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又怎會那麼輕易的讓自己再死一次?

Home - 未分類 - 她已經是死過一次的人了,又怎會那麼輕易的讓自己再死一次?

芳荷身體一僵,沒死?怎麼可能呢?那百獸園的門,分明是她親自關上,她怎麼……

心中無數疑問,可此刻,她都來不及去探尋,感受到年玉身上散發的氣息,心裡的恐懼連帶著身體的疼痛折磨著她,幾乎讓她崩潰,「你……你到底要幹什麼?」 蘇勇跟張燕一邊被廣場舞打擾著,一邊喝著啤酒,同時,蘇勇眼睛也沒有停著,時不時的望著張燕。偷看張燕的風情。張燕簡直太迷人了。

「這夥人跳的沒完沒了了。真是的。」張燕生氣著道。

「她們跳她們的,咱們喝咱們的。」蘇勇道:「你這樣想就好了。她們還給咱們助興呢。」

「也是啊。」張燕道。

「其實,生活中有很多你不喜歡的事啊。」蘇勇道:「你不喜歡,別人也許喜歡,人跟人不同,喜歡事物也不同。」

「你說的也對。你趕上哲學家了。」張燕道。

「跟我在一起,保證你開心。」蘇勇道:「對於你不喜歡的事。你不會離他遠點的。」

「我不喜歡廣場舞。可是,廣場舞就我身邊,你說我怎麼辦?」張燕問。

「也不這樣,你去游泳吧,我在這兒看攤。」蘇勇道。

「成了個冷艷的女人。在跟蘇勇算賬了。

蘇勇看到潘小雲算賬的樣子,挺像個白領似蘇勇沒有想到這個大塊頭會動手,他以為剛才他給他們震住了,沒有想到,大塊頭還真的不信邪。

大塊頭的拳頭來勢兇猛。要是被大塊頭打中了,那是後果就慘了。蘇勇一閃身躲過了大塊頭的拳,就是一腳正好踢在了大塊頭的腰上,大塊頭往前衝去,最後踉踉蹌蹌的倒在了地上。

「就你們這幫小毛賊還跟你大爺我嘚瑟。」蘇勇道:「你們給我閃開一條道路。」

「好漢,請問你的尊號?」

「不用問。我雖然沒有什麼名,但是,我一律收拾有名的人。」蘇勇道:「你們散了吧。我可沒有時間給你逗比,我來旅遊的,有這時候,我還玩去呢。」

眾人給蘇勇閃開了一條道路。蘇勇就跟著潘小雲們去了海邊。

「蘇勇,你真厲害。」潘小雲由衷的道:「這幾個惡霸,你都收拾了,我真服你了。」

「是啊。跟你這樣的男人在一起。有一種安全感。」劉美玲道。

蘇勇跟著兩個美女就來到了海邊。這裡有很多的桌椅跟陽傘。還有烤爐,有幾個人坐在桌前,一邊喝著酒。一邊吃著烤串。樣子十分的悠閑。

潘小雲來一張空桌前,就坐了下來。這是潘小雲提前打電話預約留下來的座位。服務員將燒烤爐給點燃了。

「蘇勇,咱們先喝酒。然後去海邊上。」潘小雲道。

「好的,一切聽你的安排。」蘇勇道。

「宋艷麗怎麼還沒有來啊?」潘小雲坐在了塑料椅子上,這兒都是臨時建築。所以,這兒一律是塑料靠椅。

於是,蘇勇就跟劉美玲也坐在了塑料靠椅上。蘇勇一坐下來。就感到了海風吹了過來,打在身上是那麼的涼爽。

「我給宋艷麗打個電話。」於是,潘小雲就拿起了手機,開始打電話了。蘇勇坐在椅子上,望著潘小雲,潘小雲打電話的樣子非常的好看。

「宋艷麗馬上就過來。」潘小雲打完電話道。

「不忙。」蘇勇道。

「蘇勇,你會武功啊?」劉美玲問。

「我從小就學武功。」蘇勇道:「跟師傅在山上修鍊。後來當了特種兵。天天跟歹徒搏鬥。練成了這種性格。」

「蘇勇,你真了不起。」劉美玲讚美著道:「怪不得你誰都不怕啊,真有兩下子啊。」

「蘇勇,你別有兩下子就飄飄然了。」潘小雲見劉美玲跟蘇勇打得火熱了起來,有些不爽的道:「你要認清楚自己啊。」

「這是哪跟哪啊?」蘇勇疑惑的問。同時。他望了潘小雲一眼,潘小雲雪白的臂膀,在紅色的裙子襯托下,顯得更加的白皙。香肩斜斜,楚楚動人。

這時候,宋艷麗來。宋艷麗跟張燕來了,她們大包小包的拎著很多的食物。蘇勇慌忙過去。幫她們拎著。放在桌子上。將塑料袋一一的打開。肉竄。熟食。花生米……應有盡有,擺滿了一大桌子。

