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

Home - 未分類 - 「很好」

雖然只是輕輕的兩個字,卻重重的砸在了少年們的心上。穆洪澤收回了右手,緩步上前,少年們更是緊張得一動不敢動。

「這全都是因為我!你如果要殺就來殺我吧!不要傷他們!」千深青上前,用雙臂護著身後的千深宇,千懷柔,千深嵐。

「不!是我沒有照顧我的弟弟!殺我!」千懷柔繞過千深青,對穆洪澤說道。

「我是大哥!應該是我照看弟弟妹妹!不要傷害我的弟弟妹妹!」千深宇更甚。

「我來。」千深嵐冷冷地說道。

眼看這幾個少年要為『殺誰』這個問題吵起來,穆洪澤簡直感覺眼角都在抽搐了,輕咳幾聲「咳咳」

少年們眼睛都吵紅了。。。。。。。全部轉夠頭來大吼一聲「閉嘴!」然後。。。。。繼續吵。。。。。。。。

穆洪澤簡直感覺自己的眼睛都要抽掉了!他這個大路上『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載』的『美男子』居然被一群『毛都沒長齊的孩子』給吼了!他簡直要瘋了!

「都——給——我——閉——嘴」順便放出了法皇級別的威壓,那是用了他家雪丫頭的話就是:忍無可忍,無需再忍。(ps:至於為什麼是法皇級別的呢?而穆洪澤是法尊級別的,那是因為只要你的等級足夠,你就可以隨意支配比自己等級低的威壓,不然。。。。。讓一群法宗級別的少年來承受法尊級別的威壓?!讓他們死就早說。。。。。。。)

少年們渾身一愣。。。。。。。慢慢轉過身便看到穆洪澤似笑非笑的神情,悄悄的咽了口口水。

「我什麼時候說要殺你們了?恩?」穆洪澤輕輕地問。

「額。。。。。。。你剛才不是要殺我嗎?」千深青兢兢戰戰的回答道。

「我什麼時候說了?恩?」再次重複了一遍。

。。。。。。。。

「咳咳,我無非就是看看你們對於雪丫頭到底在乎多少,沒想到你們會這麼魯莽,明知自己不敵,居然還莽撞的衝上來?!怎麼?想要拼個你死我活嗎?你們以為拼得過嗎!?啊?!」穆洪澤本想和他們說關於千鬼雪的事情,可是,三句不離本,就開始教育起這幾位『莽撞』的少年們了。。。。。。。

少年們很羞愧地低下頭,頻頻點頭。

。。。。。。。。

「額。。。。。。咳咳!跑題了。」穆洪澤漸漸發現自己念念叨叨的習慣又出現了,適時停止。

少年們也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也抬起頭,看著穆洪澤。

「總之,最後一句話,雪丫頭必須跟我走!」穆洪澤說這句話那是異常堅定,眼神一動不動地盯著面前看似不太成熟但是卻不惜自己的生命卻要保護自己心愛妹妹的少年們。

少年們聽到這句話后,便低下了頭:的確啊。小雪必須跟他走。在千家根本一點地位都沒有,下人可以隨意欺負,卻連還嘴都不敢,而且看起來穆洪澤也是很疼愛小雪,或許跟著穆洪澤走是小雪最好的結果,只要小雪過得好,他們就知足了。

互相之間看了看,也在對方眼中看到了同樣的神情,便點頭,作為大哥的千深宇向前一步說道「小雪,就,交給您了,請您,好好照顧她,我們,感激不盡。」說完,90°鞠躬。

「麻煩您了!請照顧好小雪!」千懷柔,千深青,千深嵐皆是90°鞠躬。

「呵呵,不用你們說,我也會的。」說完便往外走去,「走吧,去找雪丫頭!」

相視一笑,或許,他們的決定是對的,快步跟上。。。。。。

(part1夢初醒的地方) 話說這穆洪澤跟千家少年們起衝突的時候,千鬼雪也來到了千家招待客人的『千宏堂』,剛走到門口,便聽到裡面傳出一聲憤怒的女人吼叫聲

——「為什麼?!那個小廢物有什麼好的!?她連小微一根頭髮都趕不上!憑什麼穆大師要選擇這個廢物!」

越說越憤怒,越說越大聲,以至於最後一句話很尖銳,而且還帶上了濃重的威壓!這威壓的散發使小鈴鐺皺起了眉,而千鬼雪這麼一個連修鍊都沒開始的的『普通人』有怎麼可能承受的住,隨即千鬼雪便感覺身體裡面的血液都在翻滾,口腔裡面一股腥甜的味道,千鬼雪努力壓制,但終究無果,一口悶血吐出。

