她有些模糊不清的看著武大,看著她從來不會開玩笑的那張臉。

武大也回頭看著喬汐莞,說著,「老大讓高嵩不要告訴我,高嵩還是這麼憋不住的告訴了我,但是高嵩一再強調不能告訴你,否則老大做的一切全部都功虧一簣了。現在我也憋不住了,我好幾次都想要告訴你事實真相,不為什麼,就是為老大不值而已。到現在,大概我們也活著走不出去了,死之前,至少大家知道一個真相也好。」

喬汐莞喉嚨微動。

一直不停的動著。

她說不出一個字,該表示感動,還是該表示憤怒。

她不知道,自覺地此刻五味雜陳的情緒,讓她整個人不知道下一秒該做些什麼?!

她回頭,看著葉嫵。

葉嫵的眼眶也紅了,剛剛還無比囂張的氣焰,那一瞬間似乎突然就消失了,她一臉不相信,不相信顧子臣會突然死,她還要讓顧子臣後悔,後悔他對她做的所有一切!

可是現在。

現在武大說,顧子臣馬上就要死了。

她的報復,她想要到一切報復,頃刻間就變成了泡沫!

她做了這麼多,到底還能夠做給誰看?!

她做了這麼多,都只是想要顧子臣,對她回眸而已。

為什麼會這樣?!

顧子臣會什麼要死……

「武大,你騙我的是不是?」葉嫵眼淚直流,眼眸狠狠的看著她。

「你見我撒過謊嗎?!」武大說,「你不是一直懷孕顧子臣有什麼原因,才會導致他離開喬汐莞嗎?!除了這個原因,你覺得還有什麼原因,會讓老大,這麼愛喬汐莞的老大,選擇離開,選擇成全!」

「不!」葉嫵崩潰的尖叫,「顧子臣不會死,顧子臣在我心目中,永遠都不會死!他連上次那麼嚴重的飛機失事都沒有死,這次肯定也會死!」

「我也不想他死!但是高嵩告訴我,老大那個腫瘤的手術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而老大並不打算做手術!因為很有可能自己就會死在了手術室里。他說他實在接受不了,自己的生命,結束在其他人的手上。」武大說著,哽咽的聲音,突然變成了陶陶大哭,哭著怒吼著,「葉嫵,人這一輩子分明可以珍惜的生命,你卻這麼的糟蹋,老大曾經給我們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要,活下來,活下來,活下來!努力活著,不管在什麼地方,不管在多危險的地方,只要你還努力的活著,老大都會想盡辦法把我們救出來。老大說,生命誠可貴!」

葉嫵那一刻似乎也有些動容了。

她眼淚模糊,眼淚瘋了一般的往下掉。

她似乎也想起了曾經他們一起執行任務的瘋狂歲月,那些歲月帶給了他們太多的回憶,那個時候大家沒有隔閡,為了一個目標共同努力,沒有這麼多愛恨情仇,沒有這麼多的爾虞我詐勾心鬥角,那個時候的大家就像一條藤蔓一般狠狠的纏在了一起……

現在。

是在自相殘殺嗎?!

