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真元的灌輸,那塊青色玉牌上頓時浮現出一絲淡淡的青色暈芒,韓天目光一閃,隨即丹田內的真元繼續涌動,繼續向著青色玉牌灌輸而去。

Home - 未分類 - 得到真元的灌輸,那塊青色玉牌上頓時浮現出一絲淡淡的青色暈芒,韓天目光一閃,隨即丹田內的真元繼續涌動,繼續向著青色玉牌灌輸而去。

隨著真元的持續灌輸,青色玉牌上的青色暈芒愈漸強盛,直至韓天灌輸了五成的真元時,青色暈芒才終於達到了頂點,強盛的暈芒將玉牌完全籠罩了起來。

見狀,韓天目光一閃,停下了繼續灌輸,將真元收攏入丹田之中。隨後雙眼微微閉合,心神一動,敏銳的靈覺探入青色暈芒中。頓時,心神一晃,進入了青色玉牌之中。

下一刻,韓天身軀猛然一震。雙眼驟然睜開,眼中滿是震撼之色。

這個錦盒是韓辰特意留給韓天的。

五行滅塵陣威力雖然強橫無比,但若是沒有將之啟動運轉,那再強大的威力,也只是個擺設。

那晚在和韓天喝酒的時候,韓辰就曾想過將掌控之法連同木源養氣丹一起交給韓天,但細想之後,卻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若是韓天問起,他沒有辦法給予解釋。

無奈之下,他只能以這樣的方式。將啟動陣法的方法留給韓天。那白色絹布上寫的便是韓辰對五行滅塵陣的介紹。以及啟動運轉的方法。

那青色玉牌便是控制五行滅塵陣的關鍵,名為陣玉。

憑藉這陣玉,韓天就能自如的控制五行滅塵陣,屆時。即便是九星劍王來襲。也能夠叫對方有來無回!

良久。韓天終於將心情平復了下來,將白色絹布和青色玉牌珍而重之的重新放入錦盒之中,隨後又將錦盒收入自己的空戒里。

做完這一切。韓天才長長的鬆了口氣,隨即又搖頭苦笑道:「這個臭小子,到底隱藏了多少秘密!」

……

對於韓天的感慨,韓辰並不知道。

在出了黑岩鎮之後,韓辰就一路向著白源城疾行而去。

在韓辰的肉身實力達到一星劍師層次后,他的速度也相應的提升了不少,全力之下,一個時辰可以奔跑四百里路,而且韓辰的肉身力量不同於真氣,續戰時間很長。

八百里的路程,在韓辰全力奔跑之下,兩個時辰之後,便趕到了白源城。

此時,不過堪堪是中午時分。

在城門的守衛處,韓辰繳納了一些費用,登記之後,便隨著人流進入了白源城。

走在熱鬧的街道上,韓辰抬頭四處掃視了一下,略微辨明了一下方向,隨即轉身進入一條主幹道,向著東城而去。

因為他看到,在東城的方向,有一頭黑風巨雕剛剛騰空飛走了。

白源城內一如以往的繁華,寬大的主幹道上人流量極多,不時的還有馬車行過,異常擁擠,韓辰的速度在這裡根本施展不開,只能隨著人流慢慢行走。

直至一個時辰之後,韓辰才走出了人群,來到了飛行魔獸運輸行。

「這人也太多了!」韓辰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嘴裡不禁嘀咕一聲。

望著寬敞的廣場上,那不時引頸嘶鳴的巨大的黑風巨雕,韓辰微微一笑,轉身向著飛行魔獸運輸行的大廳走去。

黑岩鎮地處青雲帝國的邊界,韓辰想要離開,只有乘坐飛行魔獸。

而且在如今韓家被無數勢力盯著的當下,韓辰如果想要安穩的修鍊,就必須離開青雲帝國,他可不想天天過著被人追殺的日子。

約莫半個時辰后,韓辰從飛行魔獸運輸行走了出來,但此時他的眉頭卻緊鎖著。抬頭望著廣場上那不時飛起的黑風巨雕,韓辰搖了搖頭,轉身離去。

剛剛韓辰已經詢問過了,得知今天的黑風巨雕的乘坐人數都已經滿了,想要乘坐,只有等到明天。

「明天就明天吧!也不在乎這點時間!」識海中,鬼谷子笑著說道。

「只能這樣了!」韓辰點了點頭,無奈的說道。

在飛行魔獸運輸行的附近的街道上,略微掃過了一下,隨即韓辰便提步向著附近的一個最為豪華的酒樓走去。

「客官,幾位?」剛踏入大堂,小二便迎了上來,恭敬的問道。

韓辰扔了對方一枚金幣,淡淡的說道:「就一位,給我來一間上房,準備好熱水!飯菜也給我送到房間里!」

「好嘞,您這邊請!」將賞錢收入懷裡,小二滿臉堆笑的把韓辰帶上了樓!

