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軍侯撫掌大笑:「沒錯,應該就是這樣。這位先帝建立了密庫,但惡魔來的太過突然,來不及將密庫挪走,所以一直保留至今。本侯天命所歸,得天地眷顧,這個密庫註定是屬於我的!」

Home - 未分類 - 冠軍侯撫掌大笑:「沒錯,應該就是這樣。這位先帝建立了密庫,但惡魔來的太過突然,來不及將密庫挪走,所以一直保留至今。本侯天命所歸,得天地眷顧,這個密庫註定是屬於我的!」

龍玉瑤取過獸皮看了看,恍然道:「這是世界樹,先帝密庫就在世界樹下,而我們現在也在地下,也就是說,密庫近在眼前,對嗎?」

「沒錯,密庫近在眼前,先帝留下的寶貝都是我們的,真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如果讓葉問天知道,非活活氣死不可,哈哈!」冠軍侯笑得格外開懷,彷彿憋屈的怒氣也得到了發泄,他決定,取完寶貝回去之後,一定要藉此好好羞辱葉問天。

突然,冠軍侯一翻身,在龍玉瑤的驚呼聲中將她壓倒在地。

「玉瑤寶貝,來做一次慶祝一下如何?」冠軍侯也不管龍玉瑤答不答應,低頭就在她天鵝般的脖子上親了起來,同時雙手齊出,一邊撫摸一邊幫她解除武裝。

龍玉瑤頓時感覺渾身發燙,紅著臉啐道:「你傷沒好,我傷也沒好,還是療傷要緊……唔……你輕點……嗯……」還沒說完,就已經變成了甜膩的低吟。多年纏綿,冠軍侯早已掌握了她的一切敏感點,稍加挑逗,就能讓她乖乖就範。

冠軍侯暴力將她的內衣撕開,道:「療傷是小,歡愛是大,你若不想那就算了!」說完故意虎著臉,就要起身離開。

龍玉瑤連忙將他摟住,紅著臉呢喃道:「算你的啦,來吧,我準備好了,不過我身體很痛,你輕點……」

「當然,在我的女人之中,你永遠是最棒的!」冠軍侯一句話就讓龍玉瑤飛上了天,三下五除二寬衣解帶,狠狠壓了上去。

……

同一時間,葉問天和顏如玉也在討論地下湖的問題,既然岩洞周圍是全封閉的,那麼出口很可能在湖底。

顏如玉吸收完大地靈髓之後,傷勢也基本痊癒,只不過每每回憶起之前赤果相擁的一幕,就會俏臉發紅渾身發燙,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葉問天,好在葉問天沒因此而對她動手動腳。

她真怕被葉問天看成是輕浮的女人。

「哦對了,我被冠軍侯捉住之後,他告訴我,世界樹下有先帝留下的密庫,如果我乖乖就範,他就將密庫中的寶物和我共享。」顏如玉說到這,忽然紅著臉連連搖手,「我當然不可能答應,但這個消息應該是真的,如果這裡真的有先帝密庫,很可能就在附近。」

葉問天瞧著她的樣子,忍不住笑道:「我知道你不可能答應,你急著解釋什麼?」

「我……」顏如玉也愣了一下,是啊,自己解釋什麼?自己幹嘛要下意識去解釋?難道……

想到這,顏如玉的俏臉非但沒有緩解,反而更紅了。

葉問天不再逗她,道:「冠軍侯只是想盡一切手段逼你就範而已,一旦你答應,就滿足了他變︶態的報復欲和佔有慾,等他玩膩了之後就會將你一腳踢開。不過這個消息應該是真的,既然不巧讓我知道了,自然不能將密庫留給冠軍侯。」

顏如玉頷首道:「我也討厭冠軍侯,既然我們落入地下,正好找一找先帝密庫,無論如何不能讓冠軍侯將寶物取走。」

葉問天道:「打擊敵人就是幫助自己,且不說這先帝密庫有多少寶貝,就算只有一件,也決不能讓冠軍侯得逞,事不遲疑,我們這就出發吧,若我所料不差,地下暗河應該組成了一片網路,其中肯定有一個出口是通向先帝密庫的。」

顏如玉立刻起身:「冠軍侯也被巨爪拍落,以他的氣運,是不可能輕易死掉的,他雖然放浪狂傲,見識卻極其豐富,肯定也能想到先帝密庫就在附近,我們必須敢在他之前找到密庫!」

