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幽皇子看著只是毀掉許楓一把兵器,同樣面色冷凝,他沒有想到許楓快到這種地步,他蓄謀已久的攻擊他都逃走了。

Home - 未分類 - 九幽皇子看著只是毀掉許楓一把兵器,同樣面色冷凝,他沒有想到許楓快到這種地步,他蓄謀已久的攻擊他都逃走了。

「哼!跑的倒是挺快的!」九幽皇子盯著許楓說道,「不過你兵器都被本皇子打沒了,你如何和本尊打?」

許楓看了九幽皇子一眼,看著因為雷電停下而滾滾而來的鐵蟻,許楓沒有興趣和對方再打下去。對方借著聖兵神威,自己想要敗他極難,動用世界化身都不見得能對付對方。

最重要的是在鐵蟻肆虐的地方,不值得冒這個險。就算能敗對方,但被聖兵傷到。那後果就是餵養這些鐵蟻。

想到這,許楓輕呼了一口氣:「聖兵確實不錯,本尊領教了。他日本尊定然折斷它,今日本尊不和你繼續玩了。」

許楓說完,身影閃動向著遠處激射而走。許楓甚至連斷的道器都沒看上一眼!

到了他這個層次,那把道器原本就不夠他用了。許楓一直想要找一把趁手的兵器,卻始終沒有找到。

許楓知道,要找到適合自己的兵器極難。當初在域外許家的時候,他父親也帶他去看過域外許家的兵器庫,可是能讓他看上眼的卻還是沒有。

而此刻被九幽皇子用著聖器欺辱了一番,許楓心中也生出了要儘快得到一件合適兵器的想法。要不然對方藉助聖器,自己居然連一個聖子都奈何不了了。

許楓想著這些,身影不斷的向著遠處激射而走,與之同時的是,汪正也擺脫兩人,向著遠處同時爆射而走。許楓一路天地雷電席捲而出,開闢一條道路,逃出了這鐵蟻的包圍圈,落在之外。

第二更,今日就更到這裡了 第一千四十七章

神谷第二谷,在這裡有著一個傳說。傳言當年構建第二谷是一對聖族戀人負責。而在構建第二谷的時候,出現了一頭凶獸,戀人中女人失誤被殘殺。

戀人的死亡讓聖族男子暴怒,斬殺了凶獸,抽凶獸之筋骨構建城池,用凶獸的血液化作源泉,城池就在他的悲傷中構建出來。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這座城池終日陰雲密布,步入其中能感覺到一股壓抑悲切。

當然,這不是這個傳說中最讓人在意的,真正讓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傳說的原因是。當年這位男子在第二谷構建完成之後,他殉情在第二谷,於是有人傳言,第二谷留下了這位男子的曠世修為,同時當年他的寶物,也都隱藏在第二谷中。

這個傳言不知道傳言了多久,卻沒有一人見到傳言中的東西。只不過,在第二谷確實能感覺到那種悲切,同時那泉源也隱隱有著淡淡的血腥之味。

許楓步入第二谷,首先入門的就是第二谷那巨大的雕塑,這巨大而宏偉的要入雲霄的巨大雕塑正是根據傳說雕刻出來的。許楓站在這雕塑下,感覺自己就如同一隻螞蟻。

到了第二谷,許楓就帶著汪正直奔第二谷的拍賣行而去。

神谷發展了不知道多少年,當年神谷中各族都帶了一批人進來。它雖然以谷命名,豈是是一個擁有八十一座的巨大城池的國度。這無數年的發展,早就讓神谷遍布強者了。

特別是神谷這地方到處有著資源和機遇,在這其中修鍊的強者比起大陸還要容易幾分。而且每一座城池都有著自身的底蘊,所以神谷有多強沒人知道。每一代聖子進來,都會謹記著一句話,在神谷要謹守神谷的規矩,要不然如何死的都無人知道?

有人的地方自然有江湖,在神谷各大勢力盤踞。同樣的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玄者要修鍊,自然要交換手中的資源。

所以在各大城池中,都有一個巨大的交易所,其中都是各種所需要的修鍊資源,有功法,有丹藥,有藥材,應有盡有!

