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院子里的房門打開,小男孩被開門的聲音嚇得一個趔趄。

Home - 未分類 - 忽然院子里的房門打開,小男孩被開門的聲音嚇得一個趔趄。

風揚抬頭,發現從小屋裡走出來一個人來,卻是一名中年婦人。

「生兒,過來。」婦人沖著小男孩厲喝道。

小男孩一句話不敢說,著急忙慌地躲到了婦人的身後。

婦人睜開一雙渾濁的眼睛,打量著風揚和小魔女,道:「你們要打聽什麼路?」

「阿姨,荒城怎麼走啊?」

小魔女極力表現地像是一個正常的女孩子,問道。

「荒城?」

婦人神色一動,看著風揚還有小魔女的衣著愣了愣,道:「我也不知道啊,你們等等吧,晚上我男人他們回來了,你們問問他們就知道了。」

「還要等到晚上?」風揚撓撓頭,發現天色也有些晚了。

「我建議不等。」小魔女平靜地道。

「等等吧,你們是不是餓了?」婦人忽然熱情起來,拉著風揚的手就往屋子裡扯。

風揚這才注意到,那炊煙就是這小院里升騰起來的,飯香飄蕩,不由自主地點點頭,就進了小屋。

紫雨和身邊的老兔子對視一眼,無奈地跟著走進了小屋。

小屋內極為簡陋,牆壁上掛著弓箭,還有一些獸類的皮毛,一看就是一個獵戶之家。

小男孩神色緊張,一直躲在婦人身後,不敢與風揚和小魔女對視。

「阿姨,真是不好意思,剛才我以為小弟弟是野獸,追了進來,還踢壞了門口的柵欄。」風揚不好意思地說著,接過婦人遞來的饅頭,啃了起來。

婦人聽到風揚所說,卻是頭也不抬,也不答話。

小魔女偷偷扯扯風揚的衣袖,低聲道:「你不覺得很怪么?」

風揚啃著饅頭,渾身舒暢,支支吾吾道:「有什麼怪的?咱們等叔叔他們回來,問出荒城在哪,不就好了。」

「對啊,我男人一定知道路的。」婦人看著小魔女,嘿嘿一笑,道,「這女娃兒倒是生的好看,要是我家生兒大上幾歲,一定讓他娶個這樣的媳婦兒回來。」

小魔女臉色微變,卻是低下頭,不說話了。

風揚確實是一個吃貨,將一鍋饅頭吃了大半才停下來。

小男孩盯著風揚手中剩下的半顆饅頭,偷偷吞了口口水。

「對了,」風揚拍拍腦袋,看著婦人和小男孩,問道,「你們怎麼不吃?」

「我們吃飽了,不餓。」婦人低聲笑道。

「紫雨,你咋也不吃?」風揚發現自己遞給小魔女的饅頭一直被小魔女拿在手裡,一口都沒動。

「我胃口不好。」小魔女盯著風揚,暗暗磨牙,這個傢伙怎麼一點兒警惕心都沒有。

風揚卻是暗暗搖頭,將老兔子抱過來,用饅頭堵住了老兔子嘴。老兔子倒是毫不客氣,噗嗤噗嗤地啃著饅頭。

「老兔子,你偷喝清揚大哥的藥酒,這樣的事情以後可不要幹了,讓我面上無光。」風揚捏著老兔子的耳朵,悄聲道,「以後要是喝,也別被別人發現,知道不?」

老兔子屁股一抬,拉出來兩個兔豆,繼續啃饅頭。

「我去你大爺的!」

風揚一抬巴掌就要給老兔子屁股上來一下,但是一陣轟隆巨響猛然從外面傳來,讓風揚停下了動作。

「發生了什麼?」

風揚抬頭,看到一邊的婦人正抱著小男孩瑟瑟發抖,驚恐地望著屋外。

「是他們,是他們來了!」

小男孩驚恐地叫道。

「是什麼來了?」

小魔女站起身來,眉頭微鎖,道:「我感覺到了殘暴的氣息。」

「轟隆,咔嚓!」

又是一陣巨響,近在咫尺,關緊的小屋房門猛然裂開,一隻發黑的手掌鑽了進來。

「什麼東西?」

風揚嚇了一跳,趕忙躲開,只見那發黑的手掌劇烈地震顫著,將小屋門徹底撕裂開了。

「嘶吼!」

一張人臉鑽進小屋,發出詭異的叫聲。

「殭屍,殭屍來了!」

小男孩抑制不住心中的驚慌,大叫起來。

「你留住我們,是想害我們嗎?」

小魔女盯著那同樣滿臉驚恐的婦人,詢問道。

「你們毀了村子的柵欄,他們才能進來。你們修行者對付不了他們嗎?你們還吃光了我們最後的食物,幫幫忙吧。」婦人滿臉驚恐,口不擇言,抱著小男孩渾身戰慄。

「吼!」

又是一聲嚎叫,一道人影猛地沖了過來,張開嘴巴就朝著風揚脖子啃了過來。

「殭屍?」

風揚眉毛一挑,握緊拳頭朝著那飛撲過來的人影就兇猛地砸了過去。 第059章幕後黑手

「嗷!」

那飛撲過來的人影猛然被擊飛了出去,嚎叫著,撲在地上不動彈了。

「這是你們最後的食物?」

風揚看著那剩下的半鍋饅頭,眉頭一皺,這母子二人吃的也不少啊。

「對的。」

那婦人驚恐地望著風揚,卻是走到一邊,只見地面上竟是有一個暗道的入口。

風揚趕忙走上前去,只見下面是一個地窖,正有一群老弱婦孺大眼瞪小眼地望著自己。

「我吃了她們的飯?」

原來這些村民都躲藏在這裡,風揚摸摸圓滾滾的肚皮,一陣尷尬。

「風揚,又來了。」