「客官,這是您的房間,飯菜馬上就送來,您請稍等!」小二打開一間客房,隨後對著韓辰殷勤的說道。

這是一間頗為寬敞的房間,牆壁上掛著一些水畫,有舒適的卧室,還有一個浴室。

「行了,你下去吧!」韓辰滿意的點了點頭,又扔給了對方一枚金幣,隨即揮手道。

「哎,客官您要有什麼吩咐,小的隨叫隨到!」韓辰的大方,讓小二樂的眉開眼笑,又是一番殷勤,隨後恭敬的退出了房間。

韓辰目光四處掃了一下,隨即脫去衣物,進入浴室中心的浴池之中。在浴池的四個角落處,都有一根粗大的竹管,在竹管的旁邊,有一根手指粗的繩子。

韓辰伸手拉動繩子,憑藉靈敏的聽覺,能夠清晰的聽到一陣鈴鐺的響聲,片刻之後,溫度適中的清澈水流就從四根竹管中潺潺流淌出來,落入浴池之中。

雖然韓辰肉身強悍,但兩個時辰連續奔跑了八百里,也不免感到一些疲累,此時泡在水中,那全身舒爽的感覺,讓他不由發出了一聲呻吟。

美美的洗了一個澡后,很快殷勤的小二便將飯菜端了進來。

吃完午飯之後,韓辰便將房門緊閉,上了床榻,眼目微頜,盤膝進入修鍊之中。

既然已經開始了修鍊之旅,韓辰就不會對自己有絲毫懈怠!

時間很快流逝,當韓辰從修鍊中醒來之時,天色已經入夜。

韓辰喚來小二,令其準備一些飯菜。

雖然已經入夜,不過面對韓辰這個大方的客人,小二沒有絲毫不耐,很快的便準備好了豐盛的飯菜,端了上來。

當然韓辰也沒讓他失望,再次扔給了後者一個金幣,便將其打發了出去。

吃過飯菜之後,卻是沒有立刻進入修鍊。

「老師,我們的第一站準備去哪裡!」打開窗戶,一陣微風襲來,滑過皮膚,留下一陣涼爽的感覺,韓辰微眯著眼睛,在心中輕聲問道。

下一刻,鬼谷子如鬼魅般,出現房中,微微一笑道:「青雲帝國的地圖我已經看過了,下一站,我們去千雪帝國!」

「呃…千雪帝國?」韓辰微微一愣。

「嗯,千雪國在青雲帝國的北面,氣候寒冷,而且常年下雪,水屬性的天地靈氣最為濃厚,不論是和你的體質還是對的修鍊都非常適合,而且苦寒的天氣,更是可以打熬你的肉身,也可以略微加快的修鍊!」

韓辰輕點了點頭。接下來的兩年半,他將以真氣修鍊為主,肉身修鍊為輔,畢竟肉身修鍊越到後期,越是艱難。

「明天我們先乘坐黑風巨雕到青雲帝國最為靠近千雪帝國的邊界城市清水城,然後再進入千雪帝國!」鬼谷子說道。

ps:(求推薦票,求訂閱,求會員點擊!) 頓了頓,鬼谷子又繼續說道:「把墨寒劍取出來!」

韓辰微微一怔,雖然不知道鬼谷子要幹什麼,不過還是伸手在空戒上一拂,取出了墨寒劍。

嗆!

鬼谷子伸手從韓辰手中將之接了過來,握住劍柄,在一陣淡淡的輕吟中,緩緩拔了出來。

望著漆黑如墨的墨寒劍,鬼谷子輕點了點頭,微笑道:「如今你的力量已經達到了兩萬八千斤,墨寒劍五百斤的重量倒是顯得有些輕了!」

韓辰點了點頭。

的確,以他如今的力量,五百斤重的墨寒劍拿在手中,跟拿根樹枝沒什麼區別,沒有了質感,施展起來就顯得有些不趁手了!

