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楚南看著白姬的驚詫,知道她猜測出來了,當即壞笑一聲,肆無忌憚的目光在白姬胸口不斷遊走著。

Home - 未分類 - 「嘿嘿,」楚南看著白姬的驚詫,知道她猜測出來了,當即壞笑一聲,肆無忌憚的目光在白姬胸口不斷遊走著。

「呆會兒你幫我加持,記得千萬別分心了。」

「你想要!」白姬倒吸了口涼氣,雖然已經猜了個十有**,但聽楚南親口肯定,還是心中一跳,緊張的血脈噴張,心跳急劇加速。

他,他真想憑一己之力斬殺倆個五階妖獸!?這,這怎麼可能!

詫異半響后,白姬才發現楚南的目光似乎怪怪的,有些不懷好意。她低頭看去,這才發現自己胸口的衣襟已經完全撕開,高挺的胸口大幅度露出。

甚至都凳都快要看到倆個點了。

這個混蛋!竟然趁著老娘不注意偷看!

看著楚南滿臉毫不掩飾的壞笑,和都快要凸出來的眼珠子,白姬恨不得有種一腳踢死他的衝動。

「看什麼看!」白姬慌亂的捂住胸口,美眸翻轉,惡狠狠的眼神剜了楚南一眼。

切,看一看又不會少兩斤肉!

楚南毫不畏懼她的眼神,厚著臉皮滿臉嚴肅,好像在說一件很鄭重的事情:「女子的胸口,可以激發男人浴血奮戰的態度和悍不畏死的精神!馬上我就要為大陸蒼生和萬人的命運奮戰了,自私自利不可取,身為隊長的你也應該自我犧牲一下,為團隊做出點貢獻。你就遷就遷就我,拿出來分享一下唄。」

白姬先是一怔,隨即臉色氣的煞白。

遷就你妹呀!你以為是饅頭啊還分享給你!

好色也說的這麼理所應當!

剛剛對楚南升起的一絲好感,頓時蕩然無存。

這個流氓!

「小心!」此刻楚南忽然臉色一變,驚喝出聲,繼而張開雙臂迅速的朝著白姬撲過來。

盛怒之下的白姬看到楚南撲過來,擺明一副想要佔便宜的樣子。

心中直說你當我傻啊,這麼低級下流齷齪的招數虧你也想得出來!

白姬非但不閃躲,被楚南張開雙臂撲過來的舉動惹毛了,這小子不僅想看,還想摸!

「我打死你這死變態,死流氓!給老娘走開!」白姬驚呼一聲,可是楚南的速度太快,她根本來不及使出功法,而是手握著玉簫,蹦蹦蹦在楚南頭上很敲了幾下。

「哎呀哎呀哎呀!」楚南連連慘叫三聲,捂著頭滿臉委屈。不過終於將白姬撲倒,整張臉撞在她的胸口上。

軟綿綿的……

楚南腦海中剛生出這個念頭,腦袋又被狠敲了幾下。

「給我走開走開!啊……」白姬又急又氣,臉色慘白。感覺著楚南的臉緊緊貼在自己胸口,都快被壓扁了。

她憤怒的把玉簫當作棒槌,敲的楚南滿頭大包。

此刻,突然——

一道精銳的光芒擦著二人的頭皮飛過,那綠色的毒液雖是被二人閃躲過大部分,但依舊有少部分沾染在二人身上。

「呲呲呲!」

刺耳的腐蝕聲聽上去令人發寒,兩人的衣衫瞬間被溶出一個大洞,威力極強,空氣中瀰漫著濃郁的酸性味道。

糟了!

兩人對視一眼,臉色大變。

楚南只感覺身上一陣被灼燒的痛楚傳來,而且在不斷的蔓延全身。那毒液已經將二人衣衫全部蔓延成綠色,若不是兩人及時用內力護體,恐怕此刻已經跟隨毒液化成一團血水。

「快脫衣服!」楚南驚急喝出聲,三兩下便將衣服脫了個乾乾淨淨,**著精壯的上身,露出古銅色的皮膚。還好他的反應夠快,毒液並沒有蔓延到褲子上。

「啊!?」白姬好半天才聽到楚南的話,還未等她反應過來,便只聽得一絲「遲啦」的撕裂聲,楚南已將她的上衣撕扯出一長條大口子。

「還愣著幹什麼,快點脫衣服啊!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楚南手忙腳亂,粗暴的抓住白姬的衣服狠扯著,只聽得不斷的撕拉聲音,短短片刻后,白姬的衣服已經七零八落,被撕成碎碎布條。

楚南一邊撕著,心中突兀的生出一絲變態的爽感。

小樣我讓你再遮,我讓你再遮。

白姬嫩如凝脂的俏臉一片血紅,都快滴出了水。

低著頭,雙手環抱著胸口,不斷拚命的捂著。可是那對滑脫的胸實在是太大,根本不能遮擋住,只能堪堪捂住倆個點。

「啊啊啊!」白姬簡直要瘋了,連聲尖叫著。被一個男人瘋狂的扒自己衣服,整個上身都暴露在他的面前,自己還偏偏不能生氣!

