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這番話,齊滸粱把脖子一梗,斜著眼睛看向圍過來的人。

Home - 未分類 - 說完這番話,齊滸粱把脖子一梗,斜著眼睛看向圍過來的人。

布易寇這邊不少人心中一緊,他們確實被齊滸粱說到了關鍵的地方。

像得何斯哥,他就有家人,兄弟五個死了四個,剩下他一個無顏無回,但卻把之前賺到的錢全給家裡了,若真把齊滸粱給幹掉,就必須把其他四十三個也殺了。

可實際上只能躲過一陣兒,齊家的人發現進到荒蕪之地的子弟沒有出來,保證要到邊境星詢問,甚至給莒落鐸羌官長用上測謊的儀器。

當知道了是自己等人後進去,並且之前有過一點衝突,是個人都能猜到原因,而且不管正確與否,不管齊滸粱在家中的地位是高是低,齊家為了維護家族的尊嚴,也要瘋狂報復。

他們家中的人或許根本不在乎齊滸粱的生死,只為了利用一下,從而向別人展現下家族的強大和決心。

與得何斯哥有同樣想法的人很多,還有的人沒有家人,卻有朋友。

見到眾人的表情,齊滸粱暗自鬆口氣,他繼續說。

「你們看啊,你們現在並沒有傷害到我,我哪怕是出去想報復,我總要找個借口,我說你們出賣了我的情報,但是呢,你們還掌握了很多積分,你們用積分換到保護添加物帶回去,自然有人願意保你們。

前提是我沒死,沒被你們毆打,這樣我的家族不可能說為了我一句氣話就出動很多力量來對付你們,那樣顯得欺負人,對不對?

更主要的是我家族不是沒有對手,當我身體無礙的情況下還要找你們麻煩,他們會從各個方面來保護你們,並摸黑我家。

這跟我死了不一樣,我死了,即使是跟我家不對付勢力也不會插手我家對你們的報復,那涉及到了家族的尊嚴問題,他們要是阻止我家的報復,明天他們家的子弟死了,我們自然也要阻止。

勢力和勢力的鬥爭與普通人無關,不管是哪個勢力,都要維護整個階層的尊嚴,所以,你們看著辦。」

齊滸粱又說出了一大堆分析出來的道理,他沒說錯,換成以前他是不會說的,認為這樣說是示弱,現在不說不行,他想活著。

布易寇等人為難起來,動手不行,不動手又好像自己怕了。

齊滸粱連忙繼續說:「我來阿班德德邊境星是想要弄到保護添加物,相信你們能猜出來,我在家中的地位並不是很高,所以我要表現自己,在保護添加物數量變少,並越來越值錢的時候,我獲得的越多,對於我在家中的地位提高就越有幫助。

你們獲得積分,自然要換保護添加物,拿出去賣錢,賣誰不是賣呀,賣給別人,別人只是公平交易,你們得不到額外的好處。

賣給我則不同,我可以拿著這些東西換取更多的利益,包括政治利益,我賣給別人,別人還要欠我個人情。

哪怕在保護添加物上我一元錢不賺,我獲得的利益也要遠遠大於賣的錢,我賣,是直接賣出最高價,比如說軍方研究室,比如說超級集團科研部,不需要倒好幾手。

我運氣不如你們,但我有勢力,你們依靠運氣得積分換保護添加物,我依靠勢力拿它換更多利益,我們可以合作,誰都不吃虧,好不?」

齊滸粱說完,認真地看著對面的人。

布易寇開始盤算起來,過了一會兒,布易寇問道;「你怎麼保證你會不報復我們,而且給出高價?」

「不需要保證,我想報復你們,你們就把保護添加物賣給跟我們家有各種競爭的勢力,他們給的價錢也不低,而且還願意保護你們,只要你們還能留下很多積分。」

齊滸粱又說出了一句大實話。

「你等一下,我們合計合計。」布易寇無法立即決定,拉著所有的人出去,到外面小聲地嘀咕起來。(未完待續。。)

… 在六百多人聚集在一塊兒研究怎樣對待齊滸粱時,娜拉莎輕輕拍起了巴掌。

「不錯,確實不錯,我還以為他就是個紈絝,什麼用都沒有,不曾想啊,家族教育出來的人還真有點本事,說出來的話有理有據,把事情白明了,我比較欣賞他。」

公孫慕容跟著說道:「確實,不管他之前在外面表現得如何缺心眼,至少他小的時候接受過精英教育,而且他在家中的時候,整個家族的辦事方法,他哪怕不主動學習,也會被動學到的。」

