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悟空沒有再接話,只見他緩緩站起身來,開始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Home - 未分類 - 「嘿嘿!」悟空沒有再接話,只見他緩緩站起身來,開始脫下自己身上的衣服。

哦!?這難道是?

啪!黑色的貼身背心被扔在地上,發出沉悶的響聲,好像那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一塊重鐵一般。

楚蕭目光如電,身形一閃,便來到黑色衣服處,躬身拎起,立刻明白過來。

「負重服!?果然是它!」

楚蕭此刻才想原著中,從天神那裡修行歸來的悟空,確實穿著負重服在戰鬥。

但是這套負重服,楚蕭在天界修行的時候,天神卻是沒有讓楚蕭穿戴,壓根就沒提這件事。

楚蕭自己也是忘了負重服的事情。

「嘿嘿!老天神給悟空開小灶啊!」

楚蕭再次利用氣去感知,發現此刻悟空的氣息比之前強大不少,如果之前是三白左右的話,現在已經快要到達四百的程度。

但即便是四百的戰鬥力,對於楚蕭來說,依舊沒有任何壓力。

只見悟空活動活動自己的身體,躍躍欲試地說道。

「卸下這些負重真地好舒服啊!感覺整個身體都輕了很多!」

「楚凡,我們再來打一場!這一次,我一定能夠打敗你的!」

楚蕭微微一笑,示意悟空儘管出手。

嗡!悟空陡然消失,爆發出比之前快捷一倍多的速度,殺向楚蕭,那拳頭在一息前還在遠處,下一息,便已經貼近楚蕭的身邊。

轟!沒有悟空預想中那般打中楚凡,而他的拳頭被楚凡一把抓在手中。

「什麼?」悟空錯愕不已,剛想抽離自己的拳頭,卻發現自己怎麼也無法從楚蕭的手中掙脫出來。

呼!悟空身體扭轉爆發,右腿重重的打出,想要化被動為主動,卻只見楚蕭輕描淡寫的舉起左手,被藍色氣息纏繞著地左手防禦力大增,輕易便將悟空這一腿擋下。

悟空剛想跳動自身的氣勁,從楚蕭手中掙脫出來,卻感覺楚蕭的攻擊一送,隨即一股可怕的氣一閃而逝。

悟空清晰地感知到這股氣息,身體本能的往後推去,渾身依然驚出一身冷汗!

「剛剛那股氣!」悟空絕不相信那是錯覺,剛剛從楚蕭身上散發出來的氣,簡直可怕的讓悟空有些顫抖。

同樣在擂台下的比克,也是清晰的感知到那股氣,他雙眼瞪的通圓,死死盯緊楚蕭,想要確定那股氣是否真的是楚蕭所發出。

那股讓比克感到無能為力,根本提不起反抗之心的氣,難道真的是從楚蕭身上傳來的么?

擂台上,悟空心有餘悸,但是很快便跳著過來,他已經確定,自己與楚凡之間的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即便卸下所有負重,自己也不可能是楚凡的對手。

「哈哈!你真的好強!」悟空無奈的笑道,已然接受這個事實,「我不是你的對手,我認輸,不過,你能讓我見識一下你真正的實力么?」

悟空眼睛裡帶著希冀,台下的比克等人,也是一臉的好奇。

他們內心深處都想知道,楚凡的實力到底強大到什麼程度。

「既然你想看,那就讓你見識一下吧!」

楚蕭微微笑道,細胞內的氣息瘋狂湧現而出,四周無風自動,形成一道肉眼可見的龍捲風,圍繞在楚蕭身旁。

嗡!一聲嗡鳴,那股龍捲風爆裂開來,瘋狂向四周壓迫出去,一千五百多的戰鬥力,在一瞬間爆發出來。

「什麼!」

「這股氣!」

「好可怕!」

悟空距離楚蕭最近,幾乎在氣息壓近的那一刻,雙腿一軟,差點沒有站穩身子,跪倒在擂台上。

比克綠色的皮膚,肉眼可見的顫抖起來,那股氣息強大的,即便是作為魔二代,即便身負殺父之仇,也讓他提不起絲毫反抗的心思。

連悟空與比克都如此震撼,剩下的普通選手,早就跪倒一片,整個賽場黑壓壓一片,以楚蕭為中心,倒下一地的人。

「這就是絕望么?!」比克一臉的無奈。 長方體六面空間光影變化,像是某種電腦程序被啟動,無數數據化作的「水紋」開始流動,微微蕩漾。數據流動的光影中,姜君明隱約看見出現,閃爍,最後化作數據消失在無盡的數據流之中。

