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一聽,深以為然,小胖子嘿嘿道:「說的對,最好不要跟那些門徒擠在一塊,少爺我有潔癖啊。」

Home - 未分類 - 三人一聽,深以為然,小胖子嘿嘿道:「說的對,最好不要跟那些門徒擠在一塊,少爺我有潔癖啊。」

原本三人只是調侃,但一番話,卻讓周圍的許多人相當不忿,人家拜入兩大院都是去學藝修道的,可這四人,怎麼感覺像是去享受的。

「閣下還真是異想天開啊,能夠被仙院招入門下,已經是三生有幸,竟然還想單獨開小灶,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就在這時,一道戲謔的聲音傳來,人群中,一位翩翩白衣公子出現,搖著摺扇,臉上噙著笑意,嘴角翹起,有些刻薄的樣子。

這個人身邊也有一位仙院長老,似乎也是被特招的,對於楊迪他們剛才的談論,此人似乎相當的藐視。

「此人好像是墨天坊那位大名鼎鼎的妙筆公子。」周圍有人驚呼,似乎認出了白衣公子的來頭。

「沒錯,他正是墨天坊的妙筆公子洪子范,洪公子昔日在昊天城妙筆丹青,提筆書寫出大道韻味,連在場的許多大人物都是讚不絕口,在下有幸目睹了當時的過程。」

「原來是他,難怪會被天仙院主動招募,據傳此人以丹青入道,才氣逼人,早已被兩大院看中。」

「連妙筆公子都出來揶揄,那四個人倒是有些狂妄過頭了……」

周圍一片議論聲,人群不斷傳出驚嘆,連小胖子和尉晨,都是神色認真,因為面前這個人真的很有來頭。

這個妙筆公子洪子范,便是那種資質絕艷,名動十萬大山和神州的人物。

顯然,此人縱然沒有墨天坊的背景,加入兩大院也是輕而易舉。

暗中從小胖子兩人那裡得知情況后,楊迪同樣有些心驚,這個人身上有著一種特別的氣韻,彷彿是從字裡行間併發出來的磅礴氣息,不曾動手,卻讓人能夠感受到他的強大。

以丹青入道,這聽上去確實很不簡單。

不過,無論這人有什麼來頭,眼下楊迪都是很不爽,除了這傢伙剛才那刻意針對的話,對方的一身打扮,也是讓楊迪非常不待見。

白衣、摺扇,這行頭讓楊迪瞬間聯想到了姬家那個古祖姬長生,還有其弟子姬印。

另外,後來楊迪在秘境中遇到的幾個這種裝扮年輕人,都是對他很不友好,久而久之,楊迪一看到這種行頭的人,就相當不感冒,更何況眼前這個人還在諷刺他們。

而且周圍眾人的嘴臉,也是令他不爽,這個洪子范大名鼎鼎,所以眾人就幫著他附和,這是典型的趨炎附勢。

楊迪倒也沒動怒,面對此人的譏誚,淡然笑道:「在下名頭不足掛齒,倒是閣下,來此究竟是要定做馬桶,還是專門挑一個夜壺,如果是後者的話……閣下恐怕買個小號的就夠了。」

「噗!」小胖子三人差點笑噴,周圍的許多男子,也是面色古怪。

一些女子反應過來后,皆是臉頰緋紅,怒瞪這個登徒浪子。

「這個人太無良了,居然大庭廣眾下講這種段子,呸……」遠處,一位正在迎面走來的俏麗女子,輕啐一口,也是相當的不忿。