對此葉問天深以為然,雷霆曾言,青龍氣運十分,冠軍侯獨佔其六,這句話或許有誇張的成分,但也充分體現了冠軍侯的氣運之強。以這種氣運,冠軍侯是絕不可能被巨爪拍死的。

說做就做,接了兩瓶大地靈髓,又將岩洞頂部生長的藍晶挖了幾顆,兩人立刻潛入地下湖,尋找通往暗河的出口。

… 葉問天和顏如玉雙雙潛入冰冷的地下湖之中,湖水之中極度黑暗,可以說伸手不見五指,不過這難不倒葉問天,雖然靈力被封,但真實之眼卻運用自如,依靠能量感知,真實之眼通過湖水中細微的能量波動,將視野轉換成了一副由紅藍雙色構築的全景地圖。

顏如玉卻沒有這種能力,為了不迷失方向,只能緊緊抓住葉問天,在冰冷黑暗的湖水中,身邊有一份溫暖,總是能令人安心。

很快,葉問天就在湖底找到了一個黑漆漆的洞口,這個洞口中不斷有水流噴出,必然與暗河相連。

不過問題來了,這個洞口很狹窄,足以容納一人通過,卻絕對容不下兩人并行。

「這個洞口太小,我先進,你跟上我。」葉問天用血氣逼開湖水,正要鬆手鑽入,卻發現顏如玉沒有放手。

顏如玉抓得更緊,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意思很明顯。

「那就只能委屈你了。」葉問天聳了聳肩,用力一拉就將顏如玉拉進懷中。

顏如玉知道只能如此,沒有抗拒,雙手摟住葉問天的腰,將自己緊貼在他的胸前。她是這麼想的,反正光溜溜都抱過了,也不差這一回。

葉問天無暇他想,強行將注意力從胸前柔軟的觸感轉移出來,避免自己的大兄弟產生反應,開玩笑,如果這個姿勢來反應,顏如玉絕對會感覺到的,那可就太尷尬了。

逆著噴涌的水流,葉問天摟著顏如玉一躍而入,眨眼就消失在黑暗之中。

地下暗河非常窄,而且彎彎曲曲交錯縱橫,有時候,葉問天不得不將顏如玉死死壓在身上,才能勉強通過,他可不敢用蠻力開路,萬一引起塌方,後果可是非常嚴重的。

強烈的觸感終於超過了葉問天的壓制範圍,大兄弟不可遏制抬起了頭,如火燙的巨柱,頂在顏如玉的小腹上。

顏如玉縱然久居深閨,也明白那是什麼,登時羞得嬌軀顫抖,趴在葉問天胸前不敢抬頭,銀牙緊咬,不讓自己露出異樣,腦海中卻又不自覺閃現出兩人赤果相擁的畫面。

「我這是怎麼了?」顏如玉暗暗自問,卻找不到答案,這是一種全新的感覺,她從未體驗過。

葉問天百般壓制卻無法奏效,只能無奈任其自然,盡量不讓自己往那方面想。

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個轉彎,也不知道穿行了多久,兩人終於遇到了岔路,前方左右各有一個通道,可以預計,每個通道之後還會有岔道,這樣相乘計算,可能性幾乎呈次方級遞增,一旦選錯,必然和密庫失之交臂,再想返回可就不是那麼容易得了。

慎重起見,葉問天只能暫時停下,雙眼完全變成了純銀色,真實之眼全力發動,仔細感受每一個岔路的能量變化和細微差別,以此推斷概率最大的方向。

片刻之後,真實之眼解析完畢,葉問天毅然決然朝概率最大的右邊洞口鑽了進去。

……

另一個岩洞之中,冠軍侯臉上微微見汗,翻身而起開始穿衣。龍玉瑤身無寸縷,渾身卻是香汗淋漓,嬌軀依然在輕輕痙攣著,身處雲端,遲遲不肯落下。

「好了寶貝,我們該走了。」冠軍侯穿好衣服道。

龍玉瑤喘著氣,嗔了他一眼道:「你這麼瘋,還不讓人家休息一下嗎?」

「我剛才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就彷彿自己的東西要被搶走似的,所以為了避免意外,不能再等了,先帝密庫必須要得到手!」冠軍侯捏了捏拳頭,眼中閃過一道懾人寒芒。

