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雷電將超市內已經變成喪屍的老闆解決之後,陸遠率先走了進去。經過這幾日的磨練,陸遠已經基本掌握了雷系異能的方法,運用起來十分順手。

Home - 未分類 - 一道雷電將超市內已經變成喪屍的老闆解決之後,陸遠率先走了進去。經過這幾日的磨練,陸遠已經基本掌握了雷系異能的方法,運用起來十分順手。

直到將超市中的東西搬空,三人還有些意猶未盡,不過此時天色已經有些暗了,聽著遠處傳來的此起彼伏的咆哮聲,三人才上了車。

陸遠和黃海文雖然對張東華空間出奇的大有些疑惑,但並沒有多問什麼,這著實讓張東華鬆了一口氣。

當晚,五人便吃上了香噴噴的肉食,那肉是超市中的冷凍肉,雖然沒有新鮮肉那麼鮮美,但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頓難得的晚餐了。

在食物的督促之下,陸遠幾人開始忙碌起來,每日必會出基地一趟,一段日子之後,就連凌華、凌心兩個女孩都主動跟隨她們出去尋找物資。

這日,陸遠幾人如同尋常一般想要離開基地,卻被攔了下來。

守在基地門前的是一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臉上帶著靦腆的笑容,卻堅定地將他們攔在了裡面。

「昨天收到消息,外面的喪屍已經進化了,不僅速度變快了,有些喪屍還能像異能者一樣使用異能,你們還是不要出去的好。」

陸遠幾人對視一眼,神色有些凝重,前幾日他們就發現喪屍的能力在不斷變強,沒想到竟然真的進化了。

見到這個情況,008自豪地說道:「男主養成遊戲背景宏大,豈是那些低級遊戲可以比的?」

陸遠的嘴角抽了抽,剛想要諷刺這個自戀的系統兩句,便聽到008語氣激動地說道:「你小弟來了。」

陸遠一抬頭便看到唐騰向他這裡走來,他依舊氣勢如虹,一副男主的做派。

唐騰走到陸遠身邊,猛地張開右臂摟住了他的肩膀,嘴角翹起,臉上帶笑:「怎麼了?」

被唐騰摟在懷裡,陸遠有些不適,他的小弟怎麼這麼豪邁?

倒是對面的小夥子漲紅了臉,語氣激動地將先前的事情解釋了一遍。

唐騰眼中精光閃爍,低頭看了一眼陸遠,說道:「你想出去?」

陸遠翻了個白眼,鄙夷地看了唐騰一眼。

唐騰心中有些好笑,剋制住伸手揉一揉陸遠的頭的想法,掃了一眼陸遠身後的五人,目光在凌華、凌心身上逗留了片刻,道:「我的隊伍剛好要出去完成任務,你們和我一起去,恩?」

最後一個字說得意味深長,可惜陸遠絲毫沒有察覺。順著唐騰的目光看去,便見到有一群人站在唐騰身後的不遠處。

他揚了揚下巴,說了聲「好」,心中對唐騰越發滿意起來。

摟著陸遠的肩膀,唐騰面上帶笑地走到了隊伍面前,開口道:「這是陸遠,你們之前見過的。」

看著兩人親密的姿勢,眾人面上露出瞭然的神色,大家都知道唐騰喜歡男人,現在哪能不知道他的意思?

當即帶著幾分曖昧的笑容,同陸遠攀談起來,當然陸遠身後的四人也沒有被忽視。

陸遠面上矜持,十分淡定地笑笑,心中卻有些疑惑地問著008:「我怎麼覺得唐騰的隊員有些奇怪?」

看著陸遠被眾人包圍,008心中正滿意,聽到陸遠的話,立即回答道:「怎麼可能,你看錯了。」

唐騰的隊伍依舊囂張地用悍馬開道,一路橫行至勤城邊緣的一個小鎮才停下,在那裡還有一個隊伍在等著他們。

「唐哥,你們終於到了。」一個長相英俊的青年人迎了上來,他面上帶笑,卻掩不住眉宇間藏著的戾氣,正是勤城基地主事者的侄子王正風。

唐騰點了點頭,臉上十分冷淡,顯然沒有將他放在眼裡。王正風臉色微微一變,隨即露出一個笑容,若無其事道:「已經確定這是一個軍事基地了,如果將基地中的東西帶回去,我們勤城基地的實力必將更進一步。」