「不準看,轉過去!!」白姬咬牙切齒,不斷的尖叫著。

楚南哦了聲,雙手捂著眼睛,但手指縫張開的老大,滴溜溜的目光透過手指縫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偷瞄著。

那好比牛奶般細嫩,柔滑的皮膚展現在楚南眼前。

那對胸涌的波濤,高挺著,極富有彈性的上下晃動。雖然被捂住雙點,楚南也能夠看到十分之九。

雖然傲人,但還略顯青澀,一看便是缺少人為的調教。

前凸后翹,高挺起的胸口與那豐腴卻又不帶絲毫贅肉的豐臀,勾勒出完美的曲線。

被撕裂開的青衣之下,大腿之間若隱若現露出的春光,有些模糊讓人看不清,但卻更是勾引了起征服的**。

白姬氣的臉色煞白,幾欲要吐血。她手忙腳亂的從納戒中再次拿出一套青衣套在自己身上。

自己怎麼遇到這個小子,這小子簡直是數萬年來整個修仙界的奇葩,恥辱!

楚南卻是滿臉可惜的搖搖頭,驚鴻一瞥,沒有看過癮吶。

再吐一口毒液來就好了。

突然——

那地穴魔蛛似乎感應到楚南的要求,八隻蜘蛛腿張開,彎曲,從地面一躍而起,好比炮彈般沖向玄冥鷹,張開八個大口,全部咬住玄冥鷹的翅膀。

青色的羽毛隨風紛飛,玄冥鷹的翅膀被生生撕扯出猙獰的傷口。

玄冥鷹當即慘叫出聲,鋒利的鷹嘴也直插進地穴魔蛛其中一隻嘴中,頓時綠色毒液瘋狂飛濺,鷹嘴從地穴魔蛛嘴裡刺進,從頭顱冒出。

兩隻妖獸在空中糾纏著,紛紛慘叫跌落在地,兩敗俱傷。

整個大地劇烈震動,彷彿發生九級地震。雪地完全裂開,濺起無數的雪花,形成白茫茫的雪霧。

楚南臉色逐漸鄭重了起來,目光中泛出一絲精光,攝人無比。

看著好像變了個人似的楚南,白姬心中也為之一凜。驚疑的看著楚南,縱使是受傷的五階妖獸,餘威也是不不可小覷的,更別說兩隻五階妖獸了!

楚南真的是財迷心竅,為了兩隻妖獸材料就甘願犯險?這玄冥鷹的鷹嘴雖好,但也沒有好到讓人不顧一切,冒著生命危險去獲得吧。

只是她不知道,楚南外表沉默著,腦海中卻不斷與血之鳳凰對話。

「小毛崽子,我有種強烈的預感。這地穴魔蛛體內,正孕養滋生著噬陰禾。」

「你可要確定啊,我不想白費一場力氣。」楚南遲疑的問。 我的妹妹是idol 妖獸軀體內長植物,這荒謬的事情他還是第一次聽到。

「哼!」血之鳳凰不滿的一哼:「老子什麼時候說錯過!這小蜘蛛,老子以前當寵物養過一隻,噬陰禾就滋生在它體內。十有**是有的。」

楚南狐疑的問:「那還有十之一二沒有呢?」

「沒有……那就該你倒霉咯。」血之鳳凰聳肩道。

楚南回想著小師姐,咬了咬牙,拳頭捏緊了些。

只要自己得到這噬陰禾,就可以將小師姐的陰柔之氣調和了吧。

然後就可以進行雙修了。

「好吧!」楚南深吸了口氣,不禁眯起了眼睛,森然道:「接下來,輪到我們表演了。」 第169章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再怎麼說地穴魔蛛與玄冥鷹都是五階妖獸,縱使是身負重傷,也不是一般修者能夠抵擋的。

還未等白姬說話,只見楚南的身影化作一道光芒,眨眼間便消失不見,在空中帶起陣陣殘影,風馳電掣般沖向地穴魔蛛。

他的首要目標,便是得到噬陰禾!

白姬被他毫無徵兆的動作嚇了一大跳,倉促之下連忙祭出剛開始打楚南頭的玉簫,空靈的簫聲傳到老遠,極具有穿透力。

簫聲很是急促,好比大海上的波浪一浪一浪打來,讓人血脈噴張。

聽到那清脆悅耳的簫聲,楚南只感覺彷彿打了雞血般,整個身體充斥著磅礴的力量彷彿要溢出來。

好厲害的鼓舞能力!