總裁的點心小妻 「噗————」

這不吐血還好,這一吐血可是嚇壞了小鈴鐺,要知道這穆大師臨走之前還特意交代過呢,況且這就算是穆大師不管,這大少爺,二小姐,三少爺,四少爺也饒不了自己啊,就算少爺小姐們不懲罰自己,自己的良心也……

「小姐!小姐!你有沒有事啊!別嚇我啊!」小鈴鐺嚇得竟然說話都帶上了哭音。

千鬼雪強壓下身體的不適,自我感嘆:還是太弱了啊,唉,你都要我怎麼辦啊。隨即嘴角扯起一個苦澀的弧度,但,稍縱即逝。聽到了那熟悉又陌生的嗓音,慢慢抬起頭,便看到小鈴鐺那擔憂的稚嫩臉頰,感覺心都被填滿了,那種感覺,很陌生,但是自己並不排斥,不是嗎?

「呵呵,小鈴鐺,我當然沒事,這點威壓對我還構不成威脅。」附贈一個大大的笑容。

小鈴鐺楞了一下,也想要回個笑容「那……」

「哼!小廢物還學會逞強了!」又是同樣的話語,用的是同樣的語調,但是……。都是一樣的惹人厭!

「你……。」小鈴鐺剛想反駁,便被千鬼雪拉住,只見千鬼雪輕輕搖了搖頭,對她做了做口型『不用管她,別跟瘋子一般見識。』

小鈴鐺看著千鬼雪從未有過的搞怪表情,忍俊不禁,很是不給面子的笑了「撲哧…。。」

千鬼雪看著小鈴鐺那清秀的臉上綻放明媚的笑容,也不由得笑了起來,然而…。這樣一幅美妙的畫面,總有人破壞,例如:不識好歹的千景輪與林慶婉。

「哼!真不愧是那個賤人的女兒!一點禮數都沒有!」林慶婉現在對千鬼雪那何止一個『恨』字了得,那是恨不得吃她的肉,扒她的皮,喝她的血,抽她的筋!(某燃:我湊!你是人嗎!也對,你不是人!)

「呵呵,有沒有禮數又是你可以亂說的。」千鬼雪毫不畏懼地回話。

「你…。。」

「呵呵,我看林夫人還是不要管我了,好好管管你的女兒吧,省得讓她到處咬人,這咬人沒事啊,可別咬到什麼惹不起的,那可就得不償失嘍~」千鬼雪不給她一絲一毫能夠反駁的機會,林慶婉剛說完一個字就緊接著接上去,然而…。。這句話可算是實打實撞到了林慶婉的槍口上。

「你這個小廢物!小賤人!你居然還敢說!看我不教訓教訓你我這個千家夫人的位子就白坐了!」說完,就要上前扇千鬼雪的巴掌。

而千鬼雪又豈是那種會任人宰割的人?在林慶婉衝過來之際,一個閃身跳過了林慶婉,來到了她的身後,『咯咯』地輕笑起來,這一閃神把林慶婉和千景輪都驚呆了,但是,千景輪好歹也算是見過大世面的人,緊緊地抿著唇,眼裡滿滿的都是探究,也不著急,就這麼靜靜的坐在主位上。

但是!千景輪這樣,不代表林慶婉也這樣!這時,林慶婉眼裡滿滿的都是驚異,那嘴巴張的有夠大的,手和腳還都是原來的姿勢,這摸樣……什麼大家閨秀,我湊!連小家碧玉,哦不!街上不要臉的妓。女好像沒什麼區別哦~千鬼雪表面是純潔的,實則內心是…。。邪惡滴!

「噗……哈哈哈哈哈!」

這場面怎麼看怎麼搞笑,實則,千鬼雪也是很給面子得這麼做了!

這一笑可算是驚醒了林慶婉,這動聽悅耳笑聲在林慶婉眼裡那就是chiluoluo的嘲諷!隨即,又如餓狼一般撲了上去!(某燃:餓狼?我是不是用詞不當啊?某鬼:怎麼會!用得非常棒!表揚!繼續加油!某燃:……)

然後……一場貓捉老鼠,啊呸!老鼠戲貓的場面就這麼出現了!(某鬼:你丫的…。說誰老鼠呢!某燃:消消氣~這是一個特別形象的比喻!)

