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阮揉了下額角,不經意間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他旁邊那個女人……

Home - 未分類 - 厲阮揉了下額角,不經意間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他旁邊那個女人……

桃花眼陡然一眯,那不是前世勾引林通,從林通那裡拿到半壁公司機密的女人嗎?

他們,終於還是走到了一塊。

不知道,這一世,有了她之前的提醒,林通還會不會受她蠱惑。

https://tw.95zongcai.com/zc/62525/ 「厲阮。」一道女聲,從後傳來。

厲阮不用扭頭也知道是誰。

她無奈闔了闔眸,就知道來這裡一趟,會成為礙眼的存在,人人都想過來冷嘲熱諷她一頓。

她抽了張濕巾擦了嘴巴,吃得差不多了,不吃了。

起身離開餐桌,卻被人握住了手腕,「你不許走!」 事不宜遲,寒氣在一點一點的侵蝕蘇墨的身體,時間緊迫蘇墨不能夠有半點猶豫。

好在在這潭水之中蘇墨的影瞳並沒有多大的變化,只是一下便是讓蘇墨鎖定了寒骨魚的位置,當下,蘇墨手腳並用的朝著寒骨魚的方向飛速游去。

畢竟此時蘇墨是在炎水寒潭之中,手腳的靈活程度必然要大打一個折扣了。

只是,蘇墨的速度始終不慢,很快就貼近了寒骨魚。

寒骨魚只是一階靈獸,甚至在一階靈獸之中都是吊車尾的存在,所以它的靈智並不高,就算此時蘇墨距離他僅僅五丈有餘,它還是不為所動。

距離拉近,蘇墨才是看清這寒骨魚。這頭寒骨魚似乎已經成年許久了,一身魚鱗反射著水面之上的陽光,雖然幽幽但也很是光鮮。

而這一頭寒骨魚的體型,似乎也是偏大的,足足有半丈之長,看體型也足有上百斤。

「呵,看來是一個大傢伙!」見到這頭體型不小的寒骨魚,蘇墨的心頭當下便是一懸,體型越大越難捕捉。

而現在,蘇墨已是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

此時身上已經被潭水打濕,所以就算上岸依舊是會被寒氣侵蝕,而且在這寒氣包裹之下想要生火那是難上加難,就算是生氣了火來,想要取暖身體之後再來捕魚,恐怕也要到明天才能完成任務了。

另外,在這潭水之中活動的,似乎就只有這麼一條寒骨魚而已,所以蘇墨只能夠選擇這一條了。

「不想了!」

只是略微的想了些許之後,蘇墨的心頭便是略微一緊,便立刻向著這一頭寒骨魚緩慢遊動而去。

畢竟距離近了,動作太大難免會被這條大魚注意到,所以蘇墨只能夠放慢手腳,盡量在不驚動它的情況之下靠近它。

嗤!

才剛是開始再次遊動起來,蘇墨的右手便在腰間一下拂過,剎那之間一柄匕首便出現在了他的掌心之中,反射著近水面折射進來的陽光,倒也顯得很是鋒利。

像是寒骨魚這種一階靈獸,雖說看起來是一身堅硬的鱗片,實則就算是普通的刀具,只要力道足夠一樣是能夠將其擊傷。

蘇墨手腳並用,為了避免寒骨魚發現自己,所以速度也是放慢了不少。

終於,蘇墨可算是在不驚動寒骨魚的前提之下貼近了寒骨魚。此時寒骨魚巨口張合,似乎是在靜止著休息,此時正是蘇墨下手的最好時機。

說時遲那時快,蘇墨的手指靈活挑動,匕首在一瞬之間便換了個方向,刃光閃動了一瞬,還不待有任何的停頓時間,那朝下的刀刃就是直接猛然刺下。

鏘!

匕首落下,便是重重的刺在寒骨魚的這一身鱗片之上,而出乎蘇墨意料的是,如此一身鱗片,似乎比他想象的要堅硬許多,他這般用力的刺下,竟然只不過是在鱗片之上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痕迹,別說刺傷,就連鱗片都沒有刺破!