而此時的許楓和汪正就在這其中,兩人得到鐵蟻王和蟻皇的蟻液,這正好能為他們淬鍊一次身軀,許楓是煉藥師,自然知道如何把這東西效果發揮到極致,所以他前來這裡找一些配料。

神谷不得不說是神奇的地方,在外界難尋的東西,在這裡很快能找到。許楓和汪正所需要的配料很輕易就找到。

雖然付出了不少的代價才把這些東西給換過來,可依舊讓許楓欣喜不已。在換取了這些東西之後,許楓和汪正自然不會在這裡久待。他準備離開這裡,出城池找一個地方藉助蟻液提升自身實力。

但當許楓出了交易所的時候,卻發現很多人都目光熾熱的盯著他們,他們走過的每一處都有人對他們投來那種貪婪的目光。有人是偷偷的觀看,而有人卻是赤裸裸的盯著他們。

這種情況讓許楓皺了皺眉頭,壓低聲音對著汪正說道:「有沒有發現這城池的所有人都帶著一股異樣的眼神看著我們?」

汪正同樣皺眉,點了點頭說道:「好想突然之間,這些人都認識我們似的,每一個都會看我們,並且眼神帶著幾分熾熱。」

得到汪正的確認,許楓哼了一聲,他幾乎猜測到什麼緣故了:自己來到神谷得到神龍珠贗品,得到了蟻皇液,要說能讓他們貪婪的就是這兩種東西了。

九幽皇子並不比他們晚多久進入城池,可是卻一直沒有冒頭。很顯然他是去做什麼了!從這些人的表情中許楓猜測,這九幽皇子很可能就是去散布他得到這兩種東西的消息了。

「真當本尊怕你不成。」許楓心中暴怒,他不願意和九幽皇子硬拼,可並不代表他怕了對方。此時對方在他身後玩這樣的小動作,這讓許楓一時間對他恨到了極點。

見許楓面色有些不善,汪正說道:「這些人怕都和九幽太子一樣要打蟻液的主意,我們還是小心一點行事。」

聽到汪正的話,許楓掃了一眼這些人:「他們要敢來,那就試試!」

許楓也不理會這些人,在他們時不時的觀望下,向著城外走去。

許楓很清楚,這些人守神谷的規矩,在城池不會動手。許楓呆在城池就是安全的,但許楓卻不願意因此而窩縮在城池。一向霸道的他,還不至於被他們嚇怕。

果然,見許楓向著城池外走去,很多人就漫步的跟上來。

「哼!」許楓冷哼了一聲,當做未知,繼續向著前方不緊不慢的走去。

許楓出了城池,城池中不少人跟了出去,就在許楓距離城池不遠處,就有人有意無意的擋在許楓面前。

看著這有意無意的人,並且察覺到身後的人積累的越來越多,許楓目光掃向前方,淡淡的說道:「滾開!」

前方几個玄者被許楓喝斥,他們面色一變,但是身體卻還有移開,看著許楓強行提起幾分硬氣:「這條路是大家的,為何要我們讓開,你能走,我們自然能走。」

對方看著許楓,面色冷凝:「你們想要做什麼你們心底很清楚,本尊再說一遍,滾開活命,要不然死!」

「這是大家的路,我……」擋在許楓面前的人還想狡辯什麼,但許楓卻不給他機會。

許楓手中出現普通的長矛,猛的向著前面投擲而去,長矛劃過虛空,猛的激射而去。讓這個玄者面色劇變,想要避開,可是長矛快如閃電,豈是他能避開的。在他話音還未說完,他就被長矛貫穿,釘死在虛空之上,順著長矛,股股血液滲透出來,不斷滴落在地面之上,這個玄者不甘的閉上眼睛,倒在了地上。

「話不說三遍!」許楓盯著擋在他面前餘下的幾人說道,「你們什麼主意本尊知道,要是不想死就滾。」

見許楓出手就滅殺他們一個同伴,這些人面色也蒼白了起來。他們確實想要蟻皇蟻液,可同樣顧忌聖子的實力。他們有勇氣來,就是想趁著人多渾水摸魚,並沒有真的和許楓交手的勇氣。

此刻許楓出手狠辣,更是讓他們起了後退之心。

「該死的!其他聖子為什麼還沒出手!」不少人心中大罵,不甘看著許楓離開,卻有不敢向前。

許楓無視他們,一步步向著前面走去。

「殺啊!能得到蟻液,說不定我們有機會晉級到聖子層次!這樣的機會可遇而不可求啊,何況對方手中有著龍珠贗品,那是曠世奇寶啊。」在人群中一處響起一個聲音,他躲在人群中鼓動著眾人,顯然是希望眾人對著許楓出手。

