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太子圖煬即使還沒長完全,甚至褒擬都不敢奢望自己將來能夠永遠陪在太子圖煬身邊,但至少有此一次,褒擬已經一生無悔。

Home - 未分類 - 因為太子圖煬即使還沒長完全,甚至褒擬都不敢奢望自己將來能夠永遠陪在太子圖煬身邊,但至少有此一次,褒擬已經一生無悔。

畢竟太子圖煬怎麼都是龍種,將來還要做天子,可不是什麼nv人都能得到臨幸的,何況這還是太子圖煬的第一次。

故而摟住已然不想從自己懷中下來的太子圖煬,褒擬就說道:「太子殿下,您不要收拾一下準備去參加晚上的歌宴嗎?」

「……歌宴?不去了,讓他們自己去n-ng吧」

與歌宴相比,初嘗男nv滋味的圖煬又怎麼捨得從chu-ng上爬起。一邊在褒擬懷中扭動身體,圖煬就指著**上的一幅畫道:「……褒擬你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怎麼還有三個人同在一起的?你說我們要不要找焦皎、焦潔一起試試。」

「焦皎、焦潔?那可不行,她們身體還沒長開呢?」

一看圖煬所指的姿勢,褒擬的雙臉頓時一紅。

因為那分明是兩個nv人同時騎在男人身上,不過一nv騎在胯上,一nv騎在頭上。雖然這樣的動作在有條件的房事中並不稀罕,但如果真被圖煬拉上焦皎、焦潔一起來嘗試,那可就太過荒唐了。

「你的意思是說她們還沒長大ch-ng人?但焦皎可是比本宮還要大上幾個月的,本宮都已經成年,她不可能還沒成年吧」

聽到褒擬話語,圖煬就翻了翻雙眼。

而雖然並不知道焦皎、焦潔有沒有成年,褒擬也迫得要教導一些圖煬常識道:「太子殿下誤會了,nv人成年與男人成年可大為不同。」

「怎麼個不同法。」

「就是,……nv人一定要落紅后才算成年。」

「……落紅?就是褒擬你先前流出的血,那本宮去幫她們落紅豈不是更好?」

猛聽落紅,圖煬就朝褒擬tuǐ間望了望。

因為現在的情況雖然已經好轉了些,但剛看到褒擬tuǐ間流血時,圖煬可是嚇了一大跳,差點就不敢繼續下去了。

一見圖煬望向自己下身,褒擬的雙臉頓時就是一羞。

畢竟今時不同往日,雖然圖煬早看過無數次自己身體,但褒擬現在可是碧瓜初破,總歸是要有一些害臊。

只是不想在圖煬面前做出故意避開的舉動,褒擬就趕忙轉開圖煬注意力道:「呸呸呸太子殿下可不能說這種沒遮沒攔的話,妾身這可不叫落紅,乃是名為第一夜的珍貴之物。只要是第一次與男人上chu-ng,nv人都會有這種第一夜狀況。但第一夜過後,nv人再與男人歡好就不會流血了。」

「而落紅就好像太子殿下的下身懂得自己壯大一樣,那對nv人來說就是一個月一次的慣例。」

「一個月一次的慣例?難道nv人一個月只能來一次?本宮不要。」

被褒擬從tuǐ間轉開注意力,圖煬又撲到了褒擬的xiōng脯上。

畢竟圖煬年紀還小,不是褒擬拚死要吃頭道湯,圖煬別說不可能現在就與nv人相好,便是持久力也是個大問題。 高冷總裁的獨有寵物 所以在享受過男nv歡好的滋味后,圖煬也不覺得這比自己的日常玩鬧要強上太多。只是對於褒擬的飽滿xiōng脯,圖煬還是有些孜孜以求。

可不管圖煬是不是在故意鬧自己,被圖煬這樣一說,褒擬也有些羞嗔起來道:「討厭,太子殿下故意是不是,妾身說的只是nv人在一個月一次落紅時不方便與男人相好,又不是一個月只能來一次。」

