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弟弟,想清楚了?搞不好你連我一招都接不住。」紫衣女子身姿妙曼,身上的紫色長裙無風自動,這使得紫衣女子的身材更加的顯得玲瓏凸凹,柳腰豐臀,胸部飽滿,加上美麗的姿色,真的是人間少有。

Home - 未分類 - 。 「小弟弟,想清楚了?搞不好你連我一招都接不住。」紫衣女子身姿妙曼,身上的紫色長裙無風自動,這使得紫衣女子的身材更加的顯得玲瓏凸凹,柳腰豐臀,胸部飽滿,加上美麗的姿色,真的是人間少有。

「不用再說了,直接出招吧。」趙雨心中驚訝,就紫衣女子現在的氣息來看,境界絕對不會低於師靈境三層。

「看招!」紫衣女子輕喝一聲,身體向前躍去,一掌拍向趙雨,彷彿如一個凌空而起的仙女一般。

紫衣女子縴手拍至,趙雨雙掌推出,白嫩的小手掌正中紫衣女子縴手的掌心。

啪。

紫衣女子掌風凌厲,令的趙雨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膚生生作痛,好像有無形的刀刃在皮膚上遊走,但是隨即而來的又是一股少女的淡淡清香。

紫衣女子隨意一擊,接著倒飛回去,如同仙子降臨,靜靜的站在原地,趙雨則是被震飛出去十幾步,再次口吐鮮血,臉色煞白,身上的衣物沾滿了自己的血跡,完全沒有修為的他就跟平常人一樣。

趙雨知道紫衣女子沒有動用全部實力,刻意隱藏了,不然全力一掌的話,對於毫無修為的自己來說,無疑是死路一條。

「小弟弟,難道之前是高估你了?還不把你暗中相助你的高人叫出來的話,下一招你就會沒命哦。」紫衣女子說罷眼神瞬間變得凌厲起來,一股淡淡的靈氣在其身上升起。

趙雨忍著痛站了起來,心中苦笑,原來他們以為我們得以逃出來是有高人相助,難怪會許下讓我接她三招的承諾。

「姐姐,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根本就沒有什麼高手,希望你能說話算話。」趙雨咳嗽了幾聲,咽了咽帶血的唾沫說道。

「小弟弟,現在可不要保留了,不然你會被洞穿心臟。靈氣指!」紫衣女子手指纖細,皮膚白嫩如嬰兒,但是此刻對著趙雨一指點出,一道由靈氣彙集而成的光束直射趙雨而去。

趙雨身後的王川和高晨看的心裡著急,紫衣女子的這一招可不簡單,真的會被洞穿心臟,兩人都想上前替趙雨擋這一擊。

趙雨見紫衣女子依舊是那麼的隨意,難道還隱藏著實力嗎?但是此刻以不容趙雨多想了,那由靈氣匯聚成的光束已經是近在幾尺。

趙雨本就傷痕纍纍的身體不可能行動敏捷,唯有雙手推出,向左移動身體,畢竟心臟在左邊。

光芒一穿而過,趙雨依舊是站著,他的右手手掌和右邊肩膀被洞穿,殷虹的血液不斷的往下流,草地上和衣服瞬間就就被染紅,趙雨咳嗽的更加的厲害了,但還是險險的躲過了一擊,那靈氣指所蘊含的的狂暴靈力還殘留在體內,在破壞著體內的經脈。

「雨哥!你沒事吧。」王川和高晨緊張的說道,快步走上前,扶住好像快要奄奄一息的趙雨。

「雨哥哥……」高語初大眼看著趙雨,淚水早已經在眼眶中打轉了。

趙雨看了看王川幾人,擺了擺手,示意不用人扶,說道:「我沒事,還有一招,我們就可以走了。」說著又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離得身後的三人更遠了些。

「小弟弟,在暗中的高手真的會看著你死嗎?」紫衣女子雙眼的精光更加的燦爛了,沒有人知道她在想什麼。

「別廢話了,還有一招。」趙雨抬起左手擦拭掉嘴角上的血液,右手已經不能動彈了,只有血液在無聲的滴著,自己看著前方的紫衣女子好像也有些模糊了,可能是因為自己快不行了吧。

