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虎撇了撇嘴:「楊靜你得了吧!這點品味還有什麼好顯擺的。」

Home - 未分類 - 楊虎撇了撇嘴:「楊靜你得了吧!這點品味還有什麼好顯擺的。」

他說著徑自走進蠻牛百戶推開的大門。

楊靜眼中閃過到精芒……心中暗道:「變了。他真是變了。如果是以前的楊虎,根本不會聽出自己話里的意思。那時候的他,只會一味的仗勢欺人胡作非為。我的試探到此為止了。」

楊靜心裡最放不下的,就是張遼。

雖然楊虎承諾張遼的傷勢有了轉機,但是她也不能真就沒有一點戒心,尤其是楊虎以前虐記斑斑,楊靜真不放心。

所以才一再試探。

楊靜腳下快了些,跟上楊虎:「十三哥,張遼的傷勢還需要準備什麼?我立刻去準備。」

楊虎腳步不停向正屋廳堂走去:「他的傷勢拖得太久了,自然要吃些苦頭。甘泉水,乾淨的布匹用沸水煮開,止痛藥,對筋脈傷口癒合有特效的藥物,盡量多一些。」

「刀,針,線,鐵釘,鋸子……」

「鋸子,釘子……用來做什麼的?」楊靜得聽得渾身打顫,鋸子,釘子,這種東西用來療傷?她疑聲顫抖著問道。

楊虎踏進空無一人的客廳,徑自坐下看著楊靜:「他的傷勢有多嚴重自己比別人清楚,你去問他吧!我怕說出來嚇死你。」

楊靜一呆! 剛剛從裡屋出來的張遼心底輕輕嘆了口氣,卻是對楊靜笑道:「沒有十三哥說的那麼嚴重。你別擔心。」

楊靜看著張遼面上的溫柔笑容,眼睛里的淚珠撲撲順著臉頰滾落。

心疼的把楊靜攬入懷中,張遼輕輕拍了拍她的秀髮:「沒事的。十三哥不是說了嗎?能治。」

楊虎看著兩人的柔情蜜意,對身後揮揮手在一旁坐下:「擎天,幫他先檢查看看。別的人滾蛋。」

張遼對屋裡的蠻牛百戶點頭:「你們先退下。」

站在門外的孔武也自覺的帶著重甲軍士退開。

趙擎天裂嘴,上前對張遼說道:「先請夫人迴避一下吧!我先給你檢查看看。」

張遼看向楊靜還沒說話呢,楊靜已經在搖頭,掘犟的說道:「我要看著。」

張遼知道她的脾氣,這樣的事情她怎麼會放心自己一個人承受,目光投向楊虎。

楊虎咂嘴:「隨便,她不怕就好。」

趙擎天請著張遼站到堂中:「把外套,上身衣物脫了。」

楊靜急忙幫著張遼把長衫,襯衣褪下。

張遼胸前幾處大穴上用繩索固定著幾塊鴿子蛋大小的藍色寶石,應該是寶石……就連趙擎天看到眼中都透出几絲異色。

輕聲說道:「魂玉!難怪你受這麼重的傷,還能撐下來。」

張遼身上除了那幾塊魂玉,身上幾乎已經沒有一個好地方了,到處是青紅的腫脹凸瘤,胸前,後背,筋脈所至之處到處是隆起的恐怖,還隱隱散發出一股腐臭。

看著張遼身上的異狀。

趙擎天也倒抽了口冷氣:「筋脈擁堵,損壞到到了這程度,是百戰衛候用龍象之力幫你壓制的吧……」他回頭看向楊虎:「城主,恐怕……」

張遼點點頭:「家裡恰好有幾位前輩。也多虧了他們,否則我半年前就死了。」

楊虎面前的城池系統,卻是瘋狂的閃動起紅色警報:放射性能量體,放射性能量體在對病人身體加劇腐蝕,這種能量體雖然能暫時穩定他的傷勢,但是會讓他死得更慘。

這种放射性能量把骨骼中的骨髓被吸干之後,就再也壓制不住他的傷勢,到時候會全身經脈爆裂而死。

不過下一句卻是:拿到能量體,對我的計算能力有幫助。

靠,這傢伙還有私心。

「那能量體價值很高嗎?」楊虎對城池系統問道。

城池系統:「很高,如果有足夠的數量我可以再次進階。而且治療他的傷勢,也需要哪些能量體。」