小魔女低語道,身形一閃,躲過一道人影的攻擊。

「嘶……嘶!」

那人衣衫破爛,雙眼凸出,血絲密布,雙手烏黑,就像是殭屍一般。

風揚趕忙擋在小魔女身前,現在的小魔女一絲抵抗能力也沒有,被咬到可就慘了。

「吼!」

這是一名中年男子,嘴巴劇烈地開合著,血絲布滿了臉頰,看起來極為可怖。

「滾!」

掌心珍愛 風揚雙拳舞動,砸在這男子胸口,將其砸飛了出去。

「生兒他爹!」

那婦人驚呼,卻是神色複雜之極。

「他是你們村子里的人?」風揚詫異,問道。

「此事說來話長,」婦人看到又有人影撲進來,嚇得慘叫起來,「快擋住他們,被咬到了就變成殭屍了!」

風揚回頭一看,果不其然,幾十道人影在外面晃蕩,被這邊的動靜吸引,紛紛飛奔而來。

「真夠嚇人的。」

風揚心中焦急,猛然抓起小屋內的一塊石板,擋住了屋門。

「吼,吼!」

殭屍們在門外嘶吼,整座小屋都晃動起來,就是那石板也被拍得砰砰作響。

「擋不住多久的。」小魔女暗暗搖頭,只見小屋牆壁已經開始有裂痕了,甚至木窗都被一隻只烏黑的手掌捅開了。

「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風揚看著那婦?

??,質問道。

正說著,從那地窖里倒是爬出來一個老婦人。

老婦人看著風揚和小魔女,低語道:「還是我來跟你們說吧,連累到你們,真是對不住。」

「說起來,這一切都是我們村子自己做的孽啊!」

一切從頭說起,還是十年前的事情。

當時,小村子里生活很平靜,但是一位年輕的獵人外出打獵的時候,救回來一位少女來。

少女極為美麗,只是面色蒼白,肩膀上有箭傷。年輕的獵人說這是他不小心誤傷到了少女,才將女孩帶回來救治的。

村子里的人都很喜歡這位少女,因為她平易近人,人又長得漂亮,平時幹活也勤快。

漸漸地,少女成為了村子里的一員,村民們都將其看成了自己的一份子。村民們也知道了少女的名字,朱琳兒。年輕的獵人對少女情有獨鍾,最後兩人順其自然地結為了夫妻。

但是,有一天,意外發生了。

村子里的狩獵隊伍進山裡去狩獵,年輕的獵人卻沒有回來。

村子里的人說是少女太漂亮了,讓年輕的獵人狩獵的時候心不在焉,被野獸咬死了。但是只有狩獵隊的隊長知道,年輕的獵人是為了掩護眾人逃走,才被野獸抓住的。

朱琳兒不相信狩獵隊的說法,一個人跑進了深山裡,去尋找年輕的獵人。

老婦亁婦人說到這裡,眼神之中儘是驚恐。

「變故,就是從三個月前開始的,朱琳兒跑進山裡也沒有回來,直到有一天,狩獵隊的隊長,也就是我老頭,變成了殭屍!」

老婦人身體劇烈地顫抖著,當天的情形仍然歷歷在目。

「先是雙眼充血,沒有胃口。完了頭髮開始掉,手掌變得烏黑。等到最後,當我們都以為他已經死了的時候,他忽然發瘋了,見人就咬!」

「你們怎麼處理的呢?」風揚眉頭皺起,問道。

老婦人神色緊張道:「大傢伙都說我老頭中了邪,要燒死上身的鬼,要燒死我老頭。」

「我來說!」

又一名胖婦人爬出坑,指著老婦人道:「這個賤人沒有狠心燒死那個禍害,讓他跑了!」

「這能怪我么?」老婦人氣得幾乎要昏過去了,怒罵道,「被我老頭咬到了,你們幾個的男人也不說,到了最後也成了殭屍才說出來,不也是把大家給害了嗎?」

一群婦人驚恐之中卻在爭吵,唯恐責任背負到了自己的身上。

「一點頭緒都沒有啊。」風揚不理會這群婦人七嘴八舌地爭吵,而是在小屋中踱步走來走去。

「別吵了,這是我家地窖,再吵都給我滾出去!」

生兒的娘看到風揚和小魔女皺著眉頭,急忙喝止了這些婦人的爭吵。

婦人們到了這個時候,也知道爭吵無用,趕緊跑回了地窖去。

「小兄弟小姑娘,都是我不對,本以為你們是修行者,將你們留下來好救我們……」婦人慚愧地解釋,原來在看到風揚和小魔女的第一眼,婦人就看出了風揚衣衫上蒼龍書院的標誌,做好了決定。

風揚止住婦人接下來的話,因為小魔女走到方才被風揚揍昏過去的一名男子身邊,輕輕掀開了其頸后的衣衫。

猛然間,一個血洞出現在眾人眼前。

「他死了嗎?」婦人們小聲嘀咕,驚懼不已。

「是三兒他爹,嗚嗚嗚……」另一名婦人捂住嘴巴,哭了起來。

「紫雨,你發現了什麼?」風揚走上前來,和小魔女一樣盯住了那血洞。

仔細觀察,風揚猛然發現那血洞之中,竟然有一樣事物在蠕動著,像是一個巨大的蟲卵一般。

「好噁心!」風揚低呼,看到了那蟲子的腳爪,正在撕扯這男子頸后的肉塊。

「把蟲子取出來。」小魔女轉過頭來,看著風揚道。

「拿出來?」風揚傻眼,這蟲子太噁心了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