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佔山這句話,等於火上澆油,把季永平氣的臉色由黃變白,差一點一頭栽倒在地。

Home - 未分類 - 關佔山這句話,等於火上澆油,把季永平氣的臉色由黃變白,差一點一頭栽倒在地。

他知道,用不了多長時間,整個省政府都會知道,白山市副市長周永康喝醉了酒,辱罵自己。周永康說的那些話,肯定會傳到省里領導的耳朵里。

想到這裡,他冷聲道:「走,回白山市。」

白山市市委書記季永平帶著人,狼狽的走出省政府招待所。

很多流言很快地從招待所里傳出拉來。

流言說,白山市副市長周永康喝醉了酒,揭露了市委書記季永平貪污賣官,一個副市長賣十萬,還**女下屬。

省里流言亂飛,白山市裡,季永平的對手,趁機對市委書記季永平發難,一封封檢舉信,寄到了省委省政府和省紀委。

整個白山市的官場,一片惶惶而不可終日。

湖西市市長關戰平回到了自己的包間,不由得哈哈大笑道:「好,周永康罵得好,想不到,一個人喝醉了,竟然會罵出這些話,真**的解氣。」

關占平和李凡峰都不知道,是歐陽志遠給周永康喝了神仙醉。

關佔山終於出了這口鳥氣。

下午的時候,李凡峰陪同市長關佔山,回了湖西市。

歐陽志遠留下來,好好地洗了個澡,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他撥通了韓月瑤的電話。

「月瑤,對不起,國慶期間不能去看你了。」

歐陽志遠要去燕京,去拜訪王老和霍爺爺,落實水煤漿落戶湖西市。

韓月瑤一聽歐陽志遠不能來看自己了,她輕聲道:「歐陽哥哥,我知道你很忙,你沒時間,就不要來看我們了,兩個小傢伙很健康。」

歐陽志遠道:「以後有時間,我一定多陪陪你們,小傢伙怎麼樣了。」

韓月瑤笑道:「一定是兩個調皮的小傢伙,天天不老實,腳蹬手刨的,歐陽哥哥,我都能摸到小傢伙的小拳頭和小腳丫了。」

歐陽志遠笑道:「兩個小傢伙再鬧的話,你就打他們。」

韓月瑤笑道:「歐陽哥哥,我愛他們都還來不及,怎麼能捨得打他們呢?他們是那樣的可愛。」

歐陽志遠笑道:「他們在肚子里欺負你呀。」

韓月瑤笑道:「他們不是在欺負我,肯定是在做操呢,看,小傢伙有伸了一下小拳頭,啊,他在打我。」

韓月瑤興奮的大叫道。

股股柔情在歐陽志遠內心升起,他恨不得立刻飛到韓月瑤身邊,看看月瑤,看看自己的兒子。

兩人說了很長時間的話。

下午四點,寒萬重開著路虎,直奔天信葯業總部。

歐陽志遠沒有給蕭眉打電話,他要給蕭眉一個驚喜。

當歐陽志遠出現在蕭眉辦公室門前的時候,蕭眉再打電話,安排去香港參加藥品器械展覽的事宜。她打完電話,猛一抬頭,看到了笑吟吟的歐陽志遠。

蕭眉不由得一愣,她以為是幻覺,因為,這兩天,自己老是在做夢,夢見歐陽志遠。

蕭眉連忙揉了揉自己漂亮的大的眼睛。

「眉兒!」

歐陽志遠一聲呼喚,這讓蕭眉感覺到,這不是自己的幻覺。

「志遠!」

蕭眉一聲驚呼,跳了起來,一聲尖叫,一下子撲進了歐陽志遠的懷裡,兩隻胳膊,死死地摟住了志遠的脖子。

「嗚嗚……小壞蛋……真的是你嗎?嗚嗚……想死我了。」

蕭眉激動地語無倫次,熾熱的嬌唇,親在了歐陽志遠的嘴上。

歐陽志遠感到了蕭眉的嬌軀是那樣的火熱柔軟,他瘋狂而熱烈的親吻著自己的眉兒,雙手順勢滑進了眉兒的衣服內,握住了那雙堅挺的柔軟,使勁的揉搓著。

蕭眉的嬌軀被歐陽志遠揉搓的,變得火熱起來。

「嗚嗚……小壞蛋……我要你……我要你……」

蕭眉醉眼如斯,臉色潮紅,喃喃的嬌吟著。

歐陽志遠抱起了蕭眉,衝進了辦公室裡面的休息室,把蕭眉滾燙的嬌軀,壓在了身下,兩人瘋狂的滾在了一起。

「要我……要我……快點……。」