「咯咯……,某就知道是這樣。」

不管懂不懂,看到褒擬一臉嬌羞的樣子,圖煬也有些心懷開放的大樂起來。

然後一邊繼續捏n-ng褒擬xiōng脯,圖煬就說道:「對了褒擬,本宮記得你以前不是京城第一才nv嗎?怎麼好像還是第一次的樣子。」

「……這有什麼奇怪的,即使妾身以前乃是ji戶,但每個ji戶的第一次同樣都是最值錢的,怎可能輕易給別人拿去。但殿下這樣說,難道是已開始嫌棄妾身出身了嗎?」

雖然有些意外太子圖煬會在這時提這種話,褒擬還是不敢有任何隱瞞,更是有些依依切切起來。

因為她即便不知道太子圖煬是從什麼地方得知這事的,但也清楚這事不可能一直隱瞞下去。

而看到褒擬一臉委屈的模樣,圖煬又是撲入褒擬懷中道:「褒擬你說什麼啊本宮可沒有在意這事,本宮只是擔心,長公主殿下不知會不會反對讓你做本宮的皇后。」

「……皇后?太子殿下真是折殺妾身了,即便妾身是將清白身子留給了太子殿下,但太子殿下的皇後人選還是要落在焦皎、焦潔身上,或者說是要看長公主殿下將來怎麼安排。」

「焦皎、焦潔?她們哪做得了皇后,而且比起長公主殿下的安排,本宮還是更中意褒擬你做本宮的皇后。」

糾纏著皇后的歸屬,褒擬並不在意圖煬是在用這種方式與自己說情話。

因為圖煬雖然在第一次看到褒擬身體時就說過要讓她做皇后,但以褒擬的出身,褒擬卻深知自己絕對沒有成為皇后的可能。

甚至於等到大明公主回京,褒擬都有可能被立即趕出皇宮,所以這才是褒擬今日非得吃了圖煬的頭道湯的主因。不然錯過了今日,褒擬自己都不知道往後還有沒有這機會。

但在已然瓜熟蒂落,或者說該做的事都已做完后,褒擬心中也有了一定覺悟。

那就是不管自己的將來會如何,褒擬終究還是成了圖煬的nv人,不僅將自己的第一次jiāo給了圖煬,也搶下圖煬的第一次。 第二卷《雲涌》]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出外行事身份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出外行事身份

作為北越國的神武大將軍,穆鐵轄下的士兵並不多,只有區區一個禁宮神箭營。可即便如此,卻沒有任何一人敢小看他,畢竟穆鐵的神箭不僅名聲在外,裝備強弓的神箭營在皇宮中也是個巨大的威懾力量。

所以,神箭營雖然並不參與皇宮的日常護衛工作,穆鐵在宮中的權勢依然很大。

而進行完一天的訓練內容后,穆鐵就開始準備在夜晚陪太子圖煬出遊。雖然穆鐵也不知道這種日子還要持續多久,但只要太子圖煬不下令停止,穆鐵就知道自己隨時都要做好保護太子圖煬的工作。

畢竟圖煬現在雖然已非穆家人,但卻是更尊貴的北越國太子,由不得穆鐵不上心。

然後整理妥當后,帶上幾名由神箭營中挑選出來的親兵,穆鐵就開始朝太子*趕去。

當然,這不是說穆鐵不想從穆家挑選親兵,而是沒時間回穆家親自挑選親兵。畢竟要跟在穆鐵身邊做親兵,那是一定要具有一定箭技的強弓手才行,不然根本不可能在禁宮神箭營中立足。

然而出了神箭營后,沒等穆鐵等人轉向太子*的方向,就見到前面正有一熟人站在路邊。

不用對方招呼,穆鐵就微微斂禮道:「小碟夫人,您這是……」

「穆將軍不必多禮,妾身是代太子殿下和夫君前來通稟將軍,太子殿下今日不出宮了,今日的獻歌宴就由穆將軍來代太子殿下安排。」

「原來如此,本將明白了,不知……」

沒想到太子圖煬今日居然不參加獻歌宴了,穆鐵就猜想是不是與昨日同丞相府二公子冉雄的衝突有關。

可沒等他問上兩句,小碟的身體一轉,竟然就自行離開了。

因為以陸中正的身份,原本就不可能陪著太子圖煬去參加那種聒噪的獻歌宴,可就是得到天英m-n傳言太子圖煬今日不參加歌宴時,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會是天英m-n傳出的消息,小碟還是要過來親自通知一聲。

當然,知道小碟身份,雖然小碟轉身離開的動作太過突兀,穆鐵還是只得苦笑一下,但旁邊的親兵立即就不滿道:「大人,您看這陸大人的妾室到底是怎麼回事,怎能沒等大人說完話就走開呢?」

「沒關係,她們這種文官家屬就是不知道什麼叫令行禁止。」

隨口敷衍一句,穆鐵也不管自己說的究竟是什麼。

因為不管什麼理由。穆鐵都不會告訴他們小碟也是天英m-n弟子的事。畢竟眼下這些親兵都只是穆鐵隨意挑選了一下,並沒有太看重他們的素質,也不可能與他們談論什麼機密要事。

