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她還沒開口呢,神樹的攻擊已經到了跟前。

Home - 未分類 - 不過她還沒開口呢,神樹的攻擊已經到了跟前。

蓮落手中白光四溢,甩出了一個又一個的火球,神樹全都一一躲避了過去。蓮落毫不含糊的直接往樹葉上砸火球。

神樹似乎也感覺到了一種危機感,身軀抖了幾下。所有的葉子都發出金燦燦的光芒,像渡了一層黃金一樣。

接著,蓮落就快速的將雙手打開,喃喃念著什麼,然後手中出現了淡藍色的看起來更加厲害的火球。

巨大的火球直接就滾了過去。發出嘶嘶的聲響。跟神樹碰撞在了一起。神樹的葉子依舊完好,不過樹榦又抖了幾下。

很多的藤蔓卷到了蓮落的身上,蓮落用火球想要將藤蔓打退,不過那些藤蔓即使身上沾了熊熊燃燒的火,也是一個勁的往蓮落身上靠,看起來要拼個魚死網破一樣。

這藤蔓似乎也很耐燒,雖然上面的火噼里啪啦的響著,但是依然富有靈氣依然扭曲著身子想要卷上蓮落的身體。

蓮落只能躲避,只能連連後退。

千夕顏在下面看著心裡十分的焦急,事情鬧成這個樣子,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本來還有很多轉寰的餘地的。現在,千夕顏擔心,就算誤會解除了,守護神恐怕也不會願意幫助他們。 她總不能眼睜睜看著蓮落受傷吧。千夕顏握著劍,稍微猶豫了一下,然後飛快的躍了過去。上去就朝著藤蔓砍過去,不過反被那些藤蔓捲住了,她居然怎麼抽都抽不出來。只能那麼僵持著。

「神樹,你仔細聽我說好不好?我們沒有惡意。」千夕顏大聲的喊道。

「沒有惡意,你要挖我的根,他要燒掉這棵樹,這叫做沒有惡意?」他顯然覺得千夕顏的言語很無恥。所以不想再聽了。

藤蔓一揮動,千夕顏連帶著手中的流雲劍都往後倒飛出去。

蓮落見狀急忙更快的飛過去,扶住了她的肩膀。

千夕顏站起了身,喘息未定。轉眼看到了尋葉,尋葉此時,似乎真的要消散了。看到這場景,她頓時有些抓狂了。

不行,沒時間了沒時間了,她一定要讓尋葉活過來。她要走過去,但是那神樹似乎再也不願意他們靠近,將他們攔在了樹蔭的外面。

千夕顏跺了跺腳,紅著眼睛,大聲的吼道:「我的朋友要死了!」

要死了?誰要死了?守護神覺得她這話實在是奇怪,她身旁的那位明明還生龍活虎的站在那裡,雖然在打鬥中衣服劃破了受了點輕傷,總不至於死了吧。

千夕顏指著樹榦,渾身顫抖。居然有些說不出話來,不過很快拿出了懷裡的那個已經布滿了裂痕正在慢慢消散的小葉子,說道「你能不能幫幫他,他的根靈因為我,被毀掉了,我要救他。」

她說話的聲音都帶著幾分顫抖,似乎是急壞了。蓮落輕輕的攬了她的肩膀。轉目看著神樹。

氣氛突然變的沉默了,原本張牙舞爪的藤蔓開始慢慢的收斂起來。那棵樹半響都沒什麼聲音。

千夕顏和蓮落急忙趁著這個時候來到了尋葉的身邊。

守護神這時候才注意到原來還有一個人,剛剛太過憤怒都沒有注意到,那人一直靠在樹榦上,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身上,竟然沒有絲毫的生氣了,感覺……他已經死了?

甚至,身體都開始消散,開始要變得不見了。

千夕顏急了,抓著蓮落的衣袖問道:「怎麼辦啊,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怎麼辦?」

她有些手足無措了。蓮落輕輕的安撫她。「先別急,他現在還有的救,還沒有消失不是嗎?」

「真消失了我就不會問你怎麼辦了啊。」千夕顏哭喪著臉說道。

然後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急忙跪下磕頭。「神樹,之前是我們多有得罪,求你救救他,來不及了,真的要來不及了。」既然是神樹,應該會有些悲天憫人的情懷吧。千夕顏想要試一試,也許他會不計較之前的事情呢。