「是呀是呀,之前梗著脖子時的樣子像個痞子一般光棍,之後又邊成了朋友似的交談,從頭到尾,他在賭,結果賭對了,和他接觸接觸吧。」

娜拉莎把齊滸粱前後的角色變換說了出來,之後打算和對方進行下接觸,準確地說是交易。

這其中涉及到了勢力對等問題,也包括了利益分配問題。

勢力對等不可能是也弄個家族跟對方對等,而是擁有更多的積分,每次換一部分保護添加物,擁有錢,也是個對等。

至於利益分配,只是利益,不要指望對方看著你出現生命危險的時候也冒著同樣的危險救你,除非你給出來的利益能打動對方,同時又是對方不救你就無法獲得那個利益的情況下。

就是說同富貴不能共患難。

甭提相互交心的事情,更不用說什麼知己和朋友,雙方只存在利益,當有足夠的利益驅使時,該翻臉就翻臉,該轉身變敵人就轉身變敵人,別提交情。

只是這等關係,娜拉莎如是打算。

公孫慕容支持:「現在沒有智囊團跟在後面。只能我們自己去做,我其實挺討厭這種事情,我希望每一個人都能成為我們的朋友,大家相互之間關心和幫助,不用勾心鬥角,把所有的陰謀交給智囊團去做。」

「嗯哪!」娜拉莎抿抿嘴:「我也不喜歡,可是沒轍呀,喋血飄零的強大可不僅僅是戰鬥力,現在需要我們去做戰鬥之外的事情,不管我們是否願意。選擇利益接觸很好,沒有心理負擔。」

「什麼時候跟他接觸?」公孫慕容問。

「給他製造一個危險,然後我們幫忙,以此展開交流。」娜拉莎做出選擇。

公孫慕容:「好!」

兩個人聊著天,布易寇一幫人已經做出決定,同意跟齊滸粱合作,但必須要保持足夠的警惕,別讓對方給賣了。

一部分人轉身回到機器中,布易寇對齊滸粱說道:「我們願意和你合作。但是……算了,不說沒用的話,你們可以自己買食物,我們也買。如果你們的積分不夠,我們多買點。

當你們吃光了自己的東西時,再吃我們的,必須要記賬。到外面按照購買食物用去的積分能換到的保護添加物的價值給我們錢。」

「行,我不缺錢,我需要的是保護添加物的擁有資格換家族中的地位。地位越高能隨意支配的錢越多。」

齊滸粱沒二話,答應下來,他知道布易寇沒說出來的話是什麼,一定是『但是,如果你欺騙我們,我們會如何如何……』

這樣的話說出來確實沒意義。

於是雙方繼續在機器上錄入情報,布易寇等人的情報依舊能換到許多積分,齊滸粱還是一點一點的。

齊滸粱絞盡腦汁地分析規律,最後分析出來的是機器跟自己有仇,或者說那智能系統看自己不順眼,除了這個,沒別的原因。

而那智能玩意喜歡布易寇他們,難道是因為他們人多?或者是智能玩意仇富仇官仇勢力?

等回去,自己派來一群勞苦人民,最好是到哪個礦里找奴隸,不奴隸的家人控制住,讓他們進來換積分。

換著換著布易寇的積分就超過了十萬分,他隨便說點什麼都能有大量的積分,當到達十萬分時,機器突然變了,上面出現一行字『是否升級許可權?』

「升啊,快升,許可權比積分重要,有了許可權能換其他東西,比如說……鞋。」齊滸粱一看,連忙催促,他此刻已經嫉妒不起了,再嫉妒會把自己氣死。

「可是升級會扣積分的。」布易寇猶豫,他認為鞋不是太重要,十萬積分,可以換很多食物和水,還有保護添加物。

「扣你一個人的,你的級別高了,讓別人把積分轉給你,你購買東西有折扣,還能買到不少好東西,再升升,說不定連好的武器也能買到,你們難道利益不共享?哎呀,快,倒計時要結束了。」

齊滸粱比當事人還著急,他的兩隻手緊緊攥在一起,滿頭大汗,極力勸說著。

他想的可不僅僅是升級后的折扣,其中還包括了在這邊的安全問題,以及地位。

他真想能升級的是自己,到時候自己可以帶著家族的其他人,或者是別的圈子中的朋友進來,刷刷刷一換東西,那才是牛逼,同樣是玩,什麼玩車、玩手錶、玩飛機、玩星球的,誰能比上自己在荒蕪之地玩身份?