此時趙雨心中反而有點平靜了下來,能這樣死去,一點也憋屈。趙雨發現眼前這美得妖艷的紫衣女子很不簡單,實力很有可能在自己全盛時之上,看樣子她的年紀可能不會超過二十歲。

「既然這樣,留你們也沒用,都去死吧!」紫衣女子說罷紫群飄動,一股比之前更加強大的氣勢衝天而起,席捲著四周。

趙雨瞳孔微縮,果然是比全盛的自己強,怕是離宗靈境四層也不遠了吧。

紫衣女子一聲輕喝,自身的靈力波動更大了,一絲絲實質般的靈氣在白嫩纖細的手掌中彙集。

「真靈術!」

話音一落,一隻紫紅色的小鳥在纖細的手掌中形成,被快速的推向趙雨。

趙雨見狀,心中讚歎,這紫衣女子果然是個了不得的人物,這真靈術不知要比他修鍊的混元訣強多少倍,趙雨張開左手,整個人迎向那隻紫紅色的小鳥。

紫紅色小鳥在空中放大,約有十丈,拍打著翅膀,鳴叫聲不斷,雙爪伸向前方,彷彿要把趙雨撕碎一般,所過之處,地上的野草瞬間化為灰燼,連泥土都被燒焦一般。

轟!

紫紅色鳥兒瞬間就把趙雨覆蓋住了,發出巨大的響聲,一個巨大的光團形成,周圍紫紅色的光華交織著,掩蓋著了裡面的一切,所形成的的威力餘波正在慢慢的向後方的王川等人逼近。

「不!雨哥!」高晨、王川三人看著前方如同末日般的的場景,撕心裂肺的叫喊著,他們眼睜睜的看著趙雨被吞沒,那個紫紅色光團向自己等人靠近。

此時,趙雨覺得身體正在被前所未有的力道撕扯著,隨時都會被撕裂,自己的意識好像也在漸漸的變弱,看來是真的要死在這裡了。

突然間。

在趙雨的頭地上空氣一陣扭曲,轟!爆炸聲響起,紫衣女子被突如其來的力道震飛,被身後的一個中年男子扶住了,但是紫衣女子的臉上卻是一片潮紅,一口鮮血噴涌而出,雙眼驚恐的看著前方。

在紫紅色光團的上方,一片墳頭就這樣突然出現壓了下來,強大的氣勢卷席這四周,那吞沒趙雨的紫紅色光團瞬間消失。

紫衣女子一行人被這突如其來的氣勢壓的雙腳發抖,不運轉靈力根本無法呼吸,只有勉強的抬起頭,無比驚恐的看著上空突然出現的墳頭。

所幸的是,那片墳頭只是出現了一瞬間,就消失了,趙雨模糊的視線看到,那片墳頭很簡樸,就好像亂葬崗里的一樣。

那片墳頭一消失,趙雨跌落在地,血液不斷的從口中流出,顯然五臟六腑已經被震裂,四肢疼痛無比,骨頭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可以清晰的看到皮膚上有一條條的裂痕,如蜘蛛網般,還滲著鮮紅的血液。

「雨哥!」

「雨哥哥!」

高晨和王川三人迅速在地上爬起,跑過去攙扶趙雨,發現趙雨現在就是血人一個,全身癱軟。

「三招已過,我還沒死。」趙雨看著遠處的紫衣女子,細聲含糊的說道。

紫衣女子這邊的人還沒有回過神來,剛才出現的那是什麼?太恐怖了,他們的感覺就好像面對至高無上般的存在,自己是那麼的渺小,只有顫抖仰望的能力,要是他們剛才有一絲反抗,恐怕會一瞬把他們全滅了。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紫衣女子身後的一位中年男子大聲的問道。能有這麼強大恐怖的東西出現,絕不是常人。

