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時候,陸臻帶著自己剛剛弄到手的證明,非常明確的向孟凱做出了說明。

Home - 未分類 - 而這個時候,陸臻帶著自己剛剛弄到手的證明,非常明確的向孟凱做出了說明。

「我現在手裡有足夠的證據去證明你之前腹中的那個孩子並非是厲震霆的,而是你與眼前的這位先生的,這是兩份DNA報告,為了得到這份DNA報告,我可以說費了很大的功夫才得到的。」

凝視著陸臻手中拿著的這兩份報告,唐夢瑤顯得尤為意外。

「怎麼可能?你是從哪裡弄來的這些報告,這分明就是假的,震霆……」

唐夢瑤仍舊想要為自己做出辯解。

可這一次,厲震霆掌握了太多的證據,冷冷的對唐夢瑤做出了交代。

「還有關於那個視頻的事情……」

話音落下,厲震霆從懷中掏出來幾張照片,直接放到了桌子上。

照片上的男人與厲震霆有著七分相似,但宋相思還是一眼便判斷出照片上的男人並非是厲震霆,皺了皺眉,拿起那份照片仔細看過之後,略顯意外的說著:「被你找到了嗎?」

「在這個世上,只要有錢,便沒有找不到的人,此人姓馬,是一名三流男模,我說的可對?唐夢瑤……」

單純的從唐夢瑤的眼神來看,就知道厲震霆所說的這些都說中了。

見唐夢瑤沒有做出反駁。

宋相思拿著這些照片,眼神複雜的望向唐夢瑤,緩緩開口:「我很疑惑,你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做?高峰到底給了你多少錢?你竟然會做出這樣齷齪的事情,和一個不相干的男人發生關係,拍下那樣的照片。」 「李阿姨,我做好了,你快過來端菜呀。」萱兒打開門對在不遠處的李阿姨招呼道。

「好,我馬上就來。」李阿姨立馬放下手上的工作,招呼著旁邊的其他幫傭走向廚房。

「金小姐,這裡不用你操心了,我帶你去客廳吧,薛少爺和黎小姐都在那裡呢。」李阿姨站在萱兒的面前。

「好呀。」說著就在李阿姨的帶領下來到了客廳。

「這裡就是客廳了,金小姐請便,我還有點事,就不陪你了。」李阿姨把萱兒帶到客廳就要走了。

「好的,你有事就去忙吧,待會見咯。」

「恩,金小姐,這是你的飲料請慢用。」李阿姨接過旁邊一個幫傭遞過來的飲料。

「謝謝。」萱兒道別了李阿姨,就從沙發上站起來觀賞著這個華麗精緻的客廳,說什麼之恩在這裡,其實一個人都沒有。

「再把畫向左移一點。」在客廳的另一個角落裡,傳出了一個聲音,萱兒好奇的走了過去。

「韓叔?」萱兒看著眼前這位叔叔的背影,總覺得有點眼熟。

「萱兒?」韓叔聽見這一聲久違的呼喚,立馬轉過臉來看著背後的女孩。

「對呀,韓叔,我是萱兒,你還記得我嗎?」萱兒看見韓叔也有些激動。

「我當然還記得你這個搗蛋鬼啦,倒是你,這幾年都沒有聽見你的消息,還讓我擔心了好一陣子呢。」說著,韓叔就已經眼淚汪汪了。

「對不起啦,韓叔,讓你擔心了,這幾年你身體還好吧。」萱兒拉著韓叔的手。

「我當然沒事啦,倒是少爺。。。」韓叔想到這幾年錫宥過得生不如死就心疼。

「好了,韓叔,不要再說了,我過幾天再來看你,我突然想起有點事就先走了,拜。」萱兒知道韓叔要說什麼了,而且,韓叔在這兒,那錫宥就一定在這裡,其實早就該想到的,只是當時想那些珍貴的食材去了,沒有去考慮那麼多。

「萱兒,你別。。。哎」還沒等韓叔說完,萱兒就消失在他的視線里,韓叔就只有嘆氣的份了。

「你準備去哪?」一句冷冷的話出現在安靜的玄關處。

「我。。。我。。。」萱兒立馬停下腳步,看著站在自己不遠處的錫宥。

「沒有什麼說的,就只有逃嗎?」錫宥有點嘲諷。

「你一定無法原諒背叛你的人,不是嗎?那我們還有什麼好說的,我知道,這些年來你的改變都是因為我,可是我不希望你把這一切發泄在旁人的身上,你要做什麼就沖著我來好了,在學校里被你打的人,我會一一向他們道歉的,我也對你道歉,對不起,傷了你的心,但是我無法挽留什麼。」這是萱兒這麼長時間以來和錫宥第一次說這麼多話。

「你以為你有多大能耐,能讓我為你改變,你不要把你自己想成拯救蒼生的救世主,我對你的愛,早已在你說出那句話時截止了,現在的我,對你只有恨。」錫宥的眼神越來越犀利。 在宋相思看來,她並不認為唐夢瑤是那種缺錢的女人,會為了一點點的錢做出這樣的事情。

