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斷爪表皮色澤金黃,表面光滑但有雞爪一樣的紋路,十分堅硬,楚暮又取出一口極品劍器輕輕劈砍,鏗鏘一聲有火星飛濺,如同劈砍在鋼鐵上,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

Home - 未分類 - 這斷爪表皮色澤金黃,表面光滑但有雞爪一樣的紋路,十分堅硬,楚暮又取出一口極品劍器輕輕劈砍,鏗鏘一聲有火星飛濺,如同劈砍在鋼鐵上,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

「不愧是中級妖獸霸主。」楚暮收起極品劍器嘆道。

論防禦力雷翅金鵬不如裂山猿更不如黑山牛,但比起其他中級超階妖獸來卻要強出好幾倍,完全可以抗住極品劍器的鋒芒。

楚暮相信,就算是自己動用十成威力的震石波動劍也只能創傷無法將這爪子斬斷。

「斬鐵的威力果然強悍,起碼是震石波動劍的兩倍。」楚暮嘴角掛起一抹笑意,發自內心的,以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說道。

斬鐵,正是他新創的一招劍技名稱。

鋼鐵通常用來作為堅硬的代表,還有人說鋼鐵般的身軀,表示那身軀十分強悍堅硬,鋼鐵般的意志也表示那意志十分的強硬不可破壞。

取名為斬鐵,意為能夠斬斷一切堅硬,無堅不摧,是新劍技的特點,同時也是楚暮的目標和期望。不過現在的斬鐵只是初創,雖然威力不小,但還有相當大的提升空間。

同為劍技,斬鐵與震石波動劍和裂空劍擊有明顯不同之處。

震石波動劍與裂空劍擊是屬於劍者的劍技,斬鐵則是屬於劍術師的劍技。

震石波動劍以震石勁為根基,再融入其他各個部分作為血肉魂魄,裂空劍擊則以撕裂意境為根基,融入其他各個部分作為血肉魂魄。

斬鐵劍技同樣脫離不了劍氣意境之力震石勁和劍勢,但根基卻是純劍術,這一點和震石波動劍以及裂空劍擊就有著明顯的差別。

古劍大陸,基礎劍術必修,但不是唯一選擇,劍者練基礎劍術只是為了給自己打下一個良好紮實的根基,方便日後修鍊更高深的劍術,也方便在一些無法動用高深劍術的時候能夠憑著過人的基礎劍術擊敗強敵。

不管怎麼說,古劍大陸上的基礎劍術只是基礎,僅此而已,也許有人有大恆心大毅力堅持基礎劍術,卻絕對不會拿出太多的時間,最多就是每日熟練幾遍。

劍術師則不同,他們從接觸劍開始就修鍊基礎劍術,僅此一門,由此經過數千年的發展,在基礎劍術的根基上衍生出發力技巧等等一切,基礎劍術也被一次次的改進變得更加有效率威力更強,並且有些改良后的劍術變得有所偏重,可能力量更大或者速度更快。

不論如何改變,本質還是基礎劍術,從未脫離精髓。

當劍術師的基礎劍術修鍊到一定的程度,也就是突破到宗師境界時,才會開始著手根據自己的特點和需要創造屬於自己的劍技。

劍術師的劍技,是基礎劍術的升華,是將基礎劍術的精髓提煉而出聚合而成的威力遠超基礎劍術的絕殺劍技。

哪怕是古劍大陸的劍道文明遠勝於地球,劍術師在基礎劍術上的成就,也不是劍者可以相比的,簡單的說,這是兩種不同的道路。

也許最後殊途同歸,但沒有人達到過,無從證明。

自從基礎劍術達到宗師境界,楚暮也想過創造出劍術師的絕殺劍招,並且也付出行動,創造出一招驚雲殺,不過那只是十分粗淺的劍招,根本就不算什麼。

往後,因為要修鍊劍者的劍術,修鍊劍氣,領悟意境,參悟劍勢等等佔據了絕大多數的時間,還要戰鬥歷練讓楚暮根本就無法靜下心來好好的創造劍術師的絕殺劍技。

每一位劍術宗師要創造出真正屬於自己的劍技,少則幾年多則十幾年,他們的沉澱十分深厚,閱歷更是十分豐富。

和那些劍術宗師相比,楚暮年紀過小,沉澱不足,閱歷也不夠豐富,但這一切都不重要,楚暮有著常人望塵莫及的強大靈魂,妖孽般的悟性,無以倫比的劍術天賦。

饒是如此,楚暮也是到現在才真正創造出劍術師的絕殺劍技:斬鐵。

如果沒有這次的妖獸大軍暴動,楚暮想要創造出絕殺劍技至少還需要半年甚至一年,到時候創造出來的劍技威力不見得媲美斬鐵。

可以說,斬鐵是在楚暮進入劍術禁區深層次狀態之下,並且由劍術禁區提升到五米之後才頓悟創出的純粹殺戮劍技,它的目的只有一個:絕殺!

