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黎陽卻拉住他:「軍隊里的偵哨,要能耐得住,咱們再忍一刻鐘!」

Home - 未分類 - 但黎陽卻拉住他:「軍隊里的偵哨,要能耐得住,咱們再忍一刻鐘!」

眼看一刻鐘要到了,陸昊心又有些急,但就在這時,看到紫光中影子閃動。

如果不是他的視力非常好,絕對看不到這個人。

說是人,其實只是起立行走,穿著衣裳拿著武器。實際上,這個「人」的頭顱,與其說象人,倒不如說象是一個壁虎。

看到他,陸昊本能地就感到恐懼和厭惡。

這種感覺,就象是他看到了蛇妖時一樣!

「怪物……是蜥怪!」黎陽喃喃地道。

蜥怪,同樣是太古種族之一,軒轅聖帝征伐百族,將那些食人之族,全部趕出了太華古陸。

這其中,就有蜥怪!

那個蜥怪很謹慎,它的身體也很詭異,竟然能變動顏色,剛才陸昊能發現它,正是因為他中途變了一下顏色。

它在那邊站了好一會兒,然後突然嘶嘶叫了起來。

雖然聽不懂它在叫什麼,但那興奮、激動,只要稍有心智,就能聽得出來。

陽光照在它的身上,它歡快地旋轉著身體,然後雙手抱著肩膀,向著天空,閉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氣。

在這之後,它開始迅速警覺,抓著武器,目光炯炯向四周看。

「怎麼說?」陸昊輕輕地在地上寫下這三個字。

「抓活口。」

看到黎陽的回復,陸昊點了點頭。

但就在這時那個蜥怪突然象是發現了什麼,轉身回去,又消失在那片紫色的光芒之中。

陸昊與黎陽對望了一眼,然後兩人悄然前行。

藉助岩石、斷樹和土坑掩護,他們慢慢接近紫光。

整個紫光區域方圓有十餘里,當他們靠近之後,並沒有輕舉妄動。

又等了片刻,剛才那蜥怪再度出現,只不過這次,除了它之外,還有另外五個蜥怪。

它們也各自執著武器,到了這邊,立刻散開,形成了一個戰鬥隊形。

從這一點來看,這些蜥怪戰鬥的經驗還很豐富。

「實力怎樣?」黎陽在地上劃出這四字。

「不強。」

陸昊從對方的氣息中可以判斷出,它們的實力確實不算強,大概相當於人類的聚靈武者。

「試試。」黎陽又划道。

兩人又悄悄向前移動,但才數步,就聽到一個蜥怪嘶的一聲怪叫。

這是明顯示警,他們被發現了!

陸昊與黎陽再不掩飾身形,飛身而起,向著蜥怪沖了過去。

此前雙方相距不過百丈,兩人的實力,極力衝刺,百丈也就是幾息的事情!

那些蜥怪雖然實力不強,但是應對卻是很迅速,一息之間,就改換位置,形成防禦之態。

等陸昊與黎陽衝到面前時,蜥怪中的三個,已經連發九箭!

噗噗噗噗!

這九箭明明是先後射出,但在空中卻象是同時抵達目標。陸昊與黎陽身上都著了甲,伸手護住眼睛咽喉這樣的要害,然後就覺得不對。

那箭的箭簇雖然不是金屬製成,但穿破能力,比起破元鋼更強許多!

他們所著之甲,本來是天策府鑄制,防禦力上佳,但在這種箭矢面前,比起紙糊的好不到哪兒去。

而且緊接著,他們的護體元氣,也被穿透,對這箭矢的阻擋作用,比不上平時的一半。

兩人身上,頓時插滿箭矢,而且箭矢之上,還塗了不知什麼毒汁,讓他們覺得筋酥骨軟,沒有氣力!

一般的武者,哪怕是入微境的,遇到這五個只相當於人類聚靈境的蜥怪,恐怕都要完蛋!