聽到這話,唐騰顯然也有些異動,對著身後的眾人一揮手,率先向著王正風所說的地方而去。

王正風的臉色猛地一沉,嘴角揚起一抹冷笑,沒有多說什麼,只陰森森地盯著唐騰的背影。

一路上的喪屍並不是很多,但明顯比之前遇到的喪屍要厲害許多,幸而這兩個隊伍幾乎都是異能者,處理起來並不是很麻煩。

唐騰手中火光一閃,前方一個巨型喪屍立即轟然倒地,看著那顆隱隱散發出紫光的晶核,唐騰嘴角翹了翹,將它遞給了旁邊的陸遠。

晶核是喪屍進化之後出現的東西,對異能的修鍊很有好處。但晶核也是分類別的,不同屬性的晶核顏色不同。雷系晶核與雷系異能相似,都十分稀少。

陸遠心中感動,唐騰這個小弟做的十分稱職,自己以後一定要對他好一點。這麼想著,他將手中要遞給黃海文的火系晶核遞給了唐騰。

看著陸遠揚起下巴驕傲的模樣,如果不是地點不對,唐騰真想逗逗他。

不過唐騰一向隨心,接過晶核后便立即湊到了陸遠的耳邊低聲說道:「多謝。」

溫熱的氣息噴洒在耳邊,陸遠有些不適地退後一步,微微皺了皺眉,隨即看到唐騰歪頭疑惑樣子,眉間的皺褶又慢慢鬆開,或許是他的錯覺吧,唐騰怎麼會故意佔他便宜?這麼想著,手中雷光一閃便消滅了向著唐騰背後撲來的喪屍。

看著陸遠認真放雷的樣子,唐騰低笑一聲,暗道真可愛,手上的動作也快了起來。

已經到了軍事基地的前方,唐騰帶的隊伍越戰越勇,不斷向著基地的門前衝去。而王正風卻做了一個手勢,不動聲色地退後了一步,看到這個手勢的隊員眼前一亮,立即跟著他向後退去。

唐騰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軍事基地上面,並沒有注意到王正風的異常進入其中之後,忽然聽到」轟隆」一聲巨響,整個空間猛地一暗。或當他們都言情唐騰臉色頓變,回過身便見到原本開著的大門被緊緊閉合上了。 軍事基地在地下,眾人現在所待的地方是基地上方的倉庫。倉庫內的燈光有些暗淡,但異能者的五感都是經過改造的,看清楚裡面的情況並不困難。

倉庫被分為許多的小隔間,而在隔間的前方站著一些穿著迷彩服的喪屍,似乎是感受到了活人的氣息,那些喪屍踉蹌著向著他們的方向奔來。

唐騰面上黑沉,手中火光閃爍,襲上了那些喪屍,陸遠等人自然也沒閑著。幸而這些喪屍的數量並不多,很快便被消滅乾淨。

唐騰快步走回已經被關上的門前,表情越發難看起來。隊伍中一個金系異能者將手放在門上,眉頭緊皺說道:「這門被異能者加固過了,一時半會可能打不開。」

唐騰薄唇緊抿,道:「所有異能者一起攻擊。」

一時間,各式異能交替出現,重擊在大門之上。

牢固的大門有些晃動,眾人的臉上露出幾分笑意,就在這時,兩道黑影從倉庫的深處竄了出來。

當看清楚那兩道黑影,陸遠瞳孔一縮,轉身看了一眼身邊臉色難看的唐騰,他終於知道王正風的目的了。

那是兩隻德國黑背,身材高大,站在倉庫的門前,將它們身後的大門遮得嚴嚴實實。

很明顯,這是兩隻守衛基地的警犬,在末世來臨之際變異了。

就在眾人有些愣神之際,左邊的警犬猛地張開了血盆大口,一口咬住了他腳邊的異能者,那異能者只來得及哀嚎一聲,便被警犬撕成了碎片。

黃海文幾人此刻正站在警犬的邊緣,警犬猩紅的眼珠一轉便將視線放在了他們的身上。

見此情況,陸遠臉色頓變,與他們共患難了這麼久,幾人之間早就產生了濃厚的感情。左手握著晶核,右手運轉起異能,便向著幾人的身邊衝去。

早在拿到晶核的時候陸遠便發現他並不需要像其他人一樣吞入專門的晶核才能獲取少量能量,而是可以直接吸收各種種類的晶核。

察覺到陸遠的想法,008驕傲地說道:「感受到遊戲的偉大之處了吧,這可是男主專用金手指,威力不可小瞧。」

有晶核的加持,陸遠的雷系異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加強著,由原先細小的雷束轉變成威力強大的雷柱。

見陸遠吸引了其中一隻黑背的注意力,唐騰眼中的讚賞一閃而逝,雖然先前他便對陸遠有好感,但那僅僅是對漂亮小玩意的喜愛,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陸遠正在不斷成長,他對陸遠的未來越發期待起來了。

