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暗中傳音,嘶啞的聲音在四周空間回蕩,聽不清是從哪個方向傳來的。然而這個傢伙的意思卻很明顯,貶低惡魔的時候,順道誇讚一下神靈,這簡直就是裸的給神靈一方拉仇恨啊!

Home - 未分類 - 有人暗中傳音,嘶啞的聲音在四周空間回蕩,聽不清是從哪個方向傳來的。然而這個傢伙的意思卻很明顯,貶低惡魔的時候,順道誇讚一下神靈,這簡直就是裸的給神靈一方拉仇恨啊!

這說話的就傢伙,到底是神靈一方,還是惡魔一方,亦或是……

「哼!」

「該死的傢伙,藏頭露尾,居然敢貶低三位魔神大人,給本座出來!」

矗立在結界門前的妮爾,突然發話了,噬身之蛇驟然間化為了一道道飛舞的黑色蛇影子,鋪天蓋地的向著四面八方飛竄而去。

噗~

碎裂聲響起,血魔低頭一看,此刻手中的蛇族之神,竟然在他的手中化為了一個碳粉般的軀殼,村村的崩碎,裡面的血肉,神力等等,統統消失不見。

吱吱~

緊接著,一道黑色的東西,從軀殼的碳粉中飛出,仔細看去,那居然是妮爾的武器剛剛分裂出的黑色蛇影!

「該……該死!」

「居然偷食偷到本座的身上來了!」

血魔嘴角抽搐著,無語的看著拿到黑影歡快的飛回來妮爾的身邊,本想追擊的腳步也停了下來,甚至嘟囔的話也只是在心中念叨了一下,對於這位風情萬種的魅魔女王,盡量還是少惹為妙。

「不過。居然敢在我們統領魔王面前,詆毀三位魔主陛下,看起來你這傢伙還真是不想活了啊,是什麼給你這麼大的自信?就憑藉著那下三濫的躲藏手段嗎?」

「別人可能不知道你在什麼地方,但是你身上的血肉氣息,卻深深的告訴著我。你的位置,是何其的明顯!」

「給本座出來吧!」

轟~

血魔喃喃自語,身上一瞬間爆發出滔天的血氣,血氣匯聚成一道利劍,直接斬向了一個方位。頓時那裡的空間破碎,時空風暴浮現,一個藍色的影子在時空風暴的沖刷下,跌落而出。

嗖~

噬身之蛇的黑色分身,緊隨而上。驟然間化為了一條巨大的蛇,順勢纏繞而上,死死的把這道藍色的身影捆綁住了。

「該死,又搶戰利品!」

望著糾纏著藍色身影的巨大黑色蛇身,那探頭探腦的巨大蛇頭,還挑釁的看了一眼血魔,那眼神簡直讓血魔氣不打一處來。

「該死,放開我。否則破壞之神大人不會放過你們的!」

藍色的身影大吼大叫,聲音之中。掩飾不住那絲絲的恐懼情緒。這傢伙大概也沒想到,居然會被這麼輕易的揪出來吧。

「哦?破壞之神大人?嘖嘖,原來背後還有別人,真是令本座感到好奇啊,不過這個破壞二字,是什麼垃圾都可以隨隨便便亂叫的嗎?」

妮爾眼中閃過一絲殺氣。破壞,毀滅,恐懼與時間,這幾個魔紋與神符之語現在幾乎已經成為了黑暗三魔神的代表,無論在黑暗深淵。亦或是大宇宙與神界,敢讓自己神名叫這幾個字的傢伙,幾乎不存在。

但是沒想到居然現在碰到了一個!

「有意思,那我就看看,你的主子到底是誰,有什麼資格敢於挑釁破壞魔主墨菲斯託大人的威嚴!」

血魔眼中也煞氣浮現,單手一抓,一道深紅色的詭異血爪驟然出現在藍色身影的頭上,避過了纏繞著的巨大黑色蛇,徑直抓來!