楊虎輕輕點頭看著張遼身上的傷勢,挑起眉:「快變活死人。擎天把他身上的魂玉拿掉。」

楊靜急忙上前:「張遼現在就靠那些吊住一口氣,拿了會不會……有危險?」

張遼面上也現出几絲謹慎看向楊虎。

楊虎撇嘴:「這東西你覺得是寶貝,不過,它會讓你死得更慘。等你骨骼中的骨髓被吸干之後,就再也壓制不住傷勢,全身經脈全部爆裂而死。」

張遼臉色一慘,不過還是點點頭:「我知道結果。但是這樣我能多陪著靜兒一段時間。拿掉了……」

楊虎揮了揮手:「別廢話了,有我在你死不了,治療的時候也需要這些東西。擎天試試他筋脈受損的程度。」

趙擎天皺了皺眉,還是上前把張遼身上的魂玉取了下來,並用自己的內勁向張遼體內緩緩延伸去探查他體內的情況,過了好一會才對楊虎搖頭回道:「非常糟糕。他全身幾乎沒有筋脈可以通行了。算是廢人一個。想要根治恐怕不太可能了。」

趙擎天別的沒有,眼力和經驗還是很好的,他說的也是實話。

不過他不會知道,楊虎的城池系統還真能救張遼一命。

他檢查的時候,城池系統也在仔細掃描檢查張遼的身體,計算著最後的治療方案。

楊虎搖頭:「沒事,先活下來再說治癒的事。」

的確張遼現在的傷勢已經嚴重到了能不能活下來,只要活下來別的都可以再想辦法。

城池系統計算的治療方案已經出來。

楊虎對張遼點頭:「一會你需要忍耐。非常的疼痛,我需要藉助你的疼痛,梳理筋脈中的擁堵。」

楊虎舉手搓動手指,一枚白色,鋒利的針芒出現在他指尖:「楊靜,儘快去把我要的東西準備好。再多準備一些魂玉。最少五十塊!」

這是要下黑手了。

楊靜匆忙間那裡還有時間去考慮魂玉的珍貴,點點頭快步走了出去,準備楊虎要的物件。

趙擎天似乎覺察到了什麼,笑了笑沒出聲。

魂玉啊!

高階兵卒用來提升實力的好東西,就這麼給城主弄來了?這還真是……呵呵!

張遼這個白銀城主也不傻子,對楊虎搖頭苦笑道:「魂玉雖然珍貴,我的城池還是每年有很多出產,為什麼你提的要求不是這個?」

楊虎面上沒表情,淡聲說道:「你兩天要更換八塊才能壓住傷勢,這個東西雖然對兵卒實力提升有用處,但是對你來說,無異飲鳩止渴。」

張遼眼中露出几絲困惑:「我身邊應該沒人會泄露這些秘密。」

他無疑是在問,楊虎為什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楊虎笑了起來:「否則我怎麼會說你還有救,別人卻救不了你?好了你先休息會吧,可能還需要點時間去準備。我也準備準備。」

想把我說給你看 楊虎手中冒出的鋒芒在指尖滾動起來,發出輕微的摩擦聲,他似乎在把那針芒磨得更細小。

張遼披上衣物坐下,看了返回楊虎身後的趙擎天:「十三哥你還真是越來越神秘了,說實話,我真是想不出來,你那裡邀請來這樣的高手。」

楊虎手中的鋒利發出輕輕的摩擦聲,抬眼看向張遼:「通天塔,武將譜里不是多的是嗎?我只是好奇,那個通天塔里到底有些什麼東西?」

張遼笑笑,卻是搖頭:「通天塔的事情,只有進去了的人才知道,並不是不能外傳。就你的青銅城池而言,事實上傳了也沒用,因為每個城池在裡面遇到的情況都不一樣。」

「如果你想知道,等我回去了派人給你送份資料過來。」

楊虎搖頭:「無所謂。到時候自己去看就行了。你只要把答應我的報酬給足了就行。對了,還是說說你這婆娑掌的傷勢是怎麼來的吧?」 等楊靜把楊虎所需的物品都準備好,楊虎開始為張遼療傷。

