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要給你驚喜嗎!」

Home - 未分類 - 「這不是要給你驚喜嗎!」

確實太驚喜了。不過年華是很開心的,「悅悅,快進屋吧。」

齊悅悅前腳剛踏進去又縮了回來,「我得先把行李放酒店去。」

年華果然看見她的一小包行李,「你直接住我家裡就行了,這些東西放酒店簡直就是浪費空間。」

不容齊悅悅拒絕,年華就把她請進屋。

齊悅悅猶豫,她雖然有時大大咧咧,但到了別人家她也有分寸,「這樣你家裡人會不會……」

「我家人不會介意的。」年華爽快地笑了,「不過你終於體會到我的心情了。」

「哈?」

「上次在上京,我說住酒店你非說不讓。現在正是禮尚往來。」也得讓悅悅住她家。

「你這麼說我倒是忘了!」齊悅悅跳腳:「我什麼東西都沒帶呀!」

終是體會到當初年華在她家的心情了,緊張。見朋友的家長總是會緊張的,她兩手空空,想來年華的家人……

「我家人肯定會很歡迎你的到來。你是客人,那些東西就免了。」和齊悅悅說起話,年華也沒什麼拘束。(未完待續。。)

… 年華的家倒是個很清雅的地方。

院子里養了些花花草草,一盆一盆的,那盆水仙花最是顯眼,迎風輕輕搖曳。

「你家裡都沒有人啊?」齊悅悅左看右看,沒看到一個人。

「嗯,李阿姨去店裡了,我弟弟也正在考試。」

阿姨、弟弟。齊悅悅得出的第一信息是年華只和這兩個家人住在一起,但是她為什麼沒和父母住一塊呢?她沒多問。

把齊悅悅的東西放在沙發上,年華看了看錶:「小軒應該快考完試了。」

「你要去接弟弟?我和你一塊去吧!」年華的弟弟一定很可愛,齊悅悅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了。

走在路上,齊悅悅挽著她的手,「我以前都沒把t市好好逛逛,這次我爺爺允許我來t市五天,可要抓緊時間了。」

「t市好玩的地方很多,明天幫你指路。」儘儘地主之誼是應該的。

「年華,無茗氏……」齊悅悅欲言又止。

年華的心一緊,大姐又要向她打聽無茗氏么,「無茗氏怎麼了?」

「也沒、什麼……我小叔都和我說了,我以後也不會一直找無茗氏了。」

年華提著的心是放下了,看來齊叔叔用了什麼辦法解決這件事了,這下她就不擔心了。

小學門前也是擠滿了人,藍軒這些年倒是長高了不少,年華和齊悅悅在校門口看著,年華還發現了他身邊有一夥小跟班。

「姐。」

藍軒和同學們告了別。背著一個書包,幾下就跑過來了。

唉,要是以前。她弟弟肯定還會抱著她的腿賣萌來著,越長大越端莊了。

「這是你弟弟啊,咦……」齊悅悅的手指著他。

「悅悅姐!」藍軒看了她幾秒,墨綠色的眼眸閃閃發光。

「年華,原來藍軒是你弟弟,我早該想到了!」她只是沒想到這世上有這麼巧的事情,激動得快要語無倫次。

「我認識他的。在上京認識的!」她們姐弟差了太多,藍軒明明是個混血兒,和年華看著不像啊!

「聽小軒講過。」

「等你弟弟考完試放假了。我們就可以一起去體育館了,我還愁著沒人和我去體育館鍛煉呢!」齊悅悅說著忍不住摸了摸藍軒的臉頰,年華的弟弟太可愛了,比燕淮西小時候順眼多了。「正好和姐姐切磋一下跆拳道。姐姐再教些你別的。」

藍軒歡呼,直接抱著齊悅悅叫姐姐。

嗯……重什麼的傢伙來著,「悅悅……其實我可以和你一起去體育館的。」

齊悅悅想也不想道:「二妹,你太嬌弱了,中看不中打。我還是覺得你弟弟藍軒適合我。」

「嗯,姐姐就當溫室里的花朵,外面的事情交給我。」藍軒認真附和齊悅悅的話。

年華:「……」赤、裸、裸被鄙視了。究竟誰才是溫室里的花朵,她弟弟真是太不聽話了。難道不知道她把他撫養到現在多麼不容易么!

可憐天下家長心!

