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楊迪躊躇著要不要進去坐坐之際,一晃眼,他發現林悠揚和幾個店員,似乎遇到麻煩了,有幾個酒醉醺醺的男子,正在那耍渾,有個白毛混混,更是將茶杯狠狠砸在了地上,碎片亂飛,嚇的林悠揚和幾個店員身子一抖。

Home - 未分類 - 正當楊迪躊躇著要不要進去坐坐之際,一晃眼,他發現林悠揚和幾個店員,似乎遇到麻煩了,有幾個酒醉醺醺的男子,正在那耍渾,有個白毛混混,更是將茶杯狠狠砸在了地上,碎片亂飛,嚇的林悠揚和幾個店員身子一抖。

餐廳里倒也不是沒有男人,幾個傳菜員,還有后廚的廚師、雜工,也都紛紛出來了,但看勢頭,似乎還是有些敵不過那幾個滋事的傢伙。

主要是那幾個傢伙,一看就不像什麼好鳥,臉色蠻橫,一幅天王老子的樣子。

正在楊迪放緩車速,準備停靠在路旁的時候,一個白凈的傳菜員大男孩,被對方朝著眼睛砸了一拳。

「阿華!」

林悠揚嚇的驚叫。

包括大廚在內的一群店員,也是大驚失色。

「你們想幹什麼,再不走……再不走我報警了!」林悠揚雖然看上去柔若無骨,但畢竟是當老闆的,這個時候,自然不能退縮,義正言辭的嚇唬那些混混。

可這些混混,似乎一點兒也不吃這一套,站中間那個綠毛混混,似乎是他們的老大,弔兒郎當的冷笑:「剛才我們在你的飯菜里,吃出了蒼蠅,還敢報警?」

「你……你們故意扔裡頭的,我都看見了!」那個當服務員的小紅,鼓足勇氣,站出來理直氣壯地的說。

這個季節,天氣已經轉涼,基本上沒有多少蒼蠅了,而且他們的餐廳,衛生向來很好,上菜的時候,都要求檢查一遍。

關鍵是,剛才她明明看到這些傢伙,在快要吃完的時候,偷偷往羅宋湯里扔了什麼東西。

現在看來,這明顯是栽贓,想吃霸王餐。 「小姑娘,話別亂說,誰會沒事往自己飯菜里扔蒼蠅倒胃口,明明是你們這衛生條件不合格!」一個小混混,很神氣的惡人先告狀。

林悠揚咬牙切齒,她知道現在有理也說不清了,她確實很想報警,可是這些小混混很蠻橫,而且人多,估計她去打電話,對方一定會阻撓。

思忖再三,最終,林悠揚只能自認倒霉,極為不甘的哼聲:「大不了,這頓餐不收你們的錢,快滾吧!」

聽到這話,餐廳里的員工,都是很憋屈,他們知道,老闆是害怕起衝突后,他們吃虧,所以才被迫忍讓。

剛才的那頓餐,這些傢伙專挑貴的點,還開了瓶上好的紅酒,賬單上要付款一萬多塊,現在這筆損失,反而弄在了餐廳頭上。

豈料,聽到林悠揚妥協,這些混混似乎已經沒有收手的意思,那個綠毛老道,哼了聲,戲謔笑道:「免單就想打發我們了,現在才蒼蠅,病蟲害攜帶很多,我們這次回去,估計要鬧肚子很多天了!」

「沒錯,甚至有可能鬧出人命!」一位小混混,危言聳聽的說。

「那你想怎麼樣?」林悠揚氣的要死,小臉發青,這些傢伙不止想吃霸王餐,還想勒索!

「既然毒害了我們,當然是要賠錢了,看在你們很有誠意的份上,算了,賠個小十萬塊,哥幾個,就不跟你們計較!」

綠毛老大漫不經心的笑道,鼻孔朝天,但那些話,明顯是事先弄好的劇本。

「休想!」林悠揚哪肯被如此敲詐,氣的發抖。

周圍的店員們,一個個也是怒目而視。

「不肯么……」綠毛老大摸了摸耳釘,面色突然一冷,招呼左右:「既然這小娘們不識抬舉,那就給我砸,砸到她肯交錢為止!」

「你們敢!」

一個后廚雜工大怒,捏著拳頭就沖了上來。

砰!