相對於其他的劍術宗師,楚暮現在已經達到宗師大成,宗師大成在頓悟狀態下創造出來的劍技威力自然要比宗師入門和小成創造出來的劍技更加強大。

並且,楚暮福臨心至的將自己所掌握的一切全部都融入其中,使得斬鐵的威力更加強大。

劍氣,大成巔峰震石勁,六成多撕裂意境,百分之十的圓滿劍勢!

這四種力量好像被揉碎了,滲入劍身當中,與劍器合二為一不分彼此,就好像是成為了鍛造劍器的材料,無形之中劍器好像變得沉重了,也更加堅硬,鋒芒更加驚人,才能夠無堅不摧,威力強大消耗也不小。

這一點和劍者的劍技又有明顯差別,因為劍者的劍技是將種種力量依附在劍身表面。

初創的斬鐵能夠一劍斬斷雷翅金鵬的爪子,完善的斬鐵楚暮相信哪怕是防禦力驚人的黑山牛也能夠斬殺。

(未完待續) 「斬鐵的威力的確很強,但缺陷同樣明顯。」楚暮將雷翅金鵬的斷爪收起來,再度閉上雙眼,方才有點緊繃的身軀又一次放鬆,整個人幾乎沉入熱水內。

斬鐵的優點與缺點楚暮都很清楚,但他無法改變,從頓悟中創造出斬鐵開始就固定下來了,接下去楚暮只能夠完善斬鐵增強它的威力,缺陷依然存在。

斬鐵的缺陷就是只能近身。

手臂有多長,劍有多長,就代表斬鐵的攻擊範圍有多大,不可能多出半寸,當然,斬鐵帶起的劍風威力也十分可怕。

不再思考,楚暮的呼吸變得更加細微更加悠長,進入睡眠狀態。

一個時辰后楚暮醒來,熱水早已經變成冷水。

神清氣爽精神百倍,因為高強度戰鬥殺戮所帶來的疲憊如同污垢被沖刷清洗絲毫不存,天地是如此的清晰。

起身,嘩啦水聲響起,無數的水珠從身軀上流淌成小水流落入浴桶中,盪開無數波紋,楚暮輕輕一躍不帶起任何水花離開浴桶,伸展身體后穿上全新的衣物。

楚暮先是前往歐成洛的客房,歐成洛被楚暮一身還沒有消散的殺氣震住了,整個人渾身無力幾乎窒息。楚暮不得不盡全力的控制,但殺氣太濃郁了,還是對歐成洛造成不小的影響,無奈,楚暮只是說了幾句便離開歐成洛的房間。

返回自己的客房內,取出一本書閑看起來。

張弛有道勞逸結合才是正道。

至於外面的事情,自然有人負責處理好,他和其他的劍者只需要守住撼妖城將妖獸大軍擊退或者殺光。

如同楚暮所預料,撼妖城現在十分繁忙。

在妖獸大軍被屠殺一空后,五位元極境強者與妖族的戰鬥也很快結束,結果如何除了五位元極境強者外沒有知曉。

不管怎麼說,數百年難得一見的百萬妖獸大軍進攻失敗了,百萬妖獸更是全部被斬殺,亂妖山的妖獸元氣大傷,對於撼妖城的人來說是一個大好消息。

唯一的壞消息是劍者的損失慘重。

撼妖城內有人忙碌著重建店鋪,這是小事,撼妖城外的戰場清理才是重中之重。

戰死的劍者屍體收集,妖獸的屍體收集,死亡劍者的劍器以及空間腕輪,妖獸的妖核等等一切,這是一個很大的工作量,幾乎所有撼妖城的劍氣境劍者和普通人都出動。

當他們看到絞肉機般的修羅殺場時,一個個臉色大變狂吐不止,甚至有的吐得渾身無力還有的昏迷過去。

一晃,三天時間過去了,楚暮一直呆在客棧之內,吃的都由店小二送來。

第一天楚暮什麼也不想,就是休息和看書,讓自己處於一個相對平靜的狀態下,第二天楚暮才開始回想與妖獸大軍的戰鬥,每一次出劍每一次斬殺,楚暮彷彿重回到那高強度的殺戮之中,身上未消散的殺氣暴增充斥整個客房。客房的光線變得黯淡,如同從白晝進入黃昏,殺氣驚人凌厲森寒,稍微泄露出客房之外,偶爾走過的店小二渾身發軟。