「夠了!!被外人看到了想什麼樣子!!真是有損我千家的形象!!」忍無可忍,無須再忍,這句話好像用在誰身上都是合適的!千景輪如此吼道。

聽到了這句話,林慶婉便怕的一動不動了,而千鬼雪只是驚了一下,便戲虐地看著坐在正座上做作的人,眼睛危險地眯了起來。

「家主……。妾身,您可要為妾身做主啊~~~」林慶婉剛剛還一副要吃人的母老虎的摸樣,現在就是一個小鳥依人,那聲音嗲的啊~~~~~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

「您看您看,都是這個小廢物,看看把妾身搞得像什麼樣子啊~還有,您也看到了那小微的手腕,都斷掉了啊~這要是毀了小微的前途可怎麼是好啊~您就算不為妾身想想,您也要為千家想想啊~」

這林慶婉最後一句話可算是戳中了千景輪的心窩,這千景輪心裡什麼最重要?不是兒子!不是女兒!不是美人!是這千家!是這千家在整個靳城的地位!是這千家在整個天舞大陸的地位!所以……

「哼!千鬼雪!你當中侮辱你的大娘!還傷害了與你情同手足的千月微!你該當何罪!」千景輪『義正言辭』地說到。

「呵……。」千鬼雪邪笑了一下。

「你笑什麼!這裡豈是有你放肆的!」

「呵!我笑什麼!你笑你無知!我笑你的盲目!怎麼!是我侮辱大娘?!你眼睛瞎還是耳朵聾!你難道沒有看到是她先來扇我耳光嗎?!你難道沒有聽到是她口口聲聲罵我『小廢物』、『小賤人』嗎?!什麼情同手足!?全都是屁話!你他媽有眼無珠!成天都不知道在幹些什麼!你好意思……」

這千鬼雪越說越興奮,越說越來勁。而這千景輪是越聽臉越綠,身子抖得越厲害,終於…。。聽不下去了……。

「夠了!給我閉嘴!!」隨即,一股法仙級別的威壓應聲而出。

「噗……。」連壓制都來不及壓制,直接吐出一口血,身子直直的向外飛去,昏迷前,千鬼雪心裡還在想『唉…丫丫的…。果然還是太弱了…。』

「小姐!!!!」小鈴鐺想要跑過去接住千鬼雪,但是千景輪身邊的護衛上前,將小鈴鐺按住。

就在千鬼雪的身體快要落地時,一道藍色的身影一閃而過,接住這個嬌小的身子,然後飛身向東方飛掠去,只留下一句話——

「千景輪,你是好樣的!」

赫然是穆洪澤的聲音!!!千景輪的眼睛瞪得老大,好想看到了自己悲劇的未來……。。

而隨穆洪澤前來的千深宇,千懷柔,千深青,千深嵐則是感到那一股威壓,身邊就一陣風吹過,邊看不到穆洪澤的身影了,頓感情況不妙,快步跑上前,只見千景輪的兩隻眼睛瞪得老大,攤坐在正座上,林慶婉衣衫襤褸地跪在地上,雙眼無神,而大廳的地面上赫然有著一攤血跡!聰明如他們又怎會不知道這其中的前因後果呢?然而,他們也只是冷眼看著兩人,毫無同情!毫無感情!

轉眼看向東面,本想著還可以跟千鬼雪在待上一陣子,下午才走,沒想到…………

(ps:這章完了之後,千鬼雪就到夢靈谷生活了!馬上就可以見到第一個男主還有幻玉了哦~~~還請大家多多支持!)。

(part1夢初醒的地方) 千鬼雪只覺得自己的身體都快要裂開了,疼得要命,那比自己身中數槍還在堅持更甚,千景輪散發的那股威壓在體內不停的亂竄,好像要被自己射穿,那種疼痛的感覺自然不言而喻。

「唔…。。」終於承受不住,千鬼雪疼得呻吟起來。

迷迷茫茫地睜開眼睛,明媚的陽光照了進來,但這對『久不見天日』的千鬼雪來說很是刺眼,千鬼雪眯起玫瑰瞳,等待漸漸適應這強烈的光線,緩緩的抬起手,睜開眼睛的一瞬間便被房間的風格給驚住了——

