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也是在試探他。

Home - 未分類 - 而且,也是在試探他。

剛才還一口一個大舅子妹夫的,現在就給他下套,喬政楠啊喬政楠,你太有心機了。

喬政楠睨了默宇晨一眼,眉梢微挑,結果默宇晨只是冷冷的對視一眼,便移開視線了。

喬政楠也見怪不怪,他愛咋滴咋滴,總之趕緊把江銘給他弄走就是了。

楊誠一直低頭看手機,一言不發。

在場除了兩位當事人以外,就只有他知道江銘到底對喬夢璃做了些什麼,而默宇晨又為了喬夢璃,對江銘做了什麼。

而且他知道的,江銘卻知不道。

就好比馬克是默宇晨的人,但是江銘不知道。

而楊誠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明明知道事情的真相,卻不告訴江銘。

或許,在默宇晨眼裡,他們這些人就像個透明人一樣,輕輕皺下眉頭,他就知道他們在想些什麼了。

所以,他怕!

楊誠覺得自己很衰,在所有圈子裡的同一代人中,所有人都是骨灰級玩家。

而他,一直以來都只是個菜鳥罷了。

默宇晨選了個位置獨自坐下,喬政楠去酒櫃拿了幾瓶紅酒,坐在客廳里,開始閑聊起來。

簡直話不投機,但又不尷尬。

五個男人,從政界聊到商界,最後還聊到了女人。

沈燁、楊誠和江銘在聊到女人的話題上,根本就停不下來,喬政楠也偶爾附和幾句,算是搭話了。

只有默宇晨一身清冷的坐在那裡,凜冽的氣場猶如王者風範,一言不語。

除了喬夢璃,其他女人根本讓他提不起興趣來。

默宇晨正在看微信,是喬夢璃發來的信息,臉上不自覺的掛著淺淺的笑意。

「默宇晨,我有個禮物要送給你。」

禮物?

「你就是我最想要的禮物。」

「默宇晨,你說你有著一張禁慾系男神臉,怎麼思想就這麼邪惡呢?」

「晚上床上的時候,我帶著你一起邪惡。」

「……」

隔著屏幕,默宇晨彷彿都能看到她那張因為害羞而緋紅的小臉,那模樣,可愛到讓他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都結婚這麼久了,兩人坦誠相見相互纏綿無數次,她怎麼還像個未經世事的小姑娘,動不動就臉紅呢?

默宇晨笑了又笑,他還就喜歡她那動不動就臉紅的模樣……

「默總這是遇到什麼高興的事了,笑道得這麼開心?」

耳邊突然傳來一道調侃的聲音,默宇晨緩過神,便看到大家都一臉好奇的看著自己。

好像還有那麼一點八卦。

默宇晨其實只是淺淺勾唇而已,只是跟他平時冰冷的臉相比,那淺淺笑意真的好看多了。

沈燁的八卦之心完全不亞於村裡的那些大媽,剛才那一聲調侃就是他說的,他笑得賊兮兮的,看向默宇晨,再次出聲,「默總,介不介意讓我們也跟著開心開心啊?」

默宇晨慢慢收起手機,淡淡開口,「聽你們聊天,說到笑點了,便跟著笑了一下。」

這種鬼話,沒人會信。

「哈哈,剛才我們在說女人,莫不是默總也想到哪個女人了?」 「哈哈,剛才我們在說女人,莫不是默總也想到哪個女人了?」沈燁只是玩笑話一句,但是其他三人卻下意識看向默宇晨。

老子是想我女人了,跟你們有毛關係嗎?

八卦!

默宇晨微微偏頭,不冷不熱的目光落在沈燁身上,笑道:「想不到沈公子也如此熱愛八卦,我有個朋友也特別喜歡八卦別人,有機會我可以介紹你們認識認識。」

此話一出,沈燁有些尷尬,他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默總別誤會哈,我只是比較好奇,到底是什麼事能讓默總笑得如此溫暖而已。」

「好奇害死貓!」開口的聲音,冷若冰霜,又如玩笑話。

「……」沈燁被堵得啞口無言。

喬政楠用胳膊肘碰了下沈燁,示意他不要再說了,開誰的玩笑都可以,就是不要開默宇晨的玩笑。

桌上的酒,在慢慢的少。

男人聊天,總是在正經的無形中沾上那麼幾句流氓的話,又在流氓的談話中透露出幾分正經。

江銘放在口袋裡的手機一連震動了好幾下,他拿出手機,看到上面的信息時微微一愣。

眸底,異樣的光一閃而過。

默宇晨抿著小酒,將江銘的小舉動盡收眼底。

信息是江銘的助理髮來的,還附有幾張照片和幾條熱門新聞,都是今天在盛世名都購物中心發生的事。

所以,現在的喬夢璃,一邊有默宇晨保護著,一邊又有喬家的庇佑,更惹不得了。

「江少,這個新聞對陳家和唐家的影響都不小,甚至嚴重的影響了兩家的股市了,現在陳驕陽估計是忙得焦頭爛額了。」

陳驕陽現在可是跟自己同一陣線,想了想,江銘回了句,「動用手中的資源,幫他把新聞給壓下去。」

「我們已經阻止官方和其他的小報社了,可是並沒什麼用。」

「怎麼回事?」

「現在報導這件事的幾家主流媒體,都是星宇旗下的傳媒公司,各種大V號也是,官方根本不敢跟星宇作對啊。」

星宇?