武大抬頭看著葉嫵的模樣。

眼眸陡然一緊。

她猛地一下從地上彈起來,手掌直接握著葉嫵對著她頭頂的槍口。

葉嫵一怔,本能的準備開槍,卻在那一刻,猶豫了一秒,就在那一秒,武大另一手直接對著她的小手臂用力,迫使將她手指微送,手槍一把奪過,狠狠的指著她的頭。

葉嫵看著黑色槍口對準了她的頭,抬頭看著武大。

武大一步一步退到喬汐莞的身邊,對著喬汐莞說,「你先走。」

葉嫵看著他們的模樣,臉色未變,她說,「武大,你剛剛給我說的這些,是不是騙人的,顧子臣實際上沒有的得病對嗎?」

到了這個時候,葉嫵居然還在關心顧子臣的死活。

所以葉嫵是真的很愛顧子臣,是真的很愛。

武大抿了抿唇,「葉嫵,我說的都是真的,不只是為了分散你的注意力。」

葉嫵突然蹲下身體,雙手捂著自己的臉,壓抑的聲音,難受到不行的一直在哭,哭得很難受。

武大看著葉嫵的模樣,臉色一冷,她扣動扳機,對著葉嫵的頭。

「武大。」喬汐莞擋在武大的面前,擋在她的槍口前。

武大眉頭一緊。

「別殺她。你現在殺了她,自己也得償命,這是在Z國,你並不是在執行任務。」

「我總不能讓我今天的愚蠢,就這麼愚蠢下去!」

「武大。」喬汐莞有些激動,因為武大的話並不是在開玩笑,而她也很清楚,對於武大他們而言,殺一個人就更殺殺一頭豬沒什麼區別,說要殺,就能殺!

「別勸我。」

「你聽我說。顧子臣為什麼會這麼努力的讓你們離開基地,就是為了讓你們過上正常人的生活,就是不願意讓你們再亡命天涯。如果你現在殺了她,只有兩個結果,一個就是你逃走,從此以後成為通緝犯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還有一個就是你被關押,然後死刑。你覺得這兩種結果,真的是你們老大想要看到的嗎?」

武大咬牙。

「我們現在離開,相信我,我會保全你。」喬汐莞說。

就算是用盡全力,也會保全她。

武大手指微微發抖。

武大是一個非常單純的人,很容易情緒化。

今天被葉嫵這麼玩弄,很難壓下心口的難受。

她轉頭看著蹲坐在地上的葉嫵。

這個女人,在知道顧子臣要死了的那一瞬間,就徹底的崩潰了。

大概在她心目中,不能報復顧子臣,不能讓顧子臣後悔,還得面臨顧子臣的死亡,對她而言,什麼支撐她活下去的動力都消失了,這比她死了更難受。

這也算是她的報應了。

葉嫵這一輩子,終究在自己不停的遺憾中,結束。

武大收下手槍,和喬汐莞一起離開。

葉嫵蹲坐在地上,抬頭看了一眼兩個人離開的背影,又蹲在地上,看著厚厚的地毯上,那一灘灘水漬,看著水漬越來越大,突然就笑了,瘋狂的笑了……

……

喬汐莞和葉嫵下樓,走向葉家別墅外。

兩個人剛走到門口。

隱藏在暗處的特警瞬間就涌了出來。

武大警惕的看著警察,猛地舉起手槍,對準警察準備開槍。

「武大。」喬汐莞瘋狂的叫著她,「別這樣,這是襲警。」

「你讓開喬汐莞!」

「武大,你把手槍給我,你相信我,把手槍給我!」喬汐莞緊張到不行。

她真的很怕武大做出什麼衝動的事情。

武大狠捏著手槍,一動不動。

「武大,把手槍放下,剛剛我給你說的那麼多,你聽一下行嗎?」喬汐莞眼眶有些紅,鼻子有些酸。

武大看著喬汐莞的模樣。

「我今天不要命的跑過來,我不是想要看到這樣的局面,我希望我們兩個都可以安全。警察是我叫來的,我怕到時候我們兩個死了,葉嫵會逃走,我是一個瑕疵必報的人,我們死了,葉嫵也不能活著離開。」喬汐莞說。

武大手在發抖,隱忍著發抖。

「你現在放下手槍,不過就是坐幾年牢而已,很快就會出來,我會像以前那樣,還是會在上海等著你。」喬汐莞勸說。

不停的勸說。

武大看著喬汐莞,看著她薰紅的眼眶,她有些壓抑的聲音沙啞的問道,「喬汐莞,我們非親非故,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我不知道。」喬汐莞搖頭,「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不希望你死。真的不想再看到任何人死了……」

武大看著喬汐莞,看著她眼淚已經崩塌。

她放下了手槍。將手槍扔在了地上。

與此同時,警察一擁而上,一個手銬直接拷住了武大的雙手。

另外一行人已經衝進了別墅。

喬汐莞看著武大被警察帶走。

武大把信任給了她……

鼻子又是一酸。

對於他們而言,應該不會輕易相信,他們同伴之外的人。

她咬著唇,她一定會想辦法讓武大的罪行減到最輕的地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