龍玉瑤知道冠軍侯氣運加身,預感幾乎相當於傳說中的占卜術和大預言術,是非常準確的,當下也不敢繼續沉醉,連忙擦汗穿衣,跟著冠軍侯朝地下湖走去。

……

嘩啦一聲水花四濺,兩道人影破浪而出落在岸邊,正是葉問天和顏如玉。

落地的一瞬間,兩人急忙分開,顏如玉雙腿一軟險些摔倒,葉問天正要收拾大兄弟,見狀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扶住。

「你沒事吧?」葉問天問,眼睛卻不由自主落在了她的身上,由於被湖水完全浸濕,白紗羅裙緊緊貼在身上,將姣好婉約的曲線全都展現出來。

「啊,沒,我沒事!」顏如玉觸電般收回手,連退三步站穩,俏臉酡紅如霞,眼波迷醉欲滴,她顯然也發現了自己的窘態,連忙以靈焰將衣裳蒸干,卻不敢抬頭,生怕看到不該看的。

葉問天轉身收拾了一下,卻被眼前的景象震住,語氣中透出一絲驚喜:「我們到了!」

顏如玉訝然抬頭,也吃了一驚,這裡明顯是一個人工開鑿的巨石宮殿,一根根石柱高達百米,上面雕刻著青龍浮雕,古樸蒼涼栩栩如生,一顆顆五顏六色的水晶生長在石柱和殿頂上,將巨石宮殿照耀的輝煌而神秘。

在石柱的盡頭,有一閃巨型石門,充滿了厚重的感覺,彷彿門后鎮壓著另一個世界。在石門的兩側,分別立著一尊石像,都有百米高,身穿重甲,一尊手握長刀,一尊提著托著寶塔,看起來威武雄壯,讓人有種窒息感。

「這裡應該就是先帝密庫的大門,皇室曾經佔領這個位面,後來卻因為惡魔入侵而不得不放棄,那一任先帝也因此而重傷,不知道這密庫中留下了什麼寶貝。」顏如玉緩緩道,語氣中並沒有貪婪,反而有嘆息。

葉問天可不管那麼多,現在這密庫等於無主,他才不會傻到還給皇室。

「走去看看,得到的寶貝咱兩平分,哈哈,如果冠軍侯來的時候看到密庫已經被一掃而空,不知道會不會活活氣死。」葉問天一聲大笑,當先大步朝巨型石門走去。

顏如玉聽了之後抿嘴一笑,她敢肯定,如果冠軍侯發現密庫被掃蕩一空,肯定會被氣的吐血的。

兩人並肩站在石門前,這扇石門很大,不知道有多厚,又不知道開門的方法,難道要暴力轟碎?既然是先帝密庫,難道會沒有保護法陣?萬一觸動了法陣該如何是好?

正所謂想什麼來什麼,顏如玉邁出一步,不知道觸動了什麼,宮殿忽然劇烈震動起來,兩尊石像同時睜開了眼睛。

… 大殿突然震動起來,一道道青色的紋路急速蔓延,頃刻間爬滿整個石門,兩尊石像周身也亮起了玄青色的光芒,大量石屑灰塵簇簇落下,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蘇醒,並試圖掙脫禁錮。

「我觸動什麼了嗎?」顏如玉有些緊張。

「小心!」葉問天眼疾手快,一把將顏如玉拉了回來,瞬間暴退十米,閃開了重重落下的巨刀。

這柄巨刀不知道是用什麼製成,看起來似乎是石頭,一刀劈下居然沒有崩碎,葉問天通過真實之眼測算,這一刀的力量絕對超過千萬斤,也就是說,這兩尊石像至少擁有血如蛟龍的恐怖力量,如果顏如玉被一刀命中,鐵定香消玉殞。

血如蛟龍,比血如騰蛇更進一層!

顏如玉後背發冷,抬頭望去,這才發現,兩尊石像都睜開了眼睛,這雙眼睛卻是血紅色的。

看到這一幕,葉問天不由想起了奧丁家族墓地中的石像,這種紅色是至尊靈魂的專屬顏色,莫非這兩個石像,也是用至尊靈魂煉製而成?