轟~

又一道藍光,轟然乍現,在空中一份而二,一份直接攻向了血魔的魔爪之擊,一道拍打在黑色蛇身之上,在巨大黑色蛇哀鳴一聲之後,把裡面的傢伙直直抓取了出來。

「好膽!」

「居然還有賊子!」

妮爾與血魔同時怒吼一聲,緊接著兩個惡魔的身影一晃,隨之消失在空中,在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個出現在之前那道藍色的身影面前,血魔滔天的血氣直接覆蓋而下,不僅擊潰了那道抓著藍色身影的能量,甚至連藍色身影也一同被淹沒在無邊的血氣之中。

連慘叫也沒有發出,之前大言不慚的藍色身影便死的渣滓也沒剩下。

而妮爾同時也出現在一個方位,直接透空一擊,空間粉碎,時空破裂,無止盡的能量湧入了深邃的時空蟲洞之中。

「哼!」

悶哼一聲,時空蟲洞之後,緊接著傳來了一聲怒喝。

「可惡的惡魔,本座的人可不是好殺的!拿你的命來償還吧!」

時空蟲洞背後,隨著怒喝傳來后,一股股驚天的破壞之力湧現,整個空間似乎一瞬間化為了破壞的領域,那破壞之力的無盡鋒芒,讓四周所有還在觀戰的神靈,心驚膽戰。

「破壞之力……難道是~」

妮爾眼神一凝,準備再次試探,然而~

咔嚓~

宛如世界破碎一般的聲音,豁然在海妖世界的上空浮現。

所有人抬頭,只見虛空中,浮現出巨大的裂縫,如同天空張開了眼睛,無止盡的黑色霧氣絲絲瀰漫而出,看似緩慢,卻又一瞬間把天空染的漆黑無比。

「嗷~」

一聲龍吼,只見一頭黑色的巨龍,揮舞著巨大的翅翼,緩緩的從裂縫中鑽了出來。

巨大的眼睛,如同星辰,額頭那巨大的晶體,閃動著恐懼的光芒!

恐懼的化身!

曾經的死亡之翼,擁有強大力量、充滿睿智、沉著冷靜,大地的巨龍守護者耐薩里奧!

亞神界最頂級的神靈!

登場了!

兩位惡魔之王,危險了!

……(未完待續。。) 回國之後忙著工作和戀愛,這項技術很久都沒用過了,可別生疏了才好。

對方的賬號是新註冊的,內容也只有剛放上去的那個視頻。夏知若緊盯著屏幕。代碼快速在其上閃過,幾分鐘之後,敲下一個回車鍵,OK,登錄。

她直接黑掉了對方的賬號。

視頻經過剪輯,在一家網咖發出,夏知若也不可能直接黑進人家的監控系統裡面。

簡單瀏覽了一番,她沒有刪除視頻,屏蔽了所有的評論,任它留在網上發酵。

做完這些之後,她退出登錄,收起自己的小電腦繼續工作。全程不超過十五分鐘。

中午季庭深要回趟季宅,瀟瀟剛好來找她吃飯,所以兩人一同下樓,季庭深先開車走了,夏知若站在公司門口等瀟瀟。

「剛才路上有些堵車,你等多久了?」瀟瀟將車穩穩地停在她面前,搖下車窗,示意她上車。

夏知若繞到另一邊,上車,系好安全帶,「不到十分鐘,現在正趕上下班的高峰期,車肯定很多,我還以為要多等一會兒。」

「提前出門的。」瀟瀟一邊將方向盤打轉一邊說,「我在君臨小區訂了套公寓,準備明天就搬過去住。」

「這麼急?」夏知若記得她說要搬出來也沒幾天,「應該離你工作室很近吧?」

「走路二十分鐘,已經算是不錯了,」瀟瀟頓了頓,然後將自己工作室的情況大致說了說,夏知若聽完後有些傻眼。

「他還是你親爹嗎?這種事情都能做出來?」夏知若本以為被逼著嫁給一個老男人已經夠遭心了,沒想到還有後續的事。

瀟瀟笑得有些諷刺,「我也在想這個問題,不過醫學上顯示我們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性是父女,所以,只能這樣了。」

夏知若伸手摸摸她的頭髮以示安慰,「你那天怎麼沒跟我說啊?」

「你不是半夜和季總爬山去了嗎?怕打擾你休息。」瀟瀟咽了咽口水,說到這個有些心虛,更別提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簡直是……不堪回首。

夏知若捕捉到她不自然的表情,「嘿嘿,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啊?」

瀟瀟默:有這麼明顯嗎?