肯定還有其他的原因,可真相確有些打臉。

唐夢瑤回答的非常直白,而且明顯的向宋相思做出了說明:「你說的沒錯,我就是為了錢,才會與一個不相干的男人發生關係,而且還是在懷孕的狀態下。」

唐夢瑤心情低落的將真相說出來。

隨後,目光幽怨的瞪向孟凱,冷冷的斥責著:「這一切都是因為這個男人,若不是他,我根本不會走上這條不歸路,他在外面找小三,將我的錢財全部捲走,讓我變得身無分文,我甚至於連打掉孩子的錢都沒有,所以我只能夠選擇這進錢最快的方法,來解決我當時的困境。」

聽唐夢瑤這樣講,孟凱自知做錯了事情,心虛的垂下頭,不敢與唐夢瑤繼續爭辯什麼。

而宋相思彷彿明白了唐夢瑤的那份無奈。

皺了皺眉,眼底閃過少許的同情。

唐夢瑤苦澀的笑了。

如實的將情況說了出來:「孩子也是我計劃著弄掉的,我事先吃了打胎葯,然後又設計摔倒,後來才會有了那樣一幕,」

此刻的宋相思總算是明白了一件事情: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想到唐夢瑤所做的這些事情,她又何嘗不是無辜的呢?

「是高峰讓你這樣做的,對嗎?」

厲震霆明確的向唐夢瑤做出了質問。

這一次,唐夢瑤並沒有在做出任何的隱瞞,這些日子以來,她因為愧疚,整日都無法安眠。

如今將這些真相說出來,他心中倒是好受了一些。

「是!」

確定了是高峰之後,厲震霆便在也沒有辦法淡定了。

氣沖沖的往外走去,那架勢想也知道是要去找高峰算賬。

卻被陸臻給阻攔了下來,冷眸瞪向他,頗為嚴肅的做出了質問:「震霆,冷靜一點,你現在去找高峰,無疑是在給自己找麻煩。」

高峰曾經也是陸臻的大學同學,對這個高峰,他多少是有些了解的。

此時此刻,厲震霆可以說是如同過街老鼠一般,即便去找高峰,先不提能不能見到高峰,就單純的就實力而言,他是沒有與高峰抗衡的那份實力的。

宋相思也怕厲震霆吃虧,急切的走過來,對他耐著性子做出了一番的勸說著:「震霆,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了真相,又何必急於暴露這些,讓高峰有了防範的心裡呢?我們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在宋相思和陸臻的勸說下,厲震霆的情緒終於穩定了下來。

一臉冷漠的瞪向唐夢瑤,冷冷的呵斥著:「滾出去。我不想要在看到你。」

厲震霆對唐夢瑤如此排斥,宋相思是能夠理解的。

但宋相思卻認定唐夢瑤此刻不能夠離開,萬一被高峰知道的話,只怕他會想到別的早熟來整他們。

看了眼唐夢瑤,宋相思果斷的說出了心中的想法。

「該走的是這位孟先生,請你離開我家,至於唐小姐,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在家中多逗留一段時間,這也是為了你著想。倘若被高峰知道你已經將他抖摟出來,想必以他的脾氣,定不會放過你的。」

對於宋相思所猜測的這點,唐夢瑤是認同的。

但是她既然敢將真相說出來,便必然不會怕這些事情。

苦澀一笑,眼神中流露出來少許的凄涼,淡淡開口:「無所謂了,反正事情已經這樣了,我還是……」

未等唐夢瑤將話說完,宋相思便以凜冽的態度,明確的向唐夢瑤做出了交代:「這是你虧欠我們的。」

「相思,你是不是瘋了?你既然知道這個女人是高峰派來的,居然還想要將這個女人留在家中,你是怕……」

厲震霆對宋相思的這個決定是有些不滿的。

情緒激動的想要勸說著宋相思改變心中的想法。

宋相思根本就聽不進去厲震霆的勸說,非常直白的說著:「不,唐夢瑤必須留下來,只有他留下來所有的事情才能夠得到解決。」

陸臻是非常了解宋相思的,若是沒有把握的事情,他不會這般固執。

走到厲震霆的身邊,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似平靜的說著:「聽她的吧,我想他既然選擇這樣做,就一定有她必須這樣做的理由。」

在陸臻的勸說下,厲震霆最終選擇讓唐夢瑤繼續住在家中,只是給了孟凱一筆錢,打發他離開,出去之後不要亂講話而已。

「宋琳,其實……」

許強每個星期都會將宋琳約出來見面,時間久了,他們的關係變得非常微妙。

許強對宋琳之間產生了愛慕之心。

有許多次,許強都通過暗示的口氣,想要知道宋琳心中的真實想法。

可經歷了一次離婚的他,他心中多多少是有些自卑的。

畢竟,宋琳是那樣的優秀,在大公司上班,而且又沒有結過婚,各方面條件都比他強的多。

他明明已經看清楚了這一切,還是忍不住想要向宋琳做出追問。

這一次,許強是經過一夜未眠的慎重思考,才鼓足了勇氣,想要向宋琳追問清楚的。

「不好意思啊,我接個電話!」

許強正準備開口詢問,宋琳的手機確在這個時候,很不是時候的響了起來。

宋琳果斷的對許強做了個制止的手勢,隨後便接起了電話。

許強才剛剛鼓起來的那點勇氣,在此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掛掉電話之後,宋琳察覺到許強的神色有些不太對勁,好奇的打量著他看了幾眼后。頗為認真的做出了詢問:「許強,你怎麼了?你的臉色看起來有些不太對勁。」