這麼想著,他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一個巨大的火球砸向另一隻黑背,輕而易舉地將它引到了一邊,口中則冷靜地下著命令:「繼續砸門。」

聽到這話,那些異能者再度動作起來,破壞著已經有些變形的門。

滅絕師太的美麗春天 倉庫外面,王正風還沒有離開,他雙手背於身後,眼中布滿陰寒。唐騰的實力很強,在勤城基地中的威望也越來越高,幾乎要超過基地的主事者王高亮,所以他們才會設計除掉他,不然終有一日,終有一日……

還沒等他細想什麼,便發現大門已經開始慢慢變形,用不了多久便會被毀壞。

王正風面上一冷,厲喝道:「金系異能者繼續加固。」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右手微微摩挲了片刻,對著身邊的青年吩咐道:「去將車裡的炸藥拿過來。」

青年明顯一愣:「地下的軍事基地……」

王正風眉頭皺得更緊,不耐道:「除去唐騰比軍事基地更重要。」

青年點了點頭,當即照著王正風所說的去做了。

倉庫之內,以唐騰和陸遠為首的一部分人將兩隻變異黑背圍在中央,另一部分人則專註攻擊大門。經過眾人堅持不懈的努力,大門應聲倒下,看著照進倉庫的陽光,他們臉上露出笑容。

一聲巨響,整個倉庫都顫了顫,看著遠處面帶冷笑的王正風,唐騰一揮手,吼道:「快點出去!」

聽到這話,眾人紛紛向著外面衝去。

唐騰與陸遠相視一眼,瞭然地點了點頭,各自引著面前的黑背向著倉庫外而去。

看到這個情況,王正風冷哼一聲,帶著身後的人迎了上去,一邊與唐騰的隊員戰鬥,一邊施放異能阻止唐騰出來。

眼看那些攻擊就要打到自己的身上,唐騰身體一彎,就地打了滾,躲過了那些攻擊。一直站在唐騰面前的黑背眼中紅光閃爍,對著地上還沒來得及站起的唐騰就這麼撲了過去。

陸遠已經踏出了倉庫,一轉身就看到了唐騰的狀態,手上的動作都慢了幾分,怒火湧上心頭,竟敢欺負他認定的小弟。

「叮,觸發支線任務,解救唐騰。」

將之前得到的晶核全部抓在手中,陸遠腳下轉動,一道雷龍呼嘯著出現,直接擊在了巨犬的背上,整個人也竄到了唐騰的身邊。

唐騰雙目晶亮,定定地看著向他衝來的陸遠。

「轟隆」一聲巨響,整個倉庫瞬間塌陷了,唐騰和陸遠的身影消失在眾人的面前。

「唐哥!」整個空間似乎只留下了凄厲的哀嚎聲。

王正風嘴角翹起,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掃視了一圈前方那些跟隨唐騰的隊員,看著他們怒不可遏的樣子,心中更加得意,一揚手,道:「一個不留。」

陸遠和唐騰兩人倚在特殊金屬製成的牆上,粗粗地喘著氣,兩人相視一眼,臉上皆露出一個笑容來。

在剛剛千鈞一髮之際,陸遠無意中觸動了倉庫中的某一個機關,打開了地下基地的門,幸運地和唐騰一起逃過了一劫。

一直跟在陸遠身邊的008翻了個白眼,哼了哼,道:「金手指的光輝無處不在。」

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008周身散發出粉紅色的光芒,「陸遠,我真是越來越崇拜你了,知不知道你剛剛有多帥,衝冠一怒為小弟什麼的,不要太帶感哦。」

陸遠嘴角動了動,008的話沒有任何問題,可聽上去怎麼這麼奇怪的呢?

沒有細想什麼,陸遠湊到唐騰面前,仔細打量了他一番,才鬆了一口氣,說道:「沒事就好。」

唐騰只覺得自己胸腔中的心臟劇烈地跳動著,目光落在陸遠晶亮的雙眸上,小孔雀這是犯規吧,笑得這麼燦爛。

確定了小弟沒有大礙,陸遠滿意地站起了身,向著躺在他們身邊不遠處的警犬而去。

警犬的實力很強,他們之前也只能微微阻攔了它。但它的運氣顯然不是很好,被陸遠全力一擊擊中之後又被倒塌的倉庫壓倒,之後摔在地下的過道之上,絲毫不能動彈。

看著一眼黑背雖然閉上卻依舊顫動的眼皮,陸遠嘴角一抽,踢了踢腳下的黑背,對著唐騰的方向歪了歪腦袋,笑道:「我聽說狗肉很香的,不如我們將它給宰了,它這麼大,夠外面吃很久了。」