守護神沉默了一下說道:「根靈的事情我也略?也略知一二,不過千百年來,還從來沒有人到我這裡來修復過根靈,一是找不到傳說中的水晶小人。二是根靈被毀的人少之又少,近乎沒有。我倒沒想過你們會是這種情況。」

他起先真的以為這些人就是來破壞神樹的,想要給他們點慘痛的教訓,讓他們這輩子都不敢來,不過現在情況變了,既然是救人……

守護神伸出了手指,做了幾個手勢,然後手中,慢慢的出現了一團白色的光芒,然後緩緩的將那光芒送了出去。說道:「你們自求多福吧。」他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千夕顏驚喜的看著眼前的那團光芒,然後趕緊拿出了水晶小人,輕輕的放了上去。小人在中間舒服的伸了個懶腰,然後沉沉的睡了過去。

接下來呢?千夕顏不太知道到底如何拿捏分寸,如何做,這個小人才會吸取足夠的靈氣。

蓮落見狀說道:「我來幫你吧。」說完,他的雙手托起了那個白色的氣流,用力的往下壓縮,水晶小人似乎覺得不舒服了,直接蹦了起來。

蓮落不管它,繼續壓縮,額頭上已經出現了許多的汗珠。

水晶小人的身子顫抖了幾下,有些搖搖晃晃的,看樣子似乎快支撐不住了。但是現在時間太緊了,蓮落只能繼續用強大的妖力,不斷的壓縮著手中的東西。快要成功了,就快了。

蓮落的手上都滲出了血跡,看樣子他自己也不好受。千夕顏雖然很擔心他,不過此時她也只能在一旁默默看著,盡量做到不打擾蓮落。

蓮落終於將那東西弄成小小的一個點了,在水晶小人的體內,慢慢的釋放著能量。

其實還沒有完全融合,因為時間根本不夠,但是已經不能再拖了,只能這樣先試試看了。

蓮落將水晶小人前推,放入了尋葉的體內。

進入的一瞬間,尋葉的身體亮了,更加讓人看不清楚,彷彿已經消失了一樣。

不過很快,就能夠看到,他已經中止了了消失,水晶小人在他體內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凝聚力。將他已經開始碎裂的魂魄補全回來。

就連千夕顏手中的那個小葉子,也開始癒合了,看著那些裂縫一條一條的消失。千夕顏的心情終於明媚了起來,奔波了這幾天,每天都擔心尋葉撐不下去,好在,現在,一切都雨過天晴了。

尋葉的體內,開始重塑根靈了。

於是兩人就守在神樹旁,等著尋葉一睜開眼睛,他們就可以離開這裡,回到瑞王府。

不過正靠在樹榦上昏昏欲睡的時候,突然就有好幾道的光芒從天而降,為首的人,正是摩根。

千夕顏撐起眼皮看了他們幾眼,淡淡的微笑:「你們這些人,無聊不無聊,非得看著人死了才高興。」只是,他們怎麼會知道尋葉在這裡呢?

摩根氣憤的指著尋葉,說道:「本來我都要被封樹妖之王了,誰知道他的根靈復甦了,加冕的時候他們不承認我是這一代的樹妖之王。哼,我當初就應該斬草除根,眼睜睜看著他死了才對。」