整個過程持續了一整晚,只是治療的第一步。

而在另一邊,臨近午夜時分,花了八天時間,從臨城出發前往白城的部隊,已經到達指定位置。

柳大把子站在陣前,觀察著夜幕中的黑暗。

城池:白城

等級:青銅二級

人口:六千七百加

經濟:低下

資源:低下

防禦:低下

兵力:八百百人

統帥:楊齊

忠誠:大紅

陣營:同盟

城池易攻難守,城牆不過兩丈高,石塊牆體,這是楊虎走之前留下的消息,兵力部署可以參照青銅四級城池以下級別。

進攻策略是以城池巷戰為主,以過路為由佔領城門,連發弓弩手戰局制高點,保持連發弓弩的覆蓋射擊範圍,在最短時間奪取城池。

之後就是等待楊虎的命令。

所以,為了執行楊虎封鎖消息的計劃,柳大把子帶來的部隊,花了八天時間,繞過白城,並控制清理了白城外圍的所有哨所,把白城圍困在其中。

白城的地理位置極為特殊,既是楊家城池的終點邊境,也是一處天然的防線,再出去就是臨城。

這裡山崖一線,城立其中。

通過城池的道路,就是山崖上的天險,整個城池也和別的城池不同,坐落於天險之上,就只有東門和南門任由大道從其中橫穿而過。

算是易守難攻。

白城的地理位置,在楊虎的計劃中是極為重要的一環,只要拿下這裡,就可以建成為通往臨城的一道天險,到時候誰也難以攻破這道天險。

楊虎不愁城池建設,所以,這樣的好地方一定要拿在自己手中。

對於進攻這樣的城池,柳大把子幾乎不用費心,因為楊虎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鋪墊好了,他只需要簡單的執行,完美的執行就可以了。

柳大把子把計劃捋了一遍,沉聲對瞎子說道:「張總指揮,依照計劃行事。記住不要太多破壞城池的城牆。城主有用。」

瞎子回頭看了眼身後列隊的兵卒笑了起來:「重甲軍士和我藉機奪取南門城門后,威力最大的就是連發弩了。估計還破不開牆體。」

柳大把子也笑了起來,抬頭看看天色:「準備吧!在天亮之前拿下白城。」

「是!」

瞎子轉身向後走去。

沒一會,帶著百名重甲軍士上前趁著夜色向白城走去。

柳大把子傳令:「柳一,率領連發弓弩手潛伏向前,準備應策。」

柳一帶著粉紅軍團的連發弓弩娘子軍,列陣上前與重甲軍士拉開一段距離,才悄無聲息的向前潛伏去。

這是粉紅軍團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戰,為了預防女兵們心中的忐忑壞事,柳大把子特地把傳授她們弓弩技巧的柳一調了過來,充作陣前指揮。

瞎子帶著重甲軍士上前,點燃的火把像一條火舌從山坡遠處蜿蜒向前,吸引了白城兵卒的目光,城頭的守軍吹響警戒的號角。

城頭也點燃了更多的火把!

臨近白城,瞎子帶重甲軍士靠近城門百步舉著火把上前。

走出數十步,城樓之上傳來一個喝聲:「站住,你們是什麼人?怎麼大半夜出現在城外?」

瞎子舉手,停下隊伍對城樓上的守軍喚道:「我們是臨城的兵卒,前往迎接返回楊家婚慶的城主,想要在城池中休息一晚。」

他說著,舉起手中的臨城虎符示意自己的身份。

城頭上的兵卒,借著微弱的火光,已經看到瞎子手中舉起的令牌。

說實話,臨城雖然和別的城池沒那麼交好,但是始終還是楊家城池防禦體系里的一環。

還是友軍。

他們的防備之心沒那麼重。

城樓上的守軍對瞎子喝道:「你獨自上前來,我要檢查你的令符。」

瞎子微微一笑,舉著火把令牌獨自上前。

城門之上也有守軍下來打開一道小門,湧出一隊守軍,其中一名身穿將領服飾的兵卒,瞎子上前遞過虎符。

那將領仔細看了看令牌,的確是臨城的虎符,又仔細對瞎子看了看:「這麼晚了這麼還要趕路?山那邊不是有崗哨營地可以借宿嗎?而且我們沒收到崗哨傳來的消息。」

瞎子苦笑起來:「我們也是沒辦法。我們那城主的脾氣大人你也知道,臨時接到他傳來是消息才出發,一路也不敢耽擱,到了這裡就是這時辰了,只能在白城借住一宿,我們明天就離開,還要向前趕。」

那白城守將面上露出几絲不屑搖搖頭:「也就你們臨城的城主是個奇葩。」

他掃了眼站在黑暗中重甲軍士,對瞎子揮揮手:「行了。帶他們進來吧!」這守將對城樓之上喝道:「打開大門。是臨城的兵卒他們借住一宿。」

城門在他的喝聲中緩緩開啟。

瞎子對後面揮了揮手:「進城,不準發出聲響。擾亂白城百姓。」

重甲軍士放輕腳步上前。

不過百十步的距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