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燃,瞎想些什麼呢?還真以為那位既美麗又厲害的貴族小姐,會跟你之間產生什麼交集嗎?興許人家永遠都不會知道,她在你心中留下了多濃墨重彩的一筆。

Home - 未分類 - 師燃,瞎想些什麼呢?還真以為那位既美麗又厲害的貴族小姐,會跟你之間產生什麼交集嗎?興許人家永遠都不會知道,她在你心中留下了多濃墨重彩的一筆。

還是繼續撿垃圾吧,要不然的話,下一頓還不知道吃什麼呢!

*

自從跟露西婭·星的婚約確定下來后,借故來蘭斯這裡探口風的人,就絡繹不絕。

他們都帶著禮物,前來拜訪。

其實無非是想知道,露西婭·星跟蘭斯之間的感情究竟怎麼樣?蘭斯有沒有可能,真的跟露西婭·星聯姻?

要知道,露西婭·星可跟蘭斯前面的幾任未婚妻都不一樣!

她是星際聯邦,幾百年難得一遇的機甲天才!

也是未來露西婭家族的繼承人!

她要是真的對蘭斯有好感,打算與他結為夫妻……

這意味著蘭斯的地位將直線上升!

他們必須得跟蘭斯改善關係。

畢竟,枕邊風有時候殺傷力是很大的!

對於那些來探口風的人,蘭斯只是輕描淡寫地告訴人家——

「哦,星兒小姐興許是對我一見鍾情吧。畢竟,在那次聚會之前,她並不知道有我這號人物。可卻在聚會上,出面替我解圍。而後,又主動答應了與我的聯姻。除了一見鍾情,我想不出其他理由。」

眾人簡直恨不得啐他一口:「……」

「我對星兒小姐一見鍾情,她也對我一見鍾情。哦,我覺得我與星兒小姐之間,可能有命定的緣分,你覺得呢?」

遭遇這種反問的人簡直……

心裡MMP,可還是要優雅地點點頭。

送走了一波又一波的蠢貨,蘭斯心滿意足地笑了。 順著雙車道的盤山路蜿蜒而上,能直接抵達這裡目前唯一的住宅,車子在別墅後方進入,一層是寬敞的停車場,按照面積能停放六輛車,當然這是自家用的,在旁邊還有一塊寬敞的空地,足夠三四十輛車自由停放。

二樓是客廳休閑區,有客廳,廚房,藏酒室。

空間的建築都是姜瑜的意思,賀羨溝通的義大利頂級家居公司給獨家定製的,這價格自然不菲,但是不論手藝做工還是時尚感,都可以說是超前的,即便幾十年後都不會過時。

整棟別墅的佔地面積超兩千六百平,室內面積達到兩千平,旁邊還有六百平的露台,上面是木質的吊椅吊床,還栽培著數種花草,也有露天的白色餐桌套組,天氣溫和的夜晚,在這邊用餐,抬頭就能看到滿天的繁星,極致的享受。

當然還有一座玻璃扶欄的走廊,在走廊外就是一座無邊泳池,面積大約有三百平,裡面因特殊的建築材料,呈現一種令人舒適的藍色,泡在水裡,趴在泳池邊上,可以盡情的欣賞眼前的綠意盎然,甚至在晚上,還能俯瞰大半座京城的夜景。

