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還忘記了,那你就去休息一會兒吧,今天的飯別做了,讓你男朋友餓著肚子。」王若冰奶奶依舊是笑盈盈的說著話,但是這話殺傷力卻是非常的強大,所謂笑裡藏刀,應該就是這樣了吧?

Home - 未分類 - 「哎呀,我還忘記了,那你就去休息一會兒吧,今天的飯別做了,讓你男朋友餓著肚子。」王若冰奶奶依舊是笑盈盈的說著話,但是這話殺傷力卻是非常的強大,所謂笑裡藏刀,應該就是這樣了吧?

「那我還是去做飯吧!」王若冰看了我一眼,有些無奈的鬆開我的手,往廚房走了。

「小龍,趕緊過來坐啊,奶奶今天找了咱酒泉市最神的算卦師,給你和若冰合一合生辰八字,看看你們兩個人能不能合得來。」王若冰奶奶笑著向我招手,要我過去。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走了過去,坐在了王若冰奶奶的旁邊。

「王大師,要不你就先給看看手相吧?怎麼樣?」王若冰奶奶看向那白鬍子老頭說道。

「恩,也行,那就先看看這手相,不過……」

「哦,那就再加二十塊錢吧!」王若冰奶奶立馬就說道。

「這個,看手相和算卦不同,看手相是要藉助天地靈氣的,對我自身的損耗比較大,所以……」白鬍子老頭捋著自己的鬍子,有些難為情的樣子。

「這個……」王若冰的奶奶也有些猶豫了,片刻之後,她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的說道:「那就五十吧,你看怎麼樣?」

「哎呀,要不就不看手相了吧,這看手相實在是損耗太大,五十塊錢我補不回來啊!」白鬍子老頭依舊是捋著自己的鬍子,很難為情的樣子。

這下子,我徹底怒了,這老頭還真把自己當神仙了,明明就是在那裡糊弄人,哪有什麼狗屁的藉助天地靈氣。

王若冰的奶奶猶豫的比較厲害,看了看那白鬍子老頭,又看了看我,嘴唇動了動,又準備加錢了。

「奶奶,不要加錢了!」我趕緊制止了王若冰的奶奶。

「既然不加錢,那就只算下卦吧,這看手相就免了吧!」白鬍子老頭往那兒正緊一坐,很牛逼的樣子。

「老頭子,你也別在這裡糊弄人了,什麼算卦,什麼看手相,根本就是扯淡,你要是能通曉天地,自己都住上別墅了,為什麼還要給人算卦呢?該幹什麼就幹什麼去吧,不要再在這裡亂搞了!」我冷笑著對那老頭子說道。

「你這小夥子,你知道什麼,我是茅山第三百八十六代傳人,是真傳,可不是那些江湖騙子啊!」老頭子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對我說道。

「是啊,小龍,你不要懷疑大師了,不就加點錢么,我加!」王若冰奶奶說的有些肉疼。

「奶奶,你先別加錢,等我問他幾個問題,然後你再決定算不算卦,看不看手相。」我對王若冰奶奶說道。

王若冰奶奶想了想,猶豫了一下,然後就看向了那白鬍子老頭:「大師,要不你就讓小龍問你幾個問題吧?」

老頭子看著我,兩眼都快冒火了,不過卻還是很快就笑了起來:「好吧,既然你們這麼不相信我,那我就走吧,也不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大師,你別走啊,你先別走,等算完卦再走啊,不就是加錢嗎,我加!」王若冰奶奶有些急了,立馬就將那白鬍子老頭給攔住了。

