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只是過去四個月而已,覺得楚暮的修為再怎麼提升,也十分有限,不曾料想,竟然直接提升了一個大層次的修為,實力更是有著十分明顯的提升,處於小聖尊當中較為強橫的一級。

Home - 未分類 - 畢竟,只是過去四個月而已,覺得楚暮的修為再怎麼提升,也十分有限,不曾料想,竟然直接提升了一個大層次的修為,實力更是有著十分明顯的提升,處於小聖尊當中較為強橫的一級。

深藍色世界鎮壓落下,對方爆發出殺戮符文,強橫的力量,直接增強五成,使得他的實力暴漲,劍光逆空而起,驚心動魄,深藍色世界頓時被洞穿擊碎,四分五裂,巨大的劍光凝聚在上空,而後斬落,彷彿山嶽傾倒,又好似天穹崩裂。

動用殺戮符文之下,這強敵的實力暴增。

楚暮也不敢留手,真道符文激發。

此五階真道符文,可以持續的時間達到一百六十息,十分驚人。

精氣神全部都增強五成之下,大真力的威力直接增強好幾倍,變得更加強橫,使得楚暮的實力也得到了明顯的增強。

離殤劍的鋒芒被催發到極致,五種能力盡數湧現,種種光芒環繞劍身,而後盡數隱沒,此時的離殤劍,威力最強。

問道劍術之風雲化龍!

白色蒼龍衝天而起,與斬落的巨大劍光碰撞,楚暮人隨劍走,身劍合一,已然不分彼此,又彷彿失去所有的光芒,化為一道虛影,穿梭於空間縫隙之中。

問道劍術之陰影!

當空劍光與蒼龍碰撞,當下陰影襲擊而至。

「看來不能有絲毫的留手了。」這強敵暗道一聲,一股強橫的力量從眉心之中爆發而出,環繞全身,又融入其劍之內,而後,充斥在生死結界內的天地之力被引動,盡數落在,融入那一劍之內。

劍出,如巨浪排空而至,強橫無比的壓迫之力更是令得空間被擠壓,穿梭於其中的陰影一劍也受阻,劍速變慢。

力量再次爆發,劍速恢復,撕裂那阻力,一劍衝出了空間裂縫似的,直刺向對方的眉心。

你進我退,劍光照亮結界之內,一切都盡失色,絢爛的劍光充滿了萬般變化,彷彿無窮無盡,這樣的劍法,已經超越了人境,臻至地境,並且在地境之中還不低。

絕大多數的小聖尊,都沒有這樣的劍法境界,楚暮原本十分疑惑為何這樣的人要殺自己,現在他似乎明白了。

「精神意志……天地之力……你是神族。」楚暮一邊出劍進攻還一邊說道。

稍微一想,這也很合理,似乎也只有神族魔族的人,才會那麼迫切的想殺死自己,正如一旦人族出現什麼天驕時,總會引來神族魔族的刺殺。

自己所展現出來的天賦絕倫,可謂用超古絕今四個人來形容,這樣的天賦,自然會引起許多人的敵視,但人族終究會講究本族大勢,同樣,神族也會,魔族也會,為了他們族的發展繁衍,自然不願意讓敵族出現能夠威脅到他們的強者。

將一切可能都扼殺在襁褓之中,這一向是神族和魔族的手段。

古往今來,不知道有多少人族天驕是死在神族和魔族的刺殺之下,但也有一部分成長起來,給神族和魔族造成了一些損失。

楚暮疑惑的是,此人明明是人族,為何卻掌握了神族的手段。

其實,這人雖然是人族,但已經被控制了,控制他的正是一尊神族的半步大帝。

殺戮界之中,比較少出現大帝境強者之間的戰鬥,就算是神族魔族要殺死人族天驕,又或者人族要殺死神族和魔族的天驕,也都往往是動用大帝境以下的力量,多年下來,這早已經變成了一種潛在的規則。