旁邊有沙灘椅,兩兩中間有玻璃方桌,還有綠植交錯其中。

客廳基本都是採用黑白搭配的建築,地面也都是樹紋大理石鋪設的,有高有低,錯落卻有極強的節奏空間感,連健身房都不缺。

上面還有兩層,三樓是也是娛樂休閑空間,四樓是主人房。

姜瑜的意思是等以後把三樓做成家庭影院等空間,暫時這方面的設備還跟不上,只能擱置,等過兩年再說。

總體的設計風格,已經遠超現代別墅太多太多了,即便是放在後世,那也是不落俗套的。

且整棟別墅處了具體的骨架和兩側採用的混凝土結構,前後全部都是玻璃風格,會放大室內空間效果。

目前姜瑜還沒有搬過來,主要是一個人住在這裡會顯得很空曠,雖說夏天在這裡住著涼爽是肯定的。

至少也要等到結婚後,她和宴策一起在這邊住著,那才叫舒服。

鬧中取靜,繁華都市地段的桃花源。

這房子前前後後,算上目前已經結算的工程款,已經支出了二十萬,等全部完工,大概需要二十五萬左右。

算得上一筆巨款了。

進入高中后,姜川是住校的,每個禮拜有一天半的空閑,到時候他住到哪裡都合適。

反正不管是姜煙還是姜瑜,都會給他準備一個房間。

不過按照姜川的性子,應該和姜瑜住在一起的時間多,畢竟姐弟倆的感情要更深一些。

姜煙因為有了孩子,再加上醫院裡的工作繁瑣,平時的時間很緊張。

倒是姜瑜,但凡是不呆在實驗室里「自我摧殘」,空閑還是很多的。

這幾年姜川都是跟著二姐的,即便是不分彼此,可也難免會有先後順序。

距離婚期只有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了,宴家那邊也已經開始忙活起來,訂酒店,準備請柬,禮盒,甚至布置婚禮現場的花束都是新鮮的,這個倒是花的錢不多,是宴策的表哥表姐幫忙從國外空運回來的,宴思錦的一對兒女,在國外發展的可都很厲害,這點事情還是能輕易做得到。