而隨著親兵的不適追問,穆鐵也感覺自己必須找時間回穆家挑選些真正親兵了。畢竟以穆鐵的身份,他現在已經有資格在穆家選擇親兵。

然後出宮離開,穆鐵就開始向焦府的方向趕去。

因為與被太子圖煬親自帶入宮中的褒擬不同,雖然孟薇兒幾人乃是受命獻歌,但可沒資格住到皇宮裡。

只是說看著獨自到來的穆鐵幾人,早在m-n前準備迎接的焦淥頓時就有些干怔道:「穆將軍,太子殿下今日不打算獻歌嗎?」

「獻歌還是要獻,不過太子殿下今晚就不來了。」

「是嗎?真可惜……」

不知該不該說尷尬,聽到太子圖煬今晚不參加獻歌宴了,焦淥就有些鬱悶。

因為焦淥昨晚阻止太子圖煬與冉雄衝突原本就是為了太子圖煬好,以免讓冉雄提前察覺事情又有了變化,甚至事後回到焦府也得到了焦瓚的點頭讚許,可還是沒想到太子圖煬仍舊鬧起了脾氣。

當然,焦淥也知道這種事勸不來,只能依靠時間去慢慢抹平芥蒂。

於是兩人一邊往府內走去,焦淥就說道:「那穆將軍打算如何舉辦今日的獻歌宴。」

「……依舊還是按照往日的標準吧畢竟太子殿下即使沒空參加今晚的獻歌宴,但這獻歌宴卻不能弱了太子殿下的名頭。」

「末將明白了。」

雖然不是穆鐵的直接下屬,但焦淥同樣是羽林軍校尉,自然不敢在穆鐵面前太過造次。

然後兩人一起找到蓮青和孟薇兒、小梨三人,雖然孟薇兒、小梨不會對太子殿下的缺席多說什麼,蓮青卻有些驚訝道:「什麼?太子殿下不參加今晚的獻歌宴?難道是因為昨晚二公子的事……」

因為昨晚二公子的事?

聽到蓮青詢問,焦淥就有些不滿,因為他可不認為蓮青也有資格追問這事。

不過穆鐵卻彷彿沒注意這點,直接說道:「某也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否因為昨晚的事才要缺席歌宴,但至少今晚只有我們去參加獻歌宴。」

「只有我們去參加獻歌宴嗎?那要不要叫上穆公子一起去。」

「……讓勤兒一起去?」

聽到蓮青話語,焦淥就皺了皺眉頭,甚至都不再去管蓮青是否逾越了。

蓮青說道:「是的,穆公子不是太子殿下的兄長嗎?既然太子殿下沒時間前往,穆公子自然就應該服其勞。不然穆公子也不可能一直都待在焦府不出m-n,乃至沒有一個適當的出外行事身份吧」

出外行事身份?

想想穆勤本就是太子圖煬的兄長,焦淥的心中也微微一動。

因為焦府以前為什麼輕易不讓穆勤出m-n,甚至都不讓他參加太子圖煬的獻歌宴?原因就是穆勤的身份太過特殊,不是皇族卻是太子圖煬的哥哥,一旦出m-n,誰知道其他人會怎麼想。

但不管其他人怎麼想,穆勤也不可能一輩子不出m-n。

好像焦魯氏都在惦記著要幫穆勤完婚,盡一個外婆責任。

只是說要找到讓穆勤出m-n的適當機會卻不容易,這才是焦府不得不一直將穆勤留在府中的原因。

可現在不同了,由於太子圖煬的意外變故不能主持獻歌宴,那作為太子圖煬的兄長,尤其是作為獻歌宴另一主角太子母親的長子,這不是一個讓穆勤走到世人面前的最好機會嗎?

當然,焦淥也知道自己同樣沒資格決定這事,點點頭道:「焦某明白了,那蓮青姑娘你們先在這裡稍等一會,等焦某問過父親是什麼態度再說。」

「那就有勞焦大人。」

隨著焦淥贊允自己的意見,蓮青也是目送著他離開。而不管有意還是無意,兩人都忽略了穆鐵在這事上的立場和作用。

但穆鐵雖然也知道自己並不方便chā手這事,可看著蓮青與焦淥說話,乃至用目光送走焦淥時,穆鐵心中突然就一陣沒來由的煩躁。

煩躁現在離開的為什麼不是自己,煩躁蓮青的目光為什麼要一直落在焦淥身上。 第二卷《雲涌》]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不是為難,而是非常為難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不是為難,而是非常為難