「不算了,這小夥子不尊重我,按理說算卦就又得加錢,加錢他肯定不會同意的,我還是走了算了!」白鬍子老頭將自己的行裝往手裡一拿,這就準備走了。

王若冰奶奶還想上去拉住這老頭,王若冰卻突然出現了。

「奶奶,你就讓他走吧,他就是一個江湖騙子而已,還會什麼通靈,分明就是扯淡!」王若冰一點面子都沒有給老頭子留,直接指著鼻子罵道。

「你看看,你看看,兩方都不相信我,這卦還怎麼算?不算了,不算了,我還是走吧!」白鬍子老頭搖著頭,而後就要往門口走。

王若冰奶奶還想去留住那騙子,我和王若冰兩個人去將王若冰奶奶拉住,不讓她走。

「哎呀,你們兩個怎麼能這樣呢,我好不容易請動大師來家裡,可是花了兩百塊錢的啊,你就這麼將大師給放走了,可讓我如何是好啊!」王若冰奶奶有些急了。

「還花了兩百塊錢?」王若冰驚訝的看著自己的奶奶,片刻之後對我說道:「小龍,將我奶奶看好!」

那白鬍子老頭看情況不對,腳下步子加快了些,想趕緊出去,可是到了門口那裡,卻急的連門都打不開。

「你還想跑!」王若冰抓住了那白鬍子老頭的胳膊,「將錢叫出來你再走,行騙騙到我奶奶頭上了,我本來還想裝一裝,就當你在胡言亂語的,可是現在看來,你是蹬鼻子上臉,給臉不要臉啊!」

王若冰罵人特別厲害,只是這麼一句,就已經讓我深深的折服了。

「你個小丫頭片子,你可不要胡說啊,我早就跟你們說了,我是茅山正宗的傳人,可不是那些江湖片子。」白鬍子老頭有些氣急的說道。

「管你是多少代傳人,現在我們不算卦了,你把錢給我吐出來!」王若冰伸手要錢。

「這是出門費,是必須要給的!」白鬍子老頭還是比較倔強的。

「好啊,你不給是吧?那我打電話報警,看看警察來了會怎麼說!」王若冰說著話就將手機拿了出來,準備撥號。

這下子,那老頭是真的急了,趕緊伸手摸進了口袋裡,從裡面摸出皺巴巴的兩張百元大鈔,扔在了地上:「錢我也給你們了,現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不行,人民幣是每個中國人都必須要尊重的東西,你竟然這樣的無禮,你必須將你扔到地上的人民幣給撿起來!」王若冰瞪著那白鬍子老頭,不留情面的說道。

老頭子愣了片刻,氣的兩個鼻孔直出粗氣:「好!我撿!」

老頭子將人民幣給撿了起來,遞給了王若冰,王若冰這才打開門將那老頭放了出去。

「奶奶,你看到了嗎,我一說報警,他就害怕的不行,他不是騙子是什麼?你真的是太容易受騙了!」王若冰有些埋怨的看了一眼她的奶奶。

「唉……」王若冰奶奶長嘆一口氣坐在了沙發上,「我就是想給你們合合八字而已,就真的那麼難么?」

我呵呵笑了笑,看了王若冰一眼,而後對王若冰奶奶說道:「奶奶,這個你就不要再操心了,我和王若冰的感情很好的,就算不合八字也沒事的。」

王若冰微微笑著,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而後說道:「是啊,奶奶,我和小龍感情很好,合八字的事情就算了吧!」 ?「媽,如果你是說真的,我可以保證明年的這個時候有一堆人叫我爸爸。」陸清揚突然嚴肅的說到。