這女子出落的亭亭玉立,肌如凝脂,蛾眉杏眼,相貌相當出眾,在這條街上,回頭率相當不俗,一出現,便吸引了不少注意力。

「術天宮的薛小姐來了。」一位老者笑道,輕易便認出了那女孩的來頭。

因為這同樣是一位年輕後輩中的名人,來自於大名鼎鼎的術天宮,而且還是術天宮的一位玉人,據說在術法方面的造詣極高,精通多種世間罕見的古術法。

感受到周圍關注的目光,薛小月俏臉上浮現出一條微笑的弧度,但臉頰上的紅暈,卻好半天不曾消散。

她聽說妙筆公子洪子范在此,故而過來一見,兩人都是年輕一代中的名人,但相較而言,洪子范名氣無疑更大一些。

而且,洪子范不止極富盛名,還是那種標準的才子,才子佳人,向來是絕配。

洪子范在繁華城市的那些貴家小姐心中,頗受傾慕,她薛小月雖然沒有這麼花痴,但畢竟也是年輕女子,而且還將進入同一修行聖地,提前結交一下,倒也不錯。

可沒想到,她才過來,便聽到了那種污穢的話語,原本兩位年輕名人的見面氣氛,一下子變味了。

就連薛小月身邊的隨從,都是憤憤不平,那個人的話,實在大煞風景,若非對方也是仙院選定的門徒,膽敢在自家小姐面前說那些,一定要好好教訓。

這頭,面對楊迪的調侃,洪子范臉上的笑意,早已凝固,他是墨天坊的人,向來注重風度,但那種話,實在受不了了。 周圍的許多兩院門徒,也是一個個神色古怪,他們雖然已經入門,但妙筆公子的名頭,也是如雷貫耳。

如今那諢小子的話,實在太傷人了,他居然讓洪子范選一個小號的夜壺,這潛台詞,豈不是戲謔洪子范的那個地方尺寸不行?

如此嘲笑,非但無恥下流,而且屬於任何男人都無法容忍的打擊,更何況是在這當眾之下。

周圍不止有著許多女子,連那位術天宮的術法奇才薛小姐都來了,這下子,洪子范如果默不吭聲,肯定是很沒面子。

洪子范看向楊迪的目光,閃過一抹冷意,但有仙院長老在此,他也不好得太過發作,只是面無表情道:「閣下的話跟市井之徒無異,實在有點配不上天仙院這等修行聖地的頭旋,而且,你建議我買個小號的夜壺,那閣下自己又當如何?」

這人言語間不帶一個髒字,但回擊的姿態,卻相當的犀利,不僅諷刺楊迪不配加入天仙院,還反過來質問他那裡有何等稀奇之處,而且話說的相當委婉。

這種問題,一般修士肯定是無法正面回答的,最終的結果,一般肯定是會灰溜溜敗下陣來。

但楊迪是外來者,在現代社會生活過,蒼老師的片子也沒少看,他當然不在意那種發難,全盤接下,大言不慚笑道:「夜壺?呵呵,抱歉,哥從來不用夜壺,因為找不到合適的尺寸,還是直接蹲坑比較寬鬆。」

「噗!」小胖子三人再噴,老大,要不要這麼無恥?

確實,這下連周圍的所有男子都義憤填膺了,這小子端的不要臉,居然如此吹噓那個。

獨家婚寵:腹黑總裁暖萌妻 在場的女子,有些人思想傳統,聽不懂雙方的話,從開始到現在就一頭霧水。

那是福氣。

但稍微聰明一點兒的,肯定能夠聽懂,當即一個個咬牙切齒,臉紅如潮,實在呆不下去了。

那小賊究竟哪來的混賬,居然下liu到如此地步?