大帝境的實力終究是極其強橫的,一旦出手,造成的破壞難以言喻,而以大帝境強者當做刺客來刺殺異族天驕,則會引發更大的衝突和矛盾,導致種族之戰。

殺歸殺,但誰也不肯主動引發種族之戰,以往的種種事迹讓大家都知道,一旦引發種族之戰的後果將會十分慘烈,哪怕是滅掉對方種族,自身也會遭受重創。

而混沌宇宙當中,可不是一個兩個種族而已,是很多個種族,每一個種族都在尋求繁衍和強大之道,但發展強大卻沒有那麼容易,強族越強,弱族能夠保持原樣已經很是不錯。

一旦發生種族大戰,勢必會有很大的損失,尤其是大族而言,便會給其他的種族找到機會。

或許本源元界之內的各個種族組成了元界大聯盟,但這個大聯盟卻是以對抗神族和魔族為前提,排除這個大前提,本源元界內的各族之間也存在著慘烈的競爭。

因而為了不引發種族之間的大戰,刺殺異族天驕不得動用超過絕世境的力量就變成了一種無聲卻彼此遵守的規定,同樣的,各族也都會儘力的防範異族的刺殺,有意識的保護本族的天驕,卻也無法做到百分百,因而在很多時候,這種來自於異族無法防備的刺殺,也會被看做是對本族天驕的一種磨礪。

古往今來,那些成就不凡者,哪一個不是歷經了無數的生死磨礪才走到這一步的。

當然,如果有一天那天驕成長起來達到大帝境,要殺,自然也是要動用大帝境甚至更強的實力,不過達到大帝境的層次,就算是成長起來了,已經不在潛在規則的範圍之內。

此人是人族,卻是被神族之人練為分身,其本尊是神族半步大帝,實力強大劍法高超,但也因為如此,被人族強者防範,難以進入人城地界,只能施展這種手段,但其佔據的人族分身本身實力卻不高,硬生生被他激發到小聖尊層次,本以為如此就足夠殺死楚王庭,沒想到楚王庭的實力提升如此驚人。(未完待續。。) 遠處,一道強壯的身影飛速掠過,驀然停頓。

「這種氣息波動……生死結界。」這是一個體型強壯的大漢,虎目眯起,頓時看到虛空之中,似乎有一道道的灰色氣流蜿蜒交織。

「神族人已經動手了。」大漢自言自語似的說道,周身有強橫的氣息波動:「我就在這裡等著,如果那神族人殺死楚王庭,我就趁機殺死那神族,如果是反過來,我也可以趁機殺死楚王庭。」

說到這裡,這大漢禁不住笑了起來,一個很不錯的計劃。

……

人族身體的一切潛力,盡數被激發出來,氣息不斷攀升,精神世界劇烈波動,精神意志也隨之被全部調動起起來,用來牽引天地之力。

這種做法,就等於是透支這具人族身軀的潛力,是破壞性摧毀性的透支,但那神族卻不管,只要可以殺死這個人族絕世天驕,就算是他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何況只是區區一具人族分身,連帶損失的不過是自己的一縷分神。

提升提升提升,不斷的透支潛力提升,強橫的力量波動震蕩八方。

生死結界之內,天地元氣被削弱到極致,這就意味著,楚暮無法吸收天地元氣來補充自身的力量消耗,但這裡面的天地之力卻不受絲毫影響,因而此神族分身可以以精神意志來溝通引動天地之力加持己身。

因為此分身是人族,故而,沒有神甲。

對手的氣息不斷增強,楚暮雙眼綻射出濃烈精芒,戰意昂揚劍勢衝天,隱隱約約彷彿震蕩虛空。

遇強越強,越強越能夠激發戰意,將自己一身所學發揮到淋漓盡致。

長劍爭鳴。似九天蛟龍,劍光熾烈,若閃電雷霆貫穿虛空,不見劍只留光,光耀萬世。

神族分身透支潛力,轉化為力量,催發到極致,而楚暮戰意昂揚,遇強越強,堅韌無匹。離殤劍的五種能力都被催發而出,進而問道劍術與白駒劍法同樣被催發到極致。

殺!

戰,唯殺而已。

冷女郎逆轉花心大少 這是生死之戰,是你死我亡的戰鬥,沒有絲毫的僥倖。

問道劍術,一式一式被楚暮施展而出。

每一招問道劍術的威力強弱有別,其中所蘊含的特殊也各自不同。

如此強勁的不顧一切後果的對手,給楚暮帶來巨大壓力的同時,也在逼迫楚暮自身潛力的激發。

劍道本源十萬分之二的調動。問道劍術從第一式到第十式的施展,一次次的連貫,令得楚暮不斷的生出明悟,前世的種種。彷彿又在夢中經歷一遍,印象更加深刻。

天地之力波動,紛紛被牽引而至,四面八方若萬流歸海。形如一條條的蛟龍咆哮,纏繞於神族分身的利劍之上,一劍出。看似平淡,實則蘊含風雷爆裂之威,可摧山毀岳,不在話下。

劍劍引風雷,劍劍驚天地,每一劍還都蘊含著精神意志的衝擊,幸好楚暮本身的精神意志強韌過人,還動用真道符文得到五成的增幅,無比穩固,任由對方精神意志一次次的衝擊絲毫都不動搖。

