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侯爺沉默了,他覺得不可能,是因為林馨兒還活著,還記得這裡的事情。但是她卻未曾來尋找過他們。這說明,她是記恨他們的,是不願意來東帝之城的。

Home - 未分類 - 林侯爺沉默了,他覺得不可能,是因為林馨兒還活著,還記得這裡的事情。但是她卻未曾來尋找過他們。這說明,她是記恨他們的,是不願意來東帝之城的。

而神帝學院在東帝之城,她自然就不會來了。

林飛見林侯爺臉上的表情數變,說道:「爹,我娘自從知道『她』還活著之後,多次以淚洗面。這一次的神帝學院選拔比試,你還是多關注一些。如果『她』真的來了,你將她找回來,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林侯爺喟然長嘆,他一生做過最錯的一件事情,就是遺棄了大女兒林馨兒。而今得知林馨兒還活著,他卻不敢大張旗鼓的去尋找,因為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林馨兒。

林馨兒太特別,出生就已經能說話,會記事。林馨兒是記得當年的事情的,她必然不會原諒他。

砰!

忽然在書房門口,傳來腳踢房門的砰響聲。

林侯爺與林飛都是嚇了一跳,而後向書房門口看去。

一張美麗的與珈藍的臉有四分相像的少女,怒目睜大的盯著林侯爺與林飛,她厲聲發狠道:「誰也不準找『她』回來,林侯府只有一個千金小姐,那就是我林雪兒!你們要去找『她』回來,就將我趕出門好了。」

林侯爺的臉色一下子難看。

林飛也非常不解的看向林雪兒,道:「雪兒姐姐,你這麼生氣做什麼?林馨兒是我們的姐姐,當然要找她回來。」

「林飛,你一直都叫我姐姐的。為什麼要多叫一個『雪兒』?我告訴你,你只有我這一個姐姐!」林雪兒憤怒道。

林飛不爽道:「你能不能理智一點?」

「我理智不了!她奪走了屬於我的天菩提,讓我無法提升先天魂力,我恨她!」林雪兒氣怒之極道。

「奪走天菩提的是一個男人,並非是『她』。」林飛提醒道。

「這都是一樣的,如果不是因為她,我怎麼可能失去天菩提?」林雪兒一臉陰冷的詛咒道:「我希望她吃下天菩提之後,走火入魔的死掉!」

啪!

忽然一個響亮的耳光之聲響起,距離林雪兒很遠的林侯爺,瞬間出現在了林雪兒眼前,並且一巴掌抽在了林雪兒的臉上。

林雪兒眼睛圓睜,震愣流淚道:「爹……你打我……你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打我?」

「她是我的女兒,你的姐姐,不是一個不相干的人。」林侯爺聲音頗冷道。

「但是你遺棄了她,既然已經遺棄,為什麼還要再相干,還要再找回來,啊……」

林雪兒憤怒大叫,轉身跑離書房。

林侯爺苦澀無比道:「林飛,去看著你姐姐。」

林飛點了點頭,走出了書房,但是他並沒有去找林雪兒,他對林雪兒今天的話很不滿。 神帝學院位於東帝之城的北城之外的帝山上。

帝山的外形宛如龍騰鳳舞,一座山峰似龍身入雲,一座山峰又形似鳳凰衝天,這龍身入雲與鳳凰衝天的二座山峰之間,就是神帝學院的所在。

神帝學院的主院修在山腰之間,學員的住宿與學習區域,卻建立在山腳之下。

帝山之上,只有核心學員才可以上去,那裡有聚集了整個東州的奇術,當然這裡面,也有其它州的秘術在裡面。只不過,這需要有足夠的資格,才能接觸到。

神帝學院總共有十五位導師,其中符篆導師六個,煉丹導師六個,傳授命魄術的導師二個,傳授命魂術的導師一個。

符篆導師與煉丹導師一般是常年的,但是傳授命魄訣的導師,一般是二十年一換。因為在這位置上的導師,修為境界還處於上升期,不能一直教導學員。

游沖長老,就是因為這樣的一個規則,將在新一批學員,進入神帝學院之後,成為新任的二個傳授命魄術的導師之一。這也是在他葫蘆城遇上葉雲之後,非要拉葉雲來參與這一次學員選拔的緣由,他要第一年就做出成績,分得更多的修真資源。