血色瞳孔充滿了殺意,兩尊石像都邁著沉重的步子離開了原來的位置,動作間石屑翻飛。

「沒有信物,非皇室成員,擅入密庫者,斬立決!」握刀的石像張開闊口,聲音隆隆,平板如機械,說著巨型石刀又舉了起來。

「窺覷先帝寶物,皆為忤逆賊子,統統鎮壓!」另一尊石像舉起寶塔,居高臨下俯視著兩人,沒有任何感情波動。

兩尊石像的威壓都是至尊級,葉問天還好,顏如玉卻感覺如置身巨浪之中,呼吸窒堵胸口發悶,非常難受。

「我考,連是不是皇室成員都能看出來,這也太不科學了吧!」葉問天鬆開顏如玉,一聲斷喝不退反進,迎著揮舞巨刀的石像沖了過去,在巨刀落下的一瞬間,在刀刃側面輕巧借力,踏著石像的胸口竄到了它的面前,即便如此,被刀風掃過,半邊身體的皮肉也被生生扯裂。

「疼疼疼啊!」葉問天雙眼驟然變成了純銀色的漩渦,靈魂掠奪技能發動。

不出所料,石像的動作頓時停滯下來,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痛吼,雙眼中血腥紅光絲絲縷縷被抽了出來,沒入葉問天雙眼的銀色漩渦之中。

然而,還沒等葉問天高興,石像居然強行閉上眼睛,硬生生阻斷了靈魂掠奪。

「考!」葉問天忍不住爆了粗口,連忙在它臉上一踏,借力朝後翻騰閃避,因為另一尊石像的巨塔已經兜頭砸下。

這一刻,葉問天不禁對龍玉鼎和冠軍侯咬牙切齒,如果靈力沒有被封印該多好?雖然他血如騰蛇一身巨力,但面對這兩尊擁有蛟龍之力的怪物,真是倍感無力。

顏如玉祭出武靈伏羲琴,她身為十宗第一才女,才情第一姿容第一,戰力卻也不弱,不過,正當她一咬牙準備戰鬥的時候,奇異的一幕發生了。

只見葉問天左臂之上,伸出了一顆長角的青色龍頭,朝著兩尊石像發出一聲稍顯稚嫩卻悠遠洪亮的龍吟:「昂……」

奇效乍現,兩尊石像齊刷刷頓住,巨刀和巨塔停在空中再也不敢落下。

「原來是青龍血脈駕臨,一場誤會,還請恕罪!」兩尊石像收回攻擊,齊齊朝葉問天拱了拱手,一步步退回原來的位置上,恢復姿勢重新站好,血色的雙眸徐徐閉上。

「小青,你怎麼醒了?」葉問天伸手在小青的頭上摸了摸,又朝兩尊石像喝問道,「喂,說清楚,信物是什麼東西?」

可惜兩尊石像卻沉寂如死物,一點回應都沒有,彷彿剛才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

小青蛟伸出舌頭在葉問天臉上舔了舔,調皮的眨了眨眼睛,又縮了回去重新變成紋身。

顏如玉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的一幕,之前赤果相擁的時候,她注意到了葉問天雙臂的紋身,左青龍右冰凰,栩栩如生好看極了,可誰知道,紋身居然活過來了!

看這條小龍的樣子,頭頂長角、青鱗魚尾,分明就是一條活生生的小青龍啊,不,距離青龍的樣子還差一點,和蛟龍更加相似,但濃郁的青龍之氣絕對不會有假。

葉問天居然隨身帶著一條小青龍?顏如玉震驚了。

顏如玉不由自主走到葉問天身邊,伸手輕輕撫摸青龍紋身,訥訥道:「這,這是真的?」

葉問天笑笑,將小青蛟渡劫的事情和盤托出,顏如玉聽了之後不由嘖嘖稱奇,先是青蛟賀喜,後有青蛟相送,現在又救了小青蛟,成為了青蛟一族的榮譽長老,這份氣運,比之冠軍侯亦不遑多讓。

