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了任何的溫情,沒有了任何的揪動。

Home - 未分類 - 沒有了任何的溫情,沒有了任何的揪動。

她沒有任何的反應。

便是厭惡也沒有。

只是無動於衷地任由著他掠奪。

果然……

昨夜的一切都只是因為她中了葯,因為他給他下了葯!

「不!不——」

他將她推倒了,想要繼續證明,如同昨夜一般證明,她不是真的無動於衷的!

「昨晚上還沒做夠嗎?」

一句輕飄飄的話,將他所有的拒絕淹沒在了絕望里。

金熙將頭埋在了她的頸項中,無聲地哭泣,陷入了絕望的泥潭之中,哀求著她的救贖。

就連成了真正的夫妻,她也無法對他動情?

可是這已經是他最後的辦法了,已經是他最後的希望了!

齊傾,你想要我怎麼辦才可以愛我?

哪怕只是一點點也可以!

齊傾沒有說話,也沒有一絲的反應。

金熙依舊死死地抱著她,無聲地哀求著她。

在沉默中僵持,在絕望中傷害。

許久許久……

「榮管事你不能進去……不能進去……」

金榮不顧下人的阻攔闖了進來。

金熙倏然起身,猙獰喝道:「滾——」

「少爺……」看著主子這般,金榮滿目心疼與哀戚,只是卻並不退下。

金熙一字一字地喝道:「滾——」

這是他跟她的事情!

是他們的事情!

不需要任何人插手,也不該讓任何人介入!

他不會讓任何人來譴責她,來責備她!

即便錯的人是他,可是在這些忠於他父親的人的眼裡,錯的也會是她!

他不允許!

不允許!

「給我滾出去——」

齊傾坐起了身,眸光清冷。

金榮吸了一口氣,看向齊傾,「少爺,少夫人,小人是來請罪的。」

「不必了!」金熙道,「沒有這個必要了,你出去!」

「少爺……」

「是我讓你下的葯,是我……」

「少爺。」金榮打斷了他的話,「小人並未在酒中下藥。」

金熙面色一僵。

齊傾眼底閃過了一抹冷笑。

「你……你說什麼?」金熙不敢置信地看著他,不過會兒便嗤笑:「夠了榮叔,事到如今沒有必要再……」

「少夫人若是不信大可讓人去查查小人有沒有去弄那些葯。」金榮看向齊傾,鎮定認真地道:「那酒雖是烈了點,但是絕對沒有摻雜任何的不幹凈的東西。」

金熙面色一震,「你沒下藥?那……」話中斷了,轉向齊傾。

沒有下藥?

如果沒有下藥,那昨晚上她……

「沒在酒中下藥?」齊傾笑了,沒有譏諷的表情卻是清晰地在譏誚,「那香爐呢?」

金熙眼底還未來得及燃起的火便這般淹沒在一片黑暗中了。

是他奢望了嗎?

金榮卻笑了笑,「那香爐燃的的確不是普通的香,不過卻也只是一種閨房怡情的香料罷了。」

齊傾眸色一顫。

「動情之後能起怡情之用。」金榮看著齊傾,緩緩說著,每一個字都清晰無比,「並無迷情之用。」

齊傾死死地盯著他,眸底一點一點地掀起了暗潮。

金熙只覺腦子轟鳴作響,目光在齊傾與金榮身上來迴轉動,許久,方才顫抖地問道:「榮叔……你說什麼?」

「若是不動情,香料並無效用。」金榮看著眼前的主子,微笑道,昨夜的細節他不知道,但是,若是少夫人不願意,少爺便是狠下了心也勉強不來的,可是……看著齊傾的反應,金榮心裡卻並無太多的輕鬆。

他想不通,為何她便這般的不願意?

因為子嗣的問題?

「真的嗎?你說的是真的嗎?!」金熙狂喜地衝到了金榮的面前,死死地扣住了他的肩膀,激動地問著,「是真的嗎?榮叔,你說的是真的嗎?」

沒有下藥!

是她動了情!

她動了情!