但是紫衣女子卻阻止了他問下去,美目散發著光芒,淡淡的說道:「好,我說話算話,不過請保密我們的行蹤。」

「我們可不會再找死,不過也請你們不要向外說出今天的事,我想我們還會見面的。」趙雨覺得自己好像隨時都要斷氣一般,眼前越來越模糊。

「李婷,你要是到了楚國,報上我的名,自然沒有人為難你。」紫衣女子說道,此時又恢復了那一種美若天仙,不食人間煙火的姿態。

「好,我們會見面的。」趙雨猜想紫衣女子既然發現他有這麼恐怖的東西相助,又不能奪取,倒不如交自己這個朋友,可是紫衣女子不知道的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那些突然出現的墳頭是什麼東西。

「小弟弟,可不要那麼快就死了。」紫衣女子笑了,又是那種傾城的美,隨即帶著其他人,消失在叢林中。

給讀者的話:

謝謝安曉的打賞和推薦,謝謝!

。 見紫衣女子等人離去,趙雨心中瞬間鬆了一口氣,但是趙雨強忍著的傷勢再也忍不住了,哇哇的吐了幾大口鮮血,暈了過去。

「雨哥,你你怎麼了?!」王川幾人大急,眼眶已經紅潤了。

王川伸手探了探趙雨的鼻息,還有氣息,接著起身對高晨和高語初說道:「我去找找有什麼靈藥,你們要照看好雨哥。」

趙雨又瞬間睜開了眼睛,拉住王川:「才把大家都救了,你又要去送死,我可不想被凶獸一口吃掉。」

王川、高晨和高語初見趙雨醒來,都握著趙雨血淋淋的手,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奪眶而出。

「你說要怎麼樣,我們都聽你的。」

趙雨雖說傷勢很重,但是此刻心中很溫暖,眼前的三人都是那麼的真情流露,才短短的那麼一天一夜的時間裡,他們一起共患難,共生死。

「找一處安全點的地方,相信我,我會沒事的。」說完,趙雨再次暈死了過去,連呼吸都好像有進沒出一般。

最終,王川背著趙雨在一處山丘上找到了一個被廢棄的山洞,裡面零零散散的到處都是碎石,還有一些清晰可辨的鋤子和鏟子的紋路。

山洞較為隱秘,洞口在山丘凹進去的部位,洞中不算太過於昏暗。在洞中,王川為趙雨找了一處較為平坦的地方,讓他躺下。

「王川,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難道真的要眼睜睜的看著雨哥斷氣嗎?」高晨紅著眼睛說道,他們已經眼睜睜的看著好幾人在眼前死去了。

高語初則是拉著趙雨的手,眼睛已經哭紅了,嘴裡不斷的說著:「雨哥哥,你不可以死的,雨哥哥,你不可以死的……」

就在王川和高晨兩人迷茫的時候,只見趙雨皮膚上宛如蜘蛛網般的裂痕中,不斷的冒出灰色的霧氣,瞬間把趙雨整個身體覆蓋了,嚴嚴實實的包裹著。

捉著趙雨小手的高語初嚇得忙撒開手,把腦袋埋進高晨的懷中,雙眼驚恐的看著那些灰色霧氣,剛才那些霧氣接觸到她的手時,很是冰冷。

王川跟高晨也是驚恐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雨哥會不會有危險?兩人對看了一眼,只能在一邊看著情況,其實他們根本什麼都做不了,只能守候在一邊。

趙雨此刻也是模模糊糊的,好像整個人就行走在自己的身體里。

募的,趙雨發現腦海中好像有什麼東西,自己自從在亂葬崗醒來的時候起,就一直覺得腦海中有一些東西,自己觸摸不到的,而現在,趙雨又清晰的感覺到了。

趙雨在自己的腦海中行走一般,正在一步一步的向那些東西走過去,一步,兩步,近了,靠近了,但是看著眼前和四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沒有任何東西,可是就在趙雨疑惑的時候,低頭一看,差點嚇出了一身冷汗。

只見在自己站立的下方,一片灰濛濛的,有一種死氣沉沉的感覺,在那些灰黑色霧氣下面,是一堆堆凸起的墳頭,沒有華麗的裝飾,連墓碑都沒有,就那麼一堆堆的黑土,也不高,一個個的墳頭上還冒著一絲絲的死氣,跟青石鎮亂葬崗里的那些土墳一模一樣,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這是怎麼回事,這不就是那時候出現了剎那的墳頭嗎?怎麼會在自己的腦海中?」趙雨自語。