「不知死活!」許楓哼了一聲,手指猛的一點,一道劍意激射而出,落在了場中,頓時有一個玄者身體爆裂開來,化作血雨炸裂開來。

「當躲在人群中本尊就找不出你嗎?」許楓冷眼看著一個個面露驚懼的人,手掌一翻,蟻液出現在他手中,「你們想要的蟻液就在我手中,你們要是有膽量就過來搶。本尊手中不知道沾染了多少血液,不在乎再沾染一些。」

許楓說話之間,繼續向前邁步,無視一個個虎視眈眈的人。而只要有人擋在他前面,許楓定然暴動劍氣,把他釘死在前方。

在許楓血腥的連殺數人之後,無數人儘管貪婪,卻沒有人敢率先出手。

「哈哈哈……閣下好大的霸氣!擁有這樣的寶物,居然敢如此大張旗鼓。」一句大笑從遠處傳來,「別說你是聖子,就算是神子,在神谷也不見得能嚇跑我們。在神谷之中,並不是沒有神子得到的寶物被搶奪的例子。」

在大笑之間,遠處激射出三個人影,三個人影落在許楓面前,看著許楓手中的蟻液露出了貪婪之色:「哈哈,想不到一出關就能碰到這樣的好東西。」

「是洗家三怪!」眾人倒是忍不住喊道,這洗家三怪在這一片也小有名氣。因為他們年紀都不小,儘管達到傳奇境九尊有著三百餘歲的壽命,可他們也活了快接近三百年了,再無突破怕就要大限將至了。所以他們一直在閉關,想要尋求突破。

但是要突破傳奇何其之難,即使他們閉關接近十年,都未能突破。卻沒有想到,他們也奔著蟻液而來。

他們這樣的老人物,雖然比不上聖子。可是日積月累,力量也積累的極為雄厚了,比起一般的傳奇頂峰要強上不少。數十年在一個境界停留,他們除去不斷精純和渾厚自身力量,不能做別的。所以有時候一些老傢伙的力量渾厚度,甚至比起一般的聖子還要強。

面前這三人,雖然比不上聖子,但也同樣恐怖,三人合力,戰聖子應該不是太大問題。見這三人出手,不少人再次打起了精神。借著人多收拾了對方,就算得不到蟻皇的蟻液,得到蟻王的蟻液也不錯。

許楓看著面前出現的三個老者,嘴角帶著幾分譏諷:「這世上不知道自己斤兩的人越來越多了。」

「哈哈!閣下同樣也不知道自己斤兩,一個聖子而已,居然敢在黑石上留下唯我而已,真是笑掉老夫的大牙。」洗家老大哈哈大笑,嘴角帶著譏諷。

見對方如此,許楓搖搖頭說道:「不用笑掉你的大牙了,本尊親自幫你拔掉吧。」

許楓說話之間,身影閃動到極致,快如閃電,一掌直接向著洗家老大的嘴巴抽了過去。

……

第一更,更的太晚了,都不好意思,大家別罵我了,嗚嗚,我也想儘快寫,多寫點的。第二更再寫,寫了一千字,速度很慢,但是十二點之前一定能碼字出來的! 第一千四十八章

「咔嚓……」

眾人原本以為就算許楓是聖子,想要對付這樣老一輩的人都要花不少心思。畢竟這樣已經行將就木的人,積累的力量是極為渾厚的。可是讓眾人想不到的是,許楓一巴掌抽出去,對方居然連閃動的機會都沒有,就被抽中,一口血牙噴吐了出來,他的整個人都翻飛在地上,許楓這一巴掌居然把他扇飛吐血。

這一幕看的眾人愣了愣,眼中都帶著幾分震驚,許楓的力量超乎了他們的想象。

可是許楓卻不給他們驚懼的機會,一拳拳的轟了出去,恐怖的勁氣席捲,四周虎視眈眈的玄者被成片的炸裂開來,血肉散落一地,許楓殺意凜然,只是這一群人,恐怖的殺伐大招不斷的施展而出。

許楓從不怕殺人,既然對方打他主意,那就殺的他們心寒。看看他們還敢不敢打自己的主意。

許楓一拳拳舞動,每次舞動定然有著玄者死於非命,就算是高階傳奇,都在許楓手下不是一合之眾。眾人這才明白,這個少年是多麼的強悍。心中驚懼,可是卻沒有退路了。

一片片的血雨被許楓轟殺而出,血腥味刺激到這些人,一個個原本驚懼的心也變的狂暴起來,殺意沸騰了起來。

「大家一起出手啊!」眾人大喊,他們知道憑藉自己一人的力量是擋不住對方的,所以他們希望一起出手,他就算再強,難道還能擋住自己全部人不成?