整個房間呈現一種棕紅色,而且看得出來上面一根一根的有著木頭的紋理,很明顯這間屋子是用木頭搭建成的,而且整個房間散發正獨有的木頭的馨香,這種味道是千鬼雪從未聞到過的,但是這種味道讓人的神經都放鬆了,好似忘記了一切煩惱,只是沉浸在著這馨香之中;房間的北面則放著一張同樣的木頭桌子,右上角是一個精緻的小花瓶,裡面插著三朵還沾著露水的白色小花,而桌子的正中央擺放著幾張宣紙,旁邊是五支毛筆,毛筆的筆桿刻著畫,而那畫赫然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麒麟,刻得不可謂不是栩栩如生;桌子的兩邊是兩把椅子,那種椅子就好像是21世紀那種古董椅,椅背上是在紛繁複古的花紋,椅把上面更是細緻;桌子的對面便是千鬼雪此刻正躺著的木床,目測大概2mx2m吧,更顯得自己這身體嬌小玲瓏了……。。(某鬼:你丫的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某燃:這不怪我啊!這都是你那無良師傅弄得!某鬼犀利的眼神瞬間射向一邊裝咳嗽的穆洪澤)

雖然房間的擺設很少,但更給人一種溫馨清涼的感覺,千鬼雪因為疼痛而皺起的眉頭慢慢的也緩和了,看樣子自己也已經離開前家了,終於可以擺脫那種生活了,只是沒有跟他們說再見……

千鬼雪那是十分好奇這夢靈谷長什麼樣子,居然被穆洪澤時時刻刻掛在嘴邊,是夢靈谷山好,這夢靈谷水好,這夢靈谷哪兒都好!於是,蹦下床,看了看那雙小巧繡花鞋,頓感覺穿鞋還是比較麻煩的,於是赤著腳跑向戶外。(至於為什麼是『蹦』,咳咳,在這裡某燃就不在多解釋了,不過她還真是懶得可以哦!)

剛剛打開門抬眼看向外面,頓時瞪大了眼睛:數座山連綿起伏,山腳五彩斑斕,想想也是各種顏色的鮮花,青草鋪滿了整座山腰,更高的山頂上竟然白雪覆蓋,小溪纏繞在山上,自上往下流,流經了這個能夠看到的土地,平地上更是美麗,青草與鮮花蓋住了暗黃色的泥土,蝴蝶、蜜蜂、小鳥到處飛舞,土也是粘粘的,踩在上面很軟很舒服,看來自己沒有穿鞋也是不錯的抉擇,隨即,蹦蹦跳跳的來到了花海,那些蝴蝶什麼的竟然不怕她,還圍著她飛,千鬼雪感覺自己好多年都沒這麼開心了,張開雙臂轉著圈,純白的裙擺轉成了一個美麗的弧度,空靈的笑聲感染了整座山谷。

「呼~~好開心啊~」千鬼雪轉累了,坐在了花海當中,再次到處看起美景來,剛剛轉到右面,便看到一位翩翩少年一動不動站在花海的邊緣,銀白色的長發一絲不苟的束在腦後,隨著風撩起,飽滿的額頭有著細細的汗珠,看樣子應該是小跑過來的,那雙黑灰色的眼眸此刻凝視著千鬼雪,櫻色的薄唇微微張著,黑色的長袍也隨風舞動,手裡面還握著一把劍…。。

此刻的宮肅風心情是複雜的,剛才自己在練劍,便聽到東面有一陣空靈的笑聲,明明知道那可能是師傅前幾天帶來的女孩子,但是自己卻還是放下了練習快速飛奔過來,這是為什麼?然而當自己問這個問題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站在了『百花嶺』的邊緣地帶,花海的中央,有著一頭金髮的小女孩轉著圈,白色的裙擺轉著漂亮的弧度,那張稚嫩的臉上溢起明媚的笑容,好似要把這陽光也比下去,玫瑰色的大眼睛此刻開心的眯起,粉嫩的臉頰因為運動泛起可愛的紅色,剛來的時候蒼白的嘴唇現在是可愛的粉紅色,讓人想要一嘗芳澤……

這個念頭把他嚇的半死!難不成自己也成了那種登徒子了嗎!?