江銘下意識抬眸悄悄望了默宇晨一眼,不巧,他正好也往這邊看來。

恰好,四目相對。

默宇晨在笑,笑眸之中高深莫測,但是江銘卻看到了他眼底的那抹戲謔之意。

像是有心事被看穿一般,江銘心虛的避開默宇晨目光,繼續若無其事的看著手機,他給助理回了句:「盡量把新聞壓下去,再拋出幾個有爆炸性的新聞,搶佔熱搜。」

「對了,默宇晨今天帶了個小孩,你去查一下那孩子到底是誰的。」

或許,那個孩子就是最大的熱門,能替代陳家佔盡熱門的新聞點!

這邊,喬政楠的手機也響了一聲,他拿起來看了一眼,再悄無聲息的瞄了一眼坐對面的默宇晨,最後在屏幕上敲擊了幾下,點擊發送。

「這是濫用職權,知法犯法。」

默宇晨看著喬政楠發來的信息,不禁微微皺眉。

請他幫忙阻止別人調查帆帆的身世而已,怎麼就濫用職權知法犯法了。

所以,這是不幫? 帆帆前幾天已經在C市落了戶口,監護人是劉梓珊,系母子關係。

要是這個消息漏出去,江家的人一定會拿出來大做文章。

而且,江濤也一直有意拉攏劉炎峰,保不准他不會就這件事來威脅劉炎峰。

雖說劉家的名聲幾乎已經讓浩給敗完了,他不在乎劉家的名聲,但並不代表不在乎劉梓珊這個女兒的名聲。

想了想,默宇晨很任性的回了句,「那算了。」

喬政楠不幫忙,那他就動用自己的資源,到時別說他干涉司法辦事就行了。

喬政楠再次看向他,只見默宇晨對他冷冷的挑了下眉,他再回了句,「非法入侵公安機關係統,那是犯罪。」

是提醒,也是警告!

絕品玩美高手 犯罪又如何!

這麼多年,魔域的所作所為,哪條不被判定為犯罪?

只是警局那邊證據不夠,沒辦法定罪而已。

有多少司法機關都盯著駱焰,想將他「繩之以法」。

又有多少人盯著駱焰,想他拉下馬,好劃分魔域這塊大蛋糕。

只是,他們不知道的是,魔域不是只有駱焰,而且背後也有絕對勢力掩護著,不然又怎能每次都化險為夷呢?

默宇晨收起手機,沒有再回喬政楠的信息,也不再看他一眼。

看到默宇晨這一舉動,喬政楠氣得肺都快炸了。

這小子,越來越嘚瑟了。

簡直得寸進尺,一點都不把他這個大舅子放在眼裡。

這個男人要不得,得休了,等小璃回來,立馬讓小璃把他給休了!

……

一個新聞,就已經把陳氏打得措手不及。

從新聞爆出來到現在,足足有三個小時的時間了,陳氏股市動蕩,就連唐氏也受到了牽連。

最為致命的,竟然還有神秘公司在惡意收購陳氏旗下的子公司,集團的股份也被人悄悄收購。

所以,早就有人盯上陳氏了。

到底是誰?

這時,助理推門而進,「陳總。」

陳驕陽單手扶額,一臉疲憊的樣子,「怎麼了?」

「喬小姐執意要上訴,就在剛剛唐氏名下好幾個大V號都收到的律師函,」助理頓了頓,把一封信函放到桌上,「還有,我們公司也收到律師函了。」

「陳總,喬小姐這次好像是鐵了心要跟我們對著幹了,而且還是在這麼一個節骨眼上,恐怕對我們很不利……」

陳驕陽沒有說話,只是微微抬眸,睨了眼那封加蓋法院公章的信封,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良久,他才擺手,讓助理先出去。

他們……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他靠在椅背上,雙手蓋在臉上,漆黑的掌心下,是他幾近發狂的笑臉。

他笑得苦澀,笑得諷刺,更笑得無奈。

她真的做到這麼絕,一點都不肯放他和陳氏一條生路?

做不成夫妻,也做不成朋友,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不管是小璃變了,還是自己太怯懦了,總之,情緣至此,今後,真的要各走各的路了。

喬夢璃跟沈薔薇到家的時候,已經下午三點多了。

恰巧,江銘正要離開。

兩人在院子里正面相撞。

都只是微微一愣,便擦肩而過,好似誰也不認識誰。 江銘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又回頭深深望了眼喬夢璃的背影,黝黑的眸低很深邃,讓人不易洞悉,意味深長。

良久,他才轉身,然後離開。

喬夢璃一進屋,就聽到裡邊傳來嘻嘻哈哈的笑聲,聲音還有些熟悉。

看到她進來,沈燁很自來熟的站起來,笑嘻嘻的喊了句,「喲,喬妹妹回來了。」

喬妹妹?

默宇晨眉頭微蹙,眸底發出一道危險的光,落在沈燁身上。

喬夢璃剛要回沈燁的話,就感受到有道強烈的目光盯著自己,她下意識掃了眼客廳,才發現默宇晨也在。

他此時正盯著她看,熾熱的眸光散發著危險的氣息,嘴角那道淺淺的弧度,勾起邪魅的笑意……

不,是似笑非笑!

這什麼情況?

默宇晨怎麼會在這裡?

剛還跟她說在公司的男人,此刻竟然出現在她家裡。

好,很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