第三天,楚暮依然在回味,但回味的重點從與妖獸的生死殺戮轉移到生死之間的種種領悟上,尤其是與雷翅金鵬的短暫戰鬥,特別是斬出斬鐵劍技的瞬間。

其他劍者大都如此,這樣的一次生死殺戮,對於他們的劍者道路是一個巨大的收穫,是一種財富,所以他們也都在充分休息後進行回味參悟,將戰鬥之中的靈光轉化為自身所得,提升境界與實力。

同時,那些受傷的劍者也在好好的養傷,至於缺胳膊少腿的就沒辦法重新長出來了。

第四天,劍者們得到通知,到城主府邊上的廣場集合,將由五位元極境強者頒發屠妖榜前十名的豐厚獎勵。

打開房門,楚暮身上依舊有殺氣,比起三天前弱了十倍以上,他前往歐成洛的客房打算帶歐成洛去見識一番。

殺氣到了歐成洛能夠抵抗的程度,楚暮也對歐成洛明說,這一次只是帶他去開開眼界增長見識,他應該會看到紅衣會的人,但無論如何都不能夠衝動。

對於現在的紅衣會而言,歐成洛就是一隻一根手指就能夠碾死的螻蟻。

楚暮答應歐老爺子安頓歐成洛不代表他會當保姆一直照顧歐成洛,所以歐成洛自己必須有所擔當,要不然成不了什麼氣候。

當楚暮帶著歐成洛來到廣場上時,這裡已經聚集了大量的劍者,每一個劍者身上多多少少都帶著殺氣,是三天前的那場慘烈生死戰所留下來的,沒那麼快消散。

這麼多的劍者聚集,一道道殺氣匯聚直衝天際,歐成洛臉色發白雙腿一軟差點倒下,憑著意志力死死撐住,牙根都滲出鮮血。

眼看歐成洛就要崩潰,楚暮釋放出氣勢將殺氣隔絕,歐成洛方才鬆了一口氣,心有餘悸。

嗖嗖嗖的細微破風聲響起,五道身影突然出現在廣場上空三十米處,居高臨下俯瞰眾人,磅礴的氣息鋪天蓋地,大部分劍者都從內心生出一種渺小的感覺,唯有少數的劍者才能夠保持平常心甚至從心底最深處生出一絲絲戰意。

五位元極境強者!

短暫的沉寂后,其中一位元極境強者開口說話,他的聲音低沉語氣沉重,帶著絲絲的悲傷,將這一次與妖獸大軍的對抗等等進行一次總結,對為對抗妖獸大軍入侵而犧牲的劍者表示哀悼。

劍者們幾乎都受到影響,忍不住的從心底生出悲嗆。

十二萬!

整整十二萬名劍者死在妖獸的爪牙之下,這等於讓撼妖城的實力一下子下降了六七成。

楚暮也知道這一次犧牲很大,沒想到竟然有十二萬,當他聽到這個數字時,十分震驚。

「他們的犧牲換來百萬妖獸大軍的滅亡,因為你們的拚死一戰,我們守住了撼妖城……」元極境劍者的話一轉變,聲音從低沉變得激昂,充滿激勵,讓劍者從悲傷中脫離出來,心神震動,激蕩不休,恨不得再拔劍與妖獸大戰三天三夜。

接下去,才是重頭戲。

參與屠妖榜的一千個最強大的氣海境劍者死亡一百二十三個,他們與屠妖榜無緣。

開始有專門人為活下來的八百七十七個強大氣海境劍者登記他們屠妖劍令上的數字。無關劍者們自動的散開站在周圍,等待結果。

半個時辰后,統計完畢,開始要宣布結果。

所有人包括楚暮在內全部屏住呼吸,許多劍者來到這裡,除了歷練外,還不是為了更多的收穫。

現在,正是收穫的時刻。

「先從第十名開始公布。」

名單落入上空五位元極境劍者之手,由其中一人宣布。

「第十名,李瀟瀟,斬殺妖獸一千六百三十頭。」

李瀟瀟是一個女劍者,聽到她的名字后先是一愣,繼而滿臉狂喜。

許多強大氣海境劍者聽到李瀟瀟所斬殺的妖獸數量后,紛紛嘆一口氣,滿臉失落,因為他們自己很清楚他們屠妖劍令上的數字還不到一千六百三十頭,這說明他們與前十名無緣,那豐厚的獎勵與他們無關。

