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蒼端起宮女剛剛擱下的茶盅,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Home - 未分類 - 軒轅蒼端起宮女剛剛擱下的茶盅,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血族王,你若從一而終的話,你的心裡,現在是你的安女舞仙,還是錦璃?」

此話一出,無殤頓時就從御藍斯腿上溜了下來。

錦璃冷聲斥道,「蒼兄,話如此說,就過分了。」

「璃兒,他心裡一開始沒你,你卻是傻得難分真假……」

「蒼兄,我和阿溟之間的事,我自己清楚就好,您就不要插手。」

「你既叫我一聲蒼兄,我如何能袖手旁觀?!」

軒轅蒼說著,便朝小傢伙伸手,「殤兒,過來,讓義父看看你的小豹子。」

御藍斯迅速扣住兒子的肩,把他撈回懷裡。

軒轅蒼卻愈加慈愛地瞧著無殤,「殤兒,你雖不是義父的親骨肉,可我們之間也是有血脈牽引的。因著這牽引,我們情同嫡親父子。」

無殤不否認這一點,也知道他疼惜自己。

「是,義父!」小傢伙神情堅毅決絕,一眼不看御藍斯。

「兒子,你也該知道,當初,你父皇也是這樣對另一個孩子的,那個孩子叫御殊!」

無殤心裡始終抵觸御殊,抵觸父親和舞仙的過去,也不願回想自御殊腦海中看到的那些事。

軒轅蒼雖然只是點到為止,他還是生了厭,當即從御藍斯懷裡出來,抱著小黑豹走向了軒轅蒼。

「殤兒!」御藍斯惱怒地想抓住他,卻終是顧及小傢伙的感受,不想在眾目睽睽之下惹哭他。 錦璃擔心地側首,正見御藍斯艷若曇花的俊顏,肅冷鐵青。那完美如刀刻的腮骨,隱忍微動,顯然,已在咬牙切齒。