「……哦?太子殿下居然說今日沒空參加獻歌宴。」

與焦淥的想法不同,雖然焦淥向焦瓚求證的乃是可不可以讓穆勤代替太子圖煬參加獻歌宴的事,但在焦瓚嘴中,顯然更關心太子圖煬為什麼今日會休息。

知道自己父親考慮的遠比自己要細緻,焦淥就說道:「爹爹,你說太子殿下會不會記恨孩兒昨日沒幫他的事?」

「記恨?這種事情有什麼必要記恨?」

搖了搖頭,焦瓚卻一臉大hu-不解道:「為父真正奇怪的是……,太子殿下既然在昨晚都已應對得很好,今日為何又突然不參加獻歌宴。這種易讓人誤會的事不僅容易授人以柄,也會讓人誤認為太子殿下可欺。」

「這個……,會不會是太子殿下真有什麼脫不開身的事?」

說到太子圖煬為什麼不來參加今晚的獻歌宴,即便不敢說是不是擔心太子殿下遇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焦淥也著實有些不明白。

畢竟皇宮看起來宮禁森嚴,事實上消息也很靈通,何況太子圖煬還差遣了穆鐵前來參加獻歌宴。

焦瓚卻仍是搖頭道:「再有這樣的事情,陸大人也應該不會允許太子殿下犯這種錯誤,可偏偏卻是小碟夫人前來通知穆鐵。」

「小碟夫人又怎麼了?」

沒想到自己父親會關注陸中正的一個妾室,好像還將其當成了太子圖煬今晚爽約的原因之一,焦淥就有些詫異。

而焦瓚等人雖然早已知道小碟的身份,但可沒告訴焦淥等無關緊要人的必要。畢竟小碟雖然是天英m-n弟子,但卻早在西齊國時就嫁給了陸中正,可說是整個北越國中誰都想不到她真實身份的人。

若是出現什麼萬一,小碟比起其他人來也更方便行動。

所以不理會焦淥問話,焦瓚說道:「既然太子殿下今晚沒空參加獻歌宴,那你就去對穆勤說一聲,讓他代替太子殿下參加吧反正他不僅有這個資格,而且誰都沒辦法抹殺他的身份。」

「這個,那萬一遇上什麼危險呢?例如皇上和那些皇室宗親……」

「如果他們真敢做這種事,相信少師府肯定不會置若罔聞,而這也是穆勤和穆延真正需要的。」

穆勤和穆延真正需要的?

聽到這話,焦淥也不再多說了。

因為如果不是焦y-太荒唐,事實上焦府根本挑不出穆延這個好nv婿的m-o病,而且焦府將穆延放到申州,原本就有讓他打好根基之意。只是因為焦y-的荒唐事,穆延不得不陪了夫人又折兵,卻也不怪焦瓚會為他感到惋惜。

而現在還能起到保護穆延和穆家作用的的確只有少師府,雖然不是為了故意將少師府引出手,但他們更不能將穆勤在家中關一輩子。

不趁著現在將穆勤放出去試試水,等到太子圖煬登基后,或許那些皇室宗親就更要跑出來維護天子尊嚴了。

因此雖然是有些危險,穆勤也必須在太子圖煬登基前讓所有人都認識自己。

而焦淥或許還要考慮一下穆延的身份是否適合替代太子圖煬去參加獻歌宴,但一等聽完焦淥傳話,穆勤卻立即興奮起來。

因為當穆勤住在少師府時,雖然少師府從沒幫穆勤介紹過身份,但穆勤還能自己在雲興縣中逛圈,只要不說出自己身份就行。但在來到焦府後,即使焦府的人都很關心穆勤,但卻幾乎從不讓穆勤出m-n,以至於穆勤根本就不知道京城是什麼樣子。

但焦瓚現在既讓他代太子圖煬去參加晚上的獻歌宴,那也就是打算不再遮掩穆勤的身份了。不管結果是什麼,總之穆勤不用再好像一個犯人乃至一個nv人一樣的大m-n不出、二m-n不邁。

只是見到穆鐵時,穆勤還是帶著興奮關切道:「鐵叔,太子殿下怎會沒時間參加今晚的獻歌宴?是不是宮中出了什麼事情?不會是太子殿下生病了吧」

知道穆勤是在關心太子圖煬圖煬,一邊在臉上l-出欣賞笑容,焦淥就搖搖頭道:「勤兒你別急,這些事情鐵叔都不知道。」

「都不知道?為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