紅酒,啤酒應有盡有。

宋艷麗穿著白色的裙子。張燕穿著黑色的裙子,她們都是肌膚白皙的美女。大連女人幾乎都是肌膚白嫩的,因為長年的海洋氣候,養育了她們天生麗質的肌膚。

宋艷麗跟張燕去烤肉竄了,這裡的燒烤沒有跟給烤,都是自己烤,老闆給提供烤爐跟碳。

蘇勇望著兩個美女給他烤竄,樣子十分的好看。蘇勇有點了戀戀不捨的望著她們了。心裡琢磨著,要是他在大連生活。天天給這些美女廝混在一起,真是一件非常的爽的事啊。

宋艷麗將烤完的肉竄放在蘇勇跟前,然後嫣然一笑道:「你先吃。」

蘇勇嗅著香噴噴的肉竄,頓時垂涎欲滴了起來。於是,他就跟潘小雲和劉美玲一邊喝著紅酒,一邊是吃了起來。

蘇勇忽然發現。潘小雲在宋艷麗跟張燕心裡。那是說一不二的大姐大。潘小雲不知道用了什麼樣的魅力。讓她們俯首稱臣。

蘇勇一邊吃著燒烤,一邊給美女們聊天。世界那還有比這件事更好的了。大連的美女真好。

蘇勇跟著美女們吃了一會兒烤串。潘小雲建議下海游泳去。等游泳回來她們再繼續喝酒。

這兒的攤子,他們租了一天。隨時都可以用。所以,下海玩一會,再上岸,擼竄喝酒。這種生活真浪漫。

蘇勇在車裡換上游褲。就跟這些美女下海了。美女們也換上了泳裝,顯得更加的動感了起來。雪白的美︶腿大面積露了出來。渾圓的翹臀扭來扭去的。簡直太迷人了。

蘇勇現在明白了,為什麼人們都願意來海邊上。這裡的女人非常的容易走光。的,潘小雲一定是某個大公司的老總。這樣子太有范了。

潘小雲在算賬,而蘇勇在偷看潘小雲。潘小雲雪白的美︶腿。從紅色的裙裾里探了出來。就伸在蘇勇的眼前。十分香艷。楚楚動人。

最後,潘小雲算了出來道:「蘇勇,你一共先欠我二百萬。」

「暈死。欠那麼多啊?」蘇勇問:「你是不是把利息都算上了?」

「是啊。」潘小雲道。

「切。這房子我不要了,」蘇勇道:「我一天沒有住。就拉了二百萬飢荒。這事划不來。」

「蘇勇。世界上哪有免費的午餐啊?」潘小雲道:「更何況好幾百萬的房子了。咱們不錯,我才敢把錢借給你的啊。要不我才不借給你呢。」

蘇勇想起了劉美玲的話,還是劉美玲說的對,他聽劉美玲的好了。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 年玉挑眉,對上她的眼,無邪的一笑,「不是說好了玩遊戲嗎?」

「不……」芳荷想到剛才年玉說的遊戲,直覺告訴她,眼前沒死的年玉,比起鬼來,更加讓人害怕。

「不?」年玉似不悅的皺了皺眉,眼底瞬間風雲凝聚,倏然拔高語調,「這可由不得你!」

說罷,年玉起身,居高臨下的看著芳荷那張布滿了恐懼的臉,害怕嗎?

現在就害怕,那等會兒可該怎麼辦呢?

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半響,年玉才開口,「芳荷,今夜你在這裡好好待著,若能過得了今夜,剛才我答應你的事情,絕不反悔,不過……」

年玉說到此,卻是微微一頓。

這一頓,更是牽動著芳荷的心。

「不過什麼?」芳荷咽了一下口水,饒是再笨也知道,絕對不會是單純的在這裡待一夜這麼簡單,可年玉她到底要做什麼?

年玉瞥了一眼地上的血跡,眼裡似有興奮的光芒閃爍,不介意為芳荷解惑。

「這夏日的夜炎熱的很,反倒是這破廟裡有些涼快,你說,這野外的蛇會跑進來乘涼么?」年玉意有所指,話落,芳荷果然身體一顫,那臉上的恐懼,比起剛才更加濃烈。

「不……」

蛇……這夏日的野外,蛇最是猖狂,若真跑了進來,那……

芳荷想逃,可那腿……

芳荷明白了,二小姐自始至終都沒有打算放過她,她挑了她的腳筋,是讓她逃無所逃,只能任憑宰割!