她忙伸手臂,握在他健碩的臂膀上,安慰拍了拍盡。

兒子不是不明事理的。

這軒轅夏也漂亮,性子卻難免驕縱。

龔姣兒卻是眸如朗星,美得銳意驚艷,且在長輩們面前,乖巧伶俐。

摒棄容貌不提,哪個好,那個壞,兒子不是不清楚的。

然而,錦璃卻低估了兒子的倔脾氣。

軒轅蒼把無殤抱到腿上,無殤則抱緊了自己的小黑豹,嚴防它再被龔姣兒召喚了去。

軒轅夏也被軒轅蒼叫到了身邊,那一身華貴的小紅袍,隨著舉動,飄逸美麗,就入了無殤的眼睛。

軒轅蒼把他們一人一個,攬坐到兩膝上豐。

重生之心機影后 無殤就斜睨了眼嘟起臉兒的龔姣兒。

小丫頭眉頭皺成了兩個小疙瘩,忿忿哼了一聲,一眼不再看他。

英偉不凡的狼族儲君,兩個絕美的小仙童在懷,這畫面美好得天花亂墜。

十三公主忍不住說道,「皇兄,你卻是死活不成婚,若成了婚,有了娃兒,定也是個好父親。」

康悅蓉聽出,十三公主這話,是刻意說給某個人聽的。

她若有所思地端著茶盅,看向了錦璃。

錦璃瞧著對面那其樂融融的一幕微怔,卻是真切地看到,軒轅蒼髮自真心地,疼惜寵愛無殤,那眼神里融融暖熱的父愛,似要把全天下最好的東西都給他。

王綺茹注意到康悅蓉凝眉看著女兒,敏銳側首,見女兒直瞧著軒轅蒼和無殤,隨手一抬,便打翻了身側茶几上的熱茶。

「哎呀——這茶怎這麼燙?」

錦璃擔心地忙起身過去,淳于縵也拿著小手帕幫忙,給王綺茹擦拭著錦袍。

「皇外婆,您沒事吧?」

「縵兒乖,皇外婆還真是……有點疼呢!」

康邕乍聽此話,擔心地直接起身,旁若無人地抱起了王綺茹,「燙哪兒了?」

「膝蓋。」

錦璃瞧著他們恩愛的樣子,訕然抿唇一笑,忙拉著淳于縵讓到一旁。

康邕轉頭對御穹告辭,抱著王綺茹走向門口,不忘命令,「璃兒,去給你母妃拿燙傷葯,要最好的。」

「是,父皇。」

錦璃看了眼御藍斯,順手就把御謹和淳于縵都帶走。

龔許氏和淳于夫人相視,擔心龔姣兒再惹出亂子,也忙告退跟著出去。

御藍斯瞧著錦璃出去,手按在椅子扶手上,一顆心也跟著飛了出去。

他卻沒忘,兒子還在軒轅蒼懷裡。

康悅蓉瞧著兒子神不守舍的樣子,若有所思地搖頭笑了笑。

她眉眼輕彎,艷若芙蓉的面容,頃刻間,璨然生輝。

察覺到身側一雙視線投來,她凝眉側首,正對上御穹紫光深幽的鷹眸。

御穹不著痕迹地轉開視線,兀自端起茶盅,品龍井味道的血茶,唇角也不禁微揚。

他笑,卻是因為,終於……能看到她的笑。

軒轅博卻沒有注意到這方微妙,他直瞧著軒轅蒼懷裡的無殤和軒轅夏,越看越歡喜。

「悅蓉,你看,兩個孩子多般配呀!」

康悅蓉看向無殤和軒轅蒼,卻是在揣測,前一刻,錦璃看軒轅蒼的眼神。

那雙美麗驚心的鳳眸,似澄明無波,卻又像是暗藏了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故事。

「軒轅博,當初,我和你坐在一處,許多人也都說,我們般配。

後來,我和御穹坐在一處,卻有更多人說我們般配。

可……再後來,我和我家夫君出雙入對,街坊四鄰都誇讚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兒。

緣分這事兒,強求不得,否則,只會萬劫不復,痛不欲生。」

這一番話,卻是把大家的臉色都說的沉下去。

康悅蓉卻依舊是冷淡如水,讓宮女去樓上,那早就備好的血玉長命鎖,贈給軒轅麗,軒轅夏,和金佐、金佑。

軒轅蒼抱著兩個孩子,嘲諷笑了笑。

「太後娘娘說的,的確有道理。

不過,太後娘娘當初與太皇在一起,沒有任何人強迫你們。

你們相愛,稱之為,兩情相悅。

不愛了,稱之為萬劫不復。

說來說去,那都是你們的私事,可不能憑你們的遭遇,一竿子把人打死!

無殤不是太皇,夏兒也不是太后。你老人家說,是不是?」

軒轅博冷聲呵斥,「蒼,閉嘴!」

軒轅蒼有恃無恐,卻是一眼不看康悅蓉。

「父皇,兒臣並非有意以下犯上。只是實在聽不得某些人,總拿著自己的遭遇說事兒。

這世上,比她悲慘的女人多得是,兒臣的母親,頤弟的母親,都是因為您愛上這個女人,被毀掉了一生。」

康悅蓉重重地擱下茶盅,眸中迸射一股陰沉的威嚴之氣,她的臉色,卻難掩蒼白。

「軒轅蒼!」御藍斯眸光利如冷刃,怒視著他,冷聲說道,「你的母親,軒轅頤的母親,還有狼族皇宮裡所有的妃嬪,都是狼王強搶去的,可不是母后逼著狼王搶的。」

「都給朕住口!過去的事,都是朕的錯,你們可滿意了?!」

軒轅博怒顏漲紅地一陣咆哮。

軒轅蒼卻還是怒火未消,他不是沒有注意到,十三剛才那番話說完之後,康悅蓉看錦璃的眼神。

「過去的事,可以不提,但錦璃,卻是為相助御藍斯報母仇,才攪入血族的恩仇里難以脫身的。當初伏瀛說,皇貴妃之仇,只蘇錦璃能相助,御藍斯便為此利用了錦璃……所以,還請太后看清楚,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不要重蹈蓮央太后的覆轍!」