「可惡!」見到如此,蘇墨暗叫一聲,而剛才的那一擊力道不弱,讓的之前沒有一絲一毫察覺的寒骨魚頓時一驚,尾鰭立刻猛然甩動,撥開水的力道十分強勁,讓的蘇墨都是向後退出少許距離。

隨後,寒骨魚便是迅速遊動起來,雖說寒骨魚的靈智和實力都不怎麼樣,但是論在水中的速度的話,恐怕就是二階的靈獸都不一定能夠超越它。

寒骨魚遊動起來的同時,蘇墨的雙足也是猛地向後方的水一蹬,手腳並用之下,也是用最快的速度去追趕寒骨魚。

但是,在這炎水寒潭之中,蘇墨怎麼可能追的上原住民寒骨魚呢?

此時潭水極度冰冷,蘇墨怕也是不能夠支撐太久,這般的狀況之下,蘇墨遊動的速度自然也要減慢不少,更何況在遊動之時,蘇墨的身體也在消耗著熱量,這樣一來,便是加快了蘇墨身體凍僵的速度。

蘇墨追逐著寒骨魚游出了數十丈的距離,終是緩緩地停了下來。

「不行了……」蘇墨感受著自己已經被潭水冰凍的有些僵木的身體,心下則又是一懸,而這寒骨魚與蘇墨的距離也是緩緩拉大。

此時,雖然蘇墨沒有繼續追逐寒骨魚,但是寒骨魚卻依舊沒有停下,以極快的速度在潭水之中快速的移動,而靜止在潭水之中的蘇墨影瞳開啟,仔細的看著那一頭寒骨魚的遊動軌跡。

這炎水寒潭並不大,而這一頭巨型寒骨魚的遊動速度卻是極快的,並且其靈智也並不高,感受到蘇墨這一個危險之後便拚命的逃跑,沒有關注前方的狀態之下便是重重的撞在了岸邊岩壁之上。

只是,這般的撞擊似乎並不能夠使得這一頭寒骨魚有過多的創傷,只是停頓了片刻之後,寒骨魚的尾鰭便再次甩動起來,立馬轉身朝著蘇墨的這個方向急速游來。

看著向著自己遊動過來的寒骨魚,蘇墨的影瞳即刻一閃,變得更為的深邃了些許,而與此同時身形也是微微弓起。

這樣的機會蘇墨自然不能夠放過,既然寒骨魚自己送上門來,那也省的自己再去追費體能和熱量了。

只是一會兒,寒骨魚與蘇墨的距離便是再次貼近了,而依照寒骨魚的速度,蘇墨幾乎是只有一息的時間能夠用來抓住寒骨魚。

而蘇墨,也是已經準備好了。

唰……

寒骨魚的尾鰭甩動,水波蕩漾開去的同時,寒骨魚的身體遊動到了蘇墨的身旁,當即蘇墨的手臂一下伸出,用力一抓便是抓住了寒骨魚的魚鰭,當即被寒骨魚一下子帶動了起來。

現在蘇墨的體能已經非常有限了,所以他的時間不多,必須要在有限的時間之中解決掉這一頭寒骨魚才行。

如此想著,蘇墨的另外一隻手臂便也扯了上來,同樣是抓住了魚的鰭,而在他右手手掌之中的匕首刀刃即刻一閃。

蘇墨整個身體貼在了寒骨魚的魚鱗之上,他右手之中的匕首便是緩緩地舉起,隨後他也沒有半點的猶豫,便將匕首的刀刃猛地向著寒骨魚魚鰓的位置猛刺而去。

嗤啦!嗤啦!……

雖然在這潭水之中身體已經有些許凍僵的感覺,力道減弱了幾分,但是蘇墨此時下手卻絲毫不留情,重重的在魚鰓之上刺了將近十下,寒骨魚的血液從腮的位置噴薄而出,蘇墨才是停手。

腮出血,寒骨魚的速度自然減慢了下來,而蘇墨見到如此情景心頭也是微微一松。

只要寒骨魚的行動受到限制,自己的勝算便就更加大了。

蘇墨雖然心頭一松的那也沒有多想什麼,便是將匕首重重的刺在魚的一隻眼睛之上,而這一次他並沒有取出匕首,而是向魚的背部方向撕裂下來。

寒骨魚的遊動速度緩緩減慢,而魚身經過的一條路線之上也是布滿了血液,這些血液也是緩緩地下沉了下去。然而,雖然寒骨魚的遊動速度減慢了,但是此時寒骨魚的位置已經貼近岩壁,所以此時還不待蘇墨反應過來,魚身連帶蘇墨一同撞在了岩壁之上。

好在蘇墨在貼近岩壁的一瞬間雙足向後一蹬,不然就是以這個速度撞上岩壁,此時身體凍得有些僵硬的蘇墨必然是會當場昏厥過去。

而在水中昏厥,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雖然蘇墨沒有昏厥,但是寒骨魚卻是因為多處的創傷昏厥了過去。

看著昏厥過去的寒骨魚,蘇墨忍著剛才撞擊岩壁所帶來的絲絲痛楚,面龐之上卻是不著痕迹的翹起了一個弧度。

唰!