「斬草除根?你都把人根除了還想怎麼樣?」千夕顏對他的話嗤之以鼻,他不知道樹妖之間的事情,想必他們有人能感應到尋葉的根靈吧。

好像根靈恢復的時候,當初尋葉生長的那塊土地會起一點變化。所以很多人倒戈相向,不認這個新的樹妖之王了。

「機關算盡又有什麼用,到底是不得人心的。」千夕顏冷笑起來。

摩根更顯得氣憤,指著她的鼻子說道:「現在尋葉還沒有復原,這個時候我毀掉他的根靈,輕而易舉。」

蓮落這時候從地上站了起來,側頭看著那人:「好大的口氣啊。有我們在,我看你怎麼個輕而易舉。」

摩根氣的臉都綠了,帶著幾個手下,就要往上沖,但是被神樹給擋住了。神樹的樹蔭下設置了一層防護罩,說道「要打去別處打,不要玷污了這個聖地。」

摩根看著參天巨樹,覺得有些心虛,在這裡打架確實不對。「那憑什麼他們可以在裡面?」

守護神看了看那三人,也覺得有失偏頗,於是光芒隆起,將三人輕輕的送出了樹蔭之外。

「莫要再打擾我。」說完,自去睡他的覺去了。

千夕顏站在樹蔭外面,愣了一下,然後咬牙,這個守護神難道還惦記著他們冒犯他的事情嗎?也忒小氣了。

摩根看著三人,笑了。「看,神樹都不幫你們了。」

蓮落已經抬手就揮過去一道光芒了,然後冷冷的說道:「錯了,在剛才的地方縮手縮腳的不好打,神樹這樣,正是要給我們修理你的機會呢。」

摩根閃身躲過了那道光柱,立刻變了臉色,也不說什麼了,手一揮動,靈力全部爆發出來,準備跟二人頑抗到底了。

千夕顏覺得這人實在是無可救藥了,明明尋葉從來沒有爭搶的心思,他非要跟他過不去。

尋葉那麼清淡的一個人,怎麼會對他的東西有覬覦之心呢!

她覺得,如果不是摩根對尋葉逼的太緊,甚至破壞了尋葉的根靈,他現在的擁護者應該更多的,也就不至於如此的不得人心了。

千夕顏手中的流雲劍閃爍著淡淡的光芒,她很快也沖了上去。

摩根和幾個手下跟兩人打了起來。尋葉依舊閉著眼睛在一旁慢慢的恢復著,臉色也漸漸的變得越來越水潤。

摩根其實並不戀戰,他的目標,從來就不是眼前這二人,雖然跟蓮落打鬥著,攻擊的方向大多都沖著尋葉。蓮落只能擋在尋葉面前,硬接下這些招式。

現在的尋葉可經不起摧殘,一個法術過去可能就魂飛魄散了。

因為要照看尋葉的緣故,蓮落打的漸漸的有些吃力了。千夕顏跟那些法力較弱的小妖怪打著,看著他們在自己劍下哀嚎,其實很興奮。

不過在摩根幾個眼神之下,那些小妖怪也開始變換策略,所有人,都朝著尋葉的方向沖,千夕顏常常攔得住這個,攔不住那個。

在尋葉的身上施加了防護罩,但也經不住那些人連番攻擊下去。

而就在這個時候,防護罩居然毫無預兆的,破掉了。準確點說,是消失了。 千夕顏也有些打累了,這些小妖精雖然不是特別厲害,可是磨人的很。她覺得自己耗費的精力有些多了。

因為人太多,難免會有疏漏。

所以很多攻擊都打到了防護罩上面了。千夕顏不常弄防護罩的,本來就不怎麼牢固,這麼一打下去,更是搖搖欲墜了。

千夕顏急忙想要加固一下,不過被一個妖精纏住了,沒有空出手來。

蓮落也被摩根纏住無法分身,於是只能看著那個防護罩變得薄弱。千夕顏攥緊了手指,這些人不就是憑藉人數的優勢嗎?如果不是分心照看著尋葉,早就把他們都打趴下去了。

流雲劍奮力一揮,將前方的人全部掃開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防護罩居然毫無預兆的,破掉了。準確點說,是消失了。

千夕顏愣住了,沒有了動作。瞪大了眼睛,現在做什麼好像都來不及了。這個瞬間,頭腦一下變得空白,沒有辦法,怎麼想都想不出救尋葉的辦法。

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麼多的刀劍一齊往他的身上砍過去。沒有迴旋的餘地了。

但是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尋葉的身上,綠色的光芒越來越盛。手指微微動了動,繼而,睜開了雙眼。

明眸看著周圍的人,好幾道光柱好幾把兵刃都攻擊了過去。尋葉一揮手,全部斬落。

然後手高高的舉起,一揮動,周圍的人都變得人仰馬翻,倒在地上人事不知。

他的根靈,終於重塑成功了。

他在樹立本身就是比較高貴的品種,對這些低等級的樹本來就有一份壓制力的,所以,對付他們,不費吹灰之力。

尋葉嘴角淡淡的彎起,雖然笑了,但是怎麼看,都帶著一分苦澀。

這種苦澀,在千夕顏從那場試煉中醒過來的時候就看到了,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千夕顏覺得非常的奇怪。