洪子范手中,摺扇被微微攥緊,險些發怒,但最終,他還是忍了,冷淡道:「那閣下慢慢選吧,很難相信,你這樣的人竟然能與我等同門。」

他的話很不客氣,因為這小子已經讓他相當生氣,這個梁子,他暗暗記下了,到了門中,在找機會收拾這小子。

洪子范一行人走後,薛小月等也是不想多留片刻。

就在這時,一道華貴曼影走來,婀娜多姿,身上散發著淺淺的幽香,宛如一位天國的公主。

林夢公主來了,她去了一趟廣陵王府,而後便動身前來仙院,兩大院考核不久后便要開始了,如今這個時候,正是特招弟子提前來入門的高峰期。

身為廣陵王府的尊貴公主,林夢的名頭,更是響亮,被無數才子修士所傾慕。

她走來后,連正在離開的洪子范,都是頓足,若非那礙眼的小子在那裡,一定要過去寒暄幾句。

薛小月美眸中,則是閃過一抹輕視,長期以來,在年輕一代的天之驕女中,她的名頭都不如這個女人。

如果是青蓮齋的雙嬌和瀟湘雨閣的雨瀟瀟,她還可以接受一些,但這女人如此盛名背後,主要還是因為她的來歷。

而且,古國早已不復存在,林夢卻被以公主尊稱,如此頭銜,肯定也是令一部分人頗為不感冒。

林夢出現后,微微朝洪子范和薛小月二人點頭示意,而後徑直走到了雜貨鋪前。

她看向某人嫣然笑道:「楊兄,你剛才好像得罪人了。」

此言一出,在場不少人都錯愕,原來那個登徒浪子,竟然與林夢公主認識。

頃刻間,不少人都是猜測,此人可能是來自於廣陵城或者中州城,那兩座巨城都在神州繁華地帶核心區域,而且相距不遠,有著無數勢力紮根。

楊迪探手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這番話,讓已經遠去的洪子范面色更冷了,以他的名頭,同輩中少有人敢得罪,許多同伴中人見了面,都是極盡諂媚,可那小子,居然敢跟他抬杠,還在大庭廣眾之下羞辱他。

林夢搖頭輕笑,正欲進入雜貨鋪,突然身形一僵,她來此並非巧合,而是要去買一些東西。

原本那沒什麼,可這傢伙剛才的話,實在把她也嚇到了,林夢很擔心某人連她要買的東西也說些什麼不中聽的話。

「楊兄,你們還不曾選好物品嗎,此前我看那幾位長老已經等不及了。」林夢眸光一閃,狡黠的笑道,想要將楊迪他們支開。

結果她似乎忘了某人根本不在乎那幾個老頭的心情,楊迪漫不經心擺手道:「沒事,等下一起進山門。」

林夢暗暗咬牙,這傢伙真不上道。

卻在這時,楊迪一臉狐疑的看著她,問:「公主殿下,你要買什麼,如果是大件物品,諸如浴桶之類的,我們可以幫忙搬運一下,不用客氣。」

聽到「浴桶」二字,林夢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居然被這傢伙鬼使神差的猜到了她來這裡的目的。

而且,這件事說來也是惱人,當初她極力爭奪那座仙府,便是為了拜入兩大院后,有一個清靜且不錯的清修之地,同時,還可以將自己許多隨身之物一起帶來。

可後來被這個人奪走了,一般的須彌袋,難容大件物品,而且傳送陣對於每個人須彌袋中物品的體積有嚴格限制,太大的話,會影響虛空通道,必須另想辦法。

為了避免麻煩,諸如浴桶這種東西,林夢便打算來此選購,結果這傢伙剛剛對妙筆公子說了那種話,又來問這個,自然讓她很難堪。

「對對對,公主師妹,你要買什麼,咱一起幫你搬走吧。」結果小胖子幾人也是來獻殷勤。

林夢氣結,卻又不好表現在臉上,於是只好搖頭道:「本宮來此想買一些梳妝之物,不牢你們費心。」

她打算回頭讓兩個侍女來買,以她的身份,可以攜帶兩個侍女入門,眼下正在替她張羅其它東西。

楊迪四人面色古怪,梳妝之物?那種東西,女孩子不是必備,而且隨身攜帶的嗎?

不過,似乎也是感受到了公主殿下的難堪,楊迪訕訕一笑,很知趣的帶著小胖子他們閃人了。

「這傢伙的做派,與秘境內的年輕人格格不入,到了山門中,恐怕也是刺頭……」看著那道背影走遠,林夢有點啼笑皆非,自己居然因為那種小事說了個謊話。 半日後,元徵長老終於急沖沖的出來尋人了,一看楊迪他們幾個悠哉悠哉的在小酒館里吃著烤串,差點氣的鼻子冒煙。

「你們幾個,吃夠了沒有?」元徵長老站在門口臉黑問。

楊迪剔了一根羊肉串,回頭擺手笑道:「喲,長老你來了,吃肉串嗎,要不我讓老闆再來五十串,咱們不急。」

元徵長老差點吐血,你丫的不急,但沒看到老子已經急的不行了嗎?

他深吸了口氣,提醒自己克制,回頭拜入山門完成任務后,再找機會拾掇這幾個臭小子。

他勉強擠出笑意道:「時間不早了,到了晚上,仙山大陣會關閉,屆時我們就只能露宿野外了。」

「哦。」楊迪點頭,而後朝老闆招手道:「再來幾隻烤羊腿,給我們打包帶走。」

「……」元徵長老有種想死的衝動,這小子真的適合進仙院深造嗎,他不會成為個禍害吧?