而斬殺妖獸數在一千六百三十頭以上的劍者紛紛鬆了一口氣,繼而心又被提起來。

他們確定自己可以進入前十名獲得獎勵,但每一個名次之間的獎勵差別不小,名次越高意味獎勵越多,不知道他們可以排列在第幾名。

「第九名,方浩,斬殺妖獸一千七百四十二頭。」

「恭喜方師兄。」

「方師兄真厲害。」一群黑袍劍者紛紛恭維。

楚暮微微驚訝,這個方浩正是之前威脅他的摩羅劍宗核心弟子,看來的確很強大。

「第八名,季天舒,斬殺妖獸一千八百頭。」

「第七名,尹烈,斬殺妖獸一千九百零七頭。」

「第六名,焚烈,斬殺妖獸兩千七十頭。」

「第五名,屠空,斬殺妖獸兩千一百頭。」

「第四名,鬼霧,斬殺妖獸兩千二百頭。」

「第三名,楚暮,斬殺妖獸兩千三百四十五頭。」

一宣布,旁邊的歐成洛則用崇拜的眼神看著楚暮,屠空焚烈等人紛紛看了過來,戰意勃發。

楚暮自己也是一愣,第一名他不敢奢望,獲得第幾個名額楚暮自己也沒有想過,只是想著進入前十就好,沒想到不僅進入前十還達到第三名,有些出乎意料。

「第二名,唐嫣,斬殺妖獸兩千五百頭。」

「第一名,燕赤龍,斬殺妖獸兩千八百三十頭。」

第一名宣布一出,立刻驚動所有人,第二名到第十名每一次名次所斬殺妖獸的數目差距最大還沒達到兩百,但第二名和第一名之間的差距超過三百頭。

霎時,所有劍者的目光都落在燕赤龍身上。

三十歲出頭,長相平凡,唯有火紅色的雙鬢讓人印象深刻,楚暮猜測此人也許已經具備劍豪級的實力。

「恭喜你們十位獲得屠妖榜前十名,這是你們應得的獎勵。」話音一落,十個中品空間腕輪飛射向楚暮十人,被他們抓在手中。

「這一次撼妖城能夠守住,完全是你們的功勞,所以屠妖榜上的其他劍者每人可以獲得一萬塊中品靈石,其他氣海境劍者每人可以獲得一千塊中品靈石,化氣境劍者每人可以得到一千塊下品靈石。」其中一位元極境劍者宣佈道,聊勝於無。

(未完待續) (謝謝「神~邪吻」的月票,謝謝「御劍雄風」「夕陽有限美」兩位打賞)「楚暮,沒想到你竟然變得這麼強大。」楚暮身後響起一道低沉的聲音,帶有霸道氣息。

回頭一看,楚暮先是一愣,繼而露出一抹微笑:「我也沒想到你的修為竟然突破到氣海境小成巔峰。」

「你都可以突破到氣海境小成,為何我不能提升到小成巔峰。」皇甫滄月聲音有些低沉,雙眼卻綻射出無比濃烈精芒:「當日論真正實力你不如我,現在卻趕超我,不過,以後我會將你趕超,那時候我會讓你嘗一嘗敗在我劍下的滋味。」

「隨時奉陪。」楚暮洒然一笑,道。

這段對話不友好也沒有敵意,到此結束,皇甫滄月轉身離開。

「走吧。」楚暮對發愣的歐成洛說道,兩人沿著街道走向迎風客棧。

妖獸暴動結束,活著的外來劍者也紛紛帶著收穫準備離開,撼妖城將進入前所未有的低迷期,唯有度過這個低迷期撼妖城才會重新壯大,只不過這個低迷期到底有多長沒人清楚。

有些迫不及待的返回客棧客房內,將房門緊閉,楚暮從懷中取出一個中品空間腕輪。

「所有的獎勵都在這裡面。」暗道一聲,楚暮讓自己的呼吸平穩下來,開始滴血認主。

這個中品空間腕輪是無主的,輕易認主后楚暮的意念進入其中查看起來。

十息后,楚暮檢查完畢,中品空間腕輪內的東西一清二楚。

獎勵之豐厚,縱然先前已經有所了解,但落在自己手中時還是免不了驚訝。

一揮手,客房地面上出現一口一口紅木箱子,有大有小。

楚暮彈出劍氣將每一口箱子都打開,頓時有濃郁的妖氣和靈氣散發而出,充斥整個房間擴散到外面。

首先是妖核,一千顆中級超階妖核,三千顆中級高階妖核,五千顆中級中階妖核,一萬顆中級低階妖核,這些妖核佔據了四口箱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