豪門淚:總裁,請放手! 結果綠毛老大身邊的一個手下,似乎是個練家子,抬腳蹬在他的肚子上,一下子就把他踹飛了出去。

「二毛!」林悠揚花容失色。

而這時,站在後面的一個小混混,已經高高舉起的座椅,要砸在玻璃桌上。

然而那小混混手剛要放下,手臂上,卻是被一隻手掌捏住了,一回頭,就看到一張很冷淡的臉,不知何時,已經鬼鬼祟祟的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你是誰,敢管大爺的事兒,找死不……」小混混的破口大罵,可話音還沒說完手臂上,便是傳來了咔嚓的一聲,像是什麼東西碎裂了。

「啊!」

小混混大叫,痛的滿地打滾。

那隻高高舉起的椅子,剛要落地,但卻被一隻手,穩穩接住了。

這時,聽到動靜綠毛老大等人回頭,也是看到了走進來的楊迪。

「是你?」那個綠毛老大驚叫。

「原來是你這貨。」楊迪也是微微發愣,這小子,不正是上次在明月樓想調戲蘇郁,被自己胖揍了一頓的豪哥么。

一段時間不見,這貨非但沒有收斂,反而變本加厲,跑來這裡鬧事,而且貌似還收了幾個身手不錯的小弟。

那邊,林悠揚和店員小紅,也是看到了楊迪,先是驚喜,而後緊張的不得了,朝他使眼色,讓楊迪感覺離開,這些傢伙很不好惹。

「好啊,真是冤家路窄,虎子、豹頭,現在是該你們表現身手的時候了,當心點,這小子有點能耐。」豪哥驚愕過後,囂張大笑,上一次的事兒,讓他在小弟面前丟盡了臉,如今再碰面,自然是分外眼紅。

關鍵是,最近他又新收了幾個身手了得的小弟,其中的兩人,還是當過武師的狠角色,自然要有仇報仇,有怨抱怨。

「老大,這小子就是你說的那個上次讓你出糗的人么,我看也不怎麼樣啊。」那個白毛混混,肌肉發達,不屑的笑道。

「沒錯,瘦不拉幾的,這種人,來多少我都可以讓他滾著出去!」剛才踢了后廚雜役一腳的那男子,同樣沒將楊迪放在眼裡。

「住手!要錢我給你,別為難他!」

這時,林悠揚終於出聲了,緊張的大叫,剛才她還可以硬氣一些,但現在,她決定出那筆錢。

那個年輕人上次救過自己的命,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他跟著倒霉。

聽到這話,楊迪瞬間無語,攤了攤手道:「妹子,你覺得哥就一定會輸嗎,拜託給點面子好不好?」

「可是……」林悠揚俏臉一紅,「可是他們人多……」

「一群廢物而已,再多都是渣。」楊迪掃了那些人一眼,目光最後盯在了那個豪哥身上。

「找死!」

兩個身手不弱的混混怒了,一左一右,猛撲了上來。

砰砰!

結果,在場的人,完全沒有看到楊迪如何出手,兩個混混,就捂著肚子,軟了下去,額頭直冒冷汗。

「你!」

這兩個人,在武師中也算是有點能耐了,可眼下,衝上去就感覺肚子上一陣絞痛,然後整個人便沒有了力氣。

二人看著楊迪,驚恐發顫,像見了鬼一樣。

不遠處的林悠揚和她的店員們,一個個也是長大嘴巴,瞠目結舌。

楊迪並未理會趴在地上的三人,徑直朝前走去。

「別,你別過來!」

豪哥和他的他手下,驚恐的後退。

下一刻,楊迪突然加速,上前就是一人一拳,砸的這些混混胃裡翻苦水,軟爬在了地上。

對付修士要動真格,但對付這種小角色,還是拳頭過癮。

看到楊迪幾秒鐘內就把一群剛才不可一世的小混混收拾了,林悠揚他們,都是吃驚的說不出話來。

「沒事吧?」楊迪笑了笑。

「沒……沒事!」林悠揚難以平靜,這傢伙,不僅醫術厲害,連打人也是厲害的一塌糊塗。

周圍幾個店員,則是忍不住在發抖,剛才他們完全沒看清這人出手的動作,只感覺眼前一花,豪哥他們就趴地上了,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嗎?

「你來了,大家別慌,這是我們老闆的朋友!」店員小紅大眼直冒小星星,激動不已。

林悠揚則是俏臉一紅,臉頰發燙,不知道為什麼心跳的很快,也許所有女孩子遇到這種場面,都會如此。

楊迪安慰了下這姑娘,還有店員們,隨後往沙發上一坐,指著地上那些小混混,冷哼道:「都過來!」

聽到他發話,豪哥等人,嚇的不輕,關鍵是肚子痛到不行。

像他們這種人,以前肯定是沒少跟人打架,但被揍的這麼痛,還是頭一次,比被刀砍還要痛。

顯然,剛才楊迪使用了氣勁,所以那一拳拳,非常肉痛。

一群人想要站起來,結果肚子上卻痛受不了,最後,只能乖乖的爬了過來,驚恐的望著這個年輕人。

豪哥後悔的要死,上一次,他就知道這年輕人很厲害,結果今天還想報復,完全是作死。

「蒼蠅呢?」楊迪望著這些人,不怒自威道。

「蒼蠅?什麼蒼蠅,沒有啊……」豪哥等人一慌。

「敢裝蒜,還想來一拳么?」楊迪揮了揮拳頭。

這把豪哥等人嚇的魂飛魄散,連忙求饒:「別別,在這呢!」

豪哥連忙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小包黑乎乎的東西,定睛一看,很噁心,裡頭起碼裝了上百隻死蒼蠅。