當耳邊沒有了那笑聲,轉而是一道探究的目光時,他抬眼便看到那小人兒正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眼中毫不掩飾的光芒讓他羞紅了臉,天啊!自己活了12年從未這樣過!自己都不知道臉紅是個什麼東西!今天居然,居然……

可能是感覺實在呆不下去了,宮肅風拔腿就跑,竟也忘了用輕功。

千鬼雪欣賞美人正起勁呢,結果人家卻跑了,趕緊摸了摸臉上,也沒什麼東西啊,還是…。。她長得太嚇人了?!不可能!自己明明照鏡子了!明明就是小蘿莉一枚好不好!這不管擱在21世紀還是現在這『科技落後』的天舞大陸那都是人見人愛的好不好!

這宮肅風的逃跑極大的破壞了千鬼雪的內心,所以,想也不想的跟著跑過去……。

——————————————我是千鬼雪追逐的分割線————————————

「呼。。。。呼。。。。。我說。。。。。你。。。。。跑。。。。。跑什麼啊。。。。我。。。。我都追不上了」千鬼雪氣喘吁吁地說著。

宮肅風明顯感覺有個人跟著,而且肯定是那個小人兒,所以趕緊往自己練功的涼亭跑去,其實自己跑到之後,也已經累到不行,不過自己最起碼有了2年的修鍊基礎,趕緊調整呼吸,不一會竟然聽到這動聽卻明顯力不從心的聲音,趕緊轉過身去,便看到那抹嬌小的身影正彎著腰,兩隻小胳膊撐在雙膝上,嘴裡不停的喘著粗氣,心下突然一疼,都怪自己沒有注意到她的感受,只會不停往前跑,於是趕緊上前彎下腰用手輕輕拍著千鬼雪的背,幫她順氣,卻沒發現自己的動作是從未有過的溫柔小心。

「呼~~~呼~~~~謝謝你啦!」千鬼雪在宮肅風幫助下終於恢復了正常,於是趕緊道謝,順便附贈一個大大的笑容!自己那可是一等一的乖巧禮貌的孩子!而且在這個大帥哥的面前,自己也要留下好印象不是?(這貨完全忘了是誰把她害成這樣了…。。)

「額,咳咳,不客氣。」這笑容完全照亮了宮肅風的內心,也觸動了他的心弦,這笑容就如同細雨滋潤著乾涸的大地,是他冰封的內心慢慢融化。

「嘿嘿,你好哦!我叫千鬼雪!你呢?」千鬼雪直起腰,挺胸抬頭,伸出一隻小手,鄭重的向宮肅風介紹自己。

「嗯,你好,我叫…。宮肅風。」宮肅風望著眼前白嫩的小手,緩緩的伸出自己的手,輕輕握著細嫩的白玉般的手,好似一使勁就會把它捏斷。

「嗯嗯!那~我可不可以叫你風!」眼睛里放出神采奕奕的光芒。

「……。」完全看呆了…。。(某燃:唉!騷年!你的修行還不夠啊!某風:……)

「唔…。不可以嗎?」委屈!

「哦哦!不是!不是!當然可以!那…。我可以叫你雪兒嗎?」感覺那道委屈的不能在委屈的眼神,毫不猶豫敗下陣。

「當然!那以後咱們就是好朋友嘍!風!」千鬼雪開心的抱上了宮肅風,這可是自己在這個全新世界上第一個好朋友!怎麼會不開心?!

當聽到『好朋友』這三個字時,宮肅風的眼神暗了暗,好像有點失落,到底為什麼失落?他不知道,只知道眼前美麗的可人兒好像很喜歡自己,這個想法頓時使自己的世界明亮起來,也慢慢伸出手,環抱住這個嬌小的身體,緊緊的抱住,好像一陣風就會颳走。(至於咱們的風大帥哥為什麼會失落,我想不用解釋大家也都會知道吧~)

「額……咳咳!」

一聲明顯尷尬的咳嗽聲很不適宜的響起………。

ps:第一個帥哥宮肅風出現了!提示:他是一個冷酷的大帥哥!