「此子好驚人的精神意志。」神族分身暗自心驚不已。

神族天生精神意志過人,而人族則不然,在這一點上,除了極其少數的天才之外,其他都是平平常常普普通通,但楚暮所展現出來的精神意志之強韌,卻讓這神族強者感到震驚,他甚至可以肯定,神族當中,與此人族同輩者同樣實力者,只怕難以找出幾個在精神意志上與對方相比的人,更別說超越。

「如此天資,又有如此驚人強韌的精神意志,若是成長起來,對我神族而言威脅比想象中的更大。」神族分身暗道:「既然如此,我便徹底將你摧毀。」

其實原本他雖然激發了這具分身的潛力,將之透支,打算殺死楚暮,但內心深處還是存在一絲的僥倖,那僥倖就是要活捉楚暮,再將之煉化為自己的分身。

想想看,如此驚采絕艷的人族絕世天驕被自己煉化為分身,可以潛伏在人族之中,就算是泄露了身份,又可以打擊人族的氣勢,一舉兩得。

但現在,他卻改變了想法,因為對方所展現出來的天賦和能力,讓他感到驚駭,寒意直冒,一想到這樣的人成長起來,必定會給神族帶來很大的威脅,如此,他不得不斷絕心中的那一絲絲僥倖,因為稍微不慎就會導致極其嚴重的後果。

殺死對方,才是唯一的最好的做法。

心中的一絲僥倖磨滅之後,自身潛力百分百透支,力量更加強橫,楚暮頓時感覺到對方的氣勢又變了,變得更為極端。

似乎有一縷縷無形的火焰,自此人的體內冒出,熊熊燃燒起來,那,是屬於潛力徹底透支之後的一種火焰。

深吸一口氣,楚暮知道,對方的實力,已經無限接近於大聖尊的層次,足以力壓自己。

驀然,楚暮又動用了一道殺戮符文。

此殺戮符文一啟動,強橫無比的殺意,頓時被激發而出,又迅速的凝聚,遊走楚暮全身,最終紛紛匯聚於離殤劍上。

殺意殺氣,也算是一種力量,但古往今來,能夠將殺意殺氣作為力量應用起來殺敵防禦者,少之又少。

再者,殺氣殺意遊走全身,會帶來陰冷的感覺,也會給自身造成一些細微的創傷。

因而,古往今來,但凡殺戮就會有殺氣,但凡要殺人就會有殺意,其應用卻都停留在較為淺顯的層次,無非就是如同氣勢一樣的外放來震懾敵人,影響敵人的心志,僅此而已。

楚暮雖然不凡,但也沒有研究過殺氣殺意的應用之法,畢竟那也算是很深奧的一道,需要花費的時間很多,但他的時間,終究有限,而修鍊一道卻是無限。

以有限追逐無限,自然要有一個取捨。

不過現在,楚暮卻是可以動用自己的一身殺氣和殺意,將之轉化為攻擊力,加持自己的劍,增強劍的威力。

殺意波動!

這,正是楚暮所掌握的一道新殺戮符文,是完成斬神殺魔這個任務之後所得到的獎勵。

斬神殺魔任務的獎勵和劍崖留名任務的獎勵不同,不是成長型的殺戮符文,不過也是稀有符文的一種,一獎勵,就是青銅級五階的殺戮符文。

殺意波動符文的作用,就是將楚暮的一身殺意殺氣調動起來,不斷的釋放出殺意衝擊四面八方,震懾敵人,這只是殺意波動符文的第一個作用,也是最為直觀的作用,但其真正的作用,則是將殺氣殺意調動凝聚起來,融入攻擊當中。

青銅級五階的殺意波動符文,便可以增強楚暮五成的攻擊。

以楚暮自身強橫的實力,再被增幅五成之下,已然超越了小聖尊,勉強達到可以和尋常大聖尊媲美的地步。

問道劍術之殺戮之劍!