不然按照宴策的想法,這個年代可沒有結婚從國外空運鮮花的思路。

姜瑜的婚紗,也是對方找的國外的婚紗設計師幫忙做的,說到底,姜瑜結婚,需要她做的事情真的是少之又少。

一切都是宴策在背後親力親為。

姜瑜的朋友不算多,學校的教授老師自然要請,同寢室的三個人也要請,至於其他的人,大部分都是泛泛之交,這個倒是用不著。

顧宵也談了一個女朋友,並非世家,而是他在國外留學的學妹,在校期間兩人並不認識,只是這兩年那個女人去了顧宵的公司,兩人在去年開始處的對象。

他如何想的姜瑜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不怎麼想看到這個人。

每次出現在共同的場合,對方的眼神都讓姜瑜心裡彆扭。

她心裡比誰都清楚,顧宵喜歡的並非姜瑜,而是「陸顏」,不然原著里,為何他會捨棄姜瑜。

並非自戀,可這就是事實。

她在戀愛這方面,不熟練卻也不傻白甜,知道什麼樣的愛情適合自己。

顧宵的愛情不穩定,她無法接受這種感情。

其實歸根結底,她就是不想沾染對方,哪怕對方愛她如命,也是白搭。

「小魚!」宴策拎著一個紙袋走進來。

姜瑜正在客廳里盤腿,看著電視吃水果,見他來招呼他坐下。

「禮服送來了。」宴策把紙袋放到沙發里,「剛從南邊送過來。」

她明了,裡面裝的是一套中式喜服。

面前的是中式喜服中的秀禾服,也就是俗稱的龍鳳褂。

姜瑜赤腳去洗手間洗了手,出來后將衣服小心的取出來。

大紅色的綢緞料子,上面金線繡的龍鳳圖案,閃花了她的眼睛。

「多少錢呀?」姜瑜讚歎的問道。

「不管多少錢,你喜歡嗎?」

「當然喜歡,這麼漂亮,怎麼可能不喜歡。」她也會扎古風髮型,結婚時盤發倒是用不到化妝師了,「對了,結婚時的妝容不需要化妝師,我自己就能搞定。」

宴策輕勾唇角,他喜歡看到這姑娘因為說起結婚時的那種笑容,甜美的如同灌滿了美酒,讓那對梨渦更顯風情萬種。

「要不要換上看看?」

「我不!」姜瑜仔細的摺疊好,重新裝到紙袋裡,「先不穿,免得弄皺了,你想看?」

瞧見宴策那期待的眼神,姜瑜忍不住上前,微微彎腰,在他性感好看的薄唇上親了一下,「很快就能看到了,不急在一時。」

宴策被這一舉動,撩撥的心臟狂跳。

這是兩人認識這麼多年,除了牽手,做的最親密的舉動了。

手指動了動,想要把人圈在懷裡狠狠的親一次,可最終忍耐下來了。

就像她說的,不急在這一時。

幸福的時刻,放到新婚夜。 露西婭·星,果然是個很好利用的大殺器。

看,這還只是訂婚,就為他帶來了不少利益。讓他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跟那些曾經對他完全看不上眼的家族有了交集。

要是結婚的話……

蘭斯相信,只要結婚,他很快就能憑藉自己的手段,在各個家族之間遊走得遊刃有餘。將他們玩弄於鼓掌,挑撥各個家族之間的關係,然後……逐個擊破。

父親大人教給蘭璐特的君王之道……

以為他就沒學么?

*

蘭斯的意氣風發,落在喬安眼中,產生了很強的危機意識。

殿下以前從來都不會為了哪一段婚事,而如此高興,高興得向人吐露對未婚妻的喜愛。

這說明……

蘭斯殿下,是真的很喜歡露西婭·星小姐吧?

可是這種喜歡,對殿下真的很不好!

更準確一點來說,真的很不安全!

從前面那8位未婚妻,就能看得出來,貴族小姐們對聯邦皇室並沒有敬畏之心。

她們為什麼可以隨隨便便答應聯姻?

因為在她們心中,這種婚事是可以隨時解除的。她們之所以答應,只是為了逗個樂子!

她們對蘭斯殿下,沒有半點尊敬,更不會有半點喜愛。

那些沒有什麼能力的貴族小姐尚且如此,而作為機甲天才的露西婭·星小姐,就更不可能真的喜歡蘭斯殿下了!

可蘭斯殿下卻陷入了單戀中,滿懷歡喜的覺得自己跟露西婭·星小姐天生一對……

等殿下越陷越深。

到時候,露西婭·星小姐再提出退婚的話……

殿下將會受到的傷害,可想而知!

說起來,喬安的心思可謂矛盾得很——

一方面,她覺得蘭斯是這世界上最溫柔、最好的男子!可是另一方面,她潛意識卻覺得,蘭斯是配不上那些貴族小姐的。她和蘭斯是同一類人,都地位低微,所以不被人看在眼裡。

喬安覺得自己真是擔心極了。

她害怕蘭斯殿下受到無法承受的傷害!

她想……

盡自己所能,幫幫蘭斯殿下。

蘭斯突然覺得一陣寒風從背脊刮過,後背一涼。

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

*

「妹妹,你真的看上了蘭斯那個小白臉?」

露西婭·羅伊直到現在還無法相信這個事情。

所以在繁星從那個破落的小星球回來之後,就一直追著她問。

他必須得問清楚,究竟是為什麼。這麼些天以來,他心裡一直抓心撓肺,想要知道!

「……」

「他有什麼好的?又溫吞,又無能,又平庸,堪稱一無是處!」羅伊的嫌棄寫在臉上。

搜神號頓時就炸了。

憨批,罵我親爹幹啥?

【就算我戰神大人吃軟飯,那又咋啦?又沒吃他的軟飯,他竟然這麼詆毀我戰神大人,簡直過分!爸爸,干他!】搜神號一直在拚命慫恿著。

也都怪羅伊自己作死。

問問題就問問題,非要貶低蘭斯幹啥?

他十句話里有九句在罵蘭斯,最後一句問繁星,是不是真的看上了蘭斯。

而且整個過程中,完全沒有半點危機意識。

在繁星將外套脫下來之後,他還十分好奇地問道:「妹妹,你是熱嗎?」

不對呀,恆溫系統,不應該會熱啊!

下一秒,他就知道,妹妹不是熱。

妹妹僅僅只是想脫下外套,蒙住他的頭,暴揍他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