在神帝學院之中,傳授命魄術與命魂術的導師,手下的弟子很傑出的話,將會收穫額外的修真資源。

游沖長老站在神帝學院一座瞭望台上,眺望著熱鬧非凡神帝學院外的廣場上,無數前來參與神帝學院選拔比試的人們,他還是沒有看到,他一直在等人。

「葉雲,你個臭小子不會放我鴿子吧?」游沖長老站在瞭望台上,焦急的喃喃自語。

羅傑,吳天高,鄧強,血修羅四人在另外一個瞭望台上,觀察著越來越熱鬧的廣場。這幾日,在神帝學院之外的廣場上,可謂人山人海。

東州各大一流門派與二流門派的人,都送來了各派的精英弟子,要來爭取入神帝學院的資格。

「只剩下五天了,葉雲還沒有來。他是不是怕我們報復,不敢來了?」鄧強開口猜測道。

「他要是怕我們報復,還敢在葫蘆山上,跟我們動手嗎?」血修羅冷聲提醒道。

「難到他沒有興趣入神帝學院?」

鄧強聞言,也覺得血修羅說得很有道理,所以他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

吳天高冷聲道:「哼,說不定他太囂張,在這半年間惹怒了其它強者,將他給殺了呢?」

眾人都沒有接吳天高的話。

吳天高是被葉雲羞辱的最慘的人,他對葉雲的仇怨亦是最大的。

「他這次真不來,要算他走運。要不然,定要讓他被淘汰出局,無法入神帝學院!」羅傑冷聲道。

「嗯,這一次葉雲不來,我的一些準備可就都白費了。」鄧強附和道。

血修羅提醒的警告道:「你們最好不要讓,各自門派的人,或是強大的好友,故意在參與選拔之時與葉雲對決。葉雲的實力不可預料。你們可別害得自己門派的人或是好友,無法入神帝學院。」

吳天高怒瞪血修羅,鄙夷道:「血修羅,你是被葉雲打怕了吧?他如果入了神帝學院,你是不是直接去做他的追隨者得了?」

血修羅冷冷看向吳天高,殺氣外泄道:「你別惹我。」

「好了,你們別爭吵了。葉雲讓我們在神帝學院丟了面子,我們應該共同對付他,讓他無法入神帝學院才是。」鄧強勸說道。

血修羅搖了搖頭道:「只憑他改良的續命符篆,他只要露面,必然能進入神帝學院。你們只是在做無用功而已。」

「血修羅,你既然對葉雲如此崇拜,不想對付他,就不要跟我們站在一起。而且你別以為葉雲憑著改良的續命神符,就可以絕對入神帝學院。」吳天高冷惡道。

血修羅轉身走下瞭望台,不想與這三人心懷恨意的人,一起來做糊塗事情。

「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血修羅是一個如此懦弱的人?」羅傑皺眉鄙夷道。

鄧強則眉頭微微皺了一下,但是他也不想就這樣不報仇。自從在葫蘆城敗在葉雲之手后,他就日夜渴望著,讓葉雲也當眾丟人一次。

這神帝學院的選拔比試,就是一次絕佳的機會。

……

轟,轟,轟……

珈藍一劍展出,狂風爆響,雷霆閃動,皆化為了殺伐劍氣。

一瞬間,庭院內的花草樹木都碎裂的大半,劍氣主攻的地方,還留下了一米深的大坑。

啪啪啪……

葉雲忍不住鼓掌道:「珈藍師姐,狂暴劍術在你手中才真正是顯現出了狂暴的威力。」

珈藍飄落而下,用水靈靈的鳳眼白了葉雲一下嗔聲道:「你明明施展的威力更大。」

「哪有?我覺得珈藍師姐的狂暴劍術更厲害。」葉雲嘿嘿笑道。

珈藍看著滿目瘡痍的風景庭院,眉頭微皺道:「我們以後練劍,不能再在這裡了。」

「當然不能再在這裡了,我們下一次練劍,就要在神帝學院之中了。」葉雲一臉微笑道。

珈藍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興奮道:「葉雲師弟,我們要出發去參與神帝學院的選拔了么?」

