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未至,消息就已經傳到了,而且說法也變了一種,楚暮只是說斬魔戰隊四個字,並沒有提到任何和「挑戰」有關的字眼,當然,他的目的,的確也是去挑戰。

Home - 未分類 - 人未至,消息就已經傳到了,而且說法也變了一種,楚暮只是說斬魔戰隊四個字,並沒有提到任何和「挑戰」有關的字眼,當然,他的目的,的確也是去挑戰。

馬上,楚暮要來挑戰的消息就給報了上去,驚動斬魔戰隊的高層。

和七年半前相比,斬魔戰隊的高層人員,並沒有明顯的變更,他們對楚暮的天賦和實力,都有較為直觀的了解。

當年的楚暮,修為僅僅是元極境而已,卻能夠斬殺神凝境小成的劍者,而今據說他的修為突破元極境,達到了神凝境,實力定然突飛猛進,更加強橫,說不定連神凝境大成劍者也不是他的對手。

這是大事件,必須謹慎對待,不然很可能陰溝裡翻船。

消息一上報,斬魔戰隊的高層馬上做出反應,調兵遣將,神凝境高手紛紛出動,而弒神戰隊和屠妖戰隊也收到消息,紛紛出動一些人員前來,準備看一看楚暮如何挑戰斬魔戰隊,結果如何,最主要的是看一看現在楚暮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什麼層次。

他們也都知道了之前所發生的事情,精英弟子當中,劍意奧義都淬鍊到七轉層次的六人之一的司空傲,輕易敗在楚暮的手中,而楚暮連劍也不曾出鞘,比司空傲更強大的司空戰更是直接認輸,由不得斬魔戰隊等不慎重對待。

當楚暮來到斬魔戰隊劍樓群外時,就被堵住了去路,十個神凝境入門劍者一字排開,攔截在楚暮的面前,一個個目光精芒逼射,落在楚暮的臉上。

「要進去,先過我們這一關。」為首的一人大喝出聲。

「戰。」其他九個齊齊大喝道,氣勢震天,令人震撼。

剎那,十人拔劍出鞘,唰的一揮,由下往上,直指楚暮,隱約間形成了一座劍陣。

劍氣森寒,四方縱橫,銳利逼人,四周的空氣支離破碎,如同被劍氣風暴襲卷絞殺。

「殺!」十人齊齊一喝,如同滑水似的往前滑出,劍隨之刺向楚暮。

一瞬間,楚暮只感覺自己好像面對了千百口利劍,每一口利劍鎖定他身上的一處,森寒的感覺從心底冒出,無處閃避。

「有點意思。」楚暮略微一笑,一步跨出,身形變得飄忽,讓眾人禁不住揉了揉雙眼,以為出現幻覺。

當他們鬆開雙手,定睛看去時,楚暮已經和那十個斬魔戰隊的神凝境劍者交錯而過,再邁開腳步,氣定神閑的往劍樓群內部走去。

只見那十個神凝境劍者保持一劍刺出的姿勢,目視前方,一動不動,好像被施展了定身術似的,緊接著,十個神凝境劍者的臉上紛紛露出了痛苦神色,臉孔扭曲,噗通聲連續響起,十個神凝境劍者從左到右順序依次的撲倒在地。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們怎麼都倒下了?」

看熱鬧的劍者們,一個個滿臉錯愕。

少數有看到那一瞬間所發生事情的人,滿臉凝重神色,看著楚暮的背影,眼中充滿忌憚。

秦山河等人連忙緊跟著楚暮的背後而去。

看熱鬧的劍者們,當然也不會落下,全部緊追上。

斬魔戰隊為了對付楚暮,重重設防,不多時,楚暮就遭遇了第二次阻攔,這一次攔截他去路的人實力更加強橫,十個神凝境小成劍者。

這十個神凝境小成劍者面色冷漠,先是一動不動,待到楚暮接近時,二話不說,身形閃爍之間,形成了包圍圈,將楚暮包圍起來,鏗鏘之聲響起,劍出鞘,直接斬殺。

又是一座劍陣。

十個神凝境小成劍者步伐變幻,讓人看不清楚,好像有千萬隻腳掌交替變化似的,難分真假,還具有迷惑的力量,若是專註看他們的步伐,就會被迷惑,直接落敗。

十口利劍,看似同時刺向楚暮,又好像是雜亂無章無序的刺來,看著好像是刺向楚暮同一個部位,又好像刺向他身上每一處。

這種劍陣,擅長迷惑,這十個神凝境小成劍者自身實力強大,在這門劍陣上也浸銀多年,十分熟悉,聯手之下,配合默契,將這門劍陣的威力十成十發揮出來。

一時間,楚暮被困在劍陣之內,無法脫身,他要同時面對十口利劍無處不在的攻擊,還有那種迷惑心神的氣息侵蝕。

秉持本心,劍意斬殺,強橫的神念之力,讓他不受迷惑,將十個神凝境劍者的劍看得清清楚楚,連他們腳步移動的軌跡,也在楚暮的閃避之下被一一的領會,不多時,楚暮大約把握到這門劍陣的精髓所在。