像是站在浩淼的星空下,姜君明甚至感覺下一刻自己就會回到學校的艹場上。文森特……姜君明猛然間有些懷念藥店里的人和這些年經歷的事兒。

「系統損壞嚴重,動能嚴重不足,自動修復體系無法啟動。」正在狂喜中糾結的姜君明忽然聽到光腦機械的聲音變了腔調,那種驕傲、自矜的情緒似乎變成了沮喪和懊惱,在自己耳邊響著。

嗯?損壞……動能不足……無法啟動……

這些個詞語像是一盆帶著冰碴的冷水一樣,當頭澆到姜君明的身上,剛剛的欣喜若狂化頓時作虛無。

數據流的流動並不順暢,不時出現的停頓讓身處在六面長方體中的姜君明感覺很難受。好像是坐在一輛一邊高速飛馳,一邊又不斷的剎車、啟動的車廂里的感覺一樣,姜君明感覺有些眩暈。

過了幾分,姜君明四周的數據流不再光華四溢,而是變得簡潔了許多。

「啟動動能嚴重不足,只能恢復少量的,最基本的分析解構能力。」光腦機械的聲音再次響起來。隨即,一道光芒從頭頂落下來,姜君明被包裹在光芒裡面。幾秒鐘后,光芒消失,姜君明對面出現了一個立體的光影。光影中間有一個比自己小,但看一眼就知道是自己的人站在裡面,一道白色的光芒變成平面,從頭頂掃描下來。

「開始分析受體生理、生物結構。」光腦說道。

隨著光腦的機械聲音出現,掃描光芒的落下,姜君明看見立體光影中的「自己」一層層分解,化作數據,整合、演算。人變成數據化,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受,姜君明是第一次遇到,之前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會經歷這麼離奇的事情。還真是未來的方式,一切都變成數據化,姜君明在光腦分析、結構自己的時候想著。

整個分析、結構自己的過程完成的很快,所有的光芒和數據隨後落在地上,落在姜君明落腳的屏幕上。

自己腳踏的長方體的一個面隨著光影進入,隨後長出一株樹苗。樹苗的枝條樹葉極嫩,翠綠欲滴。樹苗的生長過程被濃縮到了幾秒鐘里,姜君明還沒想明白怎麼回事,樹苗已經抽出兩根枝杈,每一根枝杈上各有一片嬌嫩的樹葉。樹葉在長方體空間的光芒映射下,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姜君明驚奇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看著那兩片樹葉。當自己的目光落上去的時候,樹葉周圍出現一團璀璨的光芒,還有許多非常微小的白色的光芒在地面的屏幕中出現,漂浮起來,在半空中向著兩片樹葉的位置匯聚。那些白色的光芒就像是夏曰的螢火蟲一樣,卻要比螢火蟲更細小而微,只是單純的亮光,「飛」到樹葉周圍,把翠綠的樹葉周圍的光芒變的更加濃郁。

隨後,每一片樹葉上都浮現出一行帶著微弱光芒的字……姜君明驚奇的發現,樹葉上方出現的字元並不是之前在光腦六面的長方體空間里的數據流,而是自己熟悉的漢字。又一次看見了漢字,那種濃濃的、親切的鄉情充溢滿了姜君明的心田。

壓抑住心裡的溫馨、喜悅的情緒,姜君明仔細的看去。其中一片樹葉上的漢字寫的是:基礎醫學第一級——初級解剖學,其中一個樹葉的光芒要強一些,吸引了姜君明的注意。光芒構成的漢字讓姜君明有些不知所措,基礎醫學,解剖學?這是自己在學校里上課?所有的光點都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似的,在半空中變成一個人體形狀,與此同時一把光芒幻化的手術刀出現在姜君明手中。

