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子,現在的四皇子被皇上罰去守皇陵三年,她不認為三皇子有什麼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當時的情形,不爭就是眼睜睜的看著皇位落到二皇子手裡,可因為被罰,實在太重。

Home - 未分類 - 三皇子,現在的四皇子被皇上罰去守皇陵三年,她不認為三皇子有什麼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當時的情形,不爭就是眼睜睜的看著皇位落到二皇子手裡,可因為被罰,實在太重。

她求安容看在多年的姐妹情分上,幫她一把。

就算不能免了守皇陵之苦,好歹別守三年啊,她受不住。

尤其是三皇子,這些日子,更是借酒消愁,神情萎靡,有時候還把氣撒在她身上,責怪她武安侯府沒有給過他任何助力,不然何至於一敗塗地自此?

她心中委屈……

看到這裡,安容赫然笑了。

委屈?

安享榮華富貴的時候怎麼不委屈了?

三皇子奪嫡失敗就委屈了?

跟她叫委屈也沒有用,這委屈可不是她給的。

是大夫人和二老爺幫她算計來的。

安容把信折好,放在茶几上。

眸光落到小錦盒上。

她拿起錦盒,輕輕掀開。

才一眼。

安容臉色一變,驚站了起來。

手裡的錦盒哐當一聲掉地上去,錦盒裡滾出來一隻玉簪。

玉簪精緻,看一眼便挪不開了。

只是摔在地上成了兩半。

芍藥見了可惜,不懂安容怎麼就這麼失態了。

就聽海棠低呼道,「玉簪有毒!」

玉簪斷裂處,有液體流出來,腐蝕軍帳地毯。

安容心冰涼一片。

手緊緊的攢著,手背青筋暴起。

這玉簪,和前世她送給清顏的那一支,一模一樣!

前世,就是這支玉簪,殺了清顏,害死了她腹中孩子!

這一世,她又想故技重施,來禍害她!

玉簪是她親手設計,要是她沒有重生,這樣精美的玉簪,誰能抗拒的了誘惑?

緣起情深 只要戴在頭上,勢必會觸動機關,裡面的毒藥會滴落在她發間,縱然她百毒不侵,誰知道會不會和前世清顏一樣被活活毒死?!

出了這麼大的事,芍藥趕緊去稟告蕭湛。

等蕭湛回來,瞧見地上的玉簪。

他眸光冰冷。

PS:~~o(>_ 芍藥不知道這玉簪,他卻是比誰都清楚。

就是這隻精緻玲瓏的玉簪,害的湛王妃中毒身亡,安容被毒死,到他心懷遺憾,拜瞎眼神算為師。

卻沒想到,這支玉簪還會重現。

蕭湛望著安容,「三皇子妃送的?」

安容點點頭,她知道蕭湛說的是沈安玉,她前世就是三皇子妃。

安容擺擺手,讓芍藥和海棠出去,然後才道,「我想她應該是夢到了前世。」

除了這個解釋,安容想不到其他。

她猜的很對。

沈安玉就是夢到了前世!

她很恨,為什麼所有的好事都輪到了安容,她從來就不比安容差什麼,為什麼上蒼總是眷顧她!

憤恨極了,沈安玉做夢了。

她夢到了前世,安容傾心東欽侯世子蘇君澤,想方設法嫁給了他。

安容退了蕭湛的親,蕭國公府向顧家提親了,若不是安容攪局,蕭湛迎娶了顧清顏。

這一切合乎情理,在夢裡沈安玉笑的肆意。

她夢到,自己在安容定製的玉簪里動了手腳,借著她的手毒殺了顧清顏,然後安容逃不了罪責,為了付出了性命。

這樣的結局,是最叫她滿意的!

夢醒之後,沈安玉看到醉酒的三皇子,想到蕭條的皇陵,心底的恨意涌動。

她得不到的,安容也別想得到。

只是安容遠在邊關,身處十萬大軍中。她派人去殺她,可能嗎?

人家被東延擄劫,被關在鐵籠子里都能逃脫了。

但就此饒過她,讓她享受榮華富貴,母儀天下,她做不到!

哪怕是死了,也死不瞑目!

是她害死了娘親,害的她落魄自此!