蕭眉充滿著柔情的句話頓時點燃了歐陽志遠的熱情,志遠瘋狂的親吻著蕭梅眉的櫻唇,熾熱的舌頭霸道的打開眉兒的貝齒,兩人的唇舌膠著在一起。他們互相呼喚著對方的名字,死死的纏在一起,相互褪去對方的衣服,不一會,兩人都赤裸裸的坦誠相見。歐陽志遠使勁的壓著火熱的媚兒,熾熱的堅挺和火熱,直接頂在了眉兒的生命最柔軟的地方。眉兒感受到了志遠堅挺的火熱,瞬間進入了自己的生命源泉,一種飽滿充實的麻酥立刻充斥著自己的靈魂。蕭眉的一雙修長晶瑩的**因為受不了歐陽志遠突然侵入的刺激,緊緊纏繞在他的身軀之上,整個房間因為他們灼熱的**而變得曖昧,歐陽志遠猛烈地瘋狂猛烈地撞擊著、旋轉著,讓蕭眉的呼吸急促而灼熱,她竭力控制著自己的身體,避免因強烈的刺激而失去控制,喉頭髮出含混不清的低低呻吟聲,忽然她緊緊摟住歐陽志遠的身體,嬌軀不受控制地顫抖抽搐著,因為過度的愉悅,一雙美眸蒙上了一層凄迷的淚光,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歡快,在歐陽志遠最後的衝刺中,蕭眉開始大聲呻吟,驚天動地。

歐陽志遠使勁的揉搓著蕭眉的堅挺潔白的乳房,拚命地撞擊著,她的嬌軀在歐陽志遠的身下劇烈的扭動著、應和著,志遠的大手托起她彈性驚人的美白臀部,讓蕭眉的嬌軀貼得更加緊密,再次宛如暴風驟雨般發起了衝擊,蕭眉感覺自己變成了狂風暴雨大海中的一葉孤舟,時而被高高拋上了風口浪尖,時而急沖墜入深不可測的波谷,整個人在不停經歷著失重和超重的狀態,這種奇妙的感覺讓她感到刺激的同時又感到飄飄欲仙,蕭眉感到了自己的靈魂都離開了自己的嬌軀,在巔峰的高空被猛烈地雷電劈中,那種極度歡悅的刺激,讓自己幾乎失去了意識。

蕭眉嬌吟著,猛烈地應和著,她那修長的玉臂,死死的摟住歐陽志遠的後背,十指死死地嵌進了志遠的後背。

猛然,歐陽志遠的速度快速的加速,蕭眉感到如同錢塘大潮一般的歡樂,在剎那間,如同火山一般的猛烈**,自己的嬌軀和靈魂都侵蝕的乾乾淨淨,她嘴裡發出一聲尖利的嘶鳴,大腦剎那間失去了意識,她感到自己的靈魂脫離了自己的*,升到了雲端。

歐陽志遠同時,在猛烈地**著。

天漸漸的暗了下來,兩人就這樣深情的互相摟著,看著對方。

「志遠,來了為什麼不打個電話?」

蕭眉把自己的臉,貼到志遠的臉上,輕輕的溫馨摩擦著。

「眉兒,想給你個驚喜,讓你高興。」

志遠的雙手,輕輕的握住了,眉兒飽滿雪白的堅挺,慢慢的揉捏著。

「你來南州辦什麼事?」

蕭眉知道,志遠忙的不可開交,來南州,肯定是辦別的事。

歐陽志遠道:「本來落戶湖西市的水煤漿基地,因為甲醇廠的爆炸,死了七個人,發改委想換地方,我來南州,就是想從新奪回水煤漿基地,明天,我去燕京,找王老和爺爺說說,看看能不能讓水煤漿基地還在湖西建設。」

蕭眉道:「還去見父親嗎?」

歐陽志遠道:「不去了,免得別人說閑話,我明天直接去燕京。」

歐陽志遠剛說到這裡,旁邊衣服里的電話響了,歐陽志遠連忙拿過衣服,掏出電話一看號碼,頓時露出驚奇的神情。

「誰的電話?」

歐陽志遠道:「竟然是爺爺的,霍爺爺怎麼會打來電話?」

^^^^^^^^^^^^^^^^^^^^^^^^^^^^^^^^^^^^^^^^^^^^^^^^^^^^^^^^^^^^^^^^^^^^^^^^^^^^^^^^^^^^^^^^^^^^^^^^^^^^^^^^^^今天推薦《征服非常女上司:底牌》

簡介:第一天到新單位報到,易克赫然發現,女上司竟是被自己非禮過的絕色美女。

在重新崛起的奮鬥中,面對一個個老謀深算的對手和高手,易克時刻掌控住自己的人生底牌,在爾虞我詐的官場博弈和風雲變幻的商場廝殺中一路過關斬將,如魚得水,同時又情不自禁和女上司之間發生了一系列現實和虛幻的交集…

一部沉浮於色權欲之間的百味人生,一幕體味人性真善美的情感大戲。

閱讀辦法:直接搜索《征服非常女上司:底牌》,或記下書號177671,然後任意打開一本書的連接,把地址欄的數字替換成177671即可。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最新更新! 第三十二章再次進京