……

一個小時候,楊迪等人終於進了山,四個老頭駕馭寶具在天上飛,不曾步行。

因為,雖然求仙鎮是最接近仙山的居住區,但實際上求仙鎮到仙山也有著數千里之遙。

沿途同樣有著不少寶具再往仙山方向飛,都是兩大院特招的弟子,有些人由兩大院長老帶領,有些人則是族中大人物親自送來。

沒過多久,這些寶具抵近了一片神秘莫測的區域,群山上空,有著巨石懸浮,各種珍禽在雲霄間飛舞盤旋,非常的夢幻,宛如仙境一般。

許多大山竟然是直接懸浮在半空中的,宛如仙人的住所,在黃昏光影下,一派祥和。

山脈腳下,有著大片茅屋和樹屋,甚至是有些洞穴都被掏空住人了,那裡有著大量跪街黨。

那些修士更是陰魂不散,長期駐紮在仙山腳下,希望用虔誠感動仙山上的長者。

而且,在仙山附近修行,也是相當不錯的選擇,因為這裡靈氣異常濃郁,還有著仙韻流轉。

一條石階,猶如長龍般,盤踞在山路上,但那些跪街黨都被擋在了石階入口,無法爬上去。

仙山範圍內,有著無形大陣守護,除了持有特別之物的仙山門人,閑雜人等無法進入。

隨著寶具的飛掠,楊迪等人漸漸發現,原來仙山是一分為二的,左邊的群山和右邊的群山,明顯分屬於兩大院。

中間有著一片亮眼的光幕隔絕,宛如天然屏障。

雖然知道已經難以改變楊迪心意,但木軋道人還是嘆息道:「小傢伙,你確定不去聖院嗎,那裡或許更適合你。」

楊迪笑道:「多謝長老美意,其實離的這麼近,去哪都一樣,回頭我來串門做客,有的是時間交流。」

聽到這話,仙院的兩位長老險些凌空掉下去,串門做客?你丫的當兩大院是菜市場嗎?

兩大院雖然都在同一片仙山中,但彼此間涇渭分明,門徒恪守本分,幾乎輕易不會來往。

這種狀況,從古持續到今,一直是兩大院教條般的規則,入門之後,兩大院的授法長老都會嚴肅警告。

結果這小子倒好,還沒入門,就想著兩邊討好了。

分道揚鑣后,在元徵兩位長老帶領下,楊迪四人隨同進入了右邊的仙山。

讓楊迪四人非常沒脾氣的是,寶具才飛到半山腰,兩個老頭就降落了。

「接下來步行上去。」元徵道人笑道。

「噗!」楊迪四人抬頭一看,差點暈過去,這裡距離山上起碼還有上萬米高啊,一眼都看不到頂部。

而且,石階山道還不是筆直的,在山脈中蜿蜒曲奇,這要是爬上去,要走到什麼時候,有病吧?

徐白悲呼道:「為什麼不直接飛上山啊?」

「因為,這是兩大院的入門磨礪,目的是讓弟子知道修道一途的艱辛。」這時,一道身影也是隨同仙院長老落下,冷淡的站在那出聲。

不知何時,洪子范來了,當然,周圍還有著不少驚艷年輕人,似乎每個人都是這種情況,長老只送到這裡。

「如果連這點苦頭都吃不了,那還是乘早下山吧,別在這裡丟人現眼。」薛小姐戲謔冷笑,顯然一開始就對楊迪四人沒有好感。

這話實在刺人,楊迪怒道:「行,那我們下山吧。」

如此一鬧,頓時將元徵兩位長老嚇的臉皮抖了抖,連忙上前阻攔。

元徵道人盡量和藹的笑道:「年輕人不要衝動,其實沒有你們想的那麼艱難,咬緊牙關,很快就過去了。」

另一位長老也是抹汗,道:「沒錯,其實你們這些門徒已經算是特殊照顧了,來參與考核的弟子,第一件事就是要從山腳走到山上去。」

「靠,果然很粗暴。」尉晨吐槽。

周圍幾位仙院長老暗暗吃驚,隱約猜到了那年輕人的來頭,若是一般人,元徵那老鬼頭肯定早就發脾氣了,不會像現在這樣寵著。

其實,周圍的諸多年輕人,同樣感覺很不可思議,按理說,來頭再大的人,也不敢在這個節骨眼耍橫,否則長老有權直接把人趕走。

但那小子,真不是一般的任性,結果,還讓他得逞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