雙眸有精芒冷電一閃而過,旋即,萬千迷惑的變化之中,眾人只看到一抹璀璨的驚艷的劍光彷彿撕裂黑暗的閃電,劃破長空,斬裂一切變化。

毫無遲滯,驚艷的劍光之下,劍陣瞬間被擊破,十個神凝境小成劍者蹬蹬蹬倒退,全部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人仰馬翻。

楚暮的劍,卻未曾出鞘。

無回劍,劍出不見血不回,這些神凝境小成劍者,實力在楚暮看來,普普通通,若非熟練一門劍陣,連入楚暮眼的資格也沒有,縱然如此,也沒有資格讓楚暮的劍出鞘。

「又敗了。」

「連斬魔戰隊的千變萬化斬魔劍陣都被一劍斬破,太厲害了。」

有見識的劍者們,一個個眼角連連跳動抽搐,心臟彷彿被手掌用力握住似的。

提著劍,楚暮繼續前行,只留下十個東倒西歪一時間起不來的神凝境小成劍者。

再往前,楚暮遭遇了第三次的攔截,六個神凝境大成劍者。

第一次攔截是十個神凝境入門劍者,第二次攔截是十個神凝境小成劍者,第三次攔截是六個神凝境大成劍者,從這一點,就能夠看出斬魔戰隊這支老牌的超級戰隊,其底蘊,是真的勝過震天戰隊星塵戰隊這等新晉的超級戰隊。

要知道,絕大多數的神凝境劍者,都能夠將劍意和奧義淬鍊到六轉層次,像秦山河屠剛等人,在同等修為的神凝境劍者當中,只能算是中等水平,唯獨宮飛羽能夠列入上等實力水準。

若楚暮不歸來,斬魔戰隊僅憑一支神凝境小成劍者隊伍,就足以擊敗震天戰隊的九人。

「楚暮,你的天賦的確過人,實力也很強大,但是,你只能止步於此。」六個神凝境大成劍者,便是斬魔戰隊的六尊長老,有的氣息比較渾厚,顯然晉陞神凝境大成時間較長,有的氣息則較弱,顯然是晉陞神凝境大成時間不長,開口說話者,正是氣息最為渾厚那人。

「試過才知道。」楚暮也不動怒,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上!」聲若驚雷,陡然在楚暮的耳邊炸響,為首的長老一劍殺來,第二尊長老則緊隨其後,一尊一尊緊跟著出劍,殺向楚暮,赫然又是一門劍陣。

劍陣,能夠將劍者們的實力整合起來,讓弱小的劍者擁有對抗強大劍者的能力,很玄妙。

對於劍陣,楚暮也曾研究過,但沒有深入,不過以他的眼力和悟姓,多少也看出這六個長老所施展出來的劍陣威力,要勝過之前那十人。

六個長老都是神凝境大成修為,但論起來,任何一個,都遠不是楚暮的對手,甚至劍無需出鞘,便可以輕易擊敗,只是,當為首的長老一劍刺來時,楚暮忽然感到渾身一緊,有一點危險的感覺,這不是一個尋常的神凝境大成劍者能夠給他帶來的感覺。

一點危險感,不足以影響到楚暮,卻勾起了他的興趣,讓他止住直接擊敗這些長老的想法,移動腳步,變幻位置,想看看六個長老的聯手配合,那劍陣的奧秘。

眨眼,六個長老的劍落空,步伐移動間,分成了兩排,一排三人,再度出劍,交替而過。

楚暮再次閃避,短短時間,六個長老便聯手,變化十幾次,每一次都如同殺局,卻被楚暮一一避開,沒辦法,彼此的境界實力相差太過明顯,縱然劍陣神奇,也無法抹平。

十幾次變幻后,楚暮差不多了解到這門劍陣的奧妙所在,在劍陣一道上的認知,稍微加深了一些。

待到又一次變化,最強的長老凌空一劍,身上忽然綻射出烈陽般刺眼的光芒,令人無法直視。

楚暮雙眼眯起,一絲精芒內斂其中,洞穿了虛空似的,看透刺眼光芒,身形閃爍間,連鞘帶劍往斜上空刺出。

氣破長空,避無可避,這長老被點中胸口,頓時受創倒飛而出,砸向第二個長老,劍陣一下子就被楚暮擊破。

沒了劍陣,這些長老更不是楚暮之敵,不堪一擊,全部倒下。

看熱鬧的劍者們,一個個倒吸冷氣,連震天戰隊的人,也是很驚訝,他們發現,楚暮的實力,似乎一次次的超乎他們的想象。

不過,隊長的實力越強大,震天戰隊就越強大,這是好事,他們都很高興。

「你竟然可以走到這裡,讓我們很意外。」第四次攔住楚暮去路的,是兩個神凝境大成巔峰劍者,斬魔戰隊的兩個副總隊長。(未完待續。) 斬魔戰隊的副總隊長有兩名,都在楚暮眼前,他們的修為是神凝境大成巔峰,但真正實力卻勝過尋常神凝境大成巔峰劍者,媲美於一般的神凝境圓滿劍者。