第三十二章再次進京

蕭眉道:「爺爺找你肯定有事。(書。com純文字)」

歐陽志遠按下接聽鍵。

「爺爺,您好。」

歐陽志遠連忙向霍老問好。

霍老大聲道:「志遠,你在南州?」

歐陽志遠一聽,不由得的笑道:「爺爺,您怎麼知道我在南州?」

霍老道:「你幹什麼,我難道不知道?你在南州,在跑水煤漿煤業基地的事吧。」

歐陽志遠道:「是的爺爺,我就在跑這件事,正準備求您幫忙。」

霍老沉聲道:「那件事,你先放一下,你立刻坐飛機來燕京,晚上八點有飛機。」

歐陽志遠一聽,爺爺讓自己立刻趕到燕京,不知道有什麼急事。

歐陽志遠道:「爺爺,什麼事這麼急呀?立刻去燕京?」

霍老道:「這是機密,你不要問,到燕京后,有人在飛機場接你。」

歐陽志遠道:「好的爺爺,那寒萬重也來嗎?」

霍老道:「一塊來。」

霍老說完話,掛上了電話。

歐陽志遠看著蕭眉道:「命苦呀,本來今天要好好地和眉兒在一起的,卻要連夜去燕京。」

蕭眉親了一口志遠道:「起來吧,小懶貓,洗個澡,吃飯。」

歐陽志遠摟住赤裸裸的如同小白兔的蕭眉,一雙手又不老實起來,笑道:「一塊洗吧。」

蕭眉立刻又被撩撥的嬌喘吁吁起來。

「小壞蛋,現在六點了,八點的飛機,我看你還能來的極嗎?」

蕭眉醉眼如絲,雪白的身子泛起了潮紅。

歐陽志遠一聽蕭眉這樣說,知道時間緊迫,兩人快速的洗完澡,簡單的吃了一點東西后,蕭眉想送歐陽志遠,歐陽志遠沒讓送。

八點整的時候,歐陽志遠和韓萬重準時的坐上了飛往燕京的飛機。

……………………………………………………………………………………………………………………

燕京中南海,顧老的咳嗽有點加重。

他老人家,一隻手夾著香煙,眼睛看著一本厚厚的協議文件。這份協議,三天後,中國和英國政府就要簽署了,協議是關於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零時主權交接儀式的細節。

沙發旁,霍老擔心的按著在咳嗽的顧老。

這份協議,耗盡了顧老的心血。

經過十幾年的談判,平時傲慢的英國人,終於低下了他們的高傲頭顱,三天後,就要簽署協議。

「顧老,您該休息了,不要太累,更不能熬夜。」

霍老看著顧老,關心的小聲道。

霍老咳嗽了一聲道:「時間不等人呀,三天後,就要簽字,協議的每條細節,我都要仔細的考慮。香港,就要回歸了,就像失散多年的孩子,我要讓我的孩子,安全的回到我們的懷抱。」

周志江站在顧老的身旁,把一杯熬好的中藥端了過來,小聲道:「顧老,您該喝葯了。」

霍老看著那碗還在冒著熱氣的藥液,看著周志江道:「誰開的中藥?」

周志江道:「是保健部的姜老中醫開的,霍老。」

霍老沉聲道:「喝了三副了吧?」

周志江點點頭道:「是的,霍老,但顧老還在咳嗽。[`書.com小說`]」

霍老看好了看錶,十點半了,歐陽志遠快到了。

霍老沉聲道:「不要喝了,等志遠來了再說。」

周志遠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沒有說出來,現在,霍老每天都來看望顧老,霍老和顧老是生死的戰友,自己不方便說什麼。

十一點,飛機準時降落在燕京機場。歐陽志遠和韓萬重剛走出機場,一輛高級紅旗轎車就滑了過來,停在了歐陽志遠的面前,一位身穿便裝、身材高大、眼光犀利的男子敏捷的從車子上跳下來,看了一眼歐陽志遠道:「是歐陽市長嗎?」

歐陽志遠點點頭道:「我是,請問你是……?」

那人遞過來證件道:「這是我的證件。」

歐陽志遠一看,他認得這種帶著特殊印記的證件,中央警衛團。

外公視察傅山縣的時候,那幾名警衛人員的證件,歐陽志遠見過。

歐陽志遠把證件遞給那個人,笑道:「原來是張隊長,您好。」

歐陽志遠伸過手去和張勇的手握在了一起。

張勇是中央警衛團第六大隊第二中隊長,他親自來接歐陽志遠。

歐陽志遠認識嚴國山,嚴國山在上次,就是負責保護外公的,屬於第四中隊。

張勇道:「歐陽市長,寒隊長,霍老在等你們,上車吧。」

兩人沒有說什麼,直接上了這兩紅旗轎車。

轎車直奔中南海而去。

在經過多次檢查后,車子終於停在了一個地方。歐陽志遠下車一看,這個地方來過,是顧老住的地方,難道顧老的身體出了狀況?上次,自己把顧老的身體調理好了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