「沒什麼,你接完電話了嗎?」

被宋琳這般詢問,許強這才回到了現實中,尷尬一笑,主動向宋琳做出了詢問。

宋琳輕輕的點點頭,想到在接電話前,許強好像有什麼事情想要與他溝通。

便直接向許強做出了詢問:「對了,剛剛你好像要對我說些什麼的,對嗎?到底是什麼事情啊?」

「我要說的是……」

許強在也沒有之前那般的勇氣,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 「。。。既然你對我只有恨了,那我又何必再在這裡等你恨呢,我走了,再見。」萱兒聽到這話,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幾步,可立馬拉回思緒,這不正好是個理由嗎?

「我。。。。」錫宥還有一大堆話要說,怎麼可以就這麼萱兒走呢。

「萱兒,你要去哪裡呀?」就在這時,之恩和海明剛好經過,就聽見萱兒說她要走,今天的主廚怎麼能走呢。

「哎。。之恩,我突然想起有點事要辦。」萱兒暗地叫了一聲不好。

「啊,很重要的事嗎?」之恩回問著。

「也不是什麼很重要的事,只是答應了別人一定要去的,我不能失信的,對吧?反正我今天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你們就慢慢享用我的海鮮大餐吧,我不能陪你們咯。」萱兒說到不能失信的時候有點心虛了,因為她失信了,不是嗎?

「那。。好吧,還說要留你下來一起吃,沒想到你還有事,那你要小心一點喲。」之恩考慮了一下,還是答應了。

「知道啦,就你最嘮叨了,那我就先走了,你們吃完給感想呀。」萱兒對著海明說。

「你放心好了我們一定會好好品嘗的,你需不需要我送你?」海明笑著回答。

「不用了,那些菜涼了就不好吃了,你們快進去吧。」萱兒催促著之恩他們。

「萱兒小姐,讓我送你吧。」這時,韓叔走到萱兒的旁邊。

「。。。好吧,麻煩你了,我先走了,再見。」萱兒看見韓叔就不忍拒絕,只好答應了,於是,轉了個身和他們道別,當然包括錫宥。

「韓叔真是越來越年輕咯。」萱兒展開最和煦的笑臉。

「哪裡的話,人老了,再年輕不就成了老妖怪了,倒是你,真是越來越漂亮咯。」韓叔也和萱兒聊開了。

「呵呵,韓叔就不要開我玩笑了。」說著萱兒的臉上就染上了兩片紅暈。

「如果你能在少爺面前這樣子,他不知道多高興呢。」韓叔終於把話題轉到正題上了。

「韓叔。。。」萱兒立馬把眼神從韓叔身上移開。

「萱兒,剛才要離開的理由是騙人的吧。」

「我。。。韓叔,對不起,我真的無法面對錫宥,我知道我真的很對不起他,可是。。。我已經無法在他面前那麼自在了,所以我選擇離開。」萱兒說著,眼角已經閃著淚光了。

「萱兒,你知道這幾年少爺是怎麼過的嗎?」韓叔想把這一切告訴萱兒。

「韓叔,不要再說了。」萱兒還在逃避。

「不,你一定要聽,少爺他這幾年一直都過得很黑暗,當年他跳下湖去找你扔下去的項鏈,結果就在找到項鏈的同時,卻被水草纏住了腳,就這樣,他逐漸失去意志,可是,就算把他從湖裡救出來了,他手裡還是死死地拽著那條屬於你們兩人的項鏈,醒來以後,他就再一次關上了心門,整天冷眼看著這個世界,可是我知道,雖然他一直都不承認還愛著你但他還是那麼深愛著你。」韓叔只把這幾年的故事說了一點精髓。 「算了,都是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不值得一提的,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忙啊?如果是的話,你不用顧及到我的……」

許強主動轉移了話題,宋琳輕輕的搖搖頭,做出了否定:「沒有,只是我們彭總一份文件找不到了,所以打電話問我放在哪裡而已,說到底,我這個助理,都快要成為我們總裁的保姆了,什麼東西丟了,找不到了,都要打電話詢問我。」

面對宋琳這喋喋不休的抱怨,許強寵溺一笑。

頗為讚許的說著:「這足以說明你真的很能幹,也很值得你們總裁信任,不然的話,他也不會如此信賴你,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你來管理不是嗎?」

許強這樣一分析,宋琳不禁笑了起來。

抬起頭,頗為認真的向許強讚許著:「你這樣說,好像也是啊,這也是我受到總裁信賴的一種表現不是嗎?」

宋琳臉上洋溢著愉悅的笑容,看起來是那樣的迷人。

就是這樣的笑容,令許強再次鼓起了勇氣,想要在第一時間對宋琳做出了告白:「宋琳,做我女朋友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