寒氣此時已經深入蘇墨的身體,他的骨骼都已經被寒氣逼的有些鬆動了,而蘇墨牙關一咬,雙足便是在岩壁之上猛然一蹬,朝著寒骨魚的方向游去。

「吼!」

然而,在蘇墨才剛是游出的那一瞬間,只聽這潭水深處,光線無法照射到的那個位置,傳來了一聲可怖的獸吼聲。

獸吼聲出來的當下,蘇墨的心頭一驚,循聲而望去,雙眸的視線便是定格在了潭水深處幽暗的一處。

蘇墨的視線才剛是定格在那裡,一個漆黑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緊接著那個身影又是以極快的速度,徑直的朝著噴薄著血液的寒骨魚游去,只見那黑影的大口一張,僅一瞬只見將寒骨魚生吞了下去,甚至於沒有咀嚼一下。

蘇墨的眼眸之中,顯現出了驚異的神色,而這一道黑影的真容,也緩緩地浮現在了蘇墨的視線之中。

這是一頭水下巨蟒,而單單是它的那個頭顱便已經差不多有剛才那一頭寒骨魚這般的大小了,這般巨大的靈獸,一下子出現在蘇墨的身前,倒也讓蘇墨為之一驚。

「難道方才小麟與我說的不要流血,就是因為這個?」看著這一頭可怖的巨蟒,蘇墨心下便是想到與風燁麟分開之時風燁麟的那一句話語。

「該死!」蘇墨想著,恨不得打自己幾十個巴掌,竟然想都沒有想就直接用匕首斬開那頭寒骨魚了!

唰。

一口生吞下寒骨魚之後,那一頭巨蟒的頭顱,便是緩緩地轉動,而它的一雙眼眸則是定在了蘇墨的身上。

【感謝各位大大的收藏和點擊,爪機發章,今天加更一章,周五依舊六更,之後更新恢復,每日兩更,我會根據大家的支持,連夜趕出不定時加更~】

… 驕橫的語氣實在讓人不喜,厲阮蹙眉。

老吳和天叔一前一後走過來,老吳寒著臉冷聲道,「傅小姐,請鬆手!」

傅芷安怒視著他,見他沒有任何商量餘地,氣沖沖的甩開了厲阮的手。

但是,轉身離開時,擦著厲阮的肩,她嘴唇微動,「來洗手間一趟,求你了。」

聲音很低,語速很快,厲阮以為是幻覺。

再看她背影,依舊是氣急敗壞的小公主模樣。

厲阮莫名片刻,突然想到了什麼,下意識看向七夫人,果然,她在不遠處站著,好似一直盯著這邊。

傅芷安的舉動大概取悅了她,她緩緩勾起了唇角,很愜意的跟周圍人攀談起來。

厲阮有些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要麼是傅芷安改變了對她的看法,看破了繼母的心思,想走迂迴策略。