楚南暗暗乍舌,一般修者戰鬥中必須要趁著間隙調整自己的心態和身體的力量,使之達到最理想的狀態。

可是白姬的這簫聲很是詭異,讓人省去了這些繁瑣的事情,無盡的力量不斷膨脹,彷彿要將楚南的軀體撐大,急於找個地方發泄出去。

「啊!」楚南雙目露出極具其侵略性的獸性,體內原始的獸性被激發了出來,心中起初面對兩隻五階妖獸的膽怯心也橫掃而空。

此刻,血之鳳凰忽然在他腦海中「咦」了一聲,彷彿感覺著驚疑,可是卻又沒說話,沉浸了下去。

「九焰劍訣,第一式!」

九羽赤凰刀瘋狂的燃燒著,灼熱刺眼的金色火焰瘋狂的向著四周繚繞,與刀氣交融混合在一起。

兩股力量混雜在一起,蘊含著恐怖的力量,讓人無法直視。

站在遠遠的白姬,只看到楚南刀身上的金黃色火焰,心中凜然,她毫不懷疑這麼恐怖的力量,根本不弱於御靈境初期強者的一擊。

達到先天中期后,楚南渾身各方面的能力都大幅度提升,內力也經得起足夠的消耗。

在這種情況下,楚南不計損耗的將內力不斷壓制到極點,幾乎已經快要液化后,才施展出功法。

這種方法雖然消耗極大,但是威力卻恐怖之極!

一瞬間,楚南的九羽赤凰刀好比浩日般耀眼,在空中升起一團刺眼的光芒,將他籠罩在其中。

周圍大地的白雪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著,這恐怖的高溫,將冰天雪地都幾乎融化。

沒想到這個先天初期的小子,已經將內力運用施展到如此淋漓盡致的狀態!

白姬在驚嘆之餘,也開始生出自愧不如的心情。

簡直難以置信!

要知道內力的壓制很是困難,稍有不慎便會遭到內力反噬,體內筋脈會被強大的內力反噬摧毀的寸寸斷裂。

他好大的膽子,是在玩火**?還是有著足夠強大的自信能夠控制這?制這恐怖的力量!

兩隻五階妖獸此刻正在地面上掙扎呻吟著,痛苦的喊叫,一邊互相仇恨的緊盯著。

玄冥鷹本來就與地穴魔蛛乃是天敵。此刻雙方都被對方重創,心中的怨恨無以復加。

可是緊接著,兩隻妖獸的眼中頓時一凜,隨即同一時間露出擬人化的驚懼。

它們瞬間感受到頭頂之上,有一股強大的死亡威脅在逐漸蔓延。

不僅是人類,高階妖獸都會有第六感!

雙方同一時間向上看去,只看到天空中不知何時,竟多出了個耀眼無比,通體金黃色的浩日!

不,這不是太陽。這是那個人類!

若是在自己巔峰狀態,自然是不懼這種攻擊。

可是現在他們倆個已經身負重傷,連身上最堅實的防禦也被互相摧毀,根本不敢硬捍抵擋。

強大的死亡氣息讓兩隻妖獸不禁心顫,在這一刻它們倆個彷彿達成某種協議,當即瞬間調轉目標針對向楚南。

無數的風刃夾雜著青色羽毛化作的流光,和漫天的白絲以及蛛矛,鋪天蓋地向上升騰而起。

萬千道攻擊聚在一起,好比蛟龍出海,恐怖如斯。

蒼穹中,早已蓄勢待發的楚南已然做好準備,雙臂不斷震動,彷彿快要控制不住那強大的力量。

九羽赤凰刀身急顫,發出尖銳好比鳳凰鳴叫般尖銳的清響,四處繚繞。

同一時刻,龐大的威壓從楚南身上爆發而出,席捲上每個人的心頭。

白姬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只感覺胸口好像被什麼重物重重擊打,悶得喘不過氣來。

血之鳳凰屬於妖獸中的巔峰王者,他的威勢,豈是兩隻區區五階的妖獸能夠比擬的?

兩隻妖獸獸瞳中露出驚懼詫異的光芒。

「轟隆!」

刀氣從九羽赤凰刀中激射而出,劃破了虛空,甚至連虛空都產生破碎的黑色漏洞,與兩隻妖獸合力一擊撞擊在一起。

強大的光芒爆射而開,光圈夾雜著氣浪,以摧枯拉朽之勢朝著四周擴散而出,凜冽的氣浪將整片大地的山林,都吹的向著外面歪栽出去。

白姬來不及閃躲,只好緊閉著眼睛咬牙,以免被這刺眼無比的光芒損傷自己的眼睛。

爆炸聲雷動九霄,撼動蒼穹。

在整片山林中不斷繚繞,遲遲還未散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