鬼谷子左手持著墨寒劍,右手捏起一個奇異的印結,輕輕吐出一個字:「解!」

隨即右手印結散開,並起食中兩指,在墨寒劍那漆黑的劍身上輕輕一抹。

墨寒劍微微一顫,劍身之上閃過一道黑色的暈芒,片刻之後,一道淡淡的山嶽印記從劍身之上緩緩浮現出來。

鬼谷子微微一笑,抬手將墨寒劍遞給韓辰,道:「墨寒劍上的『九重山嶽陣』已經被我解開了一重,重量增加不少,你適應一下吧!」

韓辰點了點頭,伸手握住劍柄,同時鬼谷子的手也放開了。

頓時,一股驚人的重量從墨寒劍上傳了過來,韓辰眼神一凝,手臂上的肌肉瞬間繃緊。劍身微微向下一沉,隨後輕輕抬起,將之牢牢的握在了手中。

「嗤嗤…」韓辰持著墨寒劍,揮舞了幾下,頓時響起一陣斬碎空氣的聲音。

感受了番墨寒劍上突然暴增的重量,韓辰輕吐了口氣,苦笑道:「這重量竟然達到了五千斤!」

此時墨寒劍的重量,相比之前,提高了整整十倍。

雖然韓辰的力量已經達到了兩萬八千斤,但那是在集全身之力時。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道。

就好比一個普通人雖然能夠舉起兩百斤的石鎖。但你若是讓他拿著一個五十斤的石鎖,他依然會感覺到不小的重量。

因為兩百斤是他力量的極限,只能於瞬間爆發出來,不可能如吃飯喝水一樣。一直維持著。平常的時候。所能展現出來的力量最多也就在一百四五十斤左右。

韓辰也是如此。此時墨寒劍這五千斤的重量,的確讓韓辰感受到了沉重感。

片刻之後,韓辰不得不將墨寒劍收入空戒之中。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自己有段時間不曾感覺疲累的右臂,已經開始有些酸脹發麻了。

鬼谷子微微一笑道:「雖然接下來的兩年半里,你將以真氣修鍊為主,但肉身修鍊也不可鬆懈下來。肉身的增強,可以拓寬經脈,消除體內的瓶頸,對於真氣的修鍊有極大的益處!」

韓辰點了點頭,若不是肉身力量強大了,他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就將真氣境界突破到了劍衛境。

鬼谷子又說道:「肉身修鍊越到後期,想要提升就越是艱難。雖然如今你的肉身強度已經達到了劍師的層次,但接下來的修鍊速度就會減慢下來,每提升一個境界,都需要耗費極多的時間!」

「所以,這個時候,只有靠外界的壓力來刺激肉身,從而提升修鍊速度。九重山嶽陣共有九重,每解開一重,墨寒劍的重量都會有大幅度的提升!」

「從明天開始,你便將墨寒劍背在身上吧!這樣做,不僅僅是借劍身的重量淬鍊肉身。更是要感受劍,體悟劍,將劍變成身體的一部分。這樣在施展劍術的時候,不但威力會得到大大的提升,對敵之時,更是能夠通過劍身,進一步的仔細掌控對手的動作!」

聽到鬼谷子的話,韓辰苦笑著點了點頭,隨即在空戒上一拂,手掌一翻,將墨寒劍再次取了出來,手臂的肌肉瞬間繃緊,微微一沉后,將之穩穩托住,隨後將之背在了背上。

韓辰不喜歡拖泥帶水,既然以後都要背著它,倒不如現在就背起來,也好早點適應。

將墨寒劍背起之後,韓辰輕吐了口氣,隨後轉身向床榻走去。

身上驟然增加了五千斤的重量,韓辰感覺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魔獸山脈,那實力暴漲到劍師境的日子,再次失去了對於身體的絕對掌控。