「擋我者死!」許楓看著沖向他的玄者,玄者舞動大招,凝聚在一起衝擊他而來,也有石破天驚之力。

但這樣的力量沒有被許楓放在眼裡,他舞動著手中的拳頭,勇不可擋,一拳把一個玄者打的四分五裂,血液飛灑開來,血腥瀰漫天地之間。下了殺手的許楓,再不和他們糾纏,沸騰的殺意瀰漫開來,手臂舞動,,每次舞動之間,定然血肉橫飛,屍骨化作粉末,踏空而行,玄者伏屍他的腳下,堪比魔頭。

這股狠辣看的汪正暗自心驚,但是汪正也很明白。許楓靠著自己一路走到這裡,手中不知道沾染多少人命,這些人招惹到他,這簡直是找死。

要說許楓是魔,並不為過!

他出手都是殺伐大招,舞動之間滾滾力量席捲而出,沒有人能觸其鋒芒。這些人以為人多凝聚力量能奈何的了許楓。可是他們很快發現,在對方的速度和空間之力的掌控下,人多起不到作用。要說有作用,也不過就是讓他殺的人更多而已,

許楓眸光懾人,髮絲飄揚,振臂之間,無窮的劍氣橫掃而出,橫掃千軍,擋在他前面的玄者頭顱橫飛,劍氣貫穿他們的身體,血液激射而出,化作血柱射出,刺目血腥,

數不清的血花飛舞在虛空,鮮血染紅長空,許楓瘋狂殺敵,怒戰四方,無人能當,所過之處一切如同摧枯拉朽的被滅殺,血雨傾盆。

到了這一刻,所有人才明白對方是不可戰勝的,無數人面色蒼白,心生退意,想要離開這裡。可是這已經由不得他們了,許楓每次捲動之間,定然有數人隕落。

「魔頭,他是魔頭!」

見許楓這樣毫無顧忌大片的殺人,他們心中驚駭,面色慘白的驚呼,各自向著遠處逃竄,想要逃出這樣的滅殺。

「敢打本尊的主意,那就得付出代價!」許楓殺紅了眼睛,聲音震蕩,狂暴湧出,配合力量如同洪水卷天而去,不少人被捲住,頓時留下一片血雨,血腥味瀰漫天地之間。

出來的洗家三怪也駭然的看著這一幕,他們無法想象這個聖子強悍到這種地步,這讓他們都忍不住想要退走。可是許楓那裡會給他們機會,從漫天的血雨中踏步而走,劍意化作一把虛劍,直直的掃向其中一個。

對方想要閃躲,但許楓一劍驚艷,以逍遙遊驅動,在對方閃身之間,生生的刺入了對方的身體中,雖然沒有貫穿對方要害。但長劍貫穿,許楓手臂一拳,劍氣化作的長劍瞬間爆裂開來,對方的身體瞬間爆裂,殘肢碎骨到處都是。滅殺了其中一人,許楓再次把目光看向另外一人,九疊乾坤訣卷出,擋住對方退路,空間之力鎮壓而下,他的骨頭崩碎。

洗家三怪在許楓手下三招都沒能擋住,就被許楓徹底的滅殺。

三人被殺,其他人更不是對手,這裡化作一片血染的天地,慘烈的景象出現在玄者的眼中,看的這些人心無戰意,早就把許楓當做魔頭看待。

一路殺伐而走,許楓的道路伏屍無數,這是鮮血撲出來的路。

汪正看著許楓如此,心中也知道許楓的想法,這些人既然打他主意,他自然不會客氣。最重要的是,許楓是殺給九幽皇子看的。

「啊……啊……」

在這樣的殺伐下,終於開始人陷入了瘋狂,開始瘋狂的亂竄想要逃離。在他們看來,這是一個嗜血的魔頭,能駭破他們的膽。

「許楓!不要再殺了!」汪正見許楓在這些人瘋狂求饒下還不斷殺戮,他忍不住提醒道。在這樣殺下去,許楓的名聲就徹底的毀掉了,落實了這魔頭的名聲,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

許楓知道汪正的意思,可他不管這麼多。他不怕成魔,也不怕被人罵。既然有人敢打他主意,那殺了又何妨?