要麼,傅芷安想了新的法子對付她。

厲阮沒有立即過去,而是到樓空空那裡跟她聊天,聊了差不多十分鐘,兩人手挽手進了洗手間。

大概聽到了她們的說話聲,傅芷安從其中一個隔間里走出來。

臉上沒有任何不耐。

厲阮這才確定,她是真的有事相求。

樓空空在外守著,厲阮和傅芷安在裡面。

「什麼事?」厲阮洗了洗手問道。

傅芷安張嘴想說什麼,又咽了回去,頗為顧忌的看向門口,厲阮瞥了眼樓空空,「那我朋友,是我信任的朋友,你若是信得過我,也要信任她。」

傅芷安搖頭苦笑了下,「我不是懷疑她,我只是怕隔牆有耳,陳展告訴我,這個家裡,誰都不能信任。」

「那你還來找我?」

「陳展說,你是個例外。」

厲阮想到那個死咬不開口而去認罪的年輕男人,也是個有骨氣的,且有情有義,跟傅家其他人,是很不一樣。

「你說。」厲阮道,「樓空空在那裡,老吳和天叔就在不遠處,別人沒辦法偷聽,今天你我的談話,不會影響你在七夫人那裡塑造的假象。」

傅芷安目光一定,隨即一臉嘆服道,「以前是我錯了,厲阮,不,嫂子,我向你道歉。」

這聲嫂子,讓厲阮心裡非常舒服,對這個女孩知錯能改的個性,也挺欣賞的。

以前,她是聽信了七夫人的話,才會成為那種囂張跋扈的女孩。

七夫人道行多深啊,輕易將人玩弄在鼓掌間,所以不是她的錯。

這個歉意,她接受。

「你喜歡陳展?」厲阮問。

傅芷安目光拉遠,臉上浮現一抹會心的笑容,是發自內心的幸福流露,「以前只當他是大哥哥,隨著後來相處,知道他對我的心思,可大姨說他只是下人,配不上我,讓我疏遠他,我做了許多對不起讓他傷心的事情,發大小姐脾氣針對他,可他從來都是一笑置之,不會真的生我氣,他那麼好,那麼暖,我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淪陷的,但是知道他被警察帶走訊問,可能要被追究法律責任,聽到消息的那刻我慌了,心很痛,我不能失去他,我愛他!」 看著那頭巨蟒的眼神,似乎蘇墨也已經變成了他的獵物一般,那一雙鎖定獵物的眼神,讓的蘇墨心頭猛地一提。

逃!

此時,蘇墨的腦海之中只有如此一個念頭了。

眼前的這一頭巨蟒,一口就吞下了這一頭之前自己難以下手的寒骨魚,便可以看出其身體強度是極強的,加上它那巨大的身體,甚至於其至少也是二階靈獸。在這潭水之中蘇墨的實力本就降低許多,而眼前的這一頭巨蟒蘇墨是論如何都不可能自己解決的。

所以,逃是蘇墨唯一可以選擇的。

但是,人家可是水生的巨蟒,在人家的地盤之上自己又怎麼可能逃得掉呢?

這是必然的,別說是在炎水寒潭之中,就算是在普通的水中,蘇墨也是絕對逃不出眼前這一頭巨蟒的追捕的。

顯然的,方才被巨蟒吞下的那一頭寒骨魚似乎更本不能夠滿足它的食慾,所以蘇墨才會成為它的下一個目標。

唰!

巨蟒看著自己的下一個「獵物」片刻之後,沒有任何徵兆的,巨長的身體迅速地扭動起來,只消一個探頭便是朝著蘇墨的方向猛衝過來,與此同時它那血盆大口也是張開,一對長長的獠牙顯露出來,整個樣子都是十分的可怖。

踏!

見到巨蟒向著自己衝來,一副想要一口吞下自己的模樣的巨蟒,蘇墨自然也不會坐以待斃,當即他的腳掌便是猛地一踏水,一下子退回了岸邊石壁。

沒有過多的猶豫,蘇墨的一對腳掌貼上石壁,雙腿緩緩彎曲的之後,用力一蹬,整個身形都是想著水面的方向遊動過去。

蘇墨游開,巨蟒自然也是看到了,只是這般的速度巨蟒也是難以直接停下,頭顱微微扭動之後,它那巨長的身體便一下撞到了石壁之上。不過巨蟒卻沒有因此有絲毫的停頓,當即巨蟒的身體便是迅速扭動,那長尾也是向著蘇墨的方向直接探去。

蘇墨手腳並用,只是此時寒氣入體已久,每一個動作都不是那麼自然,所以遊動的速度也大大的打了一個折扣。

「就差一點了!」蘇墨的眼神定定的看著水面的那一縷陽光,雙眸之中閃爍著縷縷的堅定,而此時他距離水面,也只有一點距離,只消再踏幾下水便能夠觸摸到水面了。

但是,蘇墨卻是忽視了那條巨蟒的存在,巨蟒的尾部,在蘇墨的指尖觸碰到水面之前,便就已經追上了蘇墨,並以極快的速度將其抓住。

「咕嚕……」

被那巨蟒的尾巴抓住的那一剎那,蘇墨的唇齒浮動,吐出了不少氣泡,而後他的臉色便顯得有些難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