兩個副總隊長,一左一右,直面楚暮,他們所站立的方位,讓他們的氣息隱約之間,融為一體,如同陰陽流轉,循環不休,互相補充圓滿,更圓潤。

小陰陽兩儀劍陣!

楚暮眼皮微微一跳,彷彿看到有兩道氣息,一青一紅,在面前兩個神凝境大成巔峰劍者的身上升騰而起,化為陰陽魚似的交匯纏繞旋轉,令他們的氣息圓滿無暇,毫無破綻。

「好劍陣。」楚暮不禁暗道。

兩人聯手的劍陣,實力足以秒殺尋常的神凝境圓滿劍者,甚至尋常的神凝境極限劍者,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唰的一聲,斬魔戰隊兩個副總隊長揚劍,各自擺出一個架勢,圓潤的氣息瞬間一轉,鋒芒畢露,衝殺楚暮。

煞氣濃烈,侵襲四周,排擠空氣,讓周圍眾人感到窒息,驚駭萬分。

劍若靈蛇蛟龍,當空刺殺而至,一剛強一陰柔,配合無間,令楚暮生出躲無可躲的感覺。

只是,楚暮在未突破到神凝境之前,就已經擁有斬殺尋常神凝境圓滿劍者的實力,而今不僅修為突破到神凝境大成,力量掌控更是領悟到人劍合一層次,種種劍意奧義也全部都達到九轉極限,又創造出劍技,一身實力,幾十倍上百倍的提升。

區區兩個神凝境大成巔峰劍者,縱然實力不弱,還彼此配合以劍陣對付楚暮,也完全不夠看。

只是楚暮覺察到這門劍陣比之前兩門劍陣更高深,對劍陣有些興趣的他,打算探一探究竟。

兩個副總隊長的劍術配合劍陣展開,極限入境的力量掌控之下,每一劍都能夠發揮出驚人的威力。

同為極限入境,也有高低之分,以天荒劍術而言,練成九十九式,力量掌控便達到極限入境層次,將三十三式融合為一劍,也是極限入境層次,再將融合后的三劍形成連擊,還是極限入境的層次,最後將三劍融合為一,依然是極限入境的層次。

同為極限入境層次,其威力,卻完全不同。

斬魔戰隊兩個副總隊長一出劍,楚暮就判斷出他們的極限入境層次,相當於將天荒劍術的九十九式融為三劍,但還未形成連擊。

這等層次,完全不被楚暮放在眼裡,他所看中的,是他們聯手配合施展的劍陣,令他們的劍術威力暴增許多倍,一切,都因為這門劍陣的玄妙。

屢次出手,卻奈何不了楚暮,連他的劍也不曾出鞘,只是腳步挪移間,避開他們一次又一次的攻擊,讓兩個副總隊長臉色難看得很。

片刻之後,楚暮基本掌握了這門劍陣的奧妙所在,是破陣的時候了。

劍未曾出鞘,揮動之際,直接切入劍陣的薄弱之處,正是兩個副總隊長出劍的銜接地帶,擊破。

劍陣一破,楚暮又是瞬間唰唰兩劍,擊中兩個副總隊長,直接將他們擊敗,倒飛而出。

「連副總隊長都敗了。」

「這是要橫掃斬魔戰隊的節奏嗎?」

「絕不可能,我們總隊長,實力強大無比,楚暮絕對不是他的對手。」

「快請總隊長出關。」

種種議論聲中,楚暮繼續前進。

楚暮止步於斬魔戰隊劍樓群最後一座,那是海無涯的劍樓。

閉關修鍊的海無涯,接到消息后驚了一把,楚暮竟然連續擊敗斬魔戰隊的神凝境劍者,連聯手施展小陰陽兩儀劍陣的兩個副總隊長也落敗了,如今,整個斬魔戰隊當中,只有他的實力最強大,必須出手了。