(必讀:人物的年齡稍稍改動:千鬼雪8歲,最初修鍊年齡10歲,宮肅風12歲法宗九階,千深宇15歲法王六階,千懷柔14歲法王三階,千深青12歲法宗五階,千深嵐12歲法宗五階,千月微10歲法士二階)

(part1夢初醒的地方) 「咳咳………」咳嗽聲很不適宜的傳了進來,打破了這美好的畫面。

千鬼雪趕緊拉開自己和宮肅風的距離,至於為什麼,純屬非條件反射…。。

宮肅風皺了皺眉,好像很討厭千鬼雪這樣與自己保持距離,但是,自己又捨不得怪她,只好轉眼看向『罪魁禍首』——穆洪澤!

其實穆洪澤他也不是故意的,還很是無辜!……自己在把千鬼雪從千家快速帶到夢靈谷的時候,千鬼雪很虛弱,自己只好到夢靈谷附近的山上去摘一些草藥煉成丹藥在搗碎了餵給千鬼雪吃,本來還想讓宮肅風幫自己的忙,結果宮肅風在見了千鬼雪的第一面就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所以自己成天忙的可以,這幾天每天三點一線:千鬼雪的小木屋,神靈峰,煉丹房,這今天想著去看看千鬼雪的情況怎麼樣了,結果去了小木屋,裡面居然沒有人!這可把他嚇得要死,但是看到地上有兩排腳印,一大一小,就想著會不會有人無意闖入了夢靈谷,來到了小木屋,正好千鬼雪醒了,結果看到了千鬼雪的樣貌,突然狼性大發!兩人就這麼跑了出去,就想著要趕緊去看看,結果……。。(某燃:唉,不得不說啊,穆大師的想象力真是一般人不可睥睨的。某澤:哼!那還不是因為我太擔心俺家雪丫頭了!)

「咳咳…。。」尷尬的咳嗽……。

千鬼雪斜了一眼穆洪澤,毫不客氣地說「生病了就趕緊去看醫生!小心傳染給我和風!」

「噗……。。」穆洪澤直直的感覺到自己的hp都沒了!小丫頭戰鬥力很高啊!

「額,咳咳,雪丫頭你怎麼下床了?身體感覺好點了嗎?如果有什麼不適的告訴我,我在給你看一下。」穆洪澤關切的問道。

聞言,宮肅風轉過頭來,緊緊盯著千鬼雪,想看看她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其實所謂『關心則亂』說的就是這個吧。

「嗯,我沒有什麼問題,我感覺很好,很舒服。」千鬼雪頓了一下,隨即笑了起來,慢慢感受身體,好像沒什麼事了。

穆洪澤眼睛稍微眯了一下,心下頓感不對,這千景輪好說歹說也是法仙級別的人,這雪丫頭還沒有修鍊,完全就是一個普通人,有怎麼會承受得住,還完好無損,雖說自己這幾天一直採摘珍貴的藥草給雪丫頭治療、養身體,但是,沒理由會好的那麼快,而且會一點沒有不適的感覺。

「……」這是誰的省略號?這是千鬼雪和宮肅風的省略號!

「額…。你們看我幹嗎,我知道我很帥,但是你們也沒必要那樣……」好似感覺到了他們的眼神,所以,穆洪澤來了這麼一番話。

「………………。。」省略號更多了(某燃:這算不算湊字數?)

「=-=我有說什麼嗎……。」穆洪澤摸了摸鼻子。

千鬼雪和宮肅風點頭!

穆洪澤只感覺自己嘴角抽搐,不是吧?!自己明明是在心裏面想想而已,沒想到居然說出來了……。也難怪他們會那麼看自己,估計是個人聽到了都會這樣吧。(某燃:你知道就好…。)

「雪丫頭,跟我來,你不是要測試一下自己的天賦嗎?」穆洪澤准收走過去,將身後背著的竹簍放在了涼亭裡面,對千鬼雪說到。自己這麼說也是要順便幫她檢查一下身體看看到底是有沒有問題。

「好啊,走吧!」千鬼雪一聽到可以測試自己的天賦高興的不得了,而宮肅風看到千鬼雪笑了,高興了,沒理由的自己也很高興,而穆洪澤看到自己最喜歡的兩個徒弟開行了,自己也笑了,這大家都高興了,氣氛自然也就自然和諧輕鬆了。

穆洪澤走上前,彎下身子,輕輕抱起千鬼雪較小的身子,而且因為這幾天也沒怎麼吃東西,體重更是急劇下降,這輕的跟沒有似的重量讓穆洪澤緊緊皺起了眉頭,頭也不回的說「風兒,跟上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