回到家李茜正忙著端飯,見到三個人。「年華,家裡來客人了?」

「是。」

齊悅悅很大方鞠了個躬,「李阿姨,我是年華的朋友,我叫齊悅悅!」

「悅悅……」李茜聽著名字耳熟,仔細看了片刻,「阿姨知道了,你是齊主編的侄女?」

「嗯,小叔經常說起李阿姨和年華還有藍軒呢。」

李茜很是喜歡這個齊詔的侄女,左右年華交的朋友都是好的,這性格開朗,樣貌也養眼。

「李阿姨,悅悅要在我們家住上幾天,我帶她到樓上看看。」

「不急。」李茜道:「你們先坐下來吃點東西。」

「悅悅,你和小軒先吃,我去樓上收拾。」年華驀然想起,她的房間還有很多證據未消滅啊,關於無茗氏的證據。

中午藍軒又去考試,齊悅悅帶的衣服少,年華索性和李茜帶著她來到了嘉年華。

李茜很是熱情好客,拉著齊悅悅東說西說,「悅悅,你就把這裡當作自己家一樣,喜歡什麼隨便挑。」

齊悅悅到了嘉年華的店裡,一下子就驚呆了!那一排排精美的衣服,那不同的精妙絕倫的款式,店裡的裝潢、格調都令她感到非常舒服。

原來年華家是經營服裝店的,不說年華,她第一次見到李阿姨,也覺得李阿姨的穿著特別有風味,明明是一個很傳統的婦人,那一身裙子硬生生給穿出了嫵媚。

「天哪!」齊悅悅看著手裡的一件衣服,難掩震驚:「原來我還說嘉年華好像在哪裡聽過,這件是『阿狄娜」吧!」

上京那邊一直在傳,嘉年華是導致現在世紀危機的主要原因,他們的衣服要更新穎。

「你聽過?」

「在上京。」

年華和李茜俱是高興,嘉年華的名聲都傳到了上京去了。

「上次我還聽我小嬸的幾個朋友和她在討論呢,說嘉年華下的幾個品牌衣服非常好看,我小嬸還特別喜歡『阿狄娜』這個牌子的。而且我小嬸說,世紀正急著把公司的股份賣出去。世紀是沒以前那麼好了,還是有很多家公司想要收購。」

收購……

年華的心一怔,轉眼見李茜也是臉含欣喜。如果能收購世紀的話,那是再好不過了。借著世紀原有的基底,和嘉年華新興崛起的力量,很快就能創造新的時代,況且她有足夠的資本收購世紀。

縱觀後世那些國外名聲很大的牌子,迪奧、路易威登、托德斯等等,哪一個不是需要時間的洗禮呢,嘉年華想要短時間做到那樣不可能。但加上一個世紀就不一樣了,這無疑直接快進了一個流程,她等的就是這個機會!

李阿姨的想法和她不會差太多的吧,況且李阿姨之前一直那麼景仰世紀,想必也不忍心看世紀被別人收購了。

齊悅悅的小嬸嬸家裡的一個親戚是世紀里的高層,她多少知道一些,真沒想到年華和他們會是同行。「但是也不能太確定,我小嬸的意思是,世紀還想放手一搏。」她本對這些沒什麼興趣,見李茜和年華的表情很熱切,也不由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了她們。

年華輕輕地彎了彎嘴角,那也沒關係。這正好給了她們準備的時間。世紀無力回天,收購是遲早的事情。(未完待續。。)

… 因為齊悅悅的到來,家裡自然要給她準備一間房間,年華隔壁的房間還空著,但由於她們兩姐妹好久不見,年華只好打發藍軒到隔壁房間睡了。

藍軒委屈,他從來沒有和姐姐分開睡過。而且,他不想悅悅姐和姐姐一起睡,他於是強調道:「姐,讓我和悅悅姐一塊睡吧!」這樣就能拆散姐姐和悅悅姐了。

「不行!」

「為什麼?」

年華扶額,無奈:「你悅悅姐還沒嫁人,怎麼能和你一塊睡呢,男女授受不親,李阿姨知道了也不會同意的。」

藍軒:「……」為什麼姐姐的思維總是跳得這麼快?按姐姐以前的說法,這兩者之間有毛線關係嗎?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就算你年紀比悅悅小也不行,雖然有一種說法是真愛不分年齡,時間不是問題。」

藍軒:「……那真愛也不分性別嗎?」

「當然了!」年華雙眼明亮起來,好像泛著水光:「小軒你太厲害了!姐姐跟你說,在後世……不是,在世界上有很多真愛跨越性別的例子,男男相愛不是沒有可能。」

藍軒的表情驚悚,「那麼姐姐和悅悅姐也會那樣嗎?!」不能讓姐姐和悅悅姐在一個房間,太危險了,比那個討人厭的韓峴還危險。

年華:「……小軒,聽姐姐的話,你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我和悅悅是不可能的,這裡強調男男。」

