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綵排的是權志龍,可最後在上萬人面前表演的卻是她啊。

Home - 未分類 - 要知道,綵排的是權志龍,可最後在上萬人面前表演的卻是她啊。

她無法想象那種場景。

正苦惱著的南星腦海里鬼使神差的冒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或許,她可以……

很快,一曲終了,權志龍和女dancer在立起與地面垂直的大床上擺出最後一個相擁的pose,定格。

周圍一群圍觀的工作人員都鼓起掌來。

「志龍哥,大發啊大發,這次表演絕對會引起轟動的!」特意前來圍觀的勝利率先開口說道,表現的尤為激動。

不過,他說的也沒錯,本來不出意外的話這個表演的確是回引起轟動,並稱為一時的話題的,只是是好是壞卻是另當別論了。

不過,一場意外倒是讓事情的發展有了些變化。

權志龍從床上下來,對配合他表演的dancer姐姐表示了感謝,然後接過了助理權孝真遞上的毛巾擦了擦汗濕的額頭。

「第一次so1o演唱會,以前都是和你們一起,現在只能靠自己,壓力真大,」他難得說出了內心的不安,「不管怎麼說,只要vip們喜歡就好。」

「只要是哥,vip們當然會喜歡。」勝利笑著說。

「嗯。」他淡淡的笑了。

今天南星特別安靜,他都有些不習慣沒有人無時無刻不在耳邊吐槽的日子了。(抖m么?)

不管怎麼說,今晚的演唱會雖然是他的名義,但誰又能想象得到,晚上的權志龍內在的靈魂卻是一個叫顧南星的小女孩。

真沒想到,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個人演唱會卻是由一個小姑娘來代他完成的。

他心裡不禁五味雜陳。

至少,南星同樣能做好一切,而在大家眼中,台上那個人依然是gdragon,就夠了。

這樣的現狀也終會有解決的一天。

晚上,距離演唱會開始還有兩個小時,最後一次綵排剛結束。

南星坐後台一邊的椅子上,沉默的任cody姐姐拿著粉餅在她臉上撲著,補上剛剛因為綵排而被汗水暈染開的妝容。

補好妝,她對cody姐姐道了謝,目光四處掃視了一遍,視線在某一處定格。

深吸一口氣,她站起身向那裡走去……

「恩淑怒那。」她掛上笑容,從背後拍了拍穿著火辣的女人的肩。

恩淑怒那就是與權志龍搭檔breathe舞台的dancer姐姐。

「志龍?怎麼了?」正與別的dancer聊天的里恩淑回頭看到是權志龍,笑著問。

「恩淑怒那,是這樣的,我剛剛想了想,還是覺得breathe的編舞有點太露骨了,我當時為了營造一鳴驚人的效果,有點走極端了,現在冷靜下來好好想了想,覺得這樣的安排還是有點不妥,今天來現場的有不少都是未成年,可能會影響不好,所以,我覺得可以這樣……」南星說出了自己的改編版本breathe舞台。

「志龍,雖然你的顧慮不無道理,這樣的改編也不是不可行,但你不覺得臨時改編舞台設計有點太倉促了嗎?你要不要再考慮一下,畢竟是你自己的so1o演唱會,出了什麼以外意外也不好啊。」恩淑怒那看起來有點為難。

「不會有問題的,我都有準備。」南星笑得信誓旦旦,「更何況,這是我的so1o演唱會,我心裡有數,不會拿這個開玩笑的。」

她倒是覺得如果真的照著原計劃表演的話才會出問題。

「好吧。」看得出,恩淑怒那仍然很猶豫,但她還是沒說什麼。

告別了恩淑怒那,南星轉身向休息室走去,而在轉身的剎那,原本的笑容就從她臉上褪去了,恢復了面無表情。

權志龍目睹了這一切的發生,但他什麼也沒說……

不管有什麼理由,南星都擅作主張改變了他的計劃,這是不爭的事實。

在原主的眼皮底下篡改他的創意,南星其實心理壓力很大,而且,她這麼做很大原因是因為她的個人原因。

自從那天在c1ub里被權志龍的女朋友那樣對待之後,她就對這種和女人之間的過於親密的互動很排斥,尤其是這樣帶著莫名隱晦意味的暗示,更令她汗毛直豎,這就像是一種心理障礙一樣,但是像和sandara那樣比較單純的互動她還是能接受的,不過,看了權志龍綵排的breathe舞台後,她表示真心接受不了。