許楓依舊不斷爆射出一道道劍意,在這一道道劍意激射之間,一個個玄者化作血雨染紅長空。

「啊……啊……」

所有玄者之前還有章法抵擋,到這時候完全是敗兵了,完全組織不了有效的力量抵擋許楓。

「好一個許楓,好一個許家逆子,難怪被許家驅除出去,不只是欺師滅祖,更是磨滅人性的魔頭。」

在許楓橫卷滅殺了數個玄者之後,九幽皇子終於站出來,看著許楓出聲大罵道,手中的聖器舞動,攔住許楓一擊,救下了幾人。

看著九幽皇子出現,原本被許楓殺破膽的人瞬間找到了依靠似的,猛然的向著九幽皇子身後躲了過去,驚恐至極的看著許楓。

「這不正合你意嗎?」許楓看著九幽皇子,九幽皇子一直躲在一處,看著他殺人。就是想要見到這一幕,許楓自然成全他。

九幽皇子自然不會承認,冷眼看著許楓大義凜然說道:「你行如此殺戮,是磨滅人性,神谷不留你。」

「哈哈哈……」許楓大笑了起來,看著九幽皇子看傻子一樣,「你當敗壞本尊名聲有用嗎?本尊就算成魔又如何?成為眾人眼中的魔頭人人喊殺又如何?他們來一個本尊殺一個,來一雙本尊殺一雙,有多少能讓本尊殺的?殺的多,他們自然心寒!」

許楓鄙夷的看著九幽皇子,他知道對方是故意要自已成為公敵。但許楓不在乎,真正的強者不會受九幽皇子算計。而其他玄者而已,來了正好做他刀下魂。

九幽皇子聽著許楓的話,眉頭也猛的挑了挑,看著許楓哼道:「既如此本皇子就好好教教你做人。為了剛剛死去的玄者,也要讓你付出一些代價。」

這句話頓時讓無數玄者對著九幽皇子感恩戴德,一個個叫囂著請九幽皇子出手對付許楓,滅殺魔頭。

許楓嗤笑,看著九幽皇子冷眼說道:「真是會做好人,不過本尊倒要看看你要如何收拾我?就憑藉你那聖器嗎?當真以為本尊怕不成?」

許楓看著九幽皇子,對著汪正點點頭,世界化身出現在許楓的身邊:「你和世界化身擋住對方兩個帝境,最好滅殺了對方的隨從。」

汪正見許楓用世界化身幫他,微微皺了皺眉頭說道:「對方聖器鋒利無比,你雖然實力很強,但是在聖器下實力受到極大壓制,世界化身幫助你才更好。」

許楓搖搖頭道:「你們兩人出手,對付他們兩個十拿九穩,你們先殺了他們,在殺完之後,再來幫我。他雖然有聖器,可是想要收拾本尊卻也不可能。」

聽到許楓這麼說,汪正這才點頭,和世界化身準備圍攻對方兩個帝境隨從。

每一族為了自族的聖子,都派遣了護衛,像九幽族這樣的大族,更是大手筆。一舉就派遣兩個帝境。兩個巨頭人物,不管在那裡都是大人物。此時四個帝境對峙,讓不少人心驚肉跳。他們就算在神谷,平常都難得見一個。

他們此時才明白,一開始打許楓的主意,就必敗無疑。

而就在許楓和九幽皇子準備出手的時候,遠方突然有著無窮的血光爆涌而出。血光配合此處的血腥之味,更是讓虛空多了幾分慘烈。

眾人看著這突然爆射而出的血光,也疑惑不解。

「轟……轟……」

聲聲巨響,恐怖的血光橫卷,滔天而上,整個天空都被印的血紅無比,無數人瞪眼看著這血光,即使城池中的人都被驚動。

許楓和九幽皇子停下了打鬥,都把目光集中到遠處的虛空,看著那血光,血光不斷的靠近,遠處一個點不斷的清晰了起來。

「轟……:

再次一聲巨響,血光更為凝實,遠處的點不斷的變大,漸漸的眾人能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而正是它,暴動出那滔天的血光。

「這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