趙雨看著這些墳頭,數了一遍,墳頭不多不少,正好是九百九十九個,在一片區域中有些凌亂的擺著,但仔細看的話,又好像有一些規律,但是趙雨沒有看明白。

此時,趙雨根本就不知外面的一切。

王川、高晨和高語初靜靜的看著被灰色霧氣包裹著的趙雨,突然,灰色霧氣中傳出「咔擦咔擦」的聲音。

就在王川幾人擔心,以為趙雨已經斷氣時,一層厚厚的,沾滿血液的碎裂厚皮掉出灰色霧氣外,看的幾人一陣心驚。

高晨靠近,只覺得瞬間寒氣逼人,他拿了一些掉落出來的厚皮,仔細一看,驚呼道:「難道雨哥正在復原!」

就連王川都驚訝了,看著高晨問道:「是真的嗎?這麼說雨哥他會沒事?」

高晨看著手中拿著的那些沾滿血液的碎皮,皺著眉頭說:「我以前聽我的父親說過,如果有人能換下自己的外皮,就等於是脫胎換骨,有新生的希望。」高晨頓了頓,眼神有些暗淡,接著道:「這都是傳說,要是傳說出現在我家人身上就好了。」

趙雨看著前面那些墳頭,目光閃爍不定,這麼多的墳頭,怎麼跟青石鎮亂葬崗的那些墳頭那麼像? 予你之歡 都是沒有墓碑的,都是那麼簡單,好像是隨手堆起來的一般,難道是自己在亂葬崗被布下的大陣絕殺后,這九百九十九個墳才進入自己體內的?這些墳頭還幫自己當了一劫,看著楚國那些人的表情,好像見鬼一樣的,還是真的那麼邪乎?

但是現在的自己好像快要死了吧,五臟六腑盡碎,骨頭斷裂,應該晚上都撐不到了吧。想那麼多幹嘛,反正都要死了,先看看這些墳頭埋些什麼。

趙雨這樣想著,就一步一步的向下方走去,灰色的死氣瀰漫,此時的趙雨彷彿能呼吸到這些死氣一般,覺得有些嗆鼻,令人很不自然,趙雨皺著眉頭,來到一個墳頭前,縷縷的死氣正在往上飄著顯得格外的寒心。

趙雨蹲下身子,對著那個墳頭看了一遍,發現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除了黑色的泥土,就是那一縷縷往上冒的灰色死氣,趙雨把手伸過去,想要把墳頭的土拔開來,看一看裡面的究竟。

可是就在趙雨的手舉要觸碰到黑色泥土的時候,泥土上面一層淡淡的黑色光幕泛起,嘭的一聲,直接將趙雨震飛出去。

趙雨爬起來再次走到那些墳前,沒有立刻動手去挖墳,那是純粹找虐,剛才自己的一時衝動,就好像被一頭凶獸猛烈的撞擊了一下,震得全身筋骨都好像要散掉,疼痛不已,不過好像自己的骨頭已經散了。

趙雨緩慢的伸出手,伸出一根手指去碰身前的一個墳頭,墳頭上光幕閃爍,很是抗拒,趙雨快速的抽回手,彷彿手指骨都要被震碎。

趙雨皺眉,在九百九十九個墳的周圍轉悠觀察了起來。

「既然都出現在我腦海中了,還不讓我接觸?我還真不信邪!」趙雨心中很淡定,要是這些墳是不祥之物,恐怕早就要他的命了,也不會出現幫他。

「咦?」

趙雨在一番觀察后,發現這九百九十九個墳頭是按照一個圓形來擺列的,最外圍的一圈墳頭上,有個別幾個所冒出來的死氣比較淡,仔細一看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趙雨走到一個墳頭前,左看右看,嘀咕的說道:「難道你也有生命啊?怎麼好像要死一樣?死氣都那麼弱。」

趙雨說著,伸出手,蓋在墳頭上方,慢慢的往下壓去。

「嗯?沒有抗拒?!」趙雨的手掌接觸到了濕潤的黑色泥土,感覺手心一陣冰涼。

就在趙雨想把手抽回時,卻發現墳頭上冒起的灰色死氣在纏繞著自己的手掌,瞬間,腦海中就好像多出些什麼東西,一個個的字體在腦海中浮現。

趙雨心中大驚,失聲的驚叫道:

「這……這是靈術!」

給讀者的話:

謝謝素顏的打賞,今天加更,看書的朋友可以加我Q號,592534125,。後面我會建個親友群,謝謝大家的支持!