手術刀……姜君明感到有些陌生,有些熟悉。可是這又有什麼用?姜君明苦笑,在外面的世界里,自己要是說給人做手術、治病救人的話,肯定會被當成研究人體的邪惡的死靈法師,活活燒死。

「分析解構完畢,受體基礎力量,弱。基礎敏捷,弱。基礎……」一連串的機械聲音沒有情緒的把對姜君明身體的分析說出來,讓姜君明一陣沮喪。想想也是,一個在孤兒院長大的孩子,吃著最難以下咽的食物,要是沒有這個古怪的長方體空間的話,早就在那場鼠疫中就病死了,更不要說身體有多強壯,能活著就算是好的了。

光腦分析完姜君明的身體之後,繼續說道:「這是我根據你身上的知識結合這個世界做出的一套技能,可以改變你的身體,讓你更快的適應這個世界,更好的生活下去。」

然後探索者9527號光腦開始給姜君明講解解剖學的知識,並要求姜君明按照它的指示去做。

解剖學?這些我都會啊,姜君明想到。但隨後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光腦來自十級的文明,要給自己講述的東西,肯定更加全面。樹葉上的漢字已經寫的很明白了,基礎醫學第一級,初級解剖學。既然是初級,那就意味著還會有中級、高級。

至於手術?姜君明訕笑了一下。這個世界里自己要是做手術的話,肯定會被當成死靈法師被光明與正義諸神的教會通緝,然後燒死。這些學過的東西,又有什麼用?

雖然心裡是這麼想的,姜君明還是按照光腦的指示去做。

按照光腦所說的,姜君明開始用手術刀在自己面前的人影上做起解剖。手術刀雖然是光影變幻的,但卻和自己曾經拿過的刀一樣,金屬刀身,鋒利的刀片,沒有任何不同。而自己面前的人形光影也不是肉眼看見的那樣,甚至不像是解剖教研室里不知道被福爾馬林侵泡了多長時間的乾屍。

手術刀落在人影上,就像是真的在做手術,略帶著韌姓的皮膚,切開皮膚后的流血,柔軟而堅韌的肌肉腱膜,一切組織結構都栩栩如生,就像是真的在手術台上給患者在做手術一樣。

lt;/agt;lt;agt;lt;/agt;; 姜君明不再興奮,而是全神貫注的做著手術。就像是在不經意之中回到了醫科大學的附屬醫院,參加搶救,在給教學的老師配台,做著急診的手術治療一樣。

每當光腦講解到了某處的時候,姜君明面前的人影的被提到的部位變暗,然後像是怕姜君明記不住似的,那個部位上浮現出詳細的用漢字描述的要求與講解說明。

姜君明的動作有細小的偏差,或者是不標準的時候,光腦都會隨時給姜君明糾正,重新來過。一直到姜君明的動作標準無比,和姜君明所學過的教科書上寫的手術過程一樣嚴謹。

當救治講述完之後,後面的內容則是對標明的人體部位的傷害。要從何處入手,能瞬間造成最大的傷害。要如何才能導致該處部位永久的失去作用,要從何處入手,使用什麼樣的力量,會只造成疼痛,卻並沒有器質姓的損傷。

光腦的講述,詳盡到了姜君明做夢都想不到的程度。

姜君明好像重新回到了解剖教研室,不一樣的是這裡面有一個近乎於無所不知的老師,在單獨給自己講解醫學課程。而且這個老師不知道疲倦,嚴謹認真,只要有一點點的錯誤,它就會立刻給自己糾正過來。在此之前,姜君明還以為自己已經基本了解、掌握了基礎解剖學。但在光腦的講解后,姜君明才知道自己之前的認知到底有多淺薄。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姜君明學完了一切。面前的光影變成的人體上不再有光點出現,姜君明緩了緩疲憊的精神,皺了皺眉頭想到,難道說基礎醫學第一級,初級解剖學學學完了?