這一招,正是楚暮問道劍術當中,注重殺意的一招,也是將殺意調動起來的一招,此時在殺意波動符文的力量增幅之下,這一招的殺意衝擊,竟然被提升到十分可怕的地步,一劍出,空氣森寒,盡數被其中的殺意所籠罩,似乎有無數的悲鳴聲響起。

神族分身直接受到這一劍的殺意衝擊,精神世界頓時波動起來。

人族和神族相比,在精神意志一道上並無出色之處,但多年戰鬥,也有部分人族致力於精神意志的研究,也取得不俗的成就,楚暮這一劍殺戮之劍,也是有針對精神層面的能力,在殺意波動符文的增幅之下,達到了驚人的極致,一剎那便影響到神族分身的精神意志。

強者交戰,稍微不慎,便會被抓住一線機會,神族分身被殺戮之劍的殺意衝擊,精神意志稍微受到影響,楚暮立刻抓住了那機會。

殺戮之劍下的白駒劍法,以驚人的劍速而出,並且還攜帶著可怕的殺機威力。

劍光激射,旋即,楚暮再出一劍。

問道劍術之天地一線。

白駒劍法的速度,被提升到極致,瞬間越過了殺戮之劍的劍光,刺向神族分身。

第三劍,問道劍術之陰影。

人與劍化為一道虛影,遊走於空間縫隙之間,虛實難辨。

殺!

僅僅只是一個失神,迎來的就是三招致命劍術。

神族分身驚駭不已,但已經無法閃避,他也不打算閃避,哪怕是摧毀這具分身,哪怕是損壞這一道分神,他也要將對方殺死,哪怕是同歸於盡。

最強橫的精神意志,瞬間洶湧而出,天地之力狂暴而至,最為強橫的一劍反擊而去。

殺!

分生死的一劍,你死我活的一劍。

誰殺死誰?

楚暮的人與劍自虛空之中穿越而出,但陰影一劍依然化為虛影劍光往前殺出。

三劍前後殺至,旋即,只見楚暮揮劍,一招劍式逆流而上迎向神族分身的最後反擊。

逆流而上,這是一招哪怕迎著艱難困苦哪怕是迎著危險也要上的劍術,它的特點便是如此,用來應付對方強力的反擊,無疑很合適。

碰撞,可怕無比的力量爆發,驚艷絕倫的劍光驚世,而神族分身則被那三道劍光洞穿。(未完待續。。) 三劍,任何一劍都是致命的,身中三劍,一劍眉心,一劍咽喉,一劍心臟,對於人體俱都是致命部位。

三劍洞穿,劍光之中所蘊含的力量被催發而出,襲卷全身,瞬間擊碎對方的元神。

是的,這是人族,儘管被煉化為神族分身,本質依然是人族,所以擁有元神。

擊碎元神之後,連帶著神族的一道分神也被波及,瞬間逃逸而出,迎接他的卻是一道璀璨的劍光,如流星擊落,潰滅。

神族分身死亡,分神破碎,這生死結界也就無法再繼續維持下去。

此戰兇險,但時間一點也不長,不論是真道符文和是殺意波動符文的持續時間,連一半都還沒有消耗。

四周的灰色氣流在一點點的消散,看這種速度,大約幾息就會徹底消散一空。

就在最後一絲灰色氣流消失的剎那,楚暮的靈魂深處,猛然爆發出一股強烈無比的危機感,寒意侵襲全身,讓他不由自主的一顫,正要終止殺戮符文力量的念頭立刻斬斷。

一道光芒,從天空擊落,如同隕星,天崩地裂。

這一道光芒,是巨斧的光芒,是巨斧斬落的光芒,一斧驚天動地,一斧劈山斬岳,一斧攔江斷流。

恐怖的殺機,全部都縈繞在那一巨斧之上,可碎星破月。

這一擊,時機拿捏到最精妙之處,正好是生死結界消耗的一剎那,也正好是楚暮的身形顯露出來的一剎那。

這一擊,更是此人凝聚了自己一身力量,又動用了殺戮符文力量的強橫一擊,毫無保留,他完全不給楚暮半點存活的機會,只要一斧就將之斬殺,絕無倖免。

正常情況下。這樣的一擊哪怕是大聖尊強者也難以及時反應過來,只能憑著自身的強大力量去抵禦。

但楚暮對危機的感知,超出想象,所以,在那一斧斬落的剎那,他就已經有感覺了,儘管十分的短暫,但那一點時間,也足夠楚暮做出反應。

幸好,真道符文和殺意波動符文的力量都還在。

沒有絲毫的猶豫。楚暮直接施展出四方問真步第二重兼和天涯咫尺身第二重,這第二重所涉及的都與空間有關係。

兩者互相結合之下,楚暮的身形,彷彿沒入虛空之中,又好像是在空間之中穿梭不定,如同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那致命的一斧斬落,卻被楚暮硬生生的以十分兇險的姿態避開。

楚暮完全可以感覺到那種可怕的力量波動,甚至在四方問真步第二重和天涯咫尺身第二重之下,依然有跨越空間斬殺而至的感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