海無涯出關,從劍樓內飄然而出,落於楚暮面前。

磅礴浩瀚的氣勢,宛如大海滄瀾般,咆哮碾壓而來,沖刷之下,眾人禁不住的後退幾步,只感覺眼前有滔滔巨浪,浩瀚無垠,要將他們吞沒似的。

滄海劍尊,一現身,氣勢威猛如斯。

楚暮的黑髮往後飄揚,衣袍咧咧作響,整個人在海無涯磅礴氣勢的衝擊之下,彷彿要乘風而去。

「楚暮,你來的正是時候。」海無涯開口道,聲音如同他的氣勢,磅礴浩瀚,恢弘大氣。

楚暮不懂海無涯的意思,不過猜測,估計海無涯很有自信,能夠擊敗自己。

「楚暮要敗了。」

「滄海劍尊的實力,深不可測。」

「接我一劍。」大喝出聲,如滄海咆哮,聲威震天,深藍色的滄海劍出鞘,揮斬間,彷彿帶起一片海水沖刷而出。

此劍斬出,楚暮便意識到,海無涯的實力,還要在兩個副總隊長聯手之上,勝過許多。

「人劍合一!」楚暮有點驚訝,沒想到,海無涯在力量掌控上,竟然達到了人劍合一這個境界:「不過只是初入不久。」

人劍合一的劍,其威力比極限入境的劍更強橫十倍以上,一劍出,有海浪滔天而至,七轉極限水之奧義的威能,被發揮到極致。

海無涯給楚暮帶來直接的壓力,楚暮的無回劍,終於出鞘。

一抹驚艷的劍光如閃電劃破長空,帶著細碎的金色,鋒芒無鑄,一劍斬出,八轉極限的金之奧義,威能全部釋放,那種鋒芒凌厲,直接讓四周的人渾身彷彿被切割似的疼痛,眼皮直跳。

楚暮一直都將劍意奧義控制在八轉極限的層次,因為他必須給自己留一手,尤其是返回太古世界天鋒劍宮之後,冥神族遲早會知道他歸來的消息,到時候,遭到襲擊刺殺是免不了的,給自己預留更多的底牌,面臨刺殺時,會更遊刃有餘。

何況,對付海無涯,還不需要他釋放出九轉極限的劍意與奧義。

縱然只是八轉極限的劍意和金之奧義,配合上震山勁,那威力,強橫得不可思議,一劍斬出,彷彿斷川分海,直接將海無涯的一劍斬開,可怕的鋒芒更是令海無涯眼角連連抽搐,格擋一劍之下,直接被強橫的力量劈得倒飛而出,氣血震蕩。

「人劍合一的力量掌控,八轉極限的劍意和金之奧義,還有一股可怕的震蕩力量……」海無涯倒吸一口冷氣,內心無比凝重。

只此一劍,他就意識到楚暮的強大。

「必須出全力,否則……」心頭有種不安在瀰漫,楚暮的強大,讓海無涯萬分忌憚。

「滄海劍道!」 南宋風煙路 低喝聲中,海無涯渾身的氣勢變得更加渾厚更加濃烈,彷彿從內海變成了大海洋,恐怖的浩瀚的氣息噴薄而出,在他的身後凝聚,化為一座汪洋大海,巨浪滔天,毀滅一切似的。

力量掌控達到人劍合一境界后,再施展出劍道,才能夠將劍道的威力,充分發揮出來。

海無涯背後的世界,被一片汪洋所充斥,他懸空而立,腳下有海浪蔓延而來,托著他的雙腳,托著他的身軀,浪花朵朵。。

咆哮之聲,驚天動地,不僅四周的劍者們聽到,連遠處的劍者也聽到了那大海的咆哮,感受到磅礴浩瀚的氣勢。

「海無涯動用滄海劍道?」屠妖戰隊的總隊長王道與弒神戰隊的總隊長江天幕紛紛一驚。

動用劍道,會加劇力量的消耗,正常的戰鬥,他們是不會動用的,只有遭遇極其強大的敵人時,才不得不動用,看樣子,楚暮,似乎強大到海無涯不動用劍道就無法對抗的地步。

「滄海橫流!」海無涯一劍斬出,赫然是一招劍技,滄海劍道的劍技。

七轉極限的劍意與七轉極限的水之奧義完美契合,威能百分百的釋放而出,在滄海劍道之下,更加恐怖。

一劍斬出,只見海無涯身後的汪洋瘋狂咆哮而來,以毀滅一切的姿態降臨似的,滾滾洶湧,聲勢驚天動地,那恐怖的氣勢,令四周的劍者們,紛紛後退,唯恐被波及身死魂滅。

浩浩蕩蕩,吞噬生機大地,湮滅千古。

隱約之間,楚暮彷彿看到了古老的滄海浩蕩流淌而至,歲月沉浮,滄桑不盡。

這一劍的威力,勝過人級一品高階劍技,甚至要媲美人級二品高階劍技,但在楚暮看來,聲勢浩大,力量不夠集中,空有其表,若是將力量集中起來,聲勢內斂,那威力當會再次提升許多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