這個季節,想要在華海市弄到這麼一包蒼蠅,這些傢伙肯定是費心不少。

林悠揚和她的店員見狀,氣的要死,這些傢伙果然是故意的。

「我就說,我們店裡這麼乾淨,哪來的蒼蠅,你們這些混蛋!」小紅更是氣的發抖,店裡的衛生,向來都是她負責的。

「老大,現在我們可以走了嗎?」豪哥等人戰戰兢兢的問。

「付錢了嗎?」楊迪卻是冷冷反問了一句。

「好好好,馬上付,馬上付!」豪哥抖了抖,連忙掏出自己卡。

小紅走過後,將卡拿走準備去刷,楊迪招呼道:「連他們砸碎的杯子碗碟一起算上。」

「好。」小紅羞澀的點點頭,老闆剛才臉紅,現在她也臉紅了,感覺這年輕人給人一種強大的安全感。

其它店員,也是感覺很出氣,那邊去刷卡的時候,楊迪已經將那包死蒼蠅扔到了地上,冷冷道:「看你們這麼用心,那東西扔了也怪可惜的,不如一起分了吃吧,反正你們這種人,就喜歡往菜里扔蒼蠅,一次讓你們吃個夠!」

聞言,豪哥等人面如死灰,他們喜歡玩這一套是沒錯,但從來都是吃飽了才玩啊。

那邊林悠揚等人,聽后也是渾身惡寒,這傢伙太壞了,而且非常狠。

「楊迪,這……」林悠揚有些猶豫,覺得這是不是過分了點。

旁邊那個被踢的后廚雜工,卻站出來勸阻道:「老闆,就這麼辦,我聽一個朋友說,上次那伙來鬧事的人,也是他們派來的。」

「什麼?」林悠揚大怒,最近這幾個月,店裡老是出事兒,經常有人來搗亂,前兩天,才有一群小混混,用同樣的伎倆,玩了這麼一出,當時就差點把她氣個半死。

楊迪目光微凝,暗暗點頭,旋即看向那些人,冷然道:「還不快吃,等我來喂的話,就是硬塞了!」

豪哥等人臉都綠了,而後一人捧著一小撮死蒼蠅,忍著胃裡翻滾,臉龐抽搐著咽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林悠揚和她的店員,差點吐出來,只有楊迪還能保持鎮定。

「好噁心!」

小紅折返回來,將卡扔給了那個綠毛,拍著胸脯,一陣作嘔。 「老大,這回我們可以走了吧?」豪哥一行人,臉色比哭還難看,多一刻不想呆這裡。

「誰派你們來的?」然而楊迪確實站了起來,冷冷問。

「沒,沒人派我們來,我們就是想來吃霸王餐!」豪哥一陣驚慌。

林悠揚等人,也是不明所以,這些傢伙,難道不是想來霸王餐,勒索錢財嗎?

楊迪踢了一腳,冷哼道:「先前林小姐同意給你們錢的時候,我看你們也沒怎麼高興,看樣子,恐怕是收了別人的好處,故意來找茬吧,說,那個人是誰?」

林悠揚臉色一變,恍然意識到了問題,難怪最近店裡這麼不太平。

「是……是林小姐的表姐鄧春燕……」豪哥一看瞞不住了,只好老實交待。

「果然是她!」林悠揚臉色一陣發白,自己都退讓到這一步了,那女人還是不肯放過自己嗎?

「你們可以滾了。」楊迪哼了一聲。

豪哥等人聞言,如獲大赦,一窩蜂全跑了。

楊迪看了眼門外,而後望著林悠揚,道:「有些時候,還是要冷酷一點兒好,人善被人欺,這句話不是沒有道理的。」

「嗯。」林悠揚羞澀點頭,俏臉一紅。

其實,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生來有些過於軟弱了,否則,也不至於落到今天這個田地。

楊迪給她留了電話,笑道:「最近我都在市裡,有麻煩的話,隨時聯繫我。」

「謝謝你。」林悠揚無比感激,看到他要走了,微微有些失落,連忙道:「你吃飯了么?」

「嗯,已經吃過了。」楊迪點頭。

「那要不留下來喝杯咖啡吧,你剛幫了我們這麼大忙,我都還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呢。」林悠揚說。

「咳咳……我現在還有事兒,要趕著回去,改天吧。」楊迪乾咳道,他確實要忙著回去照看丹爐,不能走開太久。

「哦。」林悠揚倒也善解人意,聽到這傢伙有事,就沒再糾纏。

楊迪驅車離開后,西餐廳里,安靜了下來,一晃神,林悠揚才意識到,周圍的店員們,包括小紅,都是眼神有些古怪的看著自己。

「老闆,那是你男朋友嗎?」小紅大大咧咧的問了一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