「聽說蛇喜腥味兒,你這滿地的血……呵,也不知道這聽說是真是假。」年玉將芳荷的恐懼盡收眼底。

這一夜,她怕都要在恐懼中度過了。

不過,她那主子……

想到年依蘭,那個對自己如此「體貼照顧」的好姐姐,年玉眸子緊了緊。

這些時日,她這好姐姐如此為她費盡心思,她又怎敢獨自消受?

禮尚往來,這是應該的,不是嗎?

年玉瞥了一眼那好似失了魂的芳荷,嘴角一抹輕笑浮現。

這就權當是她這個做妹妹的,感謝她那好姐姐的照顧,送的回禮了!

……

年玉出了破廟,身後,芳荷的求饒聲,驚叫聲,哭喊聲,漸行漸遠。

黑夜裡,透著一股說不出詭異。

而此刻,年府。

一抹身影翻牆而入,熟門熟路的進了仙蘭院。

房間里,年依蘭正熟睡,這兩夜,可以算是她這段時日以來,睡得最安穩的兩夜了。

就連夢,也透著一股甜蜜。

夢中,她如願以償的成了沐王妃,沐王疼她入骨,完全忘記了年玉是何人,他的心裡眼裡,就只有她年依蘭,他說,等他繼承皇位,她便是皇后……

皇后……那個北齊國最尊貴的位置……

在夢裡,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美好,年依蘭幾乎睡著都能笑出來。

突然,哐當一聲,房間的門被打開。

這聲響驚擾了年依蘭的美夢,年依蘭驚醒,皺眉,滿心的不悅,厲聲喝道,「芳荷……」

這丫頭,這兩日總是心不在焉,做什麼事情都出錯,竟是連門都沒關好嗎?

年依蘭心裡越發多了幾分怒意,直到黑暗中,男人的身影朝她逼近,抓住了她的手腕兒,年依蘭才清醒。

「啊……你,是你誰?」年依蘭驚呼出聲,神色間添了幾分慌亂。

「年玉人呢?你對年玉做了什麼?」來人抓住年依蘭的手腕兒,坐在床沿,單刀直入的問道。

聽到那聲音,剛才年依蘭心裡突生的防備,頓時消弭了不少。

「二表哥,原來是你,這麼晚了,你來我這裡做什麼?」年依蘭似沒有聽見南宮起的質問,雖防備少了,可那被打斷夢境的不悅,卻依舊讓年依蘭神色不睦。

「年玉!你說,你到底把年玉怎麼了?」南宮起再次開口,這一次,那語氣更是凌厲。

年依蘭終於聽到他的話。

年玉?

敢情二表哥這麼晚的跑到年府,衝進她的房間,將她吵醒,就只是為了年玉嗎?

看他這緊張的模樣……

哼,二表哥他果然是看上年玉那個賤蹄子了!

想到年玉,年依蘭眸光微斂,「玉兒?表哥你說的什麼話?我怎麼聽不懂?什麼叫我把玉兒怎麼了?我能把她怎麼樣呢?」

「在我面前,收起你那副善良仁慈的偽裝。」南宮起冷聲道,抓著她手腕兒的手更緊了緊,「那日,你說誰死了?到底是誰死了?」

感受到手腕兒傳來的疼痛,年依蘭沒想到,自己這二表哥,竟因為那年玉這般對自己,心裡更是不悅。

年依蘭真的卸去了那溫柔端雅的偽裝,厲聲朝南宮起吼了過去,「表哥,你這麼擔心她做什麼?看上她了嗎?別忘了,你是南宮家的子孫,你的婚事,你自己也做不得主,年玉她一個小庶女,永遠進不了南宮家的門。」

南宮起微怔。

年依蘭的話,似乎讓他清醒了些。

他這麼擔心年玉做什麼?

南宮起眉心皺得更近,剛才聽聞紫煙的回報,聯想到他的猜測,饒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這樣不管不顧的跑了過來。

年依蘭恨年玉得了沐王青睞,加上那日在乞巧宴上,年玉的表現,年依蘭想除掉年玉,他並不吃驚。

可……年玉……

「對她,我沒有男女之意。」南宮起開口,比起剛才,神色緩和了不少。

年依蘭留意到他的轉變,掙了掙手,從他的掌中掙脫出來。

可沒有男女之意嗎?

「可你擔心她!」年依蘭心裡不以為意,自己的這個二表哥,她是知道的,何曾這般擔心過一個人?

而他和年玉……

想到乞巧節那日一早,南宮起畫的那幅畫,那分明就是年玉……這說明什麼?

他們之前,就見過了嗎?

見的時候,表哥不知那女子就是年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