。 奔雷拳,辰級高階靈術,招式不帶繁雜,無靈力輔助也能使用,空拳能碎千斤巨石,修鍊至大成者,運轉靈力,拳上可見雷電環繞,速度如雷奔,一拳裂山……

七絕步,辰級中階靈術,是一種玄妙的步伐,在靈術中起輔助作用,但凡修鍊此術的人,都會步伐敏捷,修鍊至大成者,速度極快,不到御空飛行的境界,也可以在水面上如陸地般快速行走……

春木法,辰級低階靈術,不利於攻擊,不利於逃離,純粹的治療術,修鍊此術可以配合天地靈氣,快速的修復傷勢己身……

趙雨震撼的已經不知用什麼來形容了。

趙雨把手抽回來,隨即腦海中的文字瞬間消失,可是又當趙雨把手伸到剛才的墳頭上面時,灰色死氣纏繞,腦海中又浮現剛才的那三種靈術。

趙雨退後了幾步,使勁的咽了幾口唾沫,這看似普普通通的黑色墳頭,居然隱藏著奇妙的靈術。

趙雨目光閃爍,看向其他幾個同樣冒著淡淡死氣的墳頭,趙雨移動腳步,在另一個墳前停下,手掌落下,什麼都沒有,空白一片。

接著又到另一個墳頭前,把手掌壓下,一樣沒有受到墳頭的抗拒,死氣環繞手掌,趙雨腦海中只出現幾個大字,並沒有其他的。

「煉具墳!」

趙雨心中已經是驚濤駭浪了,難道這墳頭裡面有煉製靈具的傳承?埋的是煉器大師?

趙雨邁動著腳步再次走向另一個墳,此時的他覺得有些口乾舌燥,不知道下一個墳浮現出來的會是什麼。

趙雨同樣從墳頭上用手掌壓下,同樣是瀰漫的死氣纏繞手掌,下一刻,趙雨腦海中再次出現幾個大字。

煉丹墳!

此刻的趙雨沒有抽回手,而是直接癱坐在墳頭邊,心中震驚無比,這些墳都是些什麼啊,這不就是一堆的寶藏嗎?

靈術,大體分為日、月、星、辰四種,辰級為最低級,而這四種靈術又具體的分為高、中、低階。

靈術中,普遍流傳的以辰級的靈術為主,月級的靈術可以說是寥寥無幾,日級的靈術更加的不用上,只有傳說中有它的身影。

以前趙雨修鍊的混元訣就是星級低階的靈術,幾乎算是趙家的鎮宅靈術,而那個紫衣女子的真靈訣,怕是星級高階的也說不定。

煉具,說的就是人們使用的靈具,普通的稱為兵器,但是要是加入特殊的材料,還有煉器師煉出靈紋后,就可以稱之為靈具,靈具分為神、聖、天、地階。其中每一階又分為高、中、低品。

每一件的靈具都是極其珍貴的,光所用的材料不說,還要請煉器師才能煉製,除非你自己精通這一行。

煉丹,也就是丹藥,世界是長著各種靈藥的,但是,靈藥並不是全是好東西,還有些對人體有害的,又有一些不被人體煉化吸收的,所以就要煉丹師將靈藥煉製成丹藥,去除多餘的物質,給人最大的吸收,成為修鍊突破,療傷延命的丹藥。

丹藥並沒有等級之分,只有成丹后的雜質越強,丹藥就越好。煉丹師也是這世界上必不可少的一員。

可是,趙雨苦笑,這麼一堆的寶藏在眼前,可能有幾個裡面什麼都沒有,但是自己沒有那福分啊,照這樣的情況看,肯定是越往中心的墳,墳中的東西就越好,弄不好還會有日級的靈術出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