但陸昊黎陽,並非一般武者! 十五息之後,陸昊與黎陽各自摁著一個蜥怪,另外三個,則已經身首異處!

「怎麼樣?」

「還好,撤吧!」

兩人簡單對話之後,將兩個蜥怪直接打昏,然後轉身就走。

這蜥怪雖然只是人類武者聚靈境的實力,但卻比一般的入微境還要難纏!

兩人也怕紫光里出來更多的蜥怪,特別是出現更強大的蜥怪,所以抓了俘虜就走。

一個時辰之後,他們來到了元磁逆亂區的邊緣,兩人算是鬆了口氣。

「將俘虜帶回縣城,看看聶縣令那裡處置的怎麼樣了。」

帶著前來接應的天策府軍士,他們趕往縣城。

沿途所見,一片混亂凄涼。

雖然元磁逆亂還沒有波及到這裡,但是,界山崩塌時飛濺的碎石樹木,還是將人類居住的村鎮砸得一團糟。

並不是所有村鎮,都能如同陸家鎮一樣,擁有大陣防護。

甚至一些小點的武者家族,他們的護陣簡陋,只能起個預警作用,在這種災難面前也是毫無用處。

滿目瘡痍。

陸昊看了臉色鐵青。

界山山崩導致了這一切,而界山的崩塌,又很有可能是江孤竹一夥搞出來的。

如果能證實這一點,陸昊下定決心,就算是江孤竹躲得再深,也要把他翻出來,親手將之斬殺,為這些無辜枉死的人復仇。

縣城裡同樣是一片混亂。

雖然城中有大陣防護,昨晚及時開啟,使得城中沒有界山之崩而出現傷亡。但是,城外的災民紛紛湧入城中,傷者要治療,失去家園的要賑濟,這一切,讓城裡變得緊張忙碌起來。

他們這一行進城,直接到了縣衙前。

「聶縣令呢?」黎陽問道。

「縣令正在處置搬遷之事,他說了,兩位如果來了,可以直接進去。」迎來的武士詫異地望了一眼蜥怪。

不只是他,沿路來,只要看到那蜥怪的,幾乎都覺得很驚訝。

絕大多數人,都認不出這種十幾萬年前就絕跡了的東西,但是,人類對蜥怪等食人怪物的本能恐懼與厭惡,因此看著蜥怪,沒有誰同情。

直接進入縣衙內,看到聶達正在吩咐事情,旁邊三個書吏拿著筆在記,而信使接二連三地派出去。

「聶知縣,救災的事情緩一緩,有更重要的事情。」

黎陽聽了兩句,都是如何救災,如何監視元磁逆亂的,因此沉聲說到。

聶達一驚:「現在救災是最重要的吧……」

然後,他的目光也停在了蜥怪身上:「這是……蜥怪?」

他擔任過很長時間的縣武道學宮的主事,學識淵博,一眼就認出這怪物。

然後,他失聲驚呼:「蜥怪怎麼會出現,已經滅絕十餘萬年了!」

「界山那裡面鑽出來的。」黎陽沉聲道。

聶達幾乎傻了,過了會兒,他厲聲道:「都給我聽清楚了,黎別將說的事情,一個字也不許傳出去!」

在場的書吏、信使,都是肅然應是。

緊接著,聶達又道:「該死,怎麼會這樣……咦,等一下,你們稍等!」

他叫來一個信使,吩咐他到武道學宮去取一本書。

信使匆匆而去,聶達接下來和黎陽商議戒備防守事宜。

「這兩個活口,可以審問一下,就是不知道,它們與我們的語言是否相通。」黎陽踢了一個蜥怪一腳。

那個蜥怪身體猛震,然後醒了過來,抬頭看著屋內眾人。它那泛著混濁幽黃色的眼睛,讓人看得非常不爽。

然後,蜥怪開口說了什麼,但眾人沒有一個聽得懂的。

「你聽得懂我們的話嗎?」黎陽問道。

蜥怪吐出舌芯,又說了什麼,既快且急,眾人都聽不懂,不過想來不是什麼好話。

「看來不懂,那就沒有用處了。」黎陽看著聶達說道。

聶達點了點頭,眼中露出凶光。