沈安玉覺得那個夢就是給她的預示。那玉簪她記得很清楚,在夢裡,她能殺了沈安容,現實中也一樣。

只是平白送安容東西,顯然不正常。

她和安容關係沒那麼好,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所以她寫了一封信。表面上是求安容幫她說情。送玉簪是賄賂她。

她清楚安容是不會幫她求情的,安容會把玉簪還回來,所以最後她還說了一句,若是安容真心不願意幫她,也別將玉簪還回來,她寧願相信安容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對她還存了三分姐妹之情。

看著地上的玉簪,蕭湛的臉冷的厲害。

他以前對前世不感興趣。只當安容是在敷衍他。

自打被雷劈,他便有了前世記憶,而且這些天過去,他把前世都記起來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能儘快制好炸彈。

這一世,沈安玉沒有傷害安容,安容對她也沒有什麼報復之心,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現在,有人想要安容的命。

那就是要他的命。

蕭湛能姑息她才怪了。

蕭湛吩咐芍藥道。「把地毯拿出去燒了。」

說完,蕭湛便轉身出去了。

等出了軍帳。蕭湛手一擺,便有一暗衛出現了。

蕭湛吩咐了兩句。

暗衛點點頭。便離開了。

芍藥站在軍帳前,豎起耳朵偷聽,嘴微微上揚,眸底閃亮,像是水洗珠玉。

她就知道是自己多心了,有人要殺少奶奶,爺怎麼可能熟視無睹?

五姑奶奶是多行不義必自斃,活該!

見芍藥在捂嘴咯咯笑,安容走過來,問道,「笑什麼呢?」

芍藥忙站直了身子,道,「沒什麼啊。」

安容凝視著她,「說實話。」

芍藥就乖乖說實話了,「爺要殺了三皇子側妃。」

聽到殺這個字,安容心抖了一下,但是她沒有心軟,只問道,「怎麼殺?」

芍藥搖頭,「沒聽見。」

安容怎麼也沒想到,蕭湛沒有叫暗衛直截了當的殺沈安玉。

而是迂迴了一下。

安容手裡有一封能要沈安玉命的信,信上沈安玉承認她和二老爺勾結刺殺三皇子,謀一份救命之恩。

蕭湛讓暗衛把那封信交給了三皇子。

原本三皇子對沈安玉就有諸多的不滿,要是知道他被沈安玉當傻子一樣,耍的團團轉……

一個月後,沈安玉暴斃身亡的消息才傳到她耳朵里來。

沈安玉是死在皇陵的。

那一天,三皇子喝了不少的酒,看到這封信,就去質問沈安玉。

沈安玉死都不承認有這回事,只說是有人污衊她。

三皇子知道她臉皮厚,後宮里的女人,最擅長的就是狡辯,沒有確鑿的證據,她們死都不會承認的。

三皇子把信甩在她臉上,沈安玉看到信,當即睜圓了眼睛。

這不可能!

碧玉已經死好幾個月了,信怎麼會在三皇子手裡?!

碧玉沒少要挾沈安玉,沈安玉前前後後給了她不少綾羅綢緞和首飾,碧玉的野心越來越大,沈安玉什麼性子,如何忍得了被碧玉威脅,沒過多久,就找人把她殺了。

信,她去碧玉房間翻過,沒有找到。

碧玉死後,她一直忐忑不安,生怕碧玉把信交給了誰。

可是幾個月過去,始終沒人找她麻煩,她漸漸放下心來。

誰想到,信會出現在三皇子手裡?!

她能承認嗎?

沈安玉矢口否認,只說是有人模仿了她的筆跡,蓄謀陷害她。

這樣的狡辯,三皇子會信?

他們都落魄到皇陵來了,誰吃飽了撐得慌要害他?!

沈安玉指證二皇子。

三皇子笑了,要是二皇子有這證據,還會留到現在?

沈安玉跪在地上,拽著三皇子的衣袖要他相信她。

三皇子不厭其煩,要甩胳膊。

可是胳膊被沈安玉抱的死死的。

三皇子怒了,一怒之下,抬腳一踢。

直接把沈安玉踢飛,撞到屏風上,最後腦袋磕在了柱子上。

當即咽氣,死時,眼睛都沒有合上。

死不瞑目。

三皇子殺了沈安玉,這可不是小事。

畢竟沈安玉是皇子側妃,不是一般的妾室通房,是上了皇家玉蝶的,不能死的不明不白的。

而且,當時屋子裡爭吵,外面有侍衛看守。

守皇陵,其實就是變了法的幽禁。

三皇子做什麼,瑞親王和長駙馬都知道。

最後,三皇子被罰守皇陵,從三年變成了五年。

三皇子有苦說不出,因為那封信不翼而飛了,他沒法證明沈安玉是自找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