回想了一下自己都學了什麼,姜君明有些興奮,也有些無奈,還以為光腦會教給自己什麼好東西。光是解剖學的話,自己早都已經學會了,光腦做的只不過是讓自己的手法更加熟練一些而已。再純熟能有什麼用?在這個世界里,不管是解剖還是手術,都不能用,那是被神殿嚴令禁止的。

姜君明的心裡有些淡淡的失望,難道來自十級文明的光腦只有這樣的程度嗎?

基礎醫學第一級,初級解剖學學完,姜君明眼前的那片葉子消失,枝椏開始生長。原來長著葉子的地方長出一根嫩芽,抽出一枝新的枝條,隨後枝條上吐出兩片樹葉。但這兩片樹葉不管姜君明怎麼看,都看不出來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和之前另外一片樹葉一樣,沒什麼不同。

到底過了多久,姜君明也說不清楚。這時候長方體的空間似乎也耗盡了能量,連周圍流動的光芒都變的有些晦暗。

這時候,光腦說道:「受體精神原動力不足以繼續教學,系統即將關閉。」然後姜君明就看見光腦的六面的長方體的每一個面上都出現了碩大的阿拉伯數字3……2……1……

姜君明聽懂了光腦的意思,自己的精神元力不足以支撐光腦繼續運行,最後看了一眼另外一片葉子,上面的光影變成的漢字寫著——基礎醫學第一級,初級藥理學。

隨著光腦的倒計時結束,姜君明眼前一花,隨後便出回到荒野草藥行里自己的地鋪上。躺在床鋪上,姜君明睜開眼睛,想著剛剛經歷的事情,覺得很神奇。仔細回想,那些剛學會的知識在腦海里真實存在,並不是一場夢。越想越是興奮,姜君明從床鋪上站起來,感覺神清氣爽,全身充滿了精力。

看著煤油燈發了一會的呆,姜君明提著煤油燈來到調製藥劑的房間。平時姜君明只是來這裡打掃,夜深人靜的時候,也反覆在腦海里回憶調製一瓶提神藥水需要用什麼材料,銀杏葉草需要多少劑量,巴戟天需要多少劑量,配製藥劑的溶液該怎麼用量杯去度量。

姜君明也好奇的虛擬的做過藥劑,但小藥店里,沒那麼多多餘的草藥培養一個學徒。要是正常的情況,姜君明至少還要在藥店幹上十來年之後,才有資格去煉製最簡單的提神藥水。

試一試?這個念頭一旦出現在腦海里,就變成了無法熄滅的野火,熊熊燃燒。

平時姜君明也見過藥劑師斯坦姆做藥劑,就算是斯坦姆在光線很好的時候,有整套的做藥劑的量杯、天平等工具的情況下,提神藥水成功的幾率也只有七成。要是讓斯坦姆處在自己現在的條件下,完全沒有量杯、試管、天平,光線昏暗的幾乎難以分辨銀杏葉草和巴戟天……估計斯坦姆連一瓶提神藥水都做不出來。

可是姜君明面對著惡劣的環境,卻充滿了信心。從六面長方體的空間里出來后,姜君明就發現自己的體力充沛,力量也比從前要大了許多,身體的柔韌姓、協調姓都變強,甚至連感知都變的敏銳了許多。姜君明有信心即便不用量杯、試管、天平,藉助昏暗的光線,也能完成提神藥水的配製。

準備好了銀杏葉草、巴戟天和配製藥劑的溶液后,深深吸了一口氣,姜君明閉上眼睛,再一次謹慎的回想了一遍提神藥水的煉製流程。就像是在每一次做手術之前,只要有時間,姜君明都會在腦海里回想一遍手術的過程一樣。

一切都在心裡自然而然的出現,姜君明能感覺到銀杏葉草在自己面前散發出來的獨有的草地的芳草香味在鼻尖流轉,甚至極遠處巡邏的治安隊的人在小聲議論城內光明神殿聯盟的神官遭受襲擊的事情也能清楚的聽到。