全身的肌肉都崩的緊緊的,每一步落下,都顯得很小心,畢竟現在他可是身處樓上,腳下的地板都是木質地板,五千斤的重量,已經足以將之壓塌了。

回到床榻上后,韓辰輕舒了口氣,隨即盤膝而坐,眼目微頜,心神沉入體內之後,迅速一分為二,在體內同時運轉了起來。

好在這兩門功法,一個是修鍊肉身的,一個是修鍊真氣的,兩者運功的經脈路線也各不相同,絲毫沒有衝突。

雖然背上壓著五千斤的重量,讓韓辰很難寧心靜神,進行修鍊。

不過當在體內運轉之後,體內的筋骨血肉在功法的刺激下,輕輕顫動,強大的肉身力量緩緩涌動,漸漸的將這五千斤的重量給抵消了。

失去了壓迫感,韓辰也很快進入了物我兩忘的境界。

天地間的靈氣不斷的被韓辰吸攝過來,隨後湧入體內,被運轉周天煉化之後,滋潤、淬鍊著體內的筋骨血肉。

而則是在韓辰有意識的運轉下,緩緩的煉化著丹田內的寒雪靈晶。

在達到劍衛境,凝鍊出真氣之後,韓辰已經能夠開始煉化寒雪靈體,吸收其中的寒冰靈氣液來修鍊了。

隨著功法的運轉,一絲絲淡淡的冰藍色靈氣,從寒冰靈晶內被吸扯而出,這些靈氣經過寒冰靈晶十數年的凝鍊,早已經精純無比,只需要稍作煉化,便可納入丹田氣旋之中,化作真氣。

房間中,鬼谷子欣慰一笑,隨即身體一顫,回到了韓辰的識海之中。

……

一夜很快過去。

清晨。

盤膝一夜的韓辰緩緩退出修鍊,片刻之後,雙眼睜了開來。

「嘿,這寒冰靈晶果然是個寶貝,照這速度,再過三四天,應該就可以晉入二星劍衛了!」醒來的韓辰,將心神沉入體內,在感知了番一夜的修鍊的成果后,不由笑道。

經過一夜的修鍊,韓辰丹田氣旋內的真氣體積增長了近半,已然達到了一星劍衛的中期。

走下床榻,韓辰想要伸個懶腰,卻不想一陣沉重的壓迫感突然從背上傳來,一個趔趄,差點跌倒在地,好在韓辰反應迅速,伸手在地面一拍,穩住了身形。

「呼…」緩緩站了起來,偏頭望著背上那柄漆黑的長劍,韓辰不由苦笑一聲:「差點忘了這個沉重的傢伙!」

搖了搖頭,略作洗漱之後,韓辰便打開房門,腳步略顯沉重的下樓去了。

此時,酒樓中早已坐滿了人,看起來生意很是不錯。

「客官,您有什麼吩咐?」眼尖的小二,在看到韓辰之後,立刻迎了上來,恭敬道。

韓辰翻了個白眼,這傢伙的觀察力還真不錯。道:「給我來上一桌酒菜,再給我準備一些水和乾糧!」

雖然白源城也屬於青雲帝國邊界,不過距離清水城絲毫不近,足有三十萬里之遙,憑藉黑風巨雕的速度,也需要飛上三四天的,所以水和食物都是必須事先備好,飛行途中可沒有人給你準備吃的。

「好嘞,客官您稍等!」小二很快就為韓辰找到了一張桌子,隨後便離開了。

韓辰目光在四周掃了掃,白源城是最靠近黑岩鎮的城市,所以在這裡來往的人大多都是以傭兵、商人為主。

片刻之後,小二便將飯菜端了上來,隨後又準備了一些晾乾的肉脯和一些乾糧。

在吃過早飯之後,韓辰便結賬出了酒樓,走入喧鬧的街道,向著前方不遠處的飛行魔獸行走去。

ps:(滿地打滾求推薦票!!) 飛行魔獸運輸行。

寬闊的廣場上,一道道高亢嘹亮的嘶鳴不時的響起。一晚上過去,那些飛出去的黑風巨雕已經有大半都飛回來了,

飛行魔獸運輸行大廳中,人數不少,但也不算多,畢竟乘坐飛行魔獸的昂貴价格,不是什麼人都能承擔的起的。韓辰目光在大廳中掃了掃,隨後向著左邊的一個窗檯走去。

「公子,請問您的目的地是哪裡?」接待處,一個少女微笑的對著韓辰道。

「帝國北部邊界,清水城!」韓辰淡淡的說道。

「請繳納乘坐費用,一千個金幣!」少女恭敬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