「男男?」

「舉個例子。比如你喜歡的l和夜神月啊。」

「那l最後會和夜神月在一起嗎?」藍軒的心裡忽然生出奇怪的感覺,姐姐說得也有道理。

「不會。」年華搖搖頭,特堅決說:「因為l在中間就死了。夜神月最後也死了。」

「什麼?!姐你騙我!」

「沒有,是真的。」

「可是姐姐你怎麼知道?!」藍軒一副傷痛欲絕的模樣。

年華一怔,好像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藍軒正在追這漫畫,而且才看了幾期,劇透可恥啊。「其實,你忘了姐姐和夜貓子是同一個漫畫社的嗎。不過這是姐姐自己猜的,不是夜貓子告訴姐姐的。小軒你就當作沒聽見。」

藍軒在心裡默默流淚,他聽見了!l死了!夜神月也死了! 冷妻價到,總裁請認輸 姐姐你演的戲還能再假點嗎。那臉上的抱歉他都看出來了。

中午李茜出門了,藍軒還有考試。年華和齊悅悅在家裡待了一下午,打算明天出去玩。

看了看時間,年華道:「悅悅。你自己待一會兒。我去幫李阿姨準備晚飯。」

齊悅悅在沙發上感嘆:『年華你真是個賢妻良母啊,果然我小叔說得一點沒錯。」

「我可不信齊叔叔會說這樣的話。」

「好吧,小叔是沒說賢妻良母,但意思也差不多,就是上得了廳堂下得了廚房,要我向你多多學習,還誇你弄的下午茶特別好喝。是什麼下午茶?」

年華驀地憶起那次的事情,「就是一些薄荷檸檬茶。玫瑰花茶,紅棗茶。菊花茶之類的……」

「你看。」齊悅悅頭一扭,「你現在不是賢妻良母,將來也肯定是了,難怪我爺爺一直恨自己沒有一個和你年紀相仿的小兒子。」

年華汗:「……悅悅,那你將來呢,也要學做飯的。」

「我可以到我小叔家裡蹭吃蹭喝。」要她煮飯,估計拿把菜刀到廚房都能飛快把菜切成碎片。

「久了你就會成為閃閃放光的電燈泡。「

「……」齊悅悅兩隻腳都放在沙發上,「大不了我以後找個會做飯的男朋友。」

年華看她,「令狐沖似乎不會做飯。」

偶像躺著也無辜中槍。

齊悅悅:「……」令狐沖好像是從來沒有為任盈盈做過飯!偶像不是廚師。(┬_┬)

院子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可能是阿峴,我去看看。」

阿峴……齊悅悅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清醒,哪個阿峴,她刷的穿上鞋子跟著年華去了院子。

「阿峴,真是你。」年華莞爾一笑,她注意到了他手上的盤子。

「我媽媽讓我拿給你的。」韓峴揚了揚手裡的東西,目光溫和,「昨天你給她的桂花糕她嘗了很喜歡,也自己用藥膳做了一些茯苓糕。」

他還欲再說什麼,卻忽然愣住,「齊悅悅……」

「韓峴,你是韓峴!」齊悅悅欣喜地看著他,「韓峴你真的在t市!」即便這麼多年了,她還是記得他的樣子,他一點都沒變,溫潤如玉的氣質,只是比小時候更加成熟了。

阿峴和悅悅確實認識的,年華想起,「你們兩個別站著了,進去說。」

可是進去了一向多話的齊悅悅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只是低頭,她總不能很冒失地問出自己這些年一直想要問的問題,當年為什麼不告而別,為什麼突然來了t市,現在在t市讀書嗎……

「這是蘭姨做的茯苓糕,悅悅你不是餓了嗎,快嘗嘗。」年華笑著說。

「蘭姨?」齊悅悅看著那些糕點,灰白色成半圓狀很精緻可口,遂歡喜地拿起一塊。

韓峴:「我媽媽。」

他的媽媽……「真好吃!蘭姨的手藝真好!」是真的味道好,也因為那是韓峴的媽媽,齊悅悅才會這樣說。

韓峴大概也看出了齊悅悅來t市是找年華的,只待了一會兒便啟唇:「我先回去了。」

「阿峴,我送你。」年華站起來,疑惑地看看齊悅悅,本以為他們之間認識,話應該會很多,誰知……但是阿峴以前說,他和悅悅不是很熟,話不多大概是正常的吧。

齊悅悅這才這注意年華的語氣,「阿峴」,很自然,應該是經常這麼叫,記憶里,韓峴在學校從來沒有和哪一個女生這麼親近過,她總是見他孤身一人,卻不可忽視。而年華,也沒有和哪一個男生那樣好過,從對燕淮西的態度就可以看出來。

「年華,既然你和韓峴是朋友,我和他也認識,那麼明天大家一塊出去吧,可以嗎?」齊悅悅忽然說,漂亮的眼眸里閃爍著從未有過的溫柔笑意。

韓峴看著她們倆沒反對。

「我還特地約了拓跋靈,小晴的哥哥結婚是來不了了。」年華說。(未完待續。。)

… 即便是夏日炎炎,也不能阻擋人們出行的好心情,尤其是九十年代的學生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