姜君明心裡一震,光明神殿聯盟的神官遭受襲擊?和昨晚自己救治的關懷教會的神官拉斐爾有關係嗎?或許那拉斐爾神官就是遇到襲擊的神官其中之一吧。

自己的感知驟然變的敏銳了許多,接收到的信息也大了許多。姜君明連忙把一切私心雜念都拋開,沉心靜氣準備煉製提神藥水。

提神藥水是最簡單的藥劑,也是荒野草藥行最常賣的藥劑。提神藥水本身並沒有治療疾病的作用,但卻能讓人的精力稍微提升一些,有精力去把疾病熬過去。

提神藥水在姜君明看來,更像是一種弱效的興奮劑,或者說是安慰劑更準確一些,只能讓窮苦的人們增加一些戰勝疾病的希望。也沒有人會指望提神藥水會藥到病除,只是用幾枚銅幣,換一個希望而已。

*****

謝謝大家,明天就試著沖沖首頁榜單,今天下午還有,明天弄個三更!

求各種票; 第一百四十四章打贏我告訴你

呼!

楚蕭長呼一口氣,將自己體內的氣壓制回去,很快四周的人便感覺到那股可怕的威壓消失不見。

但是跪倒在地的眾人,依舊心有餘悸,久久不能從地上爬起來。

比克一臉絕望地看著楚凡,心道自己恐怕可能應該真的沒有機會從楚凡口中得知楚蕭的信息了。

自己是鐵定打不過楚凡的。

再者,一個小小的楚凡都有如此可怕的實力,那麼其身後的楚蕭該有多麼可怕的戰鬥力呢?

自己即便找到從楚凡口中得知楚蕭在哪裡,又能如何?

為死去的比克大魔王報仇?!

別開玩笑了!那無異於送死。

比克原本信心滿滿,躍躍欲試的報仇之心,在此刻已經被楚蕭的氣息碾壓地消失殆盡。

那接下來,比克該怎麼辦?

這三年來,比克在世界各地修鍊,站在世外之人的角度,看遍了人情世故,接觸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

如今的心態。

早已經和他那位一心只知道用暴力稱霸世界的父親有了截然不同的價值觀。

可以說,現在的比克要比曾經的比克大魔王,更像一個獨立的個體,而不是天神的邪惡分身。

正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今日見識到自己與敵人的差距,趁著敵人還沒有發現自己,先行撤退,等實力提升起來,在與他大戰三百回合,豈不美哉。

「嗯,沒錯!既然楚蕭沒有參加這一次天下第一武道會,我參加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比克如此想著,暗示自己道,「我現在需要的是繼續修行,我突然想到一個絕佳的修鍊之地……我先退賽了!」

比克說著,便向後退去。

但是,此刻能在楚蕭的氣息壓迫下站起來的人本就不多,比克便是那屈指可數的人之一。

再加上他一臉綠的發慌的臉色,怎麼可能不引起別人的注意。

「嗯?比克是你么?你這是要去哪裡?」楚蕭的聲音從擂台上響起,讓所有人的目光都是集中在比克的身上。

「額!」比克的身子一僵,心底暗道,「怎麼可能?他居然認出我來了?!怎麼辦?要是讓所有人都知道我比克大魔王二代,僅僅被楚凡的氣勢嚇的退賽了!那我在這些普通人眼中如何立足立威?」

「比克?好熟悉的名字……該不會是……」克林仔細盯著比克綠的發慌地臉色,回想起三年前龜仙屋那一戰。

當年的比克大魔王雖然年邁,但在克林心中留下的陰影卻是極深的。

再看眼前的比克,不就是恢復年輕的比克大魔王么?!

「他是當年的比克大魔王?!」

克林的聲音響徹整個會場,所有人都聽到了他的話,記憶都被拉回到當年比克大魔王的黑色恐怖回憶中。

當初的比克大魔王雖然僅僅是曇花一現,便被楚蕭打敗,但是整個世界都是知道他的可怕,隨意殺戮的惡名早就傳遍世界每個角落。

現如今,比克大魔王重出於世,還來參加天下第一武道會,怎麼能不讓人恐慌。

比克四周的人紛紛從地上滾到一邊,躲地遠遠的……不敢輕舉妄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