看他這認真的模樣,陸夫人還真的一下被唬住了,隨後她才反應過來,作勢她就要去打陸清揚,「你這個作死的,你要出去給我亂搞,我就打死你。」

「那您說怎麼辦,你以為這媳婦像是白菜一樣,隨便都可以找到的嗎。」陸清揚也發了火。

還敢頂嘴,陸夫人就更加的氣不打一處來了,「你這個臭小子,雖然不好找,但是你也找了這麼多年了。」

「我那不是前幾年都是為了事業嗎。」陸清揚說的很是無奈。

知道他是為了事業,所以那幾年雖然是著急,但是陸夫人對這事情提的不算是頻繁,只是偶爾提提而已。

「我給你的那幾個相親對象,你去見過了沒。」陸夫人寒著一張臉,「那可都是我精挑細選的。」

「我。」陸清揚覺得有些底氣不足,他自然是沒有去見過的,「我這些天一直都在劇組泡著,哪裡有時間過去。」

「如果需要的話,可以請假。」宋相思在一旁直接的說到。

陸清揚看她,『宋相思這人果然是,大難臨頭各自飛,說的一點錯誤都沒有。』本來還想用這個當成借口的。

看到宋相思都這麼的配合,陸夫人就更加的生氣了,「我們一家人是為了什麼,還不是為了你好。」

「好好好,我知道了,有時間我就會去見的。」陸清揚只得妥協,他也只有妥協這一條路可以走。

「你永遠都不會有時間。」陸夫人沒好氣的說到,「這次我不會在相信你了,如果一個星期內我見不到你們的合照,陸清揚,你知道後果的。」

「老媽,要不要這麼絕情。」陸清揚知道她這是下了死命令了,不過就是一個相親對象而已。

「蓉蓉,今天把你們老師的電話給我。」陸夫人可是沒忘蓉蓉這裡也有合適的人選。

「好的,姥姥。」蓉蓉應的十分的爽快。

都怪這個丫頭,如果不是一開始的時候她提出來這事情,現在也不會發展的這麼的嚴峻。

陸清揚欲哭無淚,他只是提出了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合理的看法,怎麼就被群起攻之了。

「小舅,現在蓉蓉姐姐可以去劇組了嗎。」厲念念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問道,她知道小舅最怕的就是姥姥的催婚,今天他又被姥姥給罵了一頓。

陸清揚咬牙,「宋相思才是導演,她說了算。」

「我說蓉蓉當然是可以去的。」宋相思笑眯眯的說道。

「那就去。」陸清揚一字一句說的緩慢,現在他自然是不敢有什麼異議了,不然倒霉的肯定還是他。

「這才對嘛,舅舅。」厲念念的笑跟宋相思如出一轍,活像只小狐狸。

宋相思給厲念念了一個眼色,厲念念看了一眼哀戚的陸清揚,咳嗽了一聲,她給陸夫人夾了一個菜。

「姥姥,你是不是不喜歡念念了。」小傢伙的聲音聽起來似乎還很是委屈。

被她這麼一問,陸夫人覺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怎麼會呢,我們念念這麼乖,姥姥最喜歡念念了。」

「可是,姥姥剛才一直想要讓小舅生孩子。」厲念念小聲的念叨著。

陸夫人突然的有些不知所措的了,「姥姥不是那個意思,姥姥喜歡念念,只不過你小舅年紀大了。」

陸清覺得自己一口老血都要噴出來了,什麼叫年紀大了,他現在連三十歲都還沒有到,怎麼就了年紀大了。

「可是我看到電視里的人,好多比小舅的年紀還大,也還沒有孩子。」厲念念是個孩子,所以說出的話可以童言無忌。

陸夫人也是被她的問話怔到了,她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的問題,「這個,也許他們結婚了你也不知道的。」

「小舅看著也還很年輕啊。」厲念念可是難得的誇陸清揚,現在他覺得自己的眼淚都要留下來了,還好這些年沒有白疼她。

陸夫人突然眼神像是兩道利劍一樣的射向了陸清揚,他現在嚴重的懷疑念念會說這些話是他教的。

陸清揚覺得自己真的是特別的無辜了,好在是厲念念接著說道,「是不是姥姥想要舅舅的孩子了,所以就不喜歡念念了。」

「怎麼會呢,姥姥一樣喜歡念念的。」陸夫人連忙的解釋,「你看大街上的人都是成雙成對的,可是你小舅只有自己一個人,是不是很可憐。」

厲念念突然覺得自己有些被說服了,這樣看著他確實是有些可憐的,不過好在是她的意志比較堅定,「那姥姥可是要好好的給舅舅找到一個小舅媽,畢竟舅舅可是好多人的夢中情人。」

「你小小的年紀,從哪裡學到的這個詞。」陸夫人被她給逗笑。

「大街上到處貼的都是舅舅的照片,很多人都說想要嫁給舅舅。」厲念念說的一板一眼的,很是正經。

這些事情陸夫人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不過有什麼用,那麼多人想要嫁給他,他也沒有看得上人家的。

「姥姥還是不要太擔心了,您忘了昨天看的電視劇了。」厲念念像是個小大人一樣。

「什麼。」陸夫人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兒孫自有兒孫福。」厲念念說到十分的正經。