不說別的,就算是最簡單的燒烤,在外面吃,不算本事,烤人吃那是比勇氣,有能耐到荒蕪之地弄個烤架,然後燒炭烤串兒,那吃的不是串兒,是地位。

布易寇猶豫再猶豫,讓齊滸粱都快急哭的時候,終於選擇了升級。

然後屏幕上刷出來一排字『由於您是第一個到達十萬積分的人,為了鼓勵,所以可以破例給您升級成一星會員,升級費用,十萬積分,扣除。』

十萬的數字瞬間變零,布易寇的心一疼,接著屏幕繼續刷字『由於您是第一個升級成一星會員的,所以獎勵積分二十萬。』

剎那間,零又變成了二十萬,布易寇的心更疼了,是激動的,他雙手捂著胸口:「不帶這麼玩的,你是想把我整死吧?」

屏幕『抱歉,沒考慮一星會員心理素質太差的問題,補償五萬積分。』

齊滸粱此刻同樣捂住胸口,兩行熱淚流下,他真是快嫉妒死了,十萬積分升會員,結果不但沒賠,還多賺了十五萬。

他吸吸因流淚而出現的鼻涕,對布易寇說道:「先給我買雙鞋,才八十積分,回去我給你錢,哦,別給我一個人買,還有我的護衛,四十四雙,有人為了抬著我,腳都受傷了。」

他話說出來,四十三個人立即挺胸抬頭,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樣。

布易寇還真買了,不但給齊滸粱等人買,包括自己的隊伍同樣一人一雙鞋子,至於衣服,雖說隊伍中有女人,但無所謂,在荒蕪之地誰還在乎這個,越在乎越容易丟命。

一共是六百七十二雙鞋,需要付出五萬三千七百六十積分。

屏幕『由於您是第一個一星會員,由於您是第一次購買會員的物品,由於您第一次購買的數量過大,為了激勵其他人儘快提升,本次交易在打八折的基礎上,再次打五折,您需要支付兩萬積分,其他零頭去掉。』

「泥瑪,又打五折不說,六千八百八十積分算零頭?」齊滸粱憋屈地嘟囔一句,第一個一星會員可以這麼不講理嗎?

布易寇快要幸福死了,他看向齊滸粱:「怎麼算錢?」

「按照正常的一百積分一雙算,我不差那點錢,你優惠是你的。」齊滸粱明白他的意思,所以給個高價,正常來說,一百積分不高,因為沒有一星會員根本不賣。

「不好吧?」布易寇很有良知,覺得佔便宜佔大了。

「快點換吧,再給我換水,我出了一身汗,缺水,我決定把你們當朋友,以後我找圈子裡的人過來吃飯,記得跟我一起來啊,我他嗎的嫉妒死他們。」

齊滸粱現在開始考慮相互之間的關係問題。

「好的,嘿嘿,僥倖,實在是僥倖。」布易寇靦腆起來,一個大老爺們的靦腆時,也很勾人。

另一邊的娜拉莎哈哈笑著:「慕容哥哥,他好有意思哦,咱們讓他體驗了下主角模式,他居然像個小姑娘,還害羞了。」

「因為他體驗的不是虐主的主角模式,不信你換一次,他保證不會像小姑娘一樣害羞,而是跟老~娘~們似的罵街了。」公孫慕容笑著說道。

他的心情很好,他知道原因,這是種掌握別人命運時候的情緒,權利的魅力就在於此,可以讓別人哭,更能讓別人笑,使別人害怕,叫別人擁護。

感受了權利帶來的舒暢心情,他又收斂情懷,忘記這份激動,否則容易迷失在權利當中,喋血飄零要的不僅僅是權利,而是銀河文明民眾發自內心地承認。

娜拉莎繼續讓主角高興,她操作著設備。

在機器的地方,眾人穿上鞋,屏幕再次出字『由於您是第一個擁有鞋子的會員,所以每人獎勵衣服全套。』

『刷』一堆衣服出現,不但是外衣,還包括內衣,按照每個人的身材拿出來的,布易寇隊伍中的女人看著衣服,臉紅了。

沒衣服穿的時候她們覺得正常,現在因為給的內衣是蕾~絲的,她們就變成了女人,懂得害羞。

得何斯哥不得已,向她們喊道:「別想那些事情,這裡是荒蕪之地,在這裡,只有活著或死去,沒有男和女。」

女人們悚然而驚,麻利地穿上衣服,臉色凝重,是的,她們懂,在生死面前,其他的一切全是次要的。

「要是有武器就更好,但不知道需要幾星會員才能買武器?」一個女人盯著機器中擺放的一面藤盾說道。(未完待續。。)