「是。」金榮點頭,或許說輕了那熏香的效用,但是絕對不能控制人的意志。

金熙笑了,笑的狂喜,彷彿已經死了的心再一次煥發了生機,他轉過了身衝到了齊傾的面前,「齊傾!齊傾!」

狂喜激動的幾乎說不出其他的話!

「齊傾——」

不是因為藥效!

不是因為藥效!

不是!

不是!

「阿……」

「別碰我!」齊傾倏然勃然大怒,抬手揮開了握著她雙臂的手,憤怒的容顏寸寸結冰。

金熙一怔,彷彿在大冬天裡被人兜頭潑下了一盆冷水一般,「齊傾……」

方才都並未動怒的她,如今卻動了怒……

動了怒……

一臉寒霜。

為什麼?

齊傾死死地攥著床榻,面容並未因為憤怒而轉紅,而是趨向蒼白,眼底是無止境的幽暗。

「滾!」

一個字,從唇瓣擠出,如同灌注了所有的厭惡與冷漠。

金熙沒有動,一動不動地凝視著她。

「滾!」齊傾怒不可遏,面容漸漸猙獰,「給我滾出去——」

金熙彷彿覺得自己的心被貫穿了一個洞一般,空空的,什麼也沒有了,「為什麼?」

聲音輕的彷彿已經耗盡了所有的力氣。

「為什麼?」

他上前了一步,居高臨下地看著坐在床榻上的女子,他傾注了所有愛戀的妻子,「為什麼?」

齊傾抬頭看著他,顫抖的雙眸迸發出了恨意,便是在他傷害她的時候,她也未曾有過的恨意。

「為什麼?」金熙繼續問道,聲音悲傷,「你寧願我對你下藥?寧願我傷害你?為什麼?阿傾……為什麼這般的生氣?為什麼恨我?我那般卑鄙地對你那般的傷害你你都沒有恨我,為什麼卻在知道對我動情了反而恨我?我就這般的不堪?不堪到了你連對我動了情都覺得如此的厭惡如此的噁心?!」

他抬手,死死地扣著她的雙肩,一字一字地道:「齊傾!承認對我動情,便讓你這般的恨,這般的不堪?!」

她終於對他動了情了!

終於不是無動於衷了!

總裁的獎品新娘 終於不是他自己一廂情願了!

終於——

終於——

「為什麼?!你告訴我為什麼?!」

「放開我!」齊傾奮力掙扎著,容顏猙獰的近乎可怖,「放開我——」

金熙沒有鬆開,反而是加了勁道將她整個人都拉到了他的面前,讓她的眼睛直直地看著他的,兩人近的能夠清楚地感覺到對方的情緒,對方的每一個神色,「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齊傾為什麼?!」

「少爺!」金榮見情況不妙,上前拉住了主子,「少爺,你先冷靜些!少爺,少夫人,你們都先冷靜下來!」

金熙笑著,笑的極度的絕望與悲傷。

齊傾面色煞白,眼底有著無法形容的驚怒與複雜。

「少爺!」金榮喝道,「你會傷害到少夫人的!」

這句話,便如同一絲清泉湧入了他腦中,給那就要崩潰的瘋狂注入了一絲冷靜。

她蒼白的容顏刺痛了他的眼。

手,鬆開了。

腳步踉蹌地後退。

他不能傷害她,不可以!

不可以傷害她!

不可以的……

金熙,你不可以傷害她的……

她是你最愛的人,最愛的妻子啊!

「對不起……對不起……你也累了,你先休息,先休息……我走了……我走了……」

不急的!

不急的!

她都已經對他動了情了,不急於這一時的!

他都已經讓她動了情了,還怕什麼?

不承認?

厭惡?

有什麼關係?!

他可以讓她從無動於衷,從未曾將他當成夫君到如今對他動了情,便可以消除她的厭惡,便可以讓她欣然接受這個事實!

她只是意外而已!

連自己動了情都不知道,這對驕傲的她來說自然是一件無法接受的事情!

驕傲如她,感情卻不受自己控制,這如此會不憤怒,又如何會不恨他這個罪魁禍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