「就是遇到個流氓,然後被我收拾了。」

「噢……」夏知若點點頭,半信半疑,「對了明天你是找搬家公司嗎?你爸同意了?」

「我已經聯繫好公司了,」瀟瀟無所謂道,「他同不同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已經決定了就不可能改變。」

沈建君一心想給她和嚴昌製造機會,希望能擦出什麼「火花」,當然不會願意她搬出去。不過辦法總歸是有的,就是要費點心思而已。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新開的一家日料店,下車,「今天我請你吃,不用替我省錢。」

瀟瀟很豪邁地一揮手。

夏知若拉著她往裡走,幽怨道,「難不成是因為那天買衣服全是我花的錢,所以心裡過意不去?」

「我是那種人嗎!」瀟瀟挽住她的手,「花你的錢幹嘛過意不去啊,我都當是自己的了!」 ps:小惡魔們先打一會,三魔神馬上就來,很快就會與天使們對上了,求支持。

大戰一觸即發。

擁有恐懼之力的死亡之翼耐薩里奧,曾經亞神界的頂級神靈,一手策劃了封印亞神界與神界的通道,以己身強行融合了上一代恐懼之王的核心晶體,成為了恐懼巨龍,現在他的強大,幾乎不可一度測,甚至擁有半步魔主神王的實力。

而那時空空洞背後的存在,也浮現而出,赫然是得到了破壞神王傳承的那個傢伙,一身實力也深不見底,更是擁有破壞神王的宮殿作為自己的增幅武器,如果說耐薩里奧應為恐懼之力而讓人顫恕,那麼得到破壞神王傳承的這個傢伙,就更讓人恐懼了。

畢竟,破壞神王在上古時代,那可是威壓神界宇宙整整一個紀元的存在,他的神名在上古就是一個永遠的禁忌傳說,那是近乎比神王還要恐怖的傢伙,有傳言作為萬神之殿主宰的他,實力已經超越了普通的神王,達到了一個不可目測,永無止境的神秘領域。

而得到這位強大神王傳承的傢伙,他的實力可想而知。

最少現在也只是半步魔主。

上一次這傢伙居然從那些上古惡魔的圍剿中,悄然的躲藏了起來,消失不見,雖然說現在的混沌神池已經被恐懼魔主迪亞波羅完全霸佔,外人不得窺測,但是有傳言,這位破壞神王的傳承者,居然僥倖的在上一次混沌神池爆發的時候,趁著迪亞波羅還沒來得及徹底在宇宙中浮現,竟然悄悄地得到了不少的造化,這件事可是讓宇宙嘩然。甚至讓那些阻擊神靈進入混沌神池的幾位上古惡魔們丟盡了臉面,他們實在沒想到,居然有人可以在他們的眼皮子底下,做出如此事來。

要知道,那可是恐懼魔主單獨囑咐的事情,雖然說現在也不算辦砸了。畢竟現在混沌神池已經被迪亞波羅完全霸佔了下來,但是在惡魔眼皮子底下裸的偷盜行為,真是令人惱火。所以,這位破壞傳人,現在可是被那些上古惡魔們滿宇宙的追殺。

只不過沒想到,現在這個傢伙居然又出現了,而且沒想到,他的實力更加強大了,甚至無線逼近了魔主神王的境界。絕對可以稱之為半步魔主神王中最強大的存在。

不過也是因為這段時間這位魔主一直沒出現,甚至沒有在宇宙中大動干戈,因為正在混沌神池中研究探索,沒有時間理會這個傢伙,所以才放任這傢伙到如此的地步。

那片充滿虛無,混沌之力的地方,可是讓三魔神著迷異常啊,相對於其他不太重要的事情。混沌神池,這個有可能與虛無之地。甚至彼岸之地,更有可能與上古時間之神有關的地方,對於迪亞波羅來說,才是最重要的。

不過現在…..

「恐懼~破壞~」

妮爾與血魔眼神微微的眯著,這一刻他們的全部心神都投放在了這兩個傢伙身上,在他們的身上。那莫測的威壓,讓這兩位強大的魔王如同面對那幾位最強大的大統領一般,甚至更強!