陸昊一直在注意那蜥怪,發現那蜥怪在聽到「沒有用處」后,眼珠就開始亂轉,於是故意開口道:「其實還有些用處的。」

「什麼用處?」

「畢竟十幾萬年沒有看到蜥怪了,我們可以把它解剖了,研究它的身體結構,多了解一些這種敵人。」

一聽到「解剖」,蜥怪的眼珠再次亂轉起來。

陸昊這時心裡確認了大半,於是又道:「一般蜥蜴的生命力都很頑強,這傢伙應該也一樣,把它開膛破肚,剝皮抽筋,一時半會都不會死……」

得了陸昊使眼色,黎陽會意,嘆了口氣說道:「本來雖然蜥怪十幾萬年前是我們的死敵,但畢竟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如果能交涉,那是最好的。但聽不懂我們的話,又不能養著,也只好按你說的來做了。」

「我能說話……」

就在這時,那蜥怪突然開口了。

它的聲音很古怪,口音與武魏帝國差異很大,但是,眾人勉強可以聽得懂。

它一開口,眾人大喜。

「你能說話,那就最好不過,老實說吧,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蜥怪沉默了一下,用力掙了掙,然後昂起頭來。

它看著眾人的目光,很平靜。

「說,你們是從哪兒來的!」

蜥怪突然笑了。

「你們以為我是怕死才會說通用語嗎,你們這些連自己語言都沒有的賤種……我只是想要向你們宣告!」

「向你們宣告,一切果然如同神所預言,再堅固的封印,也會從內部崩塌,我們三幽諸族,終將重返陽光之下的熱土!」

「我們,被趕離家園十萬年,但是現在,我們又回來了,這溫暖的陽光,這光明的大地……都將屬於我們!」

它這番宣告,用那種特有的怪異口音發出來,瘋狂陰森,讓人毛骨悚然!

說完之後,它突然向著陸昊就衝來,張開大嘴,竟然要生生撕咬陸昊!

陸昊當胸就是一腳,將它踢得飛起,口中狂噴鮮血,重重撞在了牆上。

不等它爬起,陸昊又跟上去,一腳踏在它的胸口,然後跺了下去。

轟!

它的胸肋骨骼,至少有七八根被跺得粉碎,不過陸昊用力巧妙,雖然讓他飽受骨折之痛,卻沒有立刻要了它的性命。

然後,陸昊淡淡地說道:「只要我們人族武者還在,你們就休想奪走寸土!」

蜥怪抬起眼,冰冷的眼睛死死盯著陸昊,詭異地笑了一下,然後頭一歪,竟然就死了。

「服毒?」陸昊吃了一驚,這傢伙是怎麼服毒的,難道它嘴中隨時都準備了毒汁? 這個蜥怪死了,還有另一個蜥怪。

有此前之鑒,黎陽很快就從剩餘的蜥怪嘴中,發現了一顆牙齒里藏著毒丸。

只要咬破封臘,毒丸就會立刻發作。

將毒丸取下,再把這個蜥怪弄醒,它醒來之後,立刻咬了一下牙,發現毒丸被取走,表情才有些恐懼。

地上蜥怪的屍體還在,它掃了一眼,然後抬頭看著眾人。

「它已經說了不少,你如果想得到一個痛快,就老老實實說吧。」黎陽冷冷地道。

活著的蜥怪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笑了。

「能活著回到陽光之壤,我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十萬年的封印,終於結束,接下來,你們就等著死吧。」

這隻蜥怪只說了這幾句話,然後就雙眼一閉,不言不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