… 女人說出來,屏幕沒有任何反應,布易寇靈機一動,問:「武器怎樣能擁有?」

『由於您是一星會員,可以查詢,簡單冷兵器,二星會員可擁有。』屏幕上出字了。

「怎麼可以升二星會員?」布易寇又問。

『對不起,升級積分是秘密,您只能查詢一星會員升級積分。』

「不是十萬嗎?」

『一星會員升級積分是一百萬,由於您是第一個到達十萬積分的人,所以破例升級』

齊滸粱吧嗒吧嗒嘴兒,說道:「破例可以破十倍?一百萬?要我命吧,就我這運氣。」

他旁邊的跟班把嘴湊到他耳朵附近,輕聲說道:「少爺,出去就抓他。」

『啪』一個巴掌就落在跟班的臉上,把跟班給打愣了,齊滸粱瞪著對方訓斥:「以後不要有這種想法,一星會員,怎麼控制?」

他剛才已經想到要控制對方的家人和朋友,但他同樣想到,正如對方不敢殺他一樣,他也不敢為難對方的家人。

因為對方是一星會員,可以在荒蕪之地換到衣服和打折的食物,對方如果躲在這裡,以自己的會員身份要求別人幫忙對付齊氏家族,保證有很多人願意出手。

自己動他的家人,他就動自己的家族,最後誰都占不到便宜,反而讓其他人高興,親者痛,仇者快呀。

如今的對方不再是可以隨便欺負的存在,需要拉攏,在保持利益的時候,還要投入更多的感情,相同利益的情況下,誰跟他平時接觸最多,誰能談得來,他自然會選擇誰。

齊滸粱甚至想到了自己有個姐姐。還沒有出嫁,平時對自己還不錯,雖說不是一個母親生的,但比自己大四歲的姐姐從下便帶著自己玩。

據說家族要把她嫁給另一個家族的紈絝子弟,那小子女人最多,而且還有點變~態的取向,自己以前是沒辦法。

眼下不同了,有布易寇,布易寇是個普通人武力不錯的人,三星顛峰神戰士的實力。看上去不高,問題是人家有一星會員呀,荒蕪之地的第一個一星會員。

而且像布易寇一樣的人,對感情是很重視的,不會隨便褻瀆女性。

自己的姐姐嫁誰不是嫁,她還不想嫁給那個家族的子弟,不如在期間幫忙搭搭線,以後布易寇就是姐夫了。

他對姐姐保證比那個紈絝對姐姐好,既然家族的女性是用來交換利益的。為何不交換給布易寇。

據說生活在阿班德德邊境星上的人,沒有一個是白給的,他們的戰鬥力其實與星級評價不符,星級代表的是擁有的攻擊和防禦手段的數量。卻不代表真正的戰鬥力。

生死之戰時,越星幹掉對手的情況多了,因為和平下成長起來的星戰士有的沒經歷過生死搏殺,對陣的時候氣場都不一樣。能力多未必能全使出來。

同樣被砍一刀的情況下,和平環境中培養的人會慌亂,而在阿班德德邊境星上的人保證是越戰越勇。

更主要的是這種人都講義氣。自己的姐姐那麼溫柔,他布易寇絕對會對自己姐姐好的,除非他喜歡的男人。

想著想著,齊滸粱推開挨了他一巴掌的跟班,來到布易寇的旁邊,拉著對方的胳膊往外走,邊走邊露出一種拉皮條的人特有的猥瑣笑容。

「你幹什麼?」 野蠻勾勾纏 布易寇被嚇一條,把對方的手給拍下去,哆嗦著問。

「跟我來,我和商量個事情,好事兒,呵呵,呵呵呵!哎呀!你絕對想不到的好事兒,怕啥,來嘛!」齊滸粱不打算要臉了,為了姐姐的幸福,也為了自己的幸福,他豁出去了。

「少爺,你……」挨了巴掌的人不知所以,疑惑地問。

「閉嘴,你再敢多說話,小心齊吖洛收拾死你。」齊滸粱瞪過去一眼。

「啊?少爺,齊吖洛不是您姐姐嗎?」

「廢話,用你說?我還不知道嗎?我的吖洛姐姐是最好的,身材好,人漂亮,最主要的是溫柔、大方,還懂得很多事情,來來來,布易寇,你知道我的吖洛姐姐嗎?」齊滸粱使勁地誇著自己的姐姐,把布易寇拉到門口,問。

布易寇搖頭:「不知道。」

「吖洛舞曲聽說過嗎?」齊滸粱又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