「蒼兒,你信不信父皇把你踢出去?!」

「父皇,兒臣只是實話實說!御氏虧欠錦璃的,還有多次差點害死錦璃,他御藍斯,對此也無言辯駁!」

御藍斯的確啞口無言。他也是方才明白,軒轅蒼為何如此惱怒。

軒轅博擔心地忙起身到康悅蓉面前,「悅蓉,你別生氣,蒼兒他不是故意的。」

「我沒事,太子殿下對我怨怒,也是人之常情。」

軒轅蒼和緩了臉色,俯首寵憐問道,「無殤,喜歡和夏兒玩么?」

「喜歡!」小傢伙人來瘋,最喜歡大群孩子在一處玩。

軒轅夏忍不住伸手,小心翼翼地摸黑焰的耳朵,「它不會生氣吧?」

「不會。」無殤低聲說著,卻眸光狡黠,突然就抓著黑豹的兩隻前爪,猝然上前,「哇哦——」

軒轅夏被嚇得驚笑起來,軒轅麗也忍不住過去,好奇地拉住黑豹的前爪。

軒轅蒼環抱這一團孩子的笑聲,綠眸冷掃御藍斯,問道,「殤兒,長大了娶夏兒為妻,好不好?」

無殤撫摸著黑焰的獸毛,想到伏瀛魔球里,自己給龔姣兒下跪的一幕,異常乾脆地回答,「好!殤兒聽義父的。」

御穹不可置信地看向孫兒,「無殤,婚姻大事,不是兒戲,你怎能隨便應著?」

康悅蓉卻是不禁欽佩這敢於自作主張的小傢伙,「殤兒,你知不知道,你一句話,是忤逆了聖旨?若一般百姓,是要殺頭的!」

御藍斯早已勃然大怒,卻波瀾無驚地,揣測兒子應下這婚事的原因。

軒轅博也詫異,他走到軒轅蒼面前,俯視著他懷裡的無殤,溫聲問道,「殤兒,你剛才說什麼?」

無殤一眼不看父皇,擲地有聲地,對軒轅博說道,「孫兒說,好。」

「好!好孩子!」軒轅博頓時忍不住朗聲大笑。

他一彎腰,大掌從軒轅蒼腿上抱過無殤,便開心舉高了。

「哈哈哈……殤兒就是乖!」

「御無殤……」御藍斯瞬間起身,猝然奪了兒子在懷裡,小黑豹摔在地上,不禁嘶叫一聲。

無殤擰著小身體掙扎怒嚷,小拳頭打在父皇的肩膀上。

「放開我!我不要和龔姣兒在一起!」

御穹擔心地驚站起來,「溟兒,你幹什麼?」

御藍斯一聲不吭,抱著兒子出了廳堂。

康悅蓉憂心忡忡,直追到門口那邊……

軒轅博則跟在她身後,對御藍斯說道,「溟兒,聽岳父的,孩子們的事,還得孩子們自己做主,不能強求呀!你可千萬別打殤兒,否則朕不饒你。」

說完,他一低頭,就見康悅蓉厭煩白了自己一眼。

他卻反而不羈地笑了。

「悅蓉,你也看到了,是無殤不喜歡那龔姣兒,他喜歡我們夏兒。」

康悅蓉沒有理會他,命令一旁候命的皇宮總管,「樂正夕,給七皇子,十皇子和十三公主安排寢宮。」

「是太後娘娘!」

然後康悅蓉再沒理會任何人,徑自上樓去了。

軒轅博追到樓梯口,卻不敢再往上走。

御穹坐在椅子上,斜睨著他,「怎麼不上去?帶一個像她的孫女上去,便又能見到了。」

軒轅博被諷刺地龍顏暗紅。

小小的軒轅麗,也忍不住開口。

「皇祖父,您該不會真的喜歡人家血族太后吧?人家好像都不歡迎咱們呢,您看她送的這禮物,這種血玉長命鎖,在我們狼族,一抓一大把,街上都能買到!」

軒轅博避而不答,只揪住了孫女的語病,「丫頭,你何時上街去了?」

軒轅麗驚覺自己說漏嘴,頓時噤聲,縮到了父親身後去。

*

天光湛晴,風卻潮濕窒悶,沒有半分清涼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