「嗯。」

葉雲點了點頭,問道:「珈藍師姐,我給你的三道符篆,還在手中么?」

「在。」珈藍點頭道。

「如果規則中沒有限制,可以用符篆,就不要猶豫,直接以符篆取勝。」葉雲認真說道。

珈藍一笑,傾城而魅惑,道:「葉雲師弟,我又不傻。別人用符篆,我肯定會用的。」

葉雲不滿瞪眼道:「珈藍師姐,你是嘲笑我傻嗎?」

珈藍伸手捏了捏葉雲的臉頰,嫵媚一笑道:「怎麼會呢?葉雲師弟才不傻。」

葉雲抓住珈藍捏他臉頰的玉手,頭輕輕靠近過去。

珈藍的潔白無瑕的臉上,迅速染上潮紅色,但是她沒有低頭,只是緊張的閉上了眼睛。

葉雲緩緩靠近,要親吻珈藍的紅唇之時,造化玉蝶傳念道:「葉雲,我傳你一篇雙修之術,你現在帶珈藍去圓房,一起修鍊的提升實力吧。」

葉雲心中慾念,瞬間被造化玉蝶的話給擊碎。

「在未能讓你不感應到我所做之事前,我是不會與任何女子圓房的。」葉雲以心念傳語道。

「何苦呢?我只是一件法寶而已。」造化玉蝶傳念道。

「不行,這種感覺太不好。」葉雲如此回應造化玉蝶之後,將頭靠在珈藍耳邊,小聲調戲道:「珈藍師姐,你閉上眼睛做什麼?」

珈藍羞急了,從葉雲臉頰上,抽回了自己的玉手,一陣清風的飄飛向自己房間。

葉雲看著珈藍苗條動人的背影,提醒道:「珈藍師姐,一個時辰之後,我們就出發。」

珈藍小臉羞紅的飛回到房間之內,將房門關上,小聲嘀咕道:「壞葉雲,壞葉雲……」

……

青色天空上,白雲飄浮,太陽高照。

神帝學院還剩下最後半天報名時間,下午的時候,第一場比試就將要開始。

瞭望台上,游沖長老氣得碎碎念:「壞葉雲,不守信用的葉雲,臭葉雲,可惡的葉雲……」

還有一個時辰,這一次的報名時間就過了,這混小子葉雲還未來,這讓游沖長老非常氣憤與鬱悶。

另外一個瞭望台上。

羅傑冷臉笑道:「看來今年葉雲是不會來了。」

「說不定真如我所說,葉雲太囂張了,死在了外面的強者手上。」吳高天惡意的猜測道。

鄧強搖頭道:「我不希望他死,他死了,我還怎麼打敗他,來洗刷恥辱?」

「走吧,不需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葉雲不可能來了。」羅傑轉身向瞭望台下走去。

「等一等,又來了一輛馬車。把這一個馬車的人看一下,再下去。」鄧強看到一輛飛速進入廣場之內,停下了腳步。

羅傑未曾停步,繼續向下走去道:「鄧強,別期望了,他肯定不會來了。」

「我茬,這……真是他……他來了!」忽然,鄧強驚叫出聲道。

轉身跟著羅傑向瞭望台下走的吳天高,迅速折返回來,急忙問道:「人在哪裡?」

鄧強的手指向葉雲所在的位置,道:「看,在那裡!」

吳高天眯眼去尋找,很快他看到了,給他畢生難忘的羞辱的葉雲!

啪!

吳高天一拍手掌,兇惡道:「葉雲,你真敢來!那就讓你,連神帝學院的門都入不了!」

羅傑飛奔上來,尋找到葉雲,同時他還看到了,葉雲從馬車上接下來的珈藍。

「這可惡葉雲,身邊怎麼又多了一個絕色美人?」羅傑氣怒道。

……

游沖長老在發現葉雲之後,就飛速奔跑下瞭望台,向神帝學院之外的廣場飛奔。

葉雲與珈藍還未找到報名之處,游沖長老已經氣呼呼的飛衝到二人面前,將二人給攔下來。

珈藍並不認識游沖長老,她嚇了一下。

游沖長老恨不得吃了葉雲,低叫道:「你還知道來?」

「我答應的事情,肯定會做到的。」葉雲如此說之後,發現游沖長老很生氣,他蹙眉道:「怎麼一臉怒意,誰惹你了?」

「誰惹我了?當然是你!你知道不知道本導師,在這裡日盼夜盼,等你了一個月了!」游沖長老無比怨念道。 葉雲挑了挑眉,看著一臉怨念的游沖長老,淺笑道:「我早來這裡做什麼呢?」

「你如果早來,我可以引薦你去見神帝學院的院長,讓你直接入學,無需參與比試。可是你來遲了,下午就要開始比試,你讓我現在怎麼辦?」游沖長老氣惱道。

葉雲聳肩笑道:「我可沒有想過,不參與選拔,就這樣走後門的入神帝學院。而且這一次,不只是我要參與選拔比試,我師姐珈藍,也會與我一起參加。所以還請游沖長老,替我師姐也報名。」

游沖長老的目光,第一次落在了珈藍的身上,他並沒有被珈藍的美貌給魅惑,他這個年齡了,已經不會輕易為美人而心動。

「葉雲,這可是神帝學院的選拔比試。除了一流宗門與二流宗門的人天才弟子可以參與,就是有特招令牌的人可以參與。你的師姐是二流門派的弟子或是有特招令牌嗎?」游沖長老問道。

葉雲眉頭挑動道:「游沖長老,你這不是廢話嗎?如果我師姐是二流宗門的人,或是有特招令牌,我還讓您老幫忙報名做什麼?」

游沖氣惱的皺眉道:「葉雲,你當神帝學院是什麼地方?隨便什麼人,都可以來參與比試么?」

珈藍臉色黯然,拉住葉雲的胳膊道:「葉雲師弟,不行就算了。你先去報名吧。」

「什麼算了?如果你無法參與,我今年就不入神帝學院,先與你一起進入一個二流宗門。」葉雲回頭看向珈藍說道。

游沖長老聽到葉雲這話,心中非常的氣悶,這混小子在最後關頭才來不說,還要為一個師姐,而放棄參與選拔比試,真是太氣人。

珈藍卻不想葉雲,因為她而失去入神帝學院的資格。

「葉雲師弟,你別亂來。無論我能否參與選拔比試,你都得參與。」珈藍非常認真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