蓮落還在跟摩根打鬥著。摩根看到尋葉醒過來,氣的咬牙切齒,但是事已至此,又不能就此退縮。況且蓮落也不讓他有離去的機會。

兩人纏鬥了一小會兒,尋葉看了幾眼,然後望著千夕顏:「夕顏,未來的路,你想過嗎?」

千夕顏不明所以,這是什麼意思?未來?她不敢想的,只有一年的壽命,談什麼未來呢。

「你的未來,你已經打算好了嗎?」千夕顏反問道。

尋葉淡淡的點了點頭。「我考慮了很多,這段時間,我也成長了很多,我想了幾種關於我的未來。」

說到這裡,尋葉苦笑了一下,眼神黯淡:「不過,不管多少種未來,裡面,都註定沒有你。」

千夕顏聽到他的話怔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哦。我們以後,不會再見面了嗎?」

尋葉笑了,眼中卻??中卻滑落了一滴晶瑩。然後快速的起身,來到蓮落的身旁,說道:「我跟他的恩怨,該有個了解了。」

蓮落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後挪到了一旁去。

尋葉的雙手翻飛,無數粗大的藤蔓從地表竄起。摩根身邊也出現了許多的藤蔓與他糾纏在一起。

尋葉的目光清涼,認真的看著眼前這個敵人,其實他一直都沒有在意過他的出現。一直都沒有。他那時候正困在自己編織的情網裡面,沒有出路。所以,將自己的根靈拱手讓人。被埋伏了也一聲不響。從沒想過還擊。

但是,今天,他卻是認了真的,比哪一次的對戰都要認真。因為,誰讓他心情不好呢?誰讓這個人往槍口上撞呢。誰讓他如今,法力最是強橫充沛,但卻最無力呢。

蓮落在一旁看著他們的戰局,他其實早就覺得,尋葉的實力不止他看到的那些。尋葉的來歷,恐怕也不同尋常。如今,也算是證實了他的猜想。

尋葉的強橫,超出了蓮落的想象。摩根幾乎沒有什麼還手之力,就被壓在地上抬不起頭來。

尋葉甚至沒有動用太多的法術,只用著體內最原始的力量,只憑藉著自己特殊的身份,就可以將摩根打的落花流水。

摩根這時候的表現倒是挺硬氣的,跪在地上,還抬頭用眼神狠狠的瞪著尋葉,說道:「成王敗寇,今天我認栽了,你要動手就動手吧。」

尋葉的眼神卻變得迷茫了,動手?動什麼手?

「要殺要刮隨便,別逼老子下跪,老子不願意。」摩根生氣的大吼,眼睛血紅,狠狠盯著尋葉。

尋葉轉頭看著千夕顏,笑的格外動人:「夕顏,你說,我要怎麼處置他呢?」

「隨意。」千夕顏淡淡的開口。

尋葉點了點頭,然後看著摩根,手放到了他的頭頂。手指間擠出了一團很飄渺的東西,然後消散了。

接著手狠狠的按下去,直接將摩根劈暈了。

然後拍了拍手。

「不殺他?」千夕顏走上前說道。

尋葉很認真的思考了這個問題,接著反問:「給我一個殺他的理由。」他並沒有很恨這個人,要不是他,他也不會多了這幾次和千夕顏相處的機會,也不會看到千夕顏為了他勞累奔波,為了他捨命相救的場景,雖然這些,都與風月無關,但是,已然足夠。

所以,繞過他好了,反正以後,也不會碰面了。

千夕顏踢了踢那個人,其實很討厭他,害的尋葉差點死了。幾次都是擦著刀尖過來的,都是硬生生從閻王殿前拉回來的,但是這再怎麼說,也是尋葉的事,他想怎麼處置,都隨他了。

三人很快離開了這個地方,看看時間,千夕顏覺得她應該趕緊回到王府了。蓮落抓住了她的手,打算帶著她飛起來。

尋葉站在原地,看著臉上,臉上帶著笑容:「恕不遠送。」

千夕顏急忙回頭,疑惑的問他:「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尋葉的家不是也在那邊嗎?

尋葉搖了搖頭,說道:「我想過了,從綠幽谷里的時候,就想好了,做什麼樹妖之王,我是真的沒有興趣,也不想逼自己去肩負這個責任,我還是想任性一點,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比如,留在綠幽谷,每天跟那些水晶小人玩耍玩耍,沒事爬爬山,看看山水,或者有興緻了自己做幾個水晶小人,我覺得這樣,就挺好。」

原來尋葉已經將自己的未來想清楚了,千夕顏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好,後會……無期。」

頓了頓又補上了一句,「不過如果你覺得煩悶了,也可以到外面多走走看看,畢竟你的生命,還很長。」

說完,輕快的轉身,覺得放下了心裡的一個負擔,尋葉也算有了自己的歸宿。她可以放心的離開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