大叔時期的危機 所以,就算是為了不在萬眾矚目的舞台上做出什麼失態之舉,她還是毅然決然的做出了這個決定。

回到休息室的路很短,南星卻走了很久,但不管再怎麼不願面對,她最終還是站在了休息室里。

空無一人的休息室里略顯雜亂的擺放著演出要用到的服裝與飾品,南星把沙發上的雜物往一邊推了推,坐了下來。

「顧南星,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剛一落座,權志龍的聲音便在腦海中響了起來。

他的聲音很平靜,幾乎分辨不出什麼情緒起伏。

南星卻心下一沉,有時候,這種平靜卻是更加讓人感到不安。

「我很清楚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也知道你很生氣,但是,我並不後悔這麼做。」南星知道他對這場演唱會的重視,但她也有自己的堅持,更何況,這一點改變她並不認為會影響到整個演唱會的精彩程度。

所以,有時候分歧就是這麼產生的,權志龍不會懂的南星的堅持,南星也不會懂得權志龍是因為什麼而憤怒。

「呵,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你如果一次次改變我的計劃,那麼我的存在還有什麼意義?」他的情緒莫名的激動起來,甚至有點口不擇言,「顧南星,你是不是愛上了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想要取而代之了?」

「權志龍,你以為我很稀罕你這所謂的明星身份嗎?」南星也被他的話氣到了,「你以為我不想回去嗎?你的人生道路本來就和我的截然不同,你認為我是憑什麼代替你去承受這一切?別忘了,熱愛這個舞台,熱愛明星光環的是你不是我!」

「……」他沉默了。

「而且,你真的認為,我不敢毀了這一切嗎?」南星沉默了一會,忽然說道。

其實,她是真的覺得累了,她也是一個無辜的受害者,又有什麼義務勞心勞力的帶他去承受這一切呢?

放棄的念頭一旦興起便一發不可收拾。

「你要幹什麼?別亂來!」似乎聽出了南星話語里透出的認真,他的語氣也不禁開始慌亂了起來。

南星剛準備開口,敲門聲便響了起來。

「請進。」:她平復了下情緒,淡淡的開口說道。

門應聲而開。

「志龍,只有你一個人啊?」進來的是一名後台的工作人員。

「不然還有誰?」南星一愣。

「剛剛,勝利他們來了,我以為他們會來找你呢。」他有點納悶。

bigbang其他成員今天是特別嘉賓,會提早過來也很正常,南星並沒有放在心上。

「可能是去別的地方了吧。」她說道。

「可能吧。」他也沒再多問,「對了,志龍,馬上準備一下,可以先去調下麥了,離演出開始也沒多久了,粉絲差不多都到齊了。」

「嗯。」南星點了點頭,「我馬上就去。」

剛剛說的話終究是一時義氣。

看著那人離開,南星站起身,輕聲說道:「我答應的事便會做到,你可以放心,粉絲們看到的仍然會是那個耀眼的gdragon,我不像你,可以翻臉不認人。」

說完,不待權志龍再說什麼,她就推門離開了休息室。 這一晚,註定是個不眠夜。

當gdragon推開大門在萬眾矚目的舞台上亮相之時,全場的歡呼頃刻間達到頂峰。

美麗的皇冠燈像是在暗處浮動的金色海洋,點綴了整個場館。

而gdragon也在這一晚將自己多變的一面完美的呈現給了大家,無論是帥氣,性感,可愛,瘋狂……都可以完美消化。

這無疑是一場令人回味無窮的視聽盛宴!

當舞台上21歲的志龍和屏幕上13歲的志龍跳著一樣的舞,唱著同一首歌時,令人不禁有了一種穿梭時光的錯覺。

而之後的《breathe》舞台被南星修改過了,前奏響起的時候,舞台上一片昏暗,突然一束追光燈移到了舞台中央不知何時出現的大床上。

台下響起驚呼,原來是gdragon正身穿一件簡單的白色緊身衣,低著頭坐在kingsize大床中央,因為低著頭,所以大家都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但這樣反而更有一種神秘的誘惑,而這身簡單的衣著卻更突顯出他身上的肌肉線條,在舞檯燈光營造的氛圍下有種莫名的小性感。

而他左右兩邊則各側坐著身著一黑一白性感短裙的美女dancer,她們的手正緩慢卻顯得分外撩人的撫摸著他的身體。

隨著歌詞一句句從口中吐出,他緩緩抬起頭,眼神冷冽,唇角卻勾勒出一抹壞壞的笑容,然後抬手輕撫上左邊白衣美人的臉龐,同時微微側過頭,湊上前去,似吻非吻……

台下歌迷驚呼:「不要!!!」【放開那個騷年,讓我來!!!(爾康手)】

然而,下一刻,出乎眾人意料的一幕出現了,只見他毫不留情的推開了白衣美人,而與此同時,身後的黑衣美女伸出一雙縴手從他身後撫上了他的胸膛,他微微側頭,眼帘低垂,伸手覆上了胸前作亂的那雙縴手,下一秒,便故伎重試,將黑衣美女也撇到了一旁。【vip:幹得好!!!】