陸遠腳邊的黑背顫抖地越發厲害起來。

唐騰心中暗自感嘆小孔雀真是越來越可愛了,嘴中則說道:「這個主意不錯。」

變異后的黑背已經擁有了人的智商,面對陸遠兩個實力強橫的人類,深受重傷的它不得不裝作昏迷的樣子,希望他們能夠無視它,卻沒料到這兩個無恥的人類竟當著它的面商量怎麼吃了它,它一定要……

黑背猛地睜開了眼,從地上竄起趴到陸遠的身邊,低下腦袋蹭了蹭陸遠的身體。可他的腦袋實在太大,這番動作之下竟將陸遠撞地踉蹌了幾步。

唐騰冷哼一聲,直接一個火球砸到了黑背的身上。

黑背嗚咽了一聲,再度倒在了地上,只能睜著那雙紅眼睛定定地看著陸遠。

看著那雙努力釋放善意的大眼睛,陸遠有些不適地轉過頭去,這隻狗的眼神怎麼和008這麼像呢?

008立即炸毛:「本系統英明神武,怎麼可能是一隻笨狗可以比的呢?」

黑背見陸遠沒有理它,在地上滾了一圈,隨後討好地看著陸遠。

008不屑道:「賣萌可恥。」

陸遠摸了摸黑背的頭,看了看唐騰,說道:「我們留下它吧。」感覺到自己的語氣太軟,陸遠乾咳一聲,努力端起平日里冷靜的模樣,繼續道,「它實力很強,應該會對我們有幫助。」

陸遠話音一落,黑背便討好地叫了兩下。唐騰眼中閃過笑意,」恩」了一聲。 唐騰猛地睜開了眼,開口道:「有人來了。」

陸遠摸了摸一旁毛髮炸起已經改名為「大黑」的黑背警犬,警惕地站直了身。

眨了眨眼,一張地圖出現在了陸遠的眼前。在地圖上,他們兩人所在的地方用光圈圈出,在光圈周圍,零零散散地分佈著許多的紅色光點。

在這些光點中,有十個綠色光點十分顯眼,他們所經過之處,紅色光點迅速湮滅。

「大概有十個人,實力都很強。」陸遠摸了摸下巴,表情凝重。

唐騰冷著一張臉,站在陸遠身前,右手微微曲起,保持著隨時都可以攻擊的姿勢。

「小心點!」

就在唐騰話音落下的那一刻,原本被堵得嚴嚴實實的入口晃動了起來,倉庫殘骸從入口處不斷掉落,在這些殘骸之中不時夾雜著幾隻喪屍。

看著那些被砸斷四肢只剩下軀幹卻仍然堅持不懈向著他們爬來的喪屍,008晃了晃身子,感慨地說道:「真是偉大的精神,陸遠,如果你有這種精神的話,早在第一個世界就應該成功成為男主了吧!」

陸遠的手指微微一顫,手心的雷球一種歪曲的姿態落到了喪屍的身上,幸而他現在已經是二階異能者,動作的失誤絲毫不能影響他攻擊的威力。

「其實主要原因在於你這個不靠譜的豬隊友吧。」

008瞬間炸毛:「怎麼可能,為了你,偉大的系統博覽群書,怎麼可能不靠譜?」

這邊動靜實在太大,竟將地下基地中隱藏的喪屍吸引了過來,一個青影從長廊的一端冒了出來。

唐騰拉住陸遠的手迅速退後的幾步才躲過了青影的突然襲擊。直到此刻,他們才看清楚青影的樣子。

與普通的喪屍不同,它身上並不是那些難看的腐肉,而是一身青色的表皮,身材比人類高大一些,此刻它身體彎曲匍匐在地上,雙眼惡狠狠地盯著陸遠兩人。

很顯然,這是一隻進化過的喪屍。

一擊不中,喪屍齜起牙,再度對著陸遠的方向撲了過來。

陸遠揚起手,雷光,火球還有一根冰刺幾乎同時落在了喪屍的身上,喪屍顫抖了幾下,不情願地倒了下去。

一個年輕的男人從基地的入口處跳了下來,他穿著一身軍綠色的軍裝,渾身上下透露著一種嚴謹的氣息。

他先是看了一眼地上的喪屍,隨後目光落在了陸遠的身上,在場的兩人一狗都清晰地看到了他身體微微顫了顫。

唐騰目光微動,向前跨出一步,不動聲色擋住了男人灼熱的目光,開口道:「多謝相助,我是勤城基地唐騰。」

唐騰氣場強大,立即就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他皺了皺眉,道:「陸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