要知道對於破壞和恐懼這兩種力量,身為燃燒軍團的統領魔王,他們可是異常的熟悉。正是因為熟悉,他們才感到棘手萬分。

這可是如同三魔神陛下一般的本源力量,與他們這些燃燒軍團成員的力量,根本不是一個檔次,雖然經過三魔神的演化變異,現在的恐懼與破壞,甚至時間毀滅,每一種力量,都和最開始的不一樣了,但是本源仍舊是本源,作為得到上一代恐懼之王晶體核心和得到破壞神王傳承的兩個傢伙,兩位魔王他們的壓力可想而知。

「該死,這一次有些危險,看起來必須要大出血了!」

血魔狠狠的瞪著破壞傳承者,而妮爾這頭魅魔女王則眼神微微的眯著看著從天空中咆哮而下,化身為一道漆黑色的身影的耐薩里奧,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里奧.奧法拉,破壞之王的傳承者,沒想到你也來了!」

耐薩里奧聲音低沉,他根本沒有去看那兩位魔王,如同不屑一般,反而把目光放在了破壞之王傳承者的身上,里奧.奧法拉,這就是破壞之王傳承者的真正名字!

也不怪耐薩里奧關注他,畢竟在他看來,這次對於爭奪結界中的未知東西,現在這些人裡面,也只有這位破壞之王傳承者了,其他的人甚至那兩位也深不可測的魔王,都不放在他的眼中。徹底融合了恐懼晶體核心的他,現在只感覺實力強大的超乎想象,有時候他甚至有種想要去挑戰那號稱恐懼魔主的傢伙,倒是要看看誰才有資格號稱恐懼!

不過,理智死死的控制著他,他明白,現在的自己,面對那魔主級別的存在,還差的太遠,根本不是一回合之敵。

「不過,這次是個機會啊,只有得到結界後面那未知的東西,自己絕對可以進化為更強大的存在,甚至超越曾經的那頭恐懼之王也說不定,到時候到要與那位恐懼魔主比一比,看看誰才是真正的恐懼主宰!」

「那裡面的東西,絕對,絕對不可以讓其他人得到!」

「哪怕是破壞之王的傳承者也不可以!!!」

耐薩里奧眼神死死的盯著結界,那貪婪的神色,不可抑制的浮現而出。

「哼!」

里奧冷哼了一聲,他也不多說,反而伸手一揮,一道藍光飛舞而出,藍色的光門驟然乍現,緊接著無數的星光瀰漫,又一道魁梧的身影浮現而出。

上古泰坦,曾經的星辰之光,赫拉克斯.星!

「居然是這個傢伙,沒想到他也從上一次的混沌神池事件中逃逸了出來,沒想到居然一直與破壞傳承者呆在一起!」

「看起來,這些泰坦們。還真是破壞之王的忠實走狗,現在破壞之王消失不見了,就緊緊的抱著他的傳承者大腿么!」

耐薩里奧嘲諷著,只見他身後的死亡翅翼也煽動起來,緊接著黑色的時空蟲洞浮現,又有兩個人走了出來。

那頭上古龍龜。還有那個花神!

「嘖嘖,都是一幫老朋友啊,破壞者,星之泰坦,死亡之翼,還有你這頭老龍龜,沒想到大家都沒死,居然又集合在了這裡,真是有意思!」

花神嬌笑的看了一眼身旁的那位號稱防禦無敵的龍龜。眼神中滿是好奇,她沒想到這頭老龍龜也跟隨了死亡之翼,那麼看起來上次從那裡逃脫,也是因為死亡之翼的幫助了?

花神一時間十分好奇這個老傢伙是怎麼逃出來的/

「別看我,老傢伙我上一次可是九死一生,龍龜殼都被那好似墮落天使一般的傢伙打碎了,要不是有些保命手段,更是有死亡之翼大人的幫助。說不定也徹底和這個世界拜拜了!」老龍龜苦笑著說道,提起那位墮落天使。眼中的驚恐與駭然似乎到現在為止也掩飾不掉。

「切!」

花神把目光轉開,隨後放在了結界上,而結界邊上的那兩位燃燒軍團的魔王們,此刻終於也進入了這些傢伙的眼中。

「no.8,那麼這位就是傳說中毀滅軍團中的第八統領,號稱噬身之蛇的妮爾.莉莉絲魔王了?」

「而另一個傢伙。一身的血氣,似乎是傳輸中的血魔君王啊,不知道這一次他們自己的戰隊,血神子和第八毀滅戰隊的那些傢伙來沒有!」

「不過,看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