站起身,他從床上走了下來,隨著音樂的節奏舞動著,身後的舞群從黑暗處來到舞台上,配合無間的將剩下部分結束了。

之後,無論是權志龍一償夙願獨唱的《謊言》,還是與幾名vip的合作,以及最後bigbang其餘四人的出現都不斷的掀起台下的尖叫聲。

最後,以一首《heartbreaker》圓滿的結束了這第一場的so1o演唱會。

結束了演出,在身後vip的挽留聲中,南星走下了舞台,方才還掛著的淺淡笑容頃刻間便不見了蹤影。

因為方才的劇烈運動,即使此時正值寒冬,她全身卻早已濕透了,這是她從小到大都未體會過的超負荷運動,在這段短短的時間裡卻體會了個遍。

而體表的熱度卻仍掩蓋不了心底透出的寒意。

她忽然找不到繼續下去的動力了,她所做的一切都好像在機械的完成一項任務。

神情恍惚的來到休息室,讓cody姐姐幫忙卸妝,然後換下演出服,接下來便坐車趕往nb1c1ub.

楊社長為了幫權志龍慶祝今天順利舉辦的個人演唱會,特地包下了nb1c1ub,讓yg所有人都來參加慶功宴。

她和bb其餘四人同坐一輛車,車裡卻是異於平常的安靜。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南星並沒有發現其他四個人看她的詭異目光。

「志龍剛結束so1o演唱會,不應該高興點嗎?你們怎麼一個個都跟霜打了的茄子一樣?我們可是去參加慶功宴的,看你們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去參加葬禮的呢。」開車的金南國試圖活躍一下氣氛。

「是啊,剛結束演唱會,志龍哥一定是太累了。」勝利打著哈哈說道。

「誰說我累了?我好得很,」南星卻不買賬,「我只是在養精蓄銳,今天晚上要放開了玩!」

「啊……是嘛……」勝利只好尷尬的笑笑。

詭異的沉默再次捲土重來。

「啊,對了,志龍哥,你把breathe的舞台改編了啊,我也是看到現場才知道的呢,雖然沒有之前的火爆,不過這樣含蓄的誘惑也很有看頭啊!志龍哥不愧是英才啊~」勝利繼續沒話找話說。

「嗯。」南星沒心情說話,只是淡淡應了聲。

「勝利,你今天話真多。」一邊閉目養神的top也睜開眼掃了勝利一眼。

大哥發話,勝利也只好噤聲了。

於是,一路詭異沉默的來到了nb1c1ub,五人下了車熟門熟路的從側門進去,而金南國則去停車。

c1ub里已經有了不少人,大家看到bb五人來了都熱情的表示祝賀。

南星也笑著一一接受。

如果說在這段時間裡她學會了什麼的話,那一定是戴上面具做人。

現在她已經能熟練的把這項技能運用的爐火純青了。

如果gd要在面對媒體和群眾的時候帶上面具,那麼她就要在面對任何人的時候都要戴上面具做人。

只有在權志龍面前時,她才會是真正的顧南星,在此刻說來,是不是有點諷刺?

「志龍,今天的慶功宴,你是主角,不說點什麼嗎?」teddy哥突然從人群中擠了過來,往她手裡塞了一杯酒,然後大聲道,「大家注意了,我們今天的主人公gdragon要發話了!」

聞言,大家都停下了交談,向這裡看來。

「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ygfami1y的一員,」被趕鴨子上架的南星也並不推辭,反而面帶笑容的說道,「我也不多說什麼廢話了,今天,我們不醉不歸!我先干為敬!!」

說完,她便將手裡的一杯啤酒一飲而盡。

眾人的情緒於是被帶動起來了,全場再次high了起來。

接下來有不少人來勸酒,南星也來者不拒。

「南星,你酒量不好,別喝了。」一直沉默著的權志龍終於看不下去她這樣自虐般的灌酒行為,忍不住開口說道。

南星卻像全未聽到一般,繼續我行我素。

說實話,她很討厭他這樣,好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所以,到頭來只有她一個人在意嗎?

漸漸的,神志有些不清了,她就靠在一邊的卡座上,慢慢喝著手中最後一杯啤酒。

身邊有人坐下了,她也不在意,只是獃獃的看著dj台上正帥氣的親自打著碟的楊社長,思緒不知飄到了何處。

如果就這樣醉死能讓她回到過去的生活也好啊……

「志龍,」身邊的人開口了,「你最近有沒有覺得……哪裡不正常?」

「嗯?」她疑惑的轉頭看向身邊的人,雖然視線有些模糊了,她還是大致辨認出了這人是永裴。

「志龍?」永裴看著一臉茫然的權志龍,反倒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正當兩人相對無言之時,c1ub里的音樂突然停了。

所有人都有些摸不著頭腦,紛紛向舞池中心看去。

原來是楊dj停了音樂,只見他正笑眯眯的看著步履蹣跚走上舞台的gummy,於是大家更茫然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