「小青是青蛟一族千年一覺醒的天才,現在已經進化為角龍,體內青龍血脈比皇室成員純凈百倍,如果不是這小傢伙,今天我們恐怕連密庫門都進不去。」葉問天感嘆道。

顏如玉掩口一笑:「不如說是種善因得善果,你若不幫助青蛟一族,若沒有能力幫小青蛟渡劫,有怎麼會有今天呢?其中命運,還真是環環相扣呢。」

「也對,不過現在還缺一個信物,究竟是什麼呢?」葉問天皺眉冥思,他隱隱覺得,這個所謂的信物,就是開啟大門的鑰匙。

忽然,顏如玉指著大門道:「你看,法陣中間是不是有一個小小的凹槽?形狀好像一枚鱗片。」

葉問天靈光霍閃,轉頭望去,果然在法陣中央看到了一個鱗片形狀的凹陷,剛才由於石像攻擊,一時大意沒有注意到。

「我明白了!」葉問天激動地一揮拳頭。

「明白了什麼?」顏如玉疑惑。

「借我靈力,幫我開啟須彌戒!」葉問天激動之下,顧不得男女之嫌,一把握住顏如玉的縴手。

顏如玉嬌軀輕顫,嗔怪葉問天莽撞,卻還是依言注入靈力。

只見金光一閃,一枚青色的逆鱗憑空出現,懸浮在兩人面前。

「青龍逆鱗!!!」顏如玉又一次震驚了,忍不住驚呼出聲。

葉問天嘿然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先帝密庫註定是我的了,哈哈!」

… 葉問天做夢也想不到,青龍逆鱗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難道一切已經註定?註定他會來到混亂之治位面?註定遇到先帝密庫?

不論這是命運還是氣運,都果然是環環相扣一絲都差不得。

隨著驟然綻放的絢爛碧光,石門嗡嗡震動著向里打開,露出了一條漆黑的甬道,甬道兩側的牆壁上,一支支火炬次第亮起,將整個甬道逐步點亮,直達盡頭。

「我走前面!」葉問天擔心有陷阱機關,當先自己走在前面開路。

「小心些。」顏如玉心中微微一暖,快步跟在葉問天身後。

一路安全,甬道盡頭,兩人都鬆了口氣,舉目望去,登時被嚇了一跳,入眼是一尊超大龍頭,兩隻龍眸燃燒著碧色火焰,散發著雄渾尊貴的青龍之威。

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這分明是一尊浮雕,佔據了整面牆壁,龍頭和半截龍軀伸了出來,懸在大殿的空中,正對著大門,威武是威武,嚇人的本事也是一絕,誰乍一看都會被嚇一跳的。

「這裡怎麼如此凌亂?莫非先帝臨走之前,將寶物都帶走了嗎?」顏如玉游目四顧,發現整個大殿中一片狼藉,原本精緻的雕塑都已經殘缺不全,地上布滿了碎石,兩側的架子上更是空空蕩蕩。

她的語氣中有一絲不甘,畢竟是抱著探寶的心態來的,突然看到這番景象,巨大的落差在所難免。

然而卻聽葉問天笑道:「誰說寶物都被帶走了?你看那裡!」

顏如玉順著葉問天指的方向望去,這才注意到,龍頭浮雕的口中含著一顆珠子,這顆珠子約莫拳頭大小,半透明,內部隱約可見山川草木、大河縱橫,山河上空,還有水霧氤氳成雲,忽而幻化成雨水,忽而幻化成大雪,天氣百變四季分明,實在是神奇之極!

「地元珠!」這次,葉問天和顏如玉異口同聲喊出了珠子的名字,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震驚,沒想到在這先帝密庫之中,居然一進來就找到了地元珠。

地元珠同樣是天地孕育的修鍊聖物,比人元珠還要稀罕百倍,如果說全世界人元珠的數量在一百顆左右,那麼地元珠的數量絕對不超過十顆!

人元珠能讓修鍊速度加快三倍,而地元珠則能讓修鍊速度增加六倍,千萬別小看這六倍,這是無視等級的六倍,無論是一環靈士,還是九環至尊,都是六倍,無視等級的六倍,修為越高效果越好。

可以說,有了人元珠,修鍊一天等於三天,靈帝有望晉陞至尊,而有了地元珠,修鍊一天等於六天,只要足夠勤奮,就必然晉陞至尊,這就意味著,如果一流宗門有了地元珠,百分之百會誕生至尊,從而一躍成為超一流宗門。

這也是當初為何許多強者打葉問天人元珠主意的原因,如果這顆地元珠的消息傳出去,何止一流宗門會瘋掉,就連十宗強者估計也會垂涎,不知道多少強者會鋌而走險。

兩人都見識廣博,認定這是地元珠沒錯,葉問天立刻想到了特蕾莎,特蕾莎蛻變之後靈力盡失,靈力之海的容量擴增到了恐怖的地步,每升一級所需的靈力都會倍增,雖然現在通過人元珠恢復到了十級,但速度依然不盡如人意,可如果有了地元珠,修鍊速度又會提高一個檔次,恢復實力的時間將大大縮短。

可是問題來了,地元珠只有一顆,該怎麼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