周圍的一圈大人都有些忍俊不禁,都被她給逗笑了,宋相思開口道,「媽,您以後少帶著她看那些狗血八點檔。」

陸夫人也覺得有些窘迫,本來她也只是打發時間看的,誰知道這孩子記得這麼的清楚。

「陸清揚的事情您也不要逼的太急,物極必反,您是知道的。」宋相思現在就是個和事老的身份。

這母女倆個都上陣了,陸夫人自然是要給他們些面子的,她語氣雖然還是不好,不過標準卻是放鬆了,「過年前我必須要見到你有女朋友。」

「我知道了。」陸清揚悶悶的應了句。

好歹是把這關給過了,吃晚飯之後幾個人一同出門,一出門,厲念念就鬆了一口氣,「小舅,下次自己的事情自己辦。」 王若冰奶奶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而後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王若冰,最後才說道:「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這合八字的事情也就算了把!」

「嘿嘿,奶奶你能夠想通就好,我去做飯了,你們再聊一會兒。」王若冰笑呵呵的說完就走了。

等到王若冰走了之後,我坐在了王若冰奶奶的旁邊,王若冰奶奶立馬就和我聊了起來,先是問了一下我在學校的情況,我當然沒說我已經不在學校了,我說我就在學校,而且一切都好,王若冰奶奶見我這樣說,看起來也挺欣慰的樣子,之後才問起了我家裡的情況。

我將我家裡的情況如實的告訴了王若冰的奶奶,爸爸是開貨車的,幾乎大部分時間都跑在高速公路上,坐著長途運輸的活兒,而媽媽則是農民,待在家裡做一些農活。

「你真的挺幸福的,有一個努力賺錢養家的好爸爸,也有非常愛你的好媽媽,可是……唉,很多事情,我都不敢去想,想起來我就感覺很不舒服,就覺得挺對不起若冰的……」王若冰奶奶說著話,神情更有些落寞,看那樣子,都快要哭了。

「奶奶,你別這麼說,若冰其實也挺幸福的,她有你這個奶奶,一定會非常的知足的。」看著王若冰奶奶此時的樣子,我只能是這樣說道。

「呵呵,我一個死老太婆而已,又能夠陪若冰幾年呢?我能夠感覺得到,自己所剩下的日子已經不多了,到時候,我就再也不能陪著若冰了。」王若冰奶奶帶著些淡淡的傷感說道。

「奶奶,你不要這樣說,你身體還這麼的健康,怎麼可能會離開若冰呢?」我對王若冰奶奶說道。

「我的身體我知道,堅持不了幾年也是事實,不過就算我身體真的很好,我也終究還是會有離開若冰的時候,我只是希望,在我離開若冰之前,若冰能夠找到一個真正對她好,並且能夠託付一生的人,那樣,就算我離開了若冰,我也就不會有什麼牽挂了。」看著廚房的方向,王若冰奶奶對我說道。

這個時候的我有些猶豫了,我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先向王若冰的奶奶表一表自己的心意,讓王若冰的奶奶放心下來,或者說是稍微開心一些。略作思考之後,我還是想通了,既然已經決定好了要幫助王若冰演這場戲,我就應該要完全的入戲。

「奶奶,你就放心把,若冰現在也不小了,很多困難,她自己就能夠解決,如果真的是遇到了什麼沒有辦法解決的困難,也不還是有我呢么?男人的職責就是為自己心愛的女人撐起一片天來,我相信自己不管在什麼時候都能夠保護好若冰,不讓若冰受傷,不讓若冰不開心!」這一番對愛的忠心表下來之後,我都開始有點佩服自己的語言組織能力了,竟然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組織起來一段這麼具有技術含量的話來,不過,當我轉頭的時候,我立馬就感覺有些尷尬了,他喵的不知道什麼時候王若冰竟然已經站在了客廳裡面。

「若冰,剛才小龍的話你也聽到了吧?能夠找到這麼一個好男朋友也是你的福氣啊,以後等奶奶走了,你就好好聽小龍的話,不要惹他生氣,夫妻生活一定要和諧,你知道嗎?」王若冰奶奶看著王若冰說道。

「奶奶,你說什麼呢?我不允許你說這樣的話,你永遠會陪著若冰的!」王若冰走上前去,摟住了她奶奶的脖子,同時還看向了我,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心中一跳,其實也很無奈的,是你說的要我演戲的,現在說瞎話你又不高興了,難道還真的要我說實話么?

鑒於此,我也乘王若冰奶奶的注意力不在我這邊的時候白了王若冰一眼,還吐了吐自己的舌頭。

「都這麼大的人了,還摟奶奶脖子,讓小龍看到了多不好,趕緊放開奶奶。」王若冰奶奶笑呵呵的說道。

王若冰有些不情願的將手鬆開,而後說道:「飯已經做好了,我收拾一下桌子,待會兒就將飯端上來。」

「桌子就讓我來收拾吧!」我立馬就站了起來,搶著要收拾桌子。

「小龍,別動,像這些小活都是女人乾的事情,怎麼能讓你們男人來干呢?你別搶,讓若冰來干。」王若冰奶奶制止了我,不讓我干這個活兒。

「奶奶,現在都什麼時候了,男人女人都是人,為什麼女人能幹的活男人就不能幹呢?若冰白天要上課,這會兒來還要做飯,像這種小活,我能幹就干點,多少也能減輕一點若冰的壓力不是么?」我笑呵呵的看著王若冰的奶奶,並沒有停止手上的動作,將那幾個果盤端到下面,然後又從王若冰的手中搶過了抹布,幫著王若冰擦起了桌子。

王若冰見我搶的這麼勤快,也就沒有說什麼,對她奶奶說了聲要去端飯菜了,就走了。

「小龍啊,你是個挺好的男人,不過以後可不要這麼慣著若冰了,她能幹的活就讓她干,你在外面一心一意的掙錢,也就足夠了。」 最美就是遇到你 王若冰奶奶說道。

其實這個時候,我已經開始有些疲勞感了,不是身體上的疲勞,而是對王若冰奶奶的話的疲勞。王若冰的奶奶就好像很能說的樣子,自我和她坐下來之後,她都已經說了好多了,聽的我耳朵都生繭子了。

不過好在王若冰的菜上的快,等到菜上來之後,王若冰奶奶就不怎麼說那些廢話了,只是在一個勁兒的說讓我多吃點,而我也不辜負她的好意,使勁的吃了好多,感覺都快要吃的肚子爆了才停了下來。

因為八點鐘還有事情的緣故,吃過飯之後,我看了看時間,已經七點半了,知道不能再待了,我就跟王若冰的奶奶說了一聲,說我學校還有事情,不能多待,就先走了。王若冰的奶奶也挺通情達理的,說你既然有事情,那就先走吧,讓若冰送你下去。

王若冰送我下樓之後,我立馬就問王若冰道:「今天怎麼樣?我這演技還可以把?完全沒有出一點點的問題。」

「好啊,當然好,你的演技確實是很好,不過演的有點過頭了,我看你怎麼從這場戲裡面退出去!」王若冰說著話就有些小小的得瑟了,手往下吧上一托,做出一個得意的姿勢。

我這才發現自己竟然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如果我當時表現的稍微消極一點,王若冰奶奶可能對我也就沒有那麼大的期待了,或許還會一棒子將我給打死,可是現在,因為在上面表現的太積極,我在王若冰奶奶的心中一定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即便到時候想抽身,都有可能抽不出去了。

我欲哭無淚,而王若冰則是瀟洒的一轉身,就那麼走了。

王若冰走了之後,我來到了外面,給薛老師打了一個電話,薛老師問了我的具體地面之後說要開車過來接我,我就等在了這個地方。

在等著薛老師的時候,我想到了今天中午在派出所門口的事情,王若冰很天真的跟我說,她想去普羅旺斯,想去那個薰衣草開滿的地方,當時我只是覺得王若冰很天真,也沒有怎麼多想,可是現在再想想,女生之所以可愛,其實就是因為喜歡幻想,一個喜歡幻想的女生,她給你的感覺總是很可愛,讓你有一種要憐惜的感覺,捨不得去傷害,也捨不得去罵